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冢虎神话 > 第二百一十三章 夜奔
    “怎么可能!?”

    寿春王看着眼前一个幽深的隧道,愤怒至极地嘶吼起来。

    煮熟的鸭子飞了!

    谁能甘心?

    更何况,这个敌人并不是人畜无害的鸭子,而是随时都能变身吃人老虎的魔丘侯。

    寿春王想好了一切,设计好了所有预案,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新一代的魔丘侯会抛弃妻子儿女,从暗道里面只身逃跑。

    寿春王嘶吼着,非常的不甘心,舍弃一切,依旧没有留下那个如同狡诈妖狐的魔丘侯。

    要知道,魔丘侯的实力非常强大,而且魔丘大军的主力更没有被削弱,只身被骗到其他地方同叛军对峙而已。

    寿春王想要接手魔丘大军,但是当魔丘侯成功从他手中脱逃,这件事寿春王就永远不可能做到了。

    一个实权诸侯的报复,无疑会非常可怕!

    精于阴谋诡计的寿春王只要想一想,都感觉到背脊冰冷,恐惧得难以呼吸。

    “不怕!我不怕。”

    寿春王心中这样安慰自己:“我是寿春王,我手下有仙朝用来平叛的大军,这股力量光凭魔丘侯的力量是吃不下的!”

    “寿春王,我们追不追?”

    寿春王转过头来,看着几个惴惴不安的魔丘侯家族的叛徒,不由得笑了:“你们这群蠢货!居然不知道魔丘侯有这样一条退路,你们怎么不去死!”

    这几名叛徒自然没有任何骨气,眼见寿春王发怒,马上跪地求饶:“寿春王,我们也不知道啊……”

    “寿春王,你现在收手还来得及。”

    旁边一个被五花大绑的绝色女子开口规劝寿春王,她是魔丘侯的正妻。

    “来不及了。”

    寿春王如同野兽般的眼眸对准了这名女子,充满恶意地走了过去:“魔丘侯的直系亲属,心腹手下,重要部将,都让我杀得差不多了,这样的仇恨,已经无法用任何办法来弥补了。”

    魔丘侯妻子马上感知到自己将要面临什么样的恐怖遭遇,她不禁挣扎起来:“寿春王,你不能这样做!我是仙朝皇庭册封的贵女!你这样做,是违背仙朝律令的!”

    “去他的仙朝律令!”

    寿春王如同狗熊的身躯,覆盖到魔丘侯妻子绝美的身躯之上,随后布帛撕裂的声音,女子痛苦*的声音开始响起。

    寿春王恶狠狠地说道:“老子把魔丘侯得罪狠了,还怕再做这件事吗?”

    一个恶毒的诡计在寿春王心中形成,魔丘城险要无比,又有仙朝大军驻守,自己在这里守株待兔,只要把魔丘侯激怒羞辱到一定程度,那么魔丘侯就会自投罗网,自己斩杀魔丘侯的计划仍然有着成功的可能性。

    ……寿春王站起身来,看着梨花带雨的魔丘侯妻子,阴毒无比地笑着:“据说魔丘侯非常爱你,我倒要看看,他究竟有多么爱你,会不会为了你而死!”

    魔丘侯妻子怨毒地望着寿春王说道:“你在妄想!你,连同你手下的走狗,谁也无法活着从魔丘地域离开!你们必然要为你们的罪行,付出代价!”

    寿春王哈哈大笑:“好!那么我们就来看一看,究竟谁的预言会成真。”

    说到这里,寿春王对手下吩咐道:“把这个女人放到魔丘城最为显眼的地方,充当营妓!”

    寿春王冷笑着说道:“我倒要看看,魔丘侯怎么能够咽下这口气!”

    旁边有寿春王的心腹幕僚过来规劝:“寿春王,我们不能这样做啊!这样做了,同魔丘侯就是生死大仇,仙朝朝廷里面的政敌也会借题发挥,攻击您啊!”

    寿春王冷笑:“随便!我只要占据了魔丘地域,据地称王,谁敢跟我比比,我就宰了他!”

    随后,寿春王话锋一转,说道:“当务之急是弄死魔丘侯,你马上派人追杀他,绝对不能让他活着,坏了我的好事!”

    ……此时,近乎族灭的魔丘侯咬牙切齿地从一个地洞里面钻了出来。

    尽管,魔丘侯也是一名本命镜巫士,但是他的战斗经验非常少,至于野外存活技能更是归零。

    当魔丘侯在一片荒凉高原上,看着远方荒凉大地一筹莫展,不知何去何从的时候。

    高洪等人穿过魔丘城中荒僻岩洞,踏足荒凉的魔丘高原。

    望着一望无垠的荒凉魔丘高原,拓跋烟问高洪道:“据说魔丘高原有十二万里宽,云舟都需要飞将近一个月,我们就这样穿过去?能行吗?”

    高洪信心满满地说道:“从青阳地域穿越蛮荒,直达炎煌地域,我们都成功了,这魔丘高原之上,并没有蛮荒那么危险,也没有特别凶狠的武黎巨兽,我们很容易就能穿过去的。”

    “什么人?”

    负责警戒的孙承宗发现远方走来的一个人。

    这是个年近三十的青年,他的衣袍彻底碎裂,只穿着内衣,质量上乘,说明他的身份非富即贵。

    青年神情狼狈,容貌却很是英俊,走近了,摊开双手,表示自己没有恶意:“诸位,我迷路了,能够带我一程吗?”

    “不能!”

    高洪只望了这个青年一眼,就严词拒绝,他不想招惹麻烦。

    青年一愣,旋即从身上拿出一件宝器,对高洪等人说道:“诸位,我不会让你们白帮忙的,这件宝器就作为谢礼,送给诸位!”

    能够随随便便拿宝器送人,这个青年招惹的麻烦显然够大。

    如果换了其他豢兵在这里,说不定出*夺,旋即离开,高洪等人却有着人格底线,并不会做这样的下作事情。

    “我们走!”

    高洪招呼众人,马上离开,这名青年顿时焦急起来,他明白追兵随时都会出现,他刚想说些什么。

    有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响起:“谁也别想走,都给老夫留下来吧!”

    一个留有络腮胡的老年剑士出现在诸人面前。

    本命剑士!

    高洪,申屠婉儿,拓跋阳等人都是皱眉。

    这个络腮胡都大半雪白的本命剑士实力非常强。

    到了本命镜,修行者的神通和战技就都激增,威力超群,每一个本命修士都非常可怕,至少对于山海境的高洪,梅薇丝,孙承宗和申屠婉儿等人来说就是这样。

    同样也是本命镜的拓跋阳,拥有敏锐的感知,这种近乎神通般的本领,让他越发对这名络腮胡剑士忌惮起来,因为对方如同真正神剑出鞘般锋锐无比,气息所至,人们都有一种肌肤被刺痛的感觉。

    这无疑非常可怕,足以说明这名本命剑士的实力必然可怕到一定程度。

    这个人绝对是本命镜巅峰的剑士!

    大境界之下略有差距,大多数时候就是生与死的差距,所以拓跋阳放低了姿态,对这名霸蛮不讲道理的本命剑士说道:“老兄!我们无冤无仇,没有必要做得太绝了吧?你们的恩怨我们不参与,你也不要为难我们了。”

    “嘿嘿,为难你们?”

    络腮胡剑士嘿嘿冷笑,不屑至极地说道:“一群蝼蚁而已,一剑斩之!”

    此时,青年发话了,他悲愤至极地说道:“胡步洲!你在我家已经三代,我们家族从来也没有亏待过你,胡步洲你怎么可以伙同寿春王来谋害我们家?”

    胡步洲冷笑:“怪只能怪你太过愚蠢,我胡步洲是何等人物,岂能同你这样的蠢材玉石俱碎,更何况你们家对老夫抠抠搜搜,小气无比,魔丘之密就从来没有对老夫公开过!”

    青年嘶声吼道:“老匹夫,你这背主求荣之人,你以为寿春王就会对你另眼相看吗?一条老狗而已,谁会当回事!”

    胡步洲哈哈大笑:“小子,你太嫩了,还想激怒老夫,寻找战机?”

    胡步洲不屑地说道:“既然你想跟老夫玩心理战,那么老夫就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你那如花似玉的好老婆,已经被寿春王蹂躏了一番……”

    寿春王!我要杀了你!

    魔丘侯顿时不淡定了。

    胡步洲哈哈大笑,说出来的话语,令高洪,申屠婉儿,拓跋烟,梅薇丝等人都为之作呕:“还有更劲爆的好消息呢,你的好老婆已经被寿春王下令充当营妓,任由军士丘八玩弄,实不相瞒,老夫来之前,也曾免费去玩了玩,这滋味可真不错啊……”

    “嘭!”

    魔丘侯再也忍耐不住,暴起发难,却被严阵以待的胡步洲飞剑击退!

    魔丘侯年轻力壮,又有魔丘侯家族传承的秘法巫术,身上的宝器巫器数量可观,珍贵无比,威力奇大,可他依旧不敌胡步洲,无论是神通还是战技亦或是实力都处在明显的下风。

    噗噗!

    胡步洲接连数剑,将魔丘侯的巫术击碎,旋即斩飞了魔丘侯,半空中,魔丘侯胸腹部位再次出现两个血洞,前后贯穿。

    魔丘侯绝望了,他开启血脉枷锁后得到的神通都跟巫术有关,但对胡步洲无效。

    武黎剑士战力第一可不是说笑的。

    “我不甘心,我是魔丘侯啊,怎么能死在你这样一个背主求荣的鼠辈的手中?”魔丘侯愤怒地咆哮着。

    但是,这改变不了结局!

    魔丘侯飞起,眼看就要被胡步洲飞剑斩杀。

    高洪一声大吼,刃魔战铠发光,银光从刀刃上蓬勃而出,如同冷焰,又像是神焰,整个人化作一道刺目的光束飞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