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冢虎神话 > 第一百八十章 道统之争
    谢家庭院。

    长须白发的七长老坐在一方池塘旁的凉亭中,望着水中的锦鲤正在沉思。

    七长老在想着血阳宗的前途。

    一个年纪如他一般的老人,心中的热情早已消退,或许只有少年时就铭刻在心中的理想,方能历久弥新,念念不忘。

    血阳宗是一个历史非常古老的宗门,在武黎仙朝建立之前,就已然是武黎世界一方著名的修行圣地。

    那时候,外域邪魔纷至沓来,这方世界烽火处处,万里无人烟。

    血阳宗同许许多多有志一同的修行之地一起,建立了宗门,为保卫武黎世界而不懈战斗,很多人抛头颅,洒热血,为了保卫武黎世界而献身死去。

    直到武黎仙朝建立。

    外域邪魔近乎绝迹,而仙朝内部皇庭龙子之间的争权,宗门之间的利益争夺,利益增多,导致血阳宗也卷入其中,并且被仙朝直接破灭山门,定性成为邪教。

    这样的打击对于很多宗门来说都是十分致命的,血阳宗根基深厚,实力强大,尽管退到炎煌地域,留有传承,但是损失惨重,特别是没有了仙朝支持,杰出弟子的数量一下子变得稀少许多,血阳宗面临青黄不接,严重断代的局面。

    外部环境变化了,血阳宗的传承也有了分歧。

    一方,准备按照蛮荒修行之地来构建延续血阳宗传承。

    而七长老一方,仍然坚持着古老的传统,以守护武黎世界为己任,这种信念没有获得大部分弟子的拥护,只占了血阳宗很少的一部分。

    七长老明白,自己要想压服大长老,三长老和五长老,那么他就必须突破!

    神玄镜!

    这也是七长老甘于冒天下之大不韪,私下同金焱宫弟子联系的重要原因。

    血阳宝珠算什么?

    只要能够获得晋升,成为神玄镜的七长老就能够轻易压制血阳宗里面不服的声音,把血阳宗的正确理念传播到每一名弟子心中!

    更何况,武黎仙朝皇庭动荡,正处于末代混乱之际,只要运作的好了,血阳宗不是不可以重新崛起。

    只需要一次成功的站队而已。

    只不过七长老最为信任的几名弟子,一直渺无音讯,这让他显得十分焦躁。

    六名弟子中还有两名本命镜初期的巫士和武士呢!

    应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七长老只能这样宽慰自己。

    拒绝了谢家家主宴请的七长老,突然发现池塘另一边,走过来一个人。

    一个打着青色花伞的女子,一身透明般的纱裙,款款走来,雪白的大腿若隐若现,而一双赤足凌空踏足,一尘不染!

    青色的伞略微吸引了七长老的视线。

    尽管青色花伞遮盖了这名女子的面孔,但是七长老仍然能够一眼认出来人的身份,他脱口而出:“三师姐!”

    青色花伞略微抬起,露出一张妖艳面孔,年轻不像话,如同三十妇人的女子眼角边有着皱纹,却如同少女银铃般笑了起来:“谷筝,你做的好事!”

    七长老谷筝满脸无辜说道:“三师姐又在跟我开玩笑了,我还能做什么事情,都已经半只腿就要进棺材的人啦。”

    “今天你就能进棺材了!”

    一个威严又充满恨意的声音响起,在七长老谷筝身后,一个年纪比他还要大上数十岁的老者,拄着拐,驼着背,一脸严肃,眼带杀意的走了过来。

    “原来是五师兄。”

    七长老谷筝恍然,说道:“五师兄什么时候也变得同三师姐一样淘气起来?莫须有的罪名,我谷筝可是绝对不会认账的。”

    “哎!”

    一个一身血阳宗华服的独眼老者最后走了出来,他同其他两人一起把七长老谷筝以品字形包围。

    “宗主大师兄!”

    七长老站起身来,对着最后出现的独眼老者行礼,说道:“大师兄,今天你们这样气势汹汹过来,难道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独眼老者说道:“你身上的血阳宝珠在哪里?拿出来给我们看看。”

    七长老谷筝沉默下来。

    五长老凶戾地望着七长老谷筝恨声说道:“叛徒!”

    七长老谷筝开口说道:“我不是叛徒,我只是想要恢复我们血阳宗的荣光!”

    妖娆女子三师姐娇声说道:“我们谁不想恢复血阳宗的荣光?当年山门破灭,追随师傅杀出来的师兄弟,可就剩下我们四个了。”

    提起师傅,七长老谷筝心中一痛!

    不过反而更坚定了他的信念,他侃侃而谈道:“你们既然还记着师傅,那么就应该知道他的遗愿是什么!你们瞧瞧你们现在做的事情,又有那一件是师傅希望看到的?”

    独眼老者沉声说道:“仙朝势大,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固守炎煌地域也没有什么不好。”

    七长老谷筝脸一沉,说道:“我不是说这个,嗜血蝠魔肆虐,你们怎么袖手旁观?这符合我们血阳宗的宗旨吗?”

    五长老说道:“嗜血蝠魔肆虐,不是正好?正好让炎煌地域紧抱着仙朝牌位不放的人,看一看,究竟是我们血阳宗靠得住,还是仙朝靠得住!”

    七长老谷筝摇头,悲声说道:“你们已经太没有下线了,同嗜血蝠魔耦合,制定协议,还记得我们血阳宗守护人族的誓言吗?”

    血阳宗主不屑地说道:“我们守护对我们忠诚的人族,至于那些跪舔仙朝皇庭之人,就让他们的仙朝官府来救吧!”

    “多说无益!”

    七长老谷筝痛声问道:“你们把我的六名弟子怎么样了?”

    “六个叛徒,死有余辜!”

    五长老恨声说道:“就是血阳宝珠被他们弄丢了,这是对我们血阳宗的最大伤害,严重损失!所以你这个始作俑者,绝对罪责难逃!”

    “谷筝,你还是自戕吧!”妖娆女子三师姐劝说着这个冥顽不灵的师弟:“我们要想保持血阳宗的传承,那么就只能按照蛮荒宗门的法子来,以前的那一套,根本不合时宜了。”

    谷筝说道:“咱们血阳宗不能再这样内耗了,你们不要这样冲动。”

    五长老大吼一声:“叛徒!你还没有资格说这样的话!”

    话刚出口,五长老就拔出一柄血色短剑,朝谷筝一扔!

    武黎世界修行界公推剑士攻击力第一,所以只要是传承悠久点的大宗门,里面都有很多剑士。

    血阳宗也不例外。

    哪怕困居一隅,四名核心长老里面就有两名本命镜巅峰的剑士。

    血阳宗功法一向霸道刚猛,飞剑使用也以简单粗暴著称,五长老的飞剑在抛到空中之后,就马上摇身一变,通体爆发无穷剑芒,血色浓郁得几乎如同一条漂浮在空中的血河。

    “叮!”

    一道剑光骤然在七长老谷筝身前出现,挡住了如同大河般扑来的剑光。

    “血煞神符!”

    青色花伞表面无穷符光乍现,妖娆女子朝七长老谷筝打过来一道神符。

    七长老谷筝如避蛇蝎般连退数步,身上同时升起一道护罩,对三师姐吼道:“你们如此下手不留情面,也别怪我了!”

    就在此时,血阳宗主的人瞬间抢进七长老谷筝的中线,一掌拍落:“血阳焚天!”

    七长老谷筝身边没有近侍,面对强大武士的近身攻击,他顿时失去先机,即便是七长老谷筝全盛之时,面对实力远比自己稍高的大师兄,被撞进怀里,他也根本就没有什么好办法来应对闪避,只能硬接。

    轰!

    地动山摇的一掌,被七长老谷筝用手硬接下来,阳光照耀下,七长老谷筝如同老树般的面孔顿时变得雪白,血管都突然浮现鼓胀起来。

    明明是自己计划周祥,明明是自己小心行事,明明是自己秉承师傅遗愿,七长老谷筝却不知道为什么,会处于绝对的劣势。

    处处陷于下风。

    七长老谷筝不明白,他所固执坚守的东西,并没有获得血阳宗绝大多数弟子的认可。

    大多数血阳宗弟子都没有经历过血阳宗最为辉煌的年代,他们只想更好的修行,更好的为自己的家族谋取利益和权势,所以七长老谷筝那一套对于这些人来说根本就没有用。

    成为少数派的七长老谷筝,想做点什么事情,自然也就会被人直接发现。

    对于胆敢拿血阳宝珠出来做交易,有着明显动作的七长老谷筝,这些血阳宗高层,已经没有了耐心,只想杀掉他,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

    四个人师出同门,修为相若,数十年朝夕相伴,对彼此十分熟悉,战斗起来激烈无比,却都很难一击必杀对方。

    但是,人数最少,以一敌三的七长老谷筝败亡,那是早晚的事。

    尤其此时,七长老谷筝更是感觉到了死亡在临近,但他自然不甘心就这样死去。

    于是七长老谷筝再退半步,为自己赢得了一些时间,然后他的飞剑返回,刺向了大师兄。

    刺啦一声,大师兄的华服被割裂,露出里面的血阳战铠。

    血阳宗宗主穿戴的血阳战铠品阶自然不同,硬抗飞剑也不过留下了一条深深的刻痕而已。

    就在此刻,血煞神符轰然闪烁,神符之力轰然落下,七长老谷筝脸红脖子粗地痛苦吼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