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冢虎神话 > 第一百八十五章 苏定方的选择
    七长老谷筝感觉到自己胸口里面的痛楚。

    距离心脏仅有数分的地方,被五师兄的飞剑刺了一剑,此时伤势顿时又爆发出来。

    此刻,七长老谷筝甚至有些不知道自己在这里血战到死,还是逃走更好一些。

    七长老谷筝的身体再次往前冲跃而出,出剑斩杀,他脚下布鞋的鞋面和鞋底都因为他双脚十趾的用力而嗤啦一声裂了开来。

    坚固的青石板都碎裂了,看起来就如同炸碎的石块托举着七长老谷筝朝前行进。

    七长老谷筝感觉自己浑身都痛得要死,似乎再过一瞬他就要死去,但七长老谷筝却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潜力这么爆发过。

    在这一瞬间,七长老谷筝回想起尘封在记忆深处最为深刻的夜晚。

    燃烧的群山,残破的山门,血战死去的师门兄弟,以及前方为自己几名师兄弟开路的师傅。

    师傅的身影无比伟岸,他举手毁灭天上的云舟,信手撕裂飞行巨兽的身体,随手一斩,剑光就跨越千百米的距离斩碎山峰,扫荡面前如同潮水般的敌人。

    七长老谷筝的眼眸湿润了,他现在的状况和师傅当年的处境其实是差不多的。

    都是重伤,又受到众多敌人围攻。

    当时师傅还必须带着拖油瓶般的七长老谷筝等十几名弟子。

    这种困境无疑会加大数十倍,但是那个伟岸的男人,杀出了一条血路,带着自己的弟子,传承着血阳宗的精神,来到炎煌地域。

    这一瞬间,七长老谷筝感觉到冥冥之中,自己的师傅又活了,他依附在自己的身上,一直鼓励着自己……

    七长老谷筝认为只有自己继承了师傅真正的遗志!

    所以他不能死!

    至少在师傅遗志没有真正完成之前,谷筝绝对不能死!

    他不想死,那么也就没有人能够杀死他!

    既然当年师傅能够从那么多人的封山围杀之中,带着十几名弟子杀出去,那么今天七长老谷筝也能做到这一点!

    信念让七长老谷筝此时无比强大。

    尽管身负重伤,尽管状态不佳,但是七长老谷筝的精神状态,反而到了他前所未有的巅峰状态。

    “嗤!”

    飞剑斩来,谷筝为了节约真元,并不能以飞剑还以颜色,但是他还是轻挑剑尖,把这把飞剑直接挑飞!

    下一刻,谷筝变化路线,冲入人群中。

    围攻的十几名本命镜强者,如同惊恐的小鸡,轰然散开,留下一个惊骇欲绝的倒霉蛋。

    噗呲!

    随着一团真元气浪在两人之间爆开,谷筝继续逃走,而在原地的本命巫士身体一晃,颓然倒地,已然死去。

    于此同时,七长老谷筝胸口的绷带上,有一滴滴黄豆大小的鲜血好像露水一般透了出来……

    这个时候,苏定方已然喝得酩酊大醉,他在借酒消愁。

    作为曾经的苏家天才,苏定方眼看着高洪,青樱等人从弱变强,直到现在他拍马也撵不上了。

    更让苏定方耿耿于怀的是,孙承宗这家伙,凭借着蛛人血脉,也爬到他的头上去了。

    两人由原先的惺惺相惜,相见恨晚,发展到如今如同生死大仇一样,完全是因为韩颖这个女人。

    不过苏定方丝毫也不后悔。

    韩颖太可伶了,而孙承宗太可恨了,他居然那么粗暴对待韩颖,苏定方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只不过,队伍里面所有人,除了韩颖,似乎所有人都比苏定方强,这让苏定方十分焦急。

    怎么才能让自己变强呢?

    武黎世界的神话传说中,不是说,每一个英雄人物,穷困潦倒之际都会遭逢奇遇机缘的吗?

    苏定方端起酒碗,也不去管旁边店小二异样的眼神,那是怕他喝醉不给钱的眼神。

    苏定方朗声祈祷道:“苍天啊,你赐给我一个大机缘吧,让我也能够扬眉吐气,光大门楣吧!”

    苏定方的醉话,引起旁边食客的侧目,以及阵阵嘲笑。

    苏定方一口把酒碗中的酒干了,打着饱嗝,摸着怀里,喊店小二:“伙计,算账!”

    然后,苏定方就傻眼了,不知什么时候,他身上的钱袋丢了。

    一定是有人看苏定方是外地人,又喝得酩酊大醉,过来顺走了他的钱袋。

    “客官,诚惠三百六十三枚仙朝宝钱。”

    店小二看着苏定方窘迫的样子,说道:“零头免了,你只需给我三百六十枚宝钱就好了。”

    苏定方面红耳赤,恨不得找个地缝穿进去,他正寻思如何应付眼前突发局面……就听头上哗啦一声巨响,随后一个人冲天而降,狠狠砸在桌子上面,杯盘狼藉,酒水都溅到苏定方脸上去了。

    原本已经准备看苏定方笑话的店小二,吓了一跳,远远逃开。

    而酒已经醒了大半的苏定方,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浑身浴血,狼狈万分的老者,脱口而出:“七长老?”

    谷筝筋疲力尽,心知命不久长,他望了苏定方一眼,认出了这个心思单纯的少年,好心地说道:“是你啊,你快走开吧。”

    苏定方惊讶地张开了嘴巴,他刚刚祈祷上苍,天上就掉下来七长老谷筝。

    这不就是上苍响应自己的祈祷,给自己送来大机缘吗?

    面前这个人,可是血阳宗七长老,本身更是本命镜巅峰的强大修行者,在整个炎煌地域,都是数得着的大人物。

    苏定方大喜过望就朝七长老谷筝扑去……

    七长老谷筝一惊,旋即释然,想拿自己当晋身阶梯吗?送给这少年又有何不可?

    苏定方抱起七长老谷筝,转身就跑,朝酒店后厨狂奔而去。

    就在此时,整个酒店里面充满了一种凌厉气机,一柄数寸小飞剑以蛮不讲理的姿态,朝苏定方和七长老谷筝飘飞斩来。

    苏定方错身,用身体挡了这一剑。

    这一剑从苏定方左肩处穿过,刚要再动,七长老谷筝缓过气来,伸出手指一点,这柄飞剑的飞行轨迹就被硬生生改变,爆射而出,击穿面前的墙壁。

    而这时候,苏定方已经冲入后厨,掠过一群群惊慌失措的普通人,冲到后巷里面。

    面对急速逃走的苏定方,后面的追兵并没有痛下杀手,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不敢,谁也不知道七长老谷筝究竟还有没有战斗能力了。

    先前数十次,他们都以为七长老谷筝油尽灯枯,必死无疑,但是七长老谷筝刷新了他们对人的潜力的认知。

    七长老谷筝在逃亡中,一共斩杀了六名本命修士。

    这可是本命镜大修士啊!

    在斩龙城中都是跺一跺脚,满城乱颤的大人物啊,被状态战力处于低谷的七长老谷筝斩杀。

    这七长老谷筝实在是太过可怕,怪不得血阳宗能够在炎煌地域立足,而仙朝官府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闻不问呢。

    如果想要杀死全盛时期的七长老谷筝,哪怕神玄修士也不太容易吧?

    如果用本命镜修行者的命去堆,至少也需要数十人,方才能够成功,而这种损失已经超出很多势力宗门诸侯能够承受的底线了。

    七长老谷筝沉默了一会,终于对苏定方说道:“小伙子,你往哪里跑呢?我们是跑不出斩龙城的。”

    七长老谷筝明白如果两人跑出斩龙城,或许反而死的更快些。

    苏定方以一种肯定口吻说道:“我们去天晟客栈。”

    “天晟客栈?”

    七长老谷筝不记得斩龙城中这种小地方,他却很奇怪苏定方救自己的动机:“小伙子,我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你这么拼命救我,可没有什么好处啊。”

    苏定方哈哈大笑:“我可是视金钱如粪土的人呐!用什么金钱来报答我,那是对我的最大侮辱!”

    七长老谷筝好奇道:“那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苏定方直言不讳:“我想拜你为师,我想成为像你这样强大的修行者!”

    七长老谷筝不置可否,只是叹息着说道:“像我一样?我现在还不是朝不保夕,还需要你来救我?”

    苏定方大踏步奔行,不放心七长老谷筝,说道:“你可是大人物啊,我如果救了你的命,你可一定要收我为徒啊!”

    七长老谷筝笑了,如果这个少年真能救自己的性命,收徒什么的简直太过简单了。

    不远处,巷子里面,一家客栈大开门户,门匾上面天晟客栈四个烫金大字已然清晰可辨。

    就在此时,已经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苏定方,仰头嘶吼:“洪少,救命啊!有敌人!”

    嗤!

    一柄飞剑凌空飞来,再次朝苏定方狠狠斩去。

    这可是本命修士的飞剑。

    以苏定方的实力和七长老谷筝此刻的状态,这一剑,两个人都无法接下来,只能闭目等死了。

    嗖!

    一道符光飞出,打在飞剑之上,飞剑顿时迟滞起来,摇摇晃晃的样子如同喝醉了酒,随时都能掉落在地一样。

    苏定方有了援手顿时生龙活虎起来,一路狂奔冲进了天晟客栈的大门。

    但是见到飞剑这种可怕武具的出现,天晟客栈里面的住客顿时慌了。

    很多人纷纷跳墙逃走,试图躲开这个是非之地。

    几乎顷刻之间,原本熙熙攘攘的客栈,就变得门可罗雀,死寂无人,连掌柜的,店小二都跑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