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冢虎神话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属于大家的秘密
    尸横遍地,寂静无声。

    大战过后,不仅嗜血蝠魔死得一干二净,就是登船的豢兵也没有一个活口了。

    高洪和梅薇丝站在船头方向,孙承宗站在船尾,苏定方和韩颖站在右舷,青樱站在左舷,隐隐约约把申屠婉儿围拢在中间……

    申屠婉儿脸色十分难看,云舟之上她的修行境界最高,她的实力最强,高洪等人加在一起,恐怕也不见得就打得过她。

    但是现在局面十分明显,如果她不能保守青樱的秘密,那么高洪等人一定会全力以赴,同她拼上一场,哪怕血溅五步,也在所不惜。

    一个妖人想要在武黎世界里面很好的伪装生存下去,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暴露自己,否则终究会被仙朝铲除的。

    申屠婉儿尽管同大家生死与共许久了,但是她毕竟是士族出身,又在青羊宫修行,身上深深烙印着仙朝的痕迹,以及青羊宫的理念,与高洪,苏定方这些出身仙朝底层的黔首百姓是极为不同的。

    申屠婉儿眼眸流转,看着青樱,这个我见犹怜的女孩,她一直十分喜欢。

    申屠婉儿又看了看高洪,两人四目相对,眼神中都没有任何杀意。

    申屠婉儿笑了起来,涩声说道:“高洪,你们这是要做什么?”

    高洪只是望着申屠婉儿,并没有说话。

    说话的人是苏定方,他说道:“婉儿姑娘,你应该明白,我们是一个集体,大家生死与共,不离不弃!”

    申屠婉儿声调转高,一副挑衅口吻道:“难道我就不是这个集体里面的人吗?”

    韩颖开口柔声劝说道:“青樱小姐的事情,我们也是才知道,不过我相信,只要你能同大家一起保守秘密,那么我们仍然是好朋友。”

    申屠婉儿置之不理,如同秋水般的眼眸望着高洪的双眼,问道:“高洪,如果我不能保守秘密,你会不会杀我?”

    高洪凝视着千娇百媚的申屠婉儿,想起这段时日的种种,叹息着说道:“青樱是我妹妹,我有责任保护她……”

    申屠婉儿满脸失望,情绪骤然失落。

    高洪继续说道:“不过婉儿你也是我的好朋友,咱们一起战斗,历经风雨,我也不可能伤害你。”

    申屠婉儿惊喜至极地抬起螓首,望着高洪。

    高洪做出了一个极为大胆的决定:“婉儿你可以走,我不会拦阻你。”

    不过,高洪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希望:“你如果不去说青樱这件事,那么我们再次相见,就仍然还是朋友。但是你一旦说出去了,我们就算恩断义绝,形同陌路了!”

    “你让我走到那里去?”

    申屠婉儿嘴角含笑,望着高洪说道:“我没有必要离开你们,除非你们赶我走。”

    所有人都不禁心情一松,呼出一口气来。

    大家最为担心的事情就是申屠婉儿食古不化,按照仙朝律令行事,那样的话,高洪等人就只能一辈子做被仙朝通缉的盗匪了。

    如果申屠婉儿也对青樱的事情,缄口不语,那么这件事情就仍然不会有外人知道,大家仍然能够继续做朋友。

    虚惊过去,大家再次齐心协力开始打扫云舟甲板,把尸体和血迹打扫干净。

    尸体统统被抛下云舟,申屠婉儿释放了几道水系灵符,形成小小水流把甲板冲洗干净。

    这时,高洪方才召集大家,宣布自己的决定:“我要去斩龙城,接一个人出来。”

    苏定方不同意:“洪少,你疯了?这百万嗜血蝠魔下一个目标就是斩龙城,我们去斩龙城不就是自投罗网吗?嫌死的不够快吗?”

    高洪颔首,说道:“我知道,所以现在我需要问问你们的意见,谁愿意跟我冒险前去斩龙城,不愿意去的人,可以不去。”

    苏定方瞪大了眼珠子,满脸激愤:“洪少,你太瞧不起人啦!我是让你三思而行,谁会怕死不去了?”

    高洪有点内疚地说道:“本来这件事情算不上什么,但是现在处于嗜血蝠魔侵掠时期,危险无比,我也没有把握能活着出来,连累大家,我很抱歉。”

    青樱表态:“洪哥去那,我就去那!”

    申屠婉儿同样表态:“我们是生死与共的朋友,我和你一起去!”

    孙承宗,苏定方,韩颖和梅薇丝异口同声道:“我们一起去!”

    高洪心中十分感动,郑重拜谢:“谢谢大家!”

    与此同时,西门恒,古天乾,小侏儒,公孙昇,卢伟等人所乘坐的云舟,被另一艘云舟截停。

    这艘气势汹汹的云舟上面悬挂着血阳战旗,船上修行者大都身穿血阳战铠,手持各种武具,都是血阳宗的弟子。

    为首的三镜修行者面对西门恒的强行阻拦,不仅脸色骤变。

    “西门恒!你阻拦我们执行任务,那么就是叛宗!所以我绝对不能让你活着离开!”

    赵余光的妻子站了出来,拿出一块血阳宗令牌,冷冷说道:“你只能代表你自己,代表不了血阳宗!”

    “七长老?”

    这名血阳宗执事一眼就认出了令牌出处,更是一口道出西门恒等人背后的靠山。

    血阳宗执事面沉似水,阴森说道:“既然与七长老有关,那么更不能放过你们了,大家动手把他们统统拿下,看一看他们究竟有什么秘密不能让人看!”

    锵!

    飞剑离鞘,悬停在这些人面前,西门恒怒道:“你们要造反啊!同宗弟子相残,可是血阳宗大忌!”

    血阳宗内部矛盾已然爆发,十分明显了。

    没有人还在意什么血阳宗律令。

    “杀!谁敢反抗,格杀勿论!”

    血阳宗执事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一颗拳头大小的铜球巫器,随着一股恐怖的真元爆发,从他的袖中飞出。

    在飞出的瞬间,这颗看上去平淡无奇的铜球表面,便已亮起无数条血色的耀眼符线。

    在下一刹那,所有的血色符线裂开,所有的血色碎片剧烈的燃烧起来,变成血火!

    天空之上,绽放一朵血色火莲,妖异恐怖,威力无穷!

    嗤!

    西门恒催动飞剑,朝血阳宗执事斩杀过去。

    这个本命巫士若论起真实战力,单对单毕竟不是西门恒的对手。

    光论攻击速度,剑士自然要比巫士犀利许多。

    飞剑呜咽着飞去,却被旁边一柄长剑格挡开。

    一名年纪远比西门恒要年轻很多的剑士出现在血阳宗执事身边。

    “许檬!”

    西门恒脸色阴沉下来,这个许檬是他的师弟,天赋却比他要强许多,当初也是因为这个许檬,西门恒方才心灰意冷回到家族,一心过起小日子。

    “西门师兄别来无恙啊!”

    许檬话语里面的讥讽十分明显:“以前本以为西门师兄不过是天赋血脉不行,于修炼一道上蠢笨无比,真没有想到,你还是个没有长脑子的……七长老一派定然失势,你还死抱着不放呢?”

    西门恒面红耳赤,心中悬疑不定,如果许檬说的话是真的,那他可就做下了天大的错事了。

    就在此时,血阳火莲轰到西门恒面前。

    一个金属战隗出现在西门恒面前,为他挡下了这致命一击。

    小侏儒出现在西门恒身边喝道:“还想什么呢!全力以赴,杀光他们!”

    西门恒猛然惊醒,知道现在自己已经骑虎难下了,必须同这些七长老敌对派系的弟子死战,否则他必死无疑,因为没有人会对他网开一面的。

    嗤嗤之声不绝于耳,轰鸣的巫术震动天地,两艘云舟之上,无数人舍生忘死的亡命搏杀……

    古天乾率领自己的豢兵小队,和卢伟,公孙昇一起,形成小小的战阵,同对面云舟上面的血阳宗弟子,不断混战,不断抗衡。

    “杀!”

    古天乾一刀枭首,把面前实力远比自己为高的血阳宗弟子斩杀,方才发现周围的敌人已经被他们杀光了。

    血阳宗弟子天赋血脉战技功法无一不好,但是这些人经历的战斗太少了,一旦处于环境相对狭小,战斗场面十分混乱的时刻,这些血阳宗弟子的发挥,就有失水准起来。

    而他们付出的代价就是他们的生命。

    在这场一生命为赌注的赌局中,这些温室花朵一败涂地。

    因为在战斗中,他们难以用自己生命去保护其他人,而古天乾等人却深知,胜利关键就在于整体的力量。

    一旦有伙伴遇到危险,全部会拼命去救援,以至于人数较少一方的古天乾,反而逐渐占据上风,将人数较多,实力较强,却各自为战的血阳宗弟子逐一杀死。

    就在此时,西门恒一声大喝,飞剑掠空,血光迸现,血阳宗执事身首异处,被他斩杀!

    与此同时,小侏儒浑身浴血,同样一声大吼,金晶战隗双拳擂下,许檬一声惨叫,右腿被砸断。

    许檬眼看不敌,马上对西门恒喊道:“师兄留情!你不能眼睁睁看着我死!咱们两人毕竟有同窗之谊啊!”

    西门恒满脸大汗,露出笑容说道:“不错,我不能看着你死……”

    一道剑光飞去,斩掉许檬右手,西门恒声音转厉:“我要你不得好死!”

    西门恒恨声说道:“许檬,当年你借助你叔父权势欺压于我之时,你想过没有我们有同窗之谊?”

    飞剑犀利,纵横数次,就把许檬斩成数截,西门恒犹自不解恨,说道:“呸!纨绔子弟,你又算得了什么?要不是当初你嫉妒我,我如今还能困居斩龙城,放弃追寻修行大道的机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