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冢虎神话 > 第一百八十七章 诈尸还魂
    先前人数众多,但是大家都心怀鬼胎,都想让别人吸引谷筝的火力,而自己获取最大的好处。

    现在有了时机的紧迫感,这五个人都不准备留手了。

    而一旦他们决定行动,五名本命修士的行动力,无疑是非常惊人的。

    轰!

    一段天晟客栈的院墙,被一道灵符直接暴力砸开!

    旋即一具金晶战傀顶着砖石瓦砾,冲了进去。

    然后,五名本命修士一起冲了进去。

    大家都没有近侍,但是当这些人团结在一起之后,没有近侍的弱点就被弥补了。

    天晟客栈院子里面,一片狼藉,却只有冯厚生一个人孤零零站在院子当中,挡住了五个人的去路。

    最先出手的人的身材高瘦,来自陈家的家主陈玉海。

    作为相对年轻的本命巫士,又继承了蛮荒某个隐秘宗门传承的弟子,陈玉海只有三十岁。

    如此年纪,他就已经迈入了三镜,实在是斩龙城数十年来罕见的修行天才。

    陈玉海以前一直在修行,接掌陈家还不久,难免有些骄傲,但强者毕竟是强者,战斗开始陈玉海直接便用尽了全力,一个拳头大小,呈现黑玉色泽的黑色骷髅头带着滚滚黑烟,朝前方飞去。

    这是一件邪兵。

    武黎世界对邪兵的定义,自然是巫蛊邪恶,往往代表着血祭等等不详方式获得,或者使用的巫器。

    这个黑色骷髅头完全符合上面邪兵所有的定义。

    骷髅头本体是由某种不知名的妖兽头颅制作的,制作过程充满血腥和残忍。而黑色骷髅头七窍里面,时刻喷涌而出的滚滚黑烟,却是一种可怕的恶毒灵火。

    粘稠如同浓墨的黑炎所过之处,生灵灭绝!

    陈玉海想用这种黑炎来开道。

    只不过他失败了。

    冯厚生仍然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高洪等人也不知躲到哪里去了,院子里面空荡荡的,令陈玉海这一击打在了空处。

    “这是个死人!”

    西门恒,小侏儒和陈玉海等人看到冯厚生的尸体,顿时都心头一惊!

    外域魔神操控尸体的事情极为常见,但是也预示着一场恶战,必将开始。

    陈玉海一指冯厚生,一声厉喝,黑色骷髅头呜咽着朝冯厚生冲了过去。

    在陈玉海的厉喝之中,这个黑色骷髅头竟如有生命般,发出尖厉得难以置信的嘶鸣。

    周遭的西门恒和小侏儒等人,都是心神一动,感到惊怒!

    这个陈玉海太不是东西了,释放巫术也不知道收敛一点,巫术威能对这些同伴有着巨大的威胁。

    与天晟客栈一墙之隔的普通民居里面,很多人还茫然的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已经在这种凄厉的声音里死去。

    陈玉海在人口稠密地区放肆使用这种攻击不分敌我的巫器邪兵,简直是胆大包天,草菅人命啊!

    无数条音波在空气里甚至化为了有形的线路,如无数飘舞的触手一般落向冯厚生孤独站立着的身影。

    冯厚生脸色漠然,手中飞剑骤然飞出。

    一道剑光划破天际,瞬息之间杀到陈玉海面前,让他大惊失色。

    啵的一声,陈玉海身上的巫术护罩轰然碎裂。

    就在他闭目等死的一刻,西门恒一剑斩来,击飞了这必杀的一剑。

    陈玉海感激地看了西门恒一眼,说道:“谢谢。”

    陈玉海劫后余生,心有余悸,转而勃然大怒,再次催动黑色骷髅头。

    黑色骷髅头朝冯厚生轰然砸落。

    冯厚生的身体都甚至没有什么明显动作,一道道剑光就出现在他的身周,带出一道道惊人的气浪,瞬间切开了他身前所有冲击过来的黑炎。

    陈玉海的身体猛然一震,仿佛被一座无形的大山砸中,他口鼻出血,已然在争斗中受到了反噬。

    对方的攻击方式诡异而妖邪,巫士的巫器受到损伤,便会直接作用到巫士的身体上面,令陈玉海措手不及,接连受伤。

    黑炎里的那个黑色骷髅头,也震颤连连发出恐怖般的嘶鸣,竟是直接倒撞回来,如同惊吓到一般,开始远离冯厚生。

    这黑色骷髅头原本就是陈玉海的本命巫器,显然是已经和他神魂融合,变成他身体延伸出来的本命物。

    然而此刻不知为何,黑色骷髅头居然不再接受陈玉海的神魂操控,开始四处乱飞起来。

    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陈玉海的身体便往后倒去,他心神神魂都被重创了!

    本命物被敌人污染,损毁,对于本命修士而言,那简直就是天塌地陷般的恐怖攻击。

    看到陈玉海如此样子,旁边这些人更是不敢轻易动手。

    早已死去的冯厚生如同魔怪般可怖,大家没有找出他真正的弱点之前,谁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还是小侏儒出身大型宗门见多识广,看着冯厚生带有绿意的眼眸,又去看了看四处乱飞的黑色骷髅头。

    小侏儒发现黑色骷髅头表面有一株绿意盎然的小草。

    直至此时,金晶战傀方才出手,对着黑色骷髅头猛的一拍!

    咔嚓!

    黑色骷髅头整个碎裂了,而陈玉海则大叫一声,眼睛泛白,整个人晕厥过去了。

    西门恒横了小侏儒一眼,有点责怪的意思。

    小侏儒一耸肩,说道:“对方攻击手段十分妖异,必须毁灭被对方控制的物体,否则这件武器就会反过来对付我们。”

    小侏儒对符士说道:“火符控场!”

    然后,小侏儒对西门恒和另一名剑士说道:“你们用飞剑斩杀这头妖物!”

    西门恒和另一名脸色黑红的老者齐齐点头。

    一柄乌光色的厚剑出现在黑红脸的老者手中。

    这柄厚剑的表面。全部是片片凹凸不平的纹理,就像是一片片的鳞甲。

    厚剑表面的符文只有一种,那就是坚固符文。

    这柄厚剑材质坚硬,又以大量坚固符文附之,坚固沉重的超乎人们的想象,让人简直怀疑这样的剑,能不能飞起来。

    黑红面孔的老者,激发出真元力量,控制着手中的厚剑,朝冯厚生凶猛斩去!

    不!这已经不能称之为斩,而是砸!

    轰的一声爆响。

    厚剑在刚刚接触冯厚生前方空中时,空气便炸裂开来,恐怖的震波开始震慑冯厚生。

    冯厚生依旧冷漠,他手中长剑没有任何花巧的斩了过去。双剑交汇,厚剑剑身上每一片鳞片都如点灯般依次亮了起来。

    当所有的鳞片彻底点亮之时,一声恐怖兽吼从黑红脸老者的剑上发出。

    他就厚剑里面居然封印着一头妖兽的魂魄。

    伴随着兽吼声,一股恐怖的威势从厚剑中喷薄而出。

    “这小子好强!”

    西门恒和小侏儒都不禁看了这个黑红脸老者一眼,对于之前他隐藏实力,出工不出力十分不满。

    其实大家做的事情都差不多,谁也没有资格说别人的。

    嚓嚓嚓!

    此时西门恒的飞剑也飞了过来,掠过冯厚生的身体,斩出数道足以致人死命的恐怖伤口。

    可惜,冯厚生已经是个死人了,这种伤势,并不能对他造成任何困扰。

    冯厚生这样的修行者,哪怕是活着的时候,也不太可能是西门恒和黑红脸老者任何一人的对手。

    但是,他死去之后,偏偏能够力敌两大剑士的全力猛攻而不弱下风,这简直骇人听闻啊。

    当然,冯厚生的弱点也有,那就是不知什么原因,他的飞剑攻击速度和攻击距离,都大不如前,只能在自己身周转悠,难以同西门恒和黑红脸老者相提并论。

    杀!

    金晶战傀轰然杀到,如同天神猛将的金晶战傀一把抓起冯厚生,狠狠朝地上摔去,并且整个人都跳跃起来,朝冯厚生狠狠踩下。

    冯厚生如同稻草人般被金晶战傀打倒,踩扁,身体里面根本没有任何血液流淌出来,只是传出恐怖的骨骼断裂的声音……让人不解的是哪怕全身骨头都已经粉碎了,冯厚生身体严重变形,他也没有丧失战力,仍然同金晶战傀纠缠不休。不远处的飞剑同两把飞剑也打得火星直冒,一点也没有落入下风的觉悟。

    就在此时,一道火符落在冯厚生头上,然后他就开始剧烈燃烧起来。

    看着冯厚生剧烈燃烧的样子,本命符士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个能够硬抗双剑士的强攻,污染巫器的妖物,居然无法抗拒一道普通火符?

    这样的事情谁能相信呢?

    这个妖物怕火!

    所有人都得出了最接近事实的真相。

    只是这样的真相代价有点巨大,因为他们损失了陈玉海这样一名本命巫士的战力。

    当冯厚生化成飞灰,不远处的飞剑也就落了地。

    这时候西门恒等人都已经发现冯厚生是如何操控飞剑的了,一根细细的绿色发丝缠绕在飞剑之上,联系两者,冒充飞剑。

    任何一柄飞剑都是价值连城。

    所以在战斗过后,四个人的目光就都集中在地上的飞剑上面,只不过只有符士行动了。

    因为冯厚生变成的妖物是他杀死的,这件战利品就应该属于他。

    符士兴冲冲来到飞剑面前,俯身去捡,就在此时,异变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