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冢虎神话 > 第二百二十一章 五原地狱
    云舟日行万里,不过十几日跨越十几万里,来到魔丘尽头。

    于是一片丰裕之地呈现在诸人面前。

    五原地域多是平原,纵然有些小山也都是山势平缓之地,实在是一处风水宝地,出产谷物,人口众多,妖兽绝迹,一直都算是仙朝腹心膏腴之地。

    黑色的夜里,色泽斑驳的云舟悄无声息地从魔丘朝五原飞去,一眼望去但见黑漆漆的一片,触目所及居然没有一点灯火。

    此时方才入夜不久,正是人们掌灯吃饭的时刻,高洪等人却都没有发现任何人烟痕迹,仿佛置身蛮荒的样子,这很古怪了。

    “不是说五原地域人口稠密,坞堡遍地吗?五叔怎么会这副样子?”

    拓跋烟问拓跋阳,拓跋阳也不能解答,只能搪塞道:“我也有十年没有来五原地域了,真不知道现在五原会变成这个样子。

    按理说不应该啊,纵然遭受兽潮,历经兵灾,人口也不应该少到这种样子,仿佛整个五原地域的人都消失了一般,真是可怕!真是不可思议啊!”

    此时,申屠婉儿接口道:“两年之前,我跟随师门长辈到五原处置外域魔神入侵事件,那时候五原地域已经残破下来,诸多世家诸侯开始了乱战,但是当时的情况也没有这样糟糕啊!”

    “那里有处城镇。”

    高洪发现一处平坦之地,面有着一座城市的痕迹。

    诸人操控云舟,降低高度,把云舟停靠在废墟城镇。

    残垣断壁,历经兵灾。

    废墟里到处都是散落的人骨,断折的兵器,破碎的战铠,残破的武具,更是遍地都是,显然经历了一场惨烈的攻防战。

    “这些死人的头颅都哪里去啦?”

    拓跋烟疑惑地问道。

    高洪一指城镇外一座白色山丘,冷声说道:“都在哪里。”

    白色山丘高耸,夜晚拓跋烟看得不是特别清楚,但是一听都是人头堆砌的,顿时打了个寒颤,不敢过去看了。

    申屠婉儿则变了脸色,森然说道:“这是屠城啊!”

    高洪冷哼,说道:“仙朝总是喜欢屠城,对于叛逆,妖人,敌人总是以这种手段震慑,现在管不了手下的诸侯,诸侯们有样学样,自然也这样干了!”

    其实,高洪对于屠城十分反感,滥杀无辜可不是英雄所为。

    申屠婉儿蹙眉说道:“五原地域的纷争不过是诸侯争权夺利的矛盾爆发,他们居然使用屠城手段,实在是太过分了!”

    高洪推测道:“说不定这其有着仙朝军镇推波助澜,显然屠城对于这群丘八有着巨大的好处!”

    看着毁灭的城市,所有人的情绪都变得低落起来,大家默默回到云舟,准备连夜赶路。

    高洪刚刚踏船头,猛然爆喝:“杀!”

    拥有战灵幻境高洪可以发现隐藏很好的敌人,实际在他登船之前给所有人打了手势。

    “嗖!”

    孙承宗一箭开路,掀起战斗序幕,数名身穿战铠的武士从藏身处暴起,群起围攻高洪。

    高洪如同猛虎,穿过人群,手剑器光芒不断闪烁,几名敌人纷纷嘶吼着捂住要害,倒地死去。

    近身战斗,高洪还真没有怕过谁呢。

    “死!”

    一名黑衣武士猛然跳出来,挥舞着一件镇魂幡朝高洪卷来,面隐隐有鬼咒幻影浮现,高洪心神为之震慑,行动瞬间变得迟缓起来。

    高洪缓步后退,黑衣武士快步急追,一道剑光凌空斩来,从高洪背后贴着他的衣袂掠过高洪的身体,斩向黑衣武士。

    这名大占风的黑衣武士见状顿时变色,大吼道:“有三镜高手!”

    镇魂幡卷缩,把拓跋阳的这柄飞剑卷在其,飞剑顿时发出颤音,旋即缩回,落在拓跋阳的手掌。

    拓跋阳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本命飞剑面有着可怕的暗斑,顿时无心疼,喝道:“你敢伤我飞剑,我要你的命!”

    噗噗!

    高洪双手一扬,两柄同样的飞剑脱手飞出,插在镇魂幡,形成合力,瞬间别住镇魂幡。

    而高洪本人则再次突进,来到黑衣武士面前,迎面一拳打了过去。

    这名黑衣武士不过山海巅峰,手有一件魔器,适逢五原大乱,杀人无数,硬生生把这件魔器祭练来,纵然面对本命镜修行者也有一战之力,但是他本人可没有太过强大的战技,防御手段也局限在山海境的水准。

    面对高洪的可怕攻击,他居然没有任何抗力,没有了镇魂幡他是条虫!

    嘭!

    黑衣武士面孔扭曲,脸部严重变形,随着高洪拳锋开始塌陷……露出里面的血肉和白骨。

    旋即,血肉迸溅!

    白骨碎裂!

    在天蛛弑神拳可怕的拳印之下,这个人的整张脸都被打爆了。

    黑衣武士爆退,他现在的面容非常可怖,但是他仍然活着,他想活下去。

    他的一身修为虽然来自于他手的镇魂幡,以至于他在这些时日里面,杀人无数,变得冷酷无情,但是他的心性仍然有着漏洞,那是他非常珍惜自己的生命。

    所以当他被拓跋阳飞剑猛攻,两人硬碰一记,又被高洪窥准机会用两柄飞剑别住镇魂幡,近身攻击的关键时刻。

    黑衣武士做了一个令他后悔不迭的决定,他为了保命,直接丢弃手的镇魂幡。

    黑衣武士可不是三镜本命修行者,他还无法使用神魂御使这件魔器,丢掉了,也无法掌握了,更不可能利用这件可怕的魔器来保护自己。

    这如同被拔了牙的毒蛇,他已经没有能力对高洪造成致命伤害了,这种情况下,他想活着逃走都是一种痴心妄想了。

    高洪拥有惊人的战斗天赋,身又有来自神话世界的战灵幻境这种辅助战斗的顶级宝物。

    又经历过无数次凶险战斗,早已领略得到武士战斗的真谛。对于战斗的细微变化,了如指掌,永远都知道如何做是最正确的。

    尽管高洪的战技还不够强大,但是他拥有旁人无法理解的绝强对敌手段,高洪在山海武士之,依旧是接近无敌的存在。

    只是这件镇魂幡是被数万人,数十万人性命祭练的魔器至宝,对于所有修炼阴神鬼物功法的修行者而言,是元气规则强大到了极点的神物。

    所以即便是对于高洪而言,割裂黑衣武士同这件镇魂幡之间联系的过程,也同时对敌数名三境修士都要吃力得多。

    可是一旦黑衣武士没有了镇魂幡,高洪不怕他了。

    对面这名黑衣武士应该是五原地域非常有名气的一名山海武士,应该是五原地域山海境最强的修行者之一,他甚至应该有信心面对拓跋阳这样的三镜剑士的对手,哪怕无法战胜恐怕也有自保的能力。

    但是黑衣武士不可能在同高洪的近身战斗生存下来,所以当靠近他的时候,他的命运已然注定。

    嘭!

    嘭!

    嘭!

    接二连三,如同敲击皮鼓的闷响传出,这名黑衣武士口鼻开始冒血。

    已经辨认不出五官的面孔不断朝外喷涌大蓬的鲜血。

    他无法发出正常的声音,但是他心十分气愤,因为面对绝境,他的伙伴居然没有人站出来救他。

    嘭的一声,黑衣武士不知断折了多少骨头,体内脏器也差不多全部碎裂之后,他方才重重地摔在云舟甲板面,或许只能再活几秒钟了。

    “多谢。”

    一名身穿仙朝将领衣饰战铠的青年人,方才走了出来,对高洪认真施礼致谢。

    这个行为古怪的青年应该同这名黑衣武士是一伙的,但是他的这种反常行为,哪怕是高洪也感觉到十分诧异:“你谢我做什么?”

    “谢谢你杀了他。”

    青年一指黑衣武士,展颜道:“他们家的巫士神通太过厉害,谁杀死了他们家的人,都会被他们家血亲感知到,绝对无法掩饰,这也是我非常想杀死他,却又始终没有真正动手的原因,毕竟我们张王两家现在是联盟,产生了裂痕太不好了。”

    “你是张家的人?”

    高洪知道五原地域一共有五大诸侯世家,分别为张王李钱郑。

    “在下张三水。”

    青年张三水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说道:“你把王家最为天才的子弟斩杀,去了我的心腹大患,所以我要谢谢你。”

    高洪不为所动,冷声说道:“你要怎么谢谢我?”

    张三水说道:“自然是杀了你!”

    高洪也笑了,徐徐说道:“如果你先前同这个家伙一起围攻我们,或许还有杀死我们的可能,现在嘛……是妄想!”

    话音刚落,高洪朝张三水扑去。

    张三水也是一副要硬撼战斗的模样。

    只不过两人随后的动作居然不约而同,都去抢落在地的镇魂幡!

    这件魔器十分强大,重要无,两人都明白这一点,所以第一个举动是想把这件大杀器拿在手,哪怕自己使用不了,也绝对不能让对方拿到!

    高洪拿住镇魂幡一头,张三水拿到镇魂幡令一头,两人相视一笑,心对对方都看高了一层。

    云舟之,早已杀声四起。

    随着高洪登船,申屠婉儿,拓跋烟等人也已经杀来,云舟太过重要绝不容有失,否则光凭两条腿,可无法行走在仙朝广袤的疆域之。

    而对方的高手显然也不少,甚至还真有一名三镜强者,同拓跋阳这个剑士战斗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