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冢虎神话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天晟客栈的战斗
    天晟客栈街前,出现了一个人影,他神情凄厉,身染血迹,一只右手消失不见,却是一名本命剑士。

    冯厚生!

    斩龙城冯家家主,先前在追杀七长老谷筝的争斗中,他被七长老谷筝重创,差点丢掉性命,也是攻击最为猛烈,行动最为积极的一个。

    “谷筝,纳命来!”

    冯厚生大叫,失去手臂的无边痛楚,化成了冲天的杀意,在这一刻整座斩龙城都冰冷了下来,像是一阵肃杀的秋风扫过。

    斩龙城如寒冬来临,乱叶纷飞,杀意无尽,强者一怒,天地皆颤。

    在这一刻,无尽的天地元气疯狂向这里涌来,铺天盖地,汇聚向冯厚生,将他淹没了。

    冯厚生昂然而立,手中摩挲着飞剑,一边吸纳天地元气,一边仇恨地望着不远处的七长老谷筝和苏定方。

    嗤!

    下一刻,飞剑从冯厚生手中飞出,化作一道可怕剑光,再次朝苏定方和七长老谷筝狠狠斩杀过去。

    噗通。

    苏定方好不容易跑入天晟客栈的大门,脚下一拌,连同身上的七长老谷筝一起摔在地上。

    嗤!

    飞剑斩空。

    飞剑旋即升高,如同长了眼睛般朝地上的两人斩落。

    就在此刻,一道符光打在飞剑表面,隐隐有水迹溅起,飞剑顿时悬停空中,难以动弹。

    旋即,数百青丝突然出现包裹住飞剑。

    冯厚生冷笑:“跳梁小丑!也敢动手!”

    冯厚生心念一动,远方的飞剑轰然爆发出无穷的剑芒,试图斩破一切枷锁,脱困而出,把面前这些小人物斩尽杀绝!

    就在此时,高洪的身影出现,双手握住飞剑剑柄,心念一动,战灵幻境发动。

    嗖的一声,飞剑凭空消失在空中了。

    “啊!”

    冯厚生一声惨叫!

    他的心神同本命飞剑之间的联系被某种他难以理解的物质隔绝了。

    冯厚生感觉心头剧痛。

    并不是本命物被毁的反噬,而是心疼飞剑的强烈恐惧。

    本命剑士使用的飞剑可都不是大路货,而是要求非常高的极品飞剑。

    本命剑士的实力高低,很大一部分来自于手中飞剑威能强大与否。

    所以武黎世界的剑士通常有一句话,那就是剑在人在,剑毁人亡!

    而对于冯厚生这些小家族的家主来说,一柄飞剑往往是他们倾家荡产方能置办的武具。

    有很多人的飞剑,往往是传承了数代,乃至十几代的传家宝物。

    所以,心神同本命飞剑失联,让冯厚生方寸大乱。

    冯厚生的这一剑已然妙到毫巅,但是高洪这一击的力量,来自神奇的战灵幻境。

    所以,冯厚生痛失本命飞剑!

    这种损失对于本命镜的剑士来说简直要了老命一样。

    冯厚生的身体朝着前方扑飞而出,发出了一声极其凄厉的厉啸。

    他的口中喷出了一道血花。

    他在爆种!

    他要夺回属于自己的飞剑!

    可惜,进入战灵幻境的飞剑感应不到冯厚生的召唤,这次他自残爆种做了无用功。

    冯厚生冲入天晟客栈。

    然后他就看到申屠婉儿,青樱,孙承宗,梅薇丝等人。

    高洪望着地上在滴滴答答的流血的苏定方,和也在滴滴答答的流血的七长老谷筝。高洪说道:“苏定方,我不是跟你说了吗,离他远些,他有血光之灾啊!”

    苏定方咳着血,说道:“洪少,这是我的机缘,我绝对不能放过啊。”

    高洪忍不住爆了粗口:“这不是机缘,这是催命符啊!”

    高洪早已感知天晟客栈外面,不断有赶来的本命镜强者。

    高洪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先把冲进来的这个本命剑士弄死再说。

    “是你!”

    冯厚生感应着自己本命飞剑消失在世间最后的位置,马上就把注意力放在了高洪身上。

    “小子,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快把我的飞剑还我,你们还能死得体面些!”

    咻!

    一抹黑色箭矢出现在了冯厚生的眼前。

    在他往前一步跨出之时,蓄势待发的蛛人武士孙承宗也是射出一箭,就射他的眉间。

    冯厚生冷笑,伸出手指当做剑,一剑斩出,嘭!

    冯厚生面色大变,他没有想到这个蛛人武士射出的箭矢,居然是一枚符文箭矢,在碰撞的瞬间轰然炫爆。

    一层绿蠓毒气浮现出来,打在冯厚生的身上。

    与此同时,申屠婉儿袖子里面飞出一张青色符箓,剧烈燃烧起来,一道神符把冯厚生笼罩。

    千百道水箭攒射,却被冯厚生凭借深厚的真元硬生生抗了下来。

    只是,冯厚生也不得不朝左侧,躲了又躲,腿一软,单膝跪地,再次咳出一口血。

    这可不是冯厚生自残爆种的血,而是对方神符威能硬轰出来的血。

    这名小姑娘年纪轻轻,又只是山海境界,释放的神符威力如此巨大,简直不可思议啊!

    冯厚生此时方才切身体会,天才少年同自己之间的巨大区别。

    冯厚生先是被七长老谷筝重伤断臂,又在突然袭击中,丢失了飞剑。接下来他又误判了形势,居然无缘无故,自残爆种,试图抢回自己的飞剑,反而把自己置身于对方集火攻击之下。

    但是,这些都没有什么。冯厚生确信不需要外面的其他人援手,自己也能够把眼前这些敌人统统杀光。毕竟自己修行境界要高于对方,实力上的优势,让他有了碾压对方的可能。

    就在此刻,一道剑光划破他的眼帘,没入他的额头。

    梅薇丝发动了致命一击!

    冯厚生望着头上的剑,还是不相信自己居然会被一群龙虎镜和山海境的少年男女击杀的事实。

    一声如同野兽搏命般的嘶吼从冯厚生的喉间发出,他把断臂和额头的痛苦都化成了拼命的力量,不惜一切的将身体之中的真元,喷发出来。

    一股强大的气息从他的身上喷薄而出。

    冯厚生的身体在发出的剑芒般的光辉!

    说不出的晶莹夺目。

    只是,梅薇丝一击得手,悠然远遁,早已飞天而起,朝后退去。

    千百条青丝涌动过来,组成大网,控制住局面,不让冯厚生最后爆发的攻击伤害任何人。

    嗤嗤连声,青丝插入冯厚生的身体,高洪,申屠婉儿,苏定方等人第一次亲眼目睹,青樱的妖术是如何使用的。

    这个时候,天地间响起飞剑特有的声音,冯厚生的飞剑被高洪从战灵幻境里面放了出来。

    飞剑如同有生命般,在天空悬停舞动,试图寻找主人的位置。

    只是它失望了,一个死人是无法提供任何坐标的。

    旋即,飞剑上面的神魂烙印随之破灭消逝。

    飞剑再也没有了灵性,也没有了力量继续悬空,徒然掉落,如同一柄凡兵般坠地,发出清脆的响声。

    “我们杀死了一个本命镜剑士?”

    申屠婉儿,苏定方,孙承宗等人脸上都有着难以形容的自豪表情。

    高洪却望着七长老谷筝说道:“外面还有五名本命修士,我们需要你帮助!”

    七长老谷筝苦笑,说道:“我这个样子,你也见到了,怎么帮助你?”

    高洪也不多说,直接把血阳宝珠抛给七长老谷筝,说道:“这是血阳宝珠,我想你一定有办法使用它,来帮助你摆脱现在的局面。”

    血阳宝珠本就是血阳宗的宝物。

    七长老谷筝神情肃穆起来,这血阳宝珠原本就是属于他的,他自然知道如何使用,尽管那样做的话,血阳宝珠这件异宝就会彻底损毁,不复存在。

    但是,又有什么宝物比自己的性命更值钱呢?

    七长老谷筝握住血阳宝珠,说道:“我需要一点时间,而且我能够出手的次数也有着限制,时间更是极为短暂,我没有任何办法把对方的五名本命修士一齐杀死!”

    高洪神色不动,说道:“时间我来争取,至于出手时机,你要听我的……”

    天晟客栈大门外,西门恒和小侏儒,连同其他三名最后的本命修士,聚在一起商量办法。

    “七长老谷筝还有战力呢,冯厚生也战死了……”

    说话的人,是个瘦高个,眼神中有着恐惧,重伤的七长老谷筝算上冯厚生已经击杀了七名本命修士了。

    这样的战绩实在太过耀眼,太过强大,他已经变得没有了信心。

    “大家还是等等吧,相信斩龙城其他家主听到消息,也一定会赶来的,到时候我们依靠人数优势,一定能宰掉这条老狗!”

    一个一脸和气,白白净净的本命符士,不想继续战斗了。

    勇猛无畏,敢于战斗的本命武士都死光了,他们这些弱于争斗的人,自然想要安全点战斗。

    能不能杀死敌人,其实并不是很重要,最重要的毕竟还是自己的性命。

    西门恒不同意:“诸位!等其他人来了,我们的功劳就会分薄,难道我们打生打死这么长时间,就是给其他人做嫁衣的吗?”

    西门恒心中有着隐忧,如果拓跋家的人过来,主持局面,西门家就彻底完蛋了。

    而如果西门恒能够把斩杀谷筝这件大功,牢牢捏在手中,那么血阳宗说不定会倾力扶持西门家再度崛起的。

    小侏儒也力主进攻,因为他需要血阳宝珠,如果来的人太多,就算谷筝身上有血阳宝珠,恐怕他也带不走的。

    所以一翻争论之后,五个本命修士一致同意,继续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