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冢虎神话 > 第二百三十三章 惊天血案
    本想游玩一下,没有想到被仙朝的奴隶贩子给恶心到了,高洪等人摆脱猪人一样的奴隶贩子,离开了阳狮仙城。 ()

    看着高洪等人离开的背影,原本一脸媚笑的奴隶贩子顿时把脸一板,对手下吩咐道:“快去通知老大,又有乡下土鳖来了,还有三个大美人,正好下手!”

    仙朝自然不允许掠良为奴的行为发生,可是仙朝奴隶贸易已经如此繁荣,底下又怎么可能没有各种邪恶勾当发生呢?

    仙朝门阀大佬,诸侯王公,对于美丽女人的需求可是没有止境的。

    尽管这个奴隶贩子已经看出来,申屠婉儿等人都是修行者,而且大都是山海境巅峰的修行者,他也没有收手的打算。

    这样拥有修行力量的美丽女人的价值,反而会更高,任何一个都能让他一夜暴富。

    于是,一张大开始朝高洪,申屠婉儿等人撒了过去。

    “什么?又满员了?被人预订啦?”

    哪怕是申屠婉儿这种慢性子,好脾气的人都忍不住尖声说道:“怎么可能呢?偌大一个阳狮仙城居然找不到客运云舟?”

    被申屠婉儿问询的女店员,眼眸闪过一缕不忍之色,忍不住出言道:“这段时间,阳狮仙城各个大商会的货运十分繁忙,你们恐怕订不到去天獬城的云舟了,不如在这城里呆一段时日,等这段时间过了,自然有云舟客船了。”

    申屠婉儿此刻归心似箭,摇头道:“阳狮仙城没有什么好玩的,我们想现在离开这里。”

    “这位小姐,我们的客船正好还差三个人,你们坐吗?”

    一个身穿火狐战铠的豢兵过来搭讪,眼睛却不经意间看了看高洪和孙承宗,似乎在估量着两者的实力。

    “三个位置吗?”

    申屠婉儿轻摇螓首,说道:“我们五个人必须一起走,既然位置不够,那么我们不坐了。”

    听见申屠婉儿这样说,这名豢兵眼珠一转,改口说道:“这样啊?你们还是来吧,我让他们腾一下位置,应该还能挤得下两人……”

    申屠婉儿蹙眉,斩钉截铁地说道:“还得挤?条件这样不好,我们不坐了,你请回吧。”

    “呃……”这名身穿火狐战铠的豢兵,张口结舌,没有了话说,只能灰溜溜走了。

    旋即,高洪,申屠婉儿,拓跋烟和梅薇丝商量起来:“这人对我们不怀好意!”

    “有人要对付我们!”

    “谁是幕后黑手呢?”

    “我看这股势力非常大,居然能够命令整个阳狮仙城的云舟都不卖票给我们,细思极恐啊!”

    最后,高洪一锤定音,说道:“下一次,再有人试图骗我们船,婉儿答应他!”

    诸人会意,敌人敢到荒郊野外杀人掠货,其实高洪等人也能做这件事,看谁本事更高一筹了。

    过了一会,又有人在周边喊客。

    高洪,申屠婉儿等人所在地,是阳狮仙城的空港,这段时间也没有云舟降落,突然之间有客船有了位置,其包含的恶意,令诸位少年男女嘴角都露出冷笑来。

    申屠婉儿嫣然一笑,说道:“我去交涉吧。”

    过了片刻,申屠婉儿办好了手续,回来给高洪等人一个眼色,领着诸人登船。

    高洪马注意到,这云舟面的船工衣袍下都是战铠,人人眸子神光爆射居然都是修行者。

    只不过,这群人实力够强了,但是哄骗人的手段差了太多,远不及最开始过来哄骗诸人船的人,那么神色自如,一眼能让人看出来。

    诸人刚刚登船,云舟起锚开船。

    而当高洪等人走入云舟客舱,马都是一惊。

    客舱很是宽阔,里面的陈设却非常简单,里面只有两个人,却都非常不简单。

    一人身穿冰龙战铠,长须独眼,竟然是个本命剑士,为什么高洪能够一眼辨别出来他是个剑士呢,是因为他浑身锐气毕露,如同一柄神剑无刺眼。

    另一人身穿仙朝制式法袍,显然是仙朝军的巫士,头的额饰,耳下的耳环,脖子的项链,无一不是巫器,散发着可怖的巫术气息,而他手戴着的十枚巫器戒子,让他外表如同土财主,但是修行者眼,他却是个十分可怕的战斗巫士。

    仙朝的巫士一直被符士压制,要想出人头地很难,很多巫士便专职战斗,放弃同符士拼技术活的想法,专职战斗。

    相符士这种战斗手段有限的修行者,巫士的流派更多,战斗手段也更为成熟,自古以来流传下来的巫器功法巫术也更为厉害。

    这名本命巫士梳着仙朝最为流行的发式,尽管已经年纪不小了,但是看到申屠婉儿,拓跋烟和梅薇丝的美丽容颜,不禁眼睛一亮,颔首道:“这一次货色不错!”

    本命剑士厉声喝道:“都坐到旁边去!”

    高洪十分冷静,走到一旁,安然坐下。

    申屠婉儿,梅薇丝,拓跋烟也围坐在高洪身边,并不出声。

    只有孙承宗身躯庞大,走到高洪身边站立不动,蛛人因为身体结构的原因,他无法坐着。

    看到高洪,拓跋烟等人如此镇定,两名本命修士面露惊异,彼此对望,都感觉到了一丝不安。

    但是,对方五人根本没有一个三镜修士,两名本命修行者完全能够控制局面啊!

    所以这两名修行者也没有改变计划的想法。

    双方这样静默地等待着,等待着云舟飞离阳狮仙城。

    又过了老半天,一个胖胖的家伙走入客舱,便是那个胖如猪的奴隶贩子。

    奴隶贩子看着神情自如的高洪,申屠婉儿等人,忍不住问道:“你们怎么不惊讶?你们怎么不害怕?你们怎么不过来问问我,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高洪笑了,回答道:“我们没有兴趣同一个死人对话。”

    奴隶贩子大怒,吼道:“狂妄!真以为你们这些山海修士,我奈何不了你们了吗?我请来了两个本命修士,是为了确保不让你们有一人漏!”

    “住口!”

    发型新颖的巫士开口,原本收不住的奴隶贩子马闭口:“你们说一说,你们究竟是什么来历吧,如果有可能的话,我说不定会放你们这群小辈一马。”

    拓跋烟朗声说道:“我乃炎煌地域斩龙城拓跋家的人。”

    发型新颖的巫士摇头,拓跋烟一指申屠婉儿说道:“她是青羊宫的弟子,而且还是申屠家的人。”

    巫士眼眸顿时发光,同额饰的水晶宝石同样闪亮,问道:“青羊宫弟子?”

    申屠婉儿点头,说道:“家师岳宝儿。”

    “太好了,青羊宫弟子,现在死在这里,也不会有人过问的。”

    巫士大笑,眼神逐渐变得凌厉起来。

    另一名剑士的面容有了些变化,狰狞狠毒起来,恨声说道:“申屠家的人?苍天果然有眼,居然让申屠家的人落在我手里,嘿嘿,你们申屠家作恶多端,想没有想过有今天?”

    申屠婉儿,拓跋烟两人对视,都不禁叹了口气,仙朝内部门阀倾轧,那一支门阀世家都有数不尽的敌人,申屠家的仇敌很多,没有想到眼前有一个。

    申屠婉儿虽然借助申屠这个姓氏拜入青羊宫,但是这辈子也没有再得到什么好处了,现在居然要为申屠家做下的恶事,承担后果,真是有点冤枉。

    高洪则看着胖猪般的奴隶贩子,猜测着他背后的指使者:“你是阳狮仙城城主的手下吧?”

    “咦?你怎么知道?”

    奴隶贩子刚刚惊讶,马反应过来,高洪不过是推测而已,自己这个承认,也有点麻烦。

    不过,高洪等人必将被擒获,知道些什么也没有关系,奴隶贩子索性昂然说道:“不错!我家主公是阳狮城主,你又能拿我怎么样?”

    “我不能拿你怎么样,我只能让你去死!”

    高洪笑呵呵说着话,与此同时已经悍然出手。

    面对猛虎般扑来的高洪,奴隶贩子忍不住祭出自己保命法宝,张口大叫:“卫仙师救命啊!”

    被称为卫仙师的巫士,一抬手一道巫术发了出来,在奴隶贩子面前形成一道风墙挡住高洪的扑杀。

    看到这一幕,高洪刹那间眼神凝聚,一拳击出,如猛虎下山,气势凌厉无,哪有半点畏惧的样子?

    轰!

    高洪一拳击在巫术风墙之,巫术风墙顿时破散,化作一蓬青烟此消失。

    奴隶贩子顿时知道自己看走眼了,此时变生掣肘,他也来不及施展遁法,这么疾退。

    嘭!

    饶是如此,高洪的拳印劲风,犹如利刃在他胸口留下深深痕迹,带出血液。

    “好功夫!这是什么拳术战技?”

    卫仙师根本不关心倒飞出数丈,不知死活的奴隶贩子,却是叹息:“想不到终日打雁,居然反被雁啄眼!你这小子,竟然如此厉害,你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厉害的小子了。”

    客舱之外传来惊呼声,伪装的阳狮武士们惊呼道:“胖老四,被打死啦!”

    只不过,客舱里面的两个大人物都没有喊人,这些人也没有第一时间冲进来,毕竟两名三镜高手,完全能够控住局面的。

    他们并不知道,一件惊天血案即将发生,这是足以令阳狮城主都感觉到无痛心的损失。

    任何势力,损失两名本命修士都是让人心痛的巨大损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