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冢虎神话 > 第一百八十四章 众叛亲离
    就在高洪心痛挚爱远离,暴打李贵这个倒霉山海巫士发泄怒气之际。

    一身鲜血,伤势沉重的血阳宗七长老谷筝带着一身寂寥,走入斩龙城自己记名弟子的居所。

    天星城城主遗孀迎来,行礼道:“师傅……”

    转瞬之间,她就惊呼道:“谁敢打伤师父?您怎么样了?伤势要不要紧?”

    谷筝摇头,说道:“桃花,你说的金焱宫的人呢?快带我去见他!”

    桃花点头,转身引领师父,在谷筝看不见的眼眸中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

    一个房间里面,金焱宫的小侏儒和西门恒见到谷筝进来,连忙起身相迎:“七长老好。”

    “不必客套!”

    谷筝手一摆,略带焦急地说道:“你们把我需要的东西带来了吗?”

    面对七长老热切的目光,小侏儒口中嗯啊敷衍着,眼眸里有着异样光芒闪过。

    的确是想不到。

    之前,不过他自作主张,暗中做这事,交换血阳宝珠。

    不能成,还可以理解。

    这一次,却也有一个绝好的时机,摆在他的面前,七长老可是血阳宗核心高层啊!

    如果能够把七长老的人头带回去……

    这放在仙朝官府无疑是大功一件!

    只要小侏儒拿下了这个身负重伤之人,对于小侏儒而言,报酬可比一个血阳宝珠这种死物大多了。

    但这里面也有着风险。

    七长老是本命境巅峰,距离神玄也不过一步之遥,小侏儒这个本命镜初阶单打独斗,面对重伤的七长老也不是对手。

    就算加上旁边的西门恒,两人联手,也白费!

    这也正是七长老敢于带伤来见他们两人的底气所在。

    “难道就白白放过这次机会吗?如此良机,我这一生恐怕也只能遇见这一次而已啊!”

    小侏儒握紧拳头,眸光中有着火热。

    不知道那些人来没有来?不知道他们敢不敢对一个老牌本命强者动手?

    “东西呢?”

    七长老何等敏锐,马上就意识到面前两人的不妥之处,顿时呵斥道:“你们莫要自误!”

    眼见七长老身上血腥味道浓郁,伤势沉重,精神萎靡,口中严厉警告,但是眼神中的焦急之色,却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住。

    小侏儒顿时下定了决心!

    他人小,心却不小,所以他敢于冒险!

    他若是成功,那真是享用不尽,小侏儒就能在宗门中脱颖而出,再也不用担心被那些天才妖孽压上一头了。

    “拼了!正所谓富贵险中求!”小侏儒一伸手,金晶战傀开始从角落里扑出,小侏儒的眸子中,就似有野心怒焰飞出。

    嗤!

    这时候,一旁的西门恒也动手了,相比进退有余的小侏儒,西门恒更没有选择。

    西门家已经毁了。

    血阳宗主交代下来,一定要杀死叛徒七长老,为了证明西门家族还有些用处,西门恒必须杀死七长老。

    西门恒面上终于失去了雍容,化为一丝狰狞。

    一道恐怖犀利的剑光飞起。

    “七长老,对不住了,血阳宗主要你死!”

    西门恒咬着牙,几乎是从齿缝中,挤出这几个字来。

    看见先前两个对自己虚与委蛇之人,突然变色动手,七长老只能苦笑,自己计划失败,血阳宝珠,权力地位的损失,还算不得什么,但他用数十年培养出来的六名嫡系弟子的死亡,却是令他有些心头滴血。

    看这小侏儒精通傀儡之法,已经修炼到了能行动如心,如臂使指的地步,极其难得,在金焱宫里面也算是颇为杰出的弟子了。

    而要培养小侏儒到如此阶位的傀儡士,宗门传承,天赋血脉,努力机缘,缺一不可。

    七长老暗叹,血阳宗没有了名分大义,人才就凋零了,后辈弟子里面,极少出现小侏儒这样的弟子。

    显而易见,金焱宫里面像小侏儒这种弟子,一定还有很多。

    “你们这样做是找死!”

    七长老谷筝咆哮出声,冷笑着说道:“虎落平阳,可不一定会被犬欺!”

    如果不是担心小侏儒把东西藏得十分隐秘,强行夺取把握不大,七长老谷筝又哪里肯和他这种小人物废话呢?

    现在既然动手,那么七长老谷筝就绝对不允许小侏儒跑掉,他身上的东西七长老谷筝势在必得!

    在小侏儒和西门恒动手的瞬间,七长老谷筝的整个身体便也化成了一股狂风。

    随着狂风涌起的,还有剑雨!

    能够掠空飞出的尺余飞剑,握在七长老谷筝的手中,在这一瞬间幻化成为无数剑影,旋即形成可怕的剑雨,如同暴雨洗地,把小侏儒和西门恒包裹在内。

    西门恒大吼一声,周身真元如同怒涛般喷涌而出,飞剑在面前形成一片明亮光幕,如同盾牌遮挡着可怕的剑雨。

    叮叮叮……

    千百次飞剑碰撞的清脆响声,顷刻形成一声连绵的剑鸣。

    武黎剑士杀伐第一,飞剑对战的场景万分精彩,无数火星飞溅当中,一柄飞剑发出悲鸣,缩回到西门恒手中。

    飞剑表面已经布满大小不一的坑坑洼洼,这柄飞剑马上就要毁掉了。

    西门恒闷哼一声,顿时口喷鲜血,受伤不轻,心下骇然:“这七长老谷筝受伤如此沉重,居然还这样厉害?”

    西门恒的眼神黯淡了下来。

    如果换个地方,他必死无疑!

    但是,现在西门恒并不是孤身奋战,一头金晶战傀出现在小侏儒和西门恒身前。

    金晶战傀身躯庞大,房间里面空间又十分有限,七长老谷筝的剑雨大部分其实都只能打在金晶战傀的身上。

    叮叮叮!

    如同玉珠落玉盘的声音响起,可怕的飞剑斩刺在金晶战傀身体表面,尽管发出声响,溅起耀目火花,激起金晶战傀身体表面符文的光芒护罩,但是七长老谷筝并不能在这具金晶战傀表面留下哪怕一丝剑痕。

    “他真的受伤很重!”

    小侏儒和西门恒见状顿时惊喜万分,假若平日,七长老谷筝完好如初,虽然也无法击毁这具金晶战傀,但是在金晶战傀表面留有剑痕,还是非常正常的。

    外强内干,杀过去!

    金晶战傀宝石制作的眼眸顿时明亮起来,按照小侏儒的指挥如同一座移动的堡垒,朝七长老谷筝凶猛扑杀过去。

    七长老谷筝冷哼一声,因为重伤他不得不放弃使用飞剑,转而用剑技斩杀对方,可惜对方有金晶战傀,让七长老谷筝的这个谋算落空。

    七长老谷筝此刻唯有依靠自己多年厮杀的经验来同这两个敌人周旋了。

    轰!

    房间门被七长老谷筝暴力撞开,来到外面一个小小院落里面。

    七长老谷筝身形未稳,就遭受到了飞剑,巫术,法符的集火打击。

    天空中剑芒再次炫爆,诸多攻击都被剑芒搅碎,七长老谷筝方才落在地上,然后他深深地看了一眼,躲在一旁的记名弟子桃花。

    显然,桃花来到斩龙城之后,就辨明了形势,出卖了七长老谷筝这个记名师傅。

    桃花脸色苍白,对于师傅积年的威严十分恐惧,开口解释道:“师傅,对不起,我还有两个孩子呢,他们威胁我……”

    嗤!

    飞剑乍现!

    七长老谷筝手中的短剑,选择第一个目标居然是桃花,而不是周围来自斩龙城诸多世家的家主长老。

    叛徒永远都是第一个需要剪除的目标!

    因为七长老谷筝不确定自己究竟能不能活着突围,所以他必须让背叛自己的承受相应的代价。

    那就是他们的命!

    飞剑所过,桃花倒下,人头飞起,血洒长空。

    谷筝老儿受伤了!

    “大伙上啊,别让他跑了!”

    一名身穿战铠,头戴虎头骨盔的武士,猛地扑上,骤然沉身,他全身的真元和体重,都猛然压在了七长老谷筝的身上。

    这是一个本命武士,他的武器是狼牙棒,可是他明白自己的反应速度和战技都不可能是七长老谷筝对手。

    所以他非常聪明的放弃了自己的本命武器,直接选择扑上来,利用自己的力气和身体当做武器。

    以他的修为自然对付不了七长老谷筝,但是旁边那么多同伴,只要他困住七长老谷筝短短一瞬,七长老谷筝必死无疑!

    而他就能立下首功!

    这也是他,一个战龙城小家族家主甘于冒着生命危险,行险一击的原因。

    但就在两人身体纠缠的瞬间,他的胸口却是痛了一痛。

    七长老谷筝用手指戳了他胸口一下。

    他的力量一泄。

    七长老谷筝就挣脱了他的控制,行若无事地走开了。

    “救我!”

    同样是本命镜修行者,这名本命武士却无比惊慌开始向周围同伴求救,只是这时候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他。

    七长老谷筝接到飞回来的飞剑,手腕偏转,随手斩了他一剑。

    “锵!”

    金属的声音传开,七长老谷筝手中的短剑斩破了他的头盔,斩碎了他的战铠,斩断了他的躯体,杀死了他。

    一名本命武士被七长老谷筝如同杀鸡般杀死,对于周围十几名斩龙城的本命镜修行者的震撼是极为惊人的,以至于他们都不敢再次孤身强攻了。

    跟随金晶战傀杀出来的小侏儒和西门恒见状顿时齐声倒吸了口冷气,心下也是十分震撼!

    同样是本命镜,大家的区别怎么那么巨大呢?

    只有七长老谷筝自己明白,自己的状况是多么不好,做到这一切,又是多么艰难。

    他朝远方杀去,试图杀出一条生路。

    而十几名本命镜修行者远远坠在他身后,如同群狼寻觅着攻击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