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冢虎神话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最后的血战
    西门恒狂笑,小侏儒阴笑,谷筝面如死灰,高洪等人满心不甘,却都知道现在就是最后的逃走机会了。

    高洪对谷筝说道:“你来断后,我们要逃走了。”

    谷筝对高洪的直言不讳十分欣赏,说道:“本来就应这样,你们快走吧。”

    苏定方傻傻地说道:“我不走!”

    高洪怒目而视,苏定方望着高洪说道:“洪少!你创造了那么多战斗奇迹,今天就不能再次创造一次吗?”

    高洪怒了,说道:“实力放在这,你当我是神话传说中的英雄主角吗?”

    几句话的功夫,西门恒的飞剑再次掠空而来,剑光大盛,将高洪等人彻底笼罩。

    西门恒心思毒辣,反而朝申屠婉儿,赫连明秀等人身上斩杀过去。

    谷筝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这群热血青年,为了救自己而如此死去,谷筝只能飞剑去救。

    西门恒剑光回旋,寻找机会攻击谷筝,如此几次三番,谷筝身上就多了数道深可见骨的恐怖伤口,败亡的速度明显加快。

    嗖!

    飞剑闪烁恐怖光芒,那是剑芒,能够撕碎世间万物,朝高洪谷筝斩落。

    就在此刻,一柄黑色小剑从天外飞来,刺在西门恒飞剑上面。

    飞剑的剑身的剑尖,竟然准确无误的刺中了,以惊人的速度飘折而下的西门恒的飞剑。

    两剑狠狠相撞,没有发出尖锐的金属震响,反而是如同两股洪流相遇一般,轰的一声,爆开无数的气团。

    只是区别仍然还是有的,那就是西门恒的飞剑表面的符文缺失了一块,西门恒同样吐了血,他的本命飞剑受了伤,他本人必然也会遭到反噬,这是正常现象。

    西门恒面容骤寒,他一声厉喝:“赫连定,你疯啦?!”

    一个面容金黄,脸有病容的中年剑士出现在天晟客栈里面,他望着西门恒说道:“你怎么会说我疯了?”

    西门恒一边咳血,一边愤懑吼叫道:“你知不知道,这个谷筝是血阳宗叛徒?你知不知道血阳宗主发下话来,让我们把谷筝斩杀?你知不知道如今嗜血蝠魔大军就要来攻打斩龙城了?你在现在帮助谷筝,介入血阳宗内部争斗,你不是疯了,又是什么?”

    赫连定笑了,充满苦涩地说道:“你知不知道,血阳宗主带着三长老和五长老,都已经乘坐云舟离开了斩龙城?”

    “什么?怎么可能……”

    这个消息让西门恒多少有些措手不及,血阳宗主刚刚还跟自己说,要继续扶持西门家在斩龙城当家做主呢!

    赫连定满脸苦涩,他其实也不知道血阳宗主等人是被接李绛的那三名神玄修士吓到了,所以方才急急忙忙地逃走了。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越是修为高深,有权有势之人越不会冒险,所以血阳宗几名核心高层,当机立断,说走就走。

    至于小小斩龙城,又与血阳宗有何干系?

    斩龙城丢了,毁了,自然有仙朝官府去头疼。

    只要炎煌地域忠于血阳宗的地方还在,那么血阳宗就没有损失。

    只不过,血阳宗主等人,身处高位太久了,以至于没有仔细思考一下,他们这样退走的后果。

    那就是造成了斩龙城顶层人物的动荡,所有人都以为血阳宗是知道了什么不好的消息,所以统统逃走。

    这样一来,原本打算按照数千年传统,继续死守斩龙城的各个家主,也有很多人仓促之间,带着心腹族人,领着豢兵护卫,乘坐云舟,抛弃斩龙城中一切,疯狂逃走。

    这就产生了一个连锁效应,斩龙城三百世家,受到这种浪潮的影响,已经有一百八十六家直接抛弃了所有财富,逃跑了。

    面对这种局面,拓跋和赫连两大家主也毫无办法。

    三大家族共同管理斩龙城,或许还能安定人心,但是西门家瞬间破灭。

    而拓跋和赫连两家结怨多年,根本就无法沟通,他们的实力虽然远比单独一家要强大,但是一百多家联合起来,却又比他们强大许多倍,所以拓跋和赫连两家没有办法阻挡这股难民潮。

    当然,有想走的,也有没有办法走的,赫连和拓跋两家就都没有办法走,离开了斩龙城,他们就什么也不是了。

    想要再拥有斩龙城这样的基业,就不太可能了。

    所以,赫连和拓跋两家都准备与斩龙城共存亡。

    赫连定接到女儿赫连明秀的求救信号,马上就赶了过来。

    因为赫连定突然想到,七长老谷筝无论如何都是个大人物,不管他是不是血阳宗叛徒,有了谷筝帮助,斩龙城说不定能够守住呢!

    “西门恒,放手吧,血阳宗已经抛弃我们了,我们反倒不如同七长老联手,一起在斩龙城防御嗜血蝠魔了。”

    赫连定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西门恒略一思考,又看了小侏儒一眼,两人眼神交汇,已经有了决定。

    小侏儒只需要血阳宝珠,拿了就走人,斩龙城跟他没有半点关系。

    而西门恒处境也差不多,西门家已经灭亡,连凶手是谁也不知道。

    但是,只要西门恒杀死了谷筝,对于血阳宗而言,仍然是难以磨灭的大功劳。

    斩龙城之外,炎煌地域仍然有数千大城,血阳宗的势力仍然十分强大,只要血阳宗支持西门恒,那么西门家换个地方就又可以支撑起来了。

    至于斩龙城,有赫连家和拓跋家在,实力已经严重受损的西门家,永远也争不过他们两家了。

    西门恒想好前因后果之后,也不多言,他左手五指蒲张,飞剑猛的一震,带着无边杀意,落向赫连定的身前。

    两名本命剑士再次恶斗在一起,剑光纵横,真元轰鸣,天晟客栈的客房,围墙,树木,花圃,纷纷摧毁倒伏。

    也就在此刻,金晶战傀再次发动攻击,朝谷筝和高洪等人凶猛冲杀过去。

    轰的一声。

    血阳宝珠在谷筝的喉间竟然也发出了一声可怖的轰鸣,彻底碎裂,瞬间化为一股猩红色的气流,涌入他的腹中。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

    谷筝握住本命飞剑,朝往前疾进的金晶战傀斩去。

    在和他的右手掌心接触的每一个极其微小的时间里,都有大量的真元从谷筝的手心涌入这柄本命飞剑的剑身。

    谷筝本命飞剑的剑身亮了起来。

    符文耀眼,剑光璀璨!

    锵!

    飞剑狠狠斩落,第一次斩破了金晶战傀的身体,深深进入这具恐怖武具的内部。

    轰的一声。

    无穷的光焰从金晶战傀破损处,汹涌喷出,发出的剧烈爆震声才传入旁观的人的耳廓,震得诸人耳朵轰鸣,眼冒金星。

    “不好!”

    谷筝脸上却殊无喜色,他对战斗傀儡有着一定认知,知道只要破开战斗傀儡表层紧固防御,深入内部,击毁核心控制枢纽,那么就能够毁坏战斗傀儡。

    只不过,谷筝现在的力量太弱,又都是来自于血阳宝珠的外力,力量不足以彻底轰碎金晶战傀内部构造。

    而谷筝对这金晶战傀核心位置的判断,一开始就出现了错误。

    谷筝认为胸口防御最为坚固,核心应该在胸口,可是这具金晶战傀的要害核心并不是胸口而是脑袋。

    谷筝的所有力量都在朝下斩落,自然伤害不了核心了。

    而谷筝最为担心的则是,血阳宝珠毁坏,自己再也没有了力量,伤势沉重的他,没有喘息机会,就只能闭目等死了。

    至于,高洪,申屠婉儿等人,谷筝是指望不上的。

    因为对面的西门恒和小侏儒也不是普通的本命修士,而是其中的佼佼者,实力能力都不可同日而语。

    赫连定虽然赶来帮忙,但是他只有一个人,面对西门恒和小侏儒两个人,赫连定绝对不是对手。

    因为,西门恒作为剑士,攻击犀利,而小侏儒作为傀儡士防御能力非常强大,两者强弱互补,战斗力无形当中反而会增添数分,彼此破绽都被弥补掉了。

    噗!

    谷筝颓然倒地,他再也没有了力气。

    而一直猛斩的本命飞剑因为没有了主人支持,也是光焰消失,静静地插在金晶战傀胸口上,再也没有了伤害力。

    小侏儒见状大喜,刚想命令金晶战傀动手,把所有人都杀死,然后再去翻检血阳宝珠。

    他就看见高洪如同一只豹子般,朝自己扑了过来。

    “找死!”

    小侏儒怡然不惧,他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傀儡士,他本身也是一个非常强大的武士,尽管实力层次,战技威力,血脉神通,距离同等境界的本命修士差了很多。

    但是面对山海境的武士的围攻,小侏儒也不害怕,更何况是高洪这种龙虎镜小武士了。

    天崩掌!

    小侏儒再次伸出小小的手掌,只不过他的小手掌里面拥有着堪比武黎巨兽般的恐怖巨力,中者立毙,必然四分五裂而死!

    这就是血脉,战技,功法,神通诸多因素结合在一起,而获得的恐怖力量,哪怕小侏儒并不是真正的武士,但是他这一掌下来,比之山海武士释放的战技都要恐怖十倍!

    高洪心脏骤然收缩,身体禁不住颤抖起来。

    高洪连忙转变方向,却仍然被天崩掌力量扫到,整个人都飞了出去,一口血就喷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