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冢虎神话 > 第一百九十三章 远遁的强者
    蝠魔肆虐,却无人可当。

    金翼蝠魔在斩杀五六名本命修士之后,终究还是朝斩龙城外飞走,人族武具犀利,这些年也不知有多少异族强者被仙朝犀利武具击杀。

    神玄修士在炎煌地域也能够横行了,但是在这一城,一地,数十万,数百万人的大规模战阵里面,也很容易被敌人弄死。

    所以,这个金翼蝠魔在成功破坏斩龙城护城大阵枢纽,又斩杀数名本命修士之后,他还是选择离开斩龙城这个凶险之地。

    他毕竟不是老牌神玄修士,而只不过是依靠前一阵神奇气息突击破镜的蝠魔,功法,战技,装备一个都没有,比之本命修士也没有什么区别。

    唯一能够依靠的还是来自血脉深处的力量,他觉醒之后获得的嗜血神月这种来自血脉的天赋神通。

    只不过这种主杀伐的血脉神通,缺陷很多,一旦被敌人窥到弱点,死命围殴,这个金翼蝠魔也会有生命危险的。

    躲藏在赫连定安排的地方养伤的谷筝,远远望见金翼蝠魔的背影,说道:“我若破镜,势必杀你!”

    而这个时候,乖巧的赫连明秀端着托盘,走了过来,对谷筝行礼道:“师傅,这就是我们赫连家的传家宝,天阳真丹了。”

    谷筝点了点头,掀开托盘上的红布,拿起下面的一个小瓶子。

    谷筝一挥手就打开了瓶塞,旋即一颗火红的丹药跳了出来,化作一道红光,就要飞走。

    谷筝反手一镇,顿时就把这枚颇为灵异的丹药镇压下来。

    谷筝张口,把这枚天阳真丹吞入腹中,赫连明秀,苏定方和韩颖三人连忙走出房间,关上房门,让谷筝消化药力。

    苏定方上下打量着赫连明秀,对这个自己等人救了的女子感觉到一分好奇。

    天星城中没有赫连明秀的指引,他们也不可能杀出来。

    而一个少女,就有如此胆气,也让苏定方十分佩服……自然更让他挪不开目光的是赫连明秀的小模样,相比韩颖的野性之美,这赫连明秀就有一股高贵之气,让苏定方心痒难耐。

    赫连明秀美目流盼,看着气宇轩扬的苏定方,有着不小的好感,特别是当谷筝收下苏定方之后,赫连明秀对这个美男子有着极高的看重。

    谷筝是谁?

    谷筝看中的苏定方还能差了吗?

    相比于,借助天阳真丹,拜入谷筝门下的赫连明秀,她心中清楚,自己在谷筝这个师傅心目中的地位,同苏定方这个师兄是没有办法相比的。

    赫连明秀小嘴一抿,未语先笑,对苏定方说道:“苏师兄,师傅炼化药力还需时间,我们不如去前厅喝点茶水,休息一会。这里是我们赫连家的秘密据点,周围也有强者守卫,师傅的安危就不需要太过担心了。”

    苏定方哈哈一笑,这个赫连明秀好懂事,知道喊自己师兄,自居弱势。自己也不好小气,需要同她打好关系,苏定方伸手作势:“小师妹先请!”

    “师兄先请!”

    “师妹先请!”

    一旁的韩颖咬着牙,看着谈笑欢畅的两个人,一语不发。

    人家是师兄妹,韩颖却没有任何名分,在谷筝心目中毫无地位。充其量也是苏定方带来的一个女人而已……

    而在更远处,几百里之外的一艘福船之上,血阳宗主和三长老,五长老观看着一个法镜镜像,他们看到了金翼蝠魔。

    “怪不得,嗜血蝠魔屡战屡胜!”

    五长老倒吸一口冷气,后怕的说道:“原来嗜血蝠魔里面,出了一个神玄修士,我们炎煌地域有难了。”

    三长老却不这样看,她捋了捋头发,说道:“嗜血蝠魔里面的神玄,能够同我们人族的神玄修士相提并论吗?

    看这家伙畏手畏脚的样子,就知道他的实力绝对没有师傅的百分之一强!”

    血阳宗主也说道:“神玄修士也是分三六九等的,像这种要装备没有装备,要武具没有武具,仅仅依靠血脉神通战斗的货色,并不难对付!

    一个嗜血神月而已,我们三个围攻他,都差不多能够宰了他!

    想要横行炎煌地域?做梦去吧!”

    五长老闻言有点纳闷,问道:“大师兄,你不是担心他,怎么让我们离开斩龙城啊?

    如果我们在斩龙城,打退这波蝠魔攻城也是好的。”

    三长老是女子,心细如发,说道:“我们是担心屠灭西门家的那伙人,已经调查出来,他们是来自白垩地域的修行者。”

    “白垩地域?”

    五长老倒吸一口气,说道:“白垩地域广阔无比,比之仙朝的版图也差不了太多,要不是不知什么原因,在仙朝建立开始就称臣纳贡,仙朝也拿这些白垩人没有办法。”

    “白垩人凶残霸道,灭绝人性,我们还是小心一点。”

    血阳宗主说出了自己的担忧,仙朝同白垩之间的事情我们不需要参与,但是被白垩蛮人误伤了就不好了。

    诸人都点头,白垩人欺软怕硬,凶残无耻的事迹,人们早就耳熟能详了,自然知道这些白垩鬼究竟有多么残暴凶残,能够远离他们,其实就是远离了灾祸。

    三长老问道:“就是不知道这几个白垩鬼,来斩龙城做什么?听说是带走一个小女孩,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居然能够惊动好几个大修行者。”

    血阳宗主摇头,说道:“现在我只担心七师弟,他受了伤,却并没有死……”

    三师姐轻声叹息道:“假若他不是那么倔强,不肯同我们一起,我们又何必杀他呢?”

    血阳宗主说出了中肯的一句话:“其实,老七最像师傅,只可惜,师傅那样的人都无法中兴我们血阳宗了,老七这样的天赋,又能如何?

    与其任他胡作非为,弄乱血阳宗,倒不如杀掉他!至少我们血阳宗能够在炎煌地域立足,传承下去,也算我们对师傅在天之灵的一个交代了。”

    几个人默然,都感觉到维系一个宗门传承,是究竟多么的困难。而振兴一个宗门就简直难如登天了,真不知道哪些中兴宗门的神话传说中的英雄人物,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高洪,申屠婉儿等人在第一时间,回到谢家舰桥上面的云舟里面。

    云舟里面有大量战斗物资,还有金煌这头正在成长中的鳄龙战宠。

    斩龙城中趁火打劫的人,并没有出现。

    因为斩龙城已经形成战时管制,拓跋和赫连两家,一东一西,把斩龙城划分开了,把其中的世家豪族,商贾百姓统统编入手下。

    像高洪等人这样,本不是斩龙城人,没有及时离开的豢兵,也被纷纷抓了壮丁,编入到各自的手下。

    仙朝征召令,又一次发布,发布命令的人变成了拓跋宏和赫连定。

    没有人有资格抗拒,抗拒的下场就需要同整个斩龙城开战。

    这是神玄修士都不敢轻易涉险的龙潭虎穴。

    高洪等人因为回到云舟之上,就被编派给谢家家主谢定燕手下。

    谢定燕忙的满头大汗,因为放流民入城,引起嗜血蝠魔的攻击,他手下的精锐也跟随赫连定的主力出城野战去了。

    当看到金翼蝠魔破坏大阵枢纽,绝尘而去的场景,谢定燕也无比后悔起来,其实他应该同其他世家一起,抛弃一切,直接逃走的。

    现在却晚了,没有逃走的机会了,只能同斩龙城同生共死了。

    能够获得流民和豢兵的补充,谢定燕其实还是非常满意的。

    毕竟,他所负责防守的地域,是舰桥,目标大,防御薄弱,需要炮灰来顶!

    谢定燕命令高洪:“你们驻守在附近,驱逐嗜血蝠魔,同舰桥上面的弩炮配合战斗。”

    高洪不同意,看着谢定燕说道:“这是送死,你这样防守,根本就守不住舰桥。”

    谢定燕怒了,一个少年船主居然敢质疑自己,真当自己是个人物啦?

    “你知道什么?你有办法守住舰桥吗?”

    “我有办法!”

    高洪眼眸明亮等望着谢定燕,说道:“只要你把指挥权交给我,我就能够保证舰桥不会在第一时间陷落。”

    狂妄的小子!

    谢定燕却是知道高洪等人同谷筝的关系,他更知道谷筝正在秘密地点修养,并且在冲击神玄瓶颈呢。

    而这些人原先的一个小伙伴,居然被谷筝收为弟子,这些事情让谢定燕无法视而不见。

    谢定燕年纪大了,算盘打得叮当响,暗忖道:“这些人不管真有本事,还是假有本事,如果把指挥权交给他们,对于自己来说,也是个解脱,至少不会承受嗜血蝠魔攻击的压力。而且一旦舰桥陷落,也能够名正言顺的推给这些少年身上,何乐而不为呢?”

    谢定燕笑了笑,说道:“高洪,还是你们年轻人有朝气啊!好,就按你说的办,这座舰桥归你们守卫,所有人手都由你来指挥调度……不过我们丑话说在前面,如果你守不住,丢了舰桥,那么就拿脑袋来!”

    高洪点头,他就需要指挥权,守卫一个小小舰桥,对于高洪而言,其实十分简单。

    谢定燕的云舟和舰桥呼应的办法不是不可行,而是面对数十,数百倍的嗜血蝠魔,这种守御办法,根本没有效果。

    高洪回想着当年魔人堡垒密集的火力,忍不住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