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冢虎神话 > 第一百章 好人总是没有好报的
    没有申屠婉儿预想中的喜极而涕,欢天喜地。

    豢兵们都用一种非常奇怪的眼神望着她。

    豢兵脸上挂满毫不掩饰的嘲弄之意。

    很多人眼眸中流露出凶狠,淫邪,可怕的眼神。

    实际上,申屠婉儿也不过龙虎镜,同这些豢兵修为差不多,彼此之间自然能够有着估量。

    这些豢兵都已经清楚的看出来,申屠婉儿击杀妖猿,其实非常不容易,甚至是非常侥幸方才成功战胜妖猿,这付出的代价自然极大。

    现在的申屠婉儿同普通人还要不如。

    申屠婉儿微微蹙眉,看着聚拢在自己逐日风筝边上的豢兵,质问道:“你们要做什么?”

    一名豢兵眼神一转,起了试探之心,飞起一脚,将逐日风筝踹个稀烂,喝道:“我看这东西讨厌!”

    “你在做什么呀?”

    看到自己心爱的飞行符器被人一脚踹烂,申屠婉儿顿时大急起来,只是她没有注意到那些豢兵如卸重负,松了口气的样子。

    “我在帮你们,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我的风筝?”申屠婉儿痛心疾首,居然白痴地没有意识到自己也已经身陷险境,或许比逐日风筝的下场还不如呢。

    “哈哈,他不懂事,侠女不要跟他计较啊。”

    一名长相和善,满脸笑容的豢兵迎接上来,伸出手来想要搀扶申屠婉儿。

    申屠婉儿连忙轻摇螓首,道谢:“不用你扶,我能自己走的,只需要休息一会就好了。”

    申屠婉儿没有好意思说,自己有洁癖,不喜男人。

    令申屠婉儿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这名豢兵猛然加速,伸手就搂住了自己。

    感觉到对方动作的粗鲁,申屠婉儿连忙挣扎起来,开口喝道:“放开我,我不用你扶我!”

    这时又有数名豢兵过来,满脸贱样,对申屠婉儿动手动脚起来:“仙姑不怕,我们来救你……”

    刺啦一声,不知谁用力,将申屠婉儿的法袍都撕烂了一块。

    先前战斗实在是太过剧烈,这件法袍上面的符文都已经湮灭,已经同普通的衣物没有太多差别了。

    其他几名豢兵嘴上调笑,手上不停,有样学样,接连撕碎了申屠婉儿的法袍,露出里面的红色亵衣。

    这个时候申屠婉儿如何还不明白这些豢兵想要做什么。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

    悲愤欲绝,难以置信的申屠婉儿疯狂挣扎着,可惜她的法力,法符,巫器都在刚才的战斗中损毁,现在的她连想要自杀都没有了办法。

    “放开我!”

    申屠婉儿身上衣物越来越少,露出大片如雪肌肤,心头冰冷一片的她方才痛悔:“那个少年说的话,果真是有道理的!”

    但是,任何世界上都没有后悔药吃,申屠婉儿怀着满心的悔恨,被豢兵们七手八脚地按倒在地。

    申屠婉儿张嘴咬牙,想要咬舌自尽,却被人捏住了下巴。

    这名豢兵长相丑陋,神色戏谑,笑嘻嘻地说道:“你是修行者啊,生命力顽强,咬舌自尽也死不了的,弄出血来,就不好玩了。”

    旁边更有人哄笑起来:“说的对,等会我们还想听听这小娘的*"jiao chuan"呢?”

    一时间,申屠婉儿悲愤欲绝,那种天塌地陷般的末路情节,同受到毁约婚书的那一刻相差无几。

    都是令一个女人颜面扫地,了无生趣的绝望感觉。

    行将受到侮辱的申屠婉儿突然看到一道剑光,冲天而起,横扫而来。

    噗噗噗噗噗!

    便在申屠婉儿看到剑光的一刹那,天空中的气机骤然改变,注意力在申屠婉儿身体上面的豢兵,猝不及防之下同时中剑!

    一剑五人!

    一剑斩杀五人!

    人头滚落,鲜血喷溅,尸体两半,申屠婉儿木然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已然期待到了极点的申屠婉儿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惊呼。

    剩下的三四名豢兵见状顿时哗然。

    只是,面容冷峻的高洪根本没有想要放过他们的意思,剑光纵横,席卷过去。

    感受着剑光中那凌厉之意,豢兵们的脸色迅速变得惨白。

    “大侠住手!”

    “我们是无辜的啊!”

    “大侠,我可没有动你媳妇一手指头啊……”

    这些豢兵没有骨头至极,也不知道他们的龙虎武士的修为是怎么来的,见高洪强大无比,貌似不能战胜,就如同先前一般,苦苦哀求起来。

    只是高洪可不是涉世未深的申屠婉儿,他可是杀人不眨眼的人。

    高洪发出了一声厉喝,手中长剑劈斩刺扫过去,就把这几名豢兵统统斩杀。

    高洪收剑入鞘,走到申屠婉儿面前温和地问道:“你没有事吧?”

    高洪自然早就在旁边了,他也能够更早一些出手,解救申屠婉儿。

    只是这种救人的事情,也是需要看火候的。

    申屠婉儿没有遭受欺辱,高洪救了她,又哪里赶得上现在这种生死一瞬间相救的恩情呢?

    再者说了,申屠婉儿颜值十分,身材绝佳,梨花带雨之际,简直美不胜收,高洪顺便欣赏一下,又能如何?

    眼睛的余光扫到自己露出的大片白腻肌肤,特别是山峦顶部的红缨,申屠婉儿羞愧无比,简直无地自容:“自己这样丢脸的样子,居然眼前让这个曾经被自己无比鄙视的家伙看到了,可真是羞死人啦!”

    旋即,申屠婉儿的呼吸骤然停顿。

    假若眼前这个温和少年,突然也像刚才那些禽兽豢兵一样朝自己上下其手呢?

    早已满脸泪水的申屠婉儿紧张得浑身都颤抖起来,她甚至不敢同少年的目光对视,生怕自己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把眼前温文尔雅的少年,变成衣冠禽兽。

    看着申屠婉儿披散着头发,满眼的泪水,剧烈颤抖的身躯,惊恐至极的神情,高洪心下多少有了一点点内疚,其实自己应该早一点点出手的。

    高洪走近申屠婉儿,女孩如同受惊的小鹿,整个身体都剧烈抽搐起来。

    高洪伸出手,解下自己的衣服,披在申屠婉儿身上,将她诱人的身体遮盖起来,关心地说道:“没事了,不用怕了,我在这里呢。”

    “他们怎么可能会这样做呢?我可是救了他们性命的恩人哪!”

    抽噎着哭泣的申屠婉儿,露出白皙的脖颈旁的两个精致锁骨,抬着头看着高洪,苍白的双唇翕动着问道。

    阳光从天空里洒落,照射在高洪的脸上,越发显得他的冷峻,他说道:“你在错误的时间,救了错误的人。”

    并不是因为申屠婉儿容貌如此祸国殃民,诱人犯罪,所以发生的这样的事情。

    假若申屠婉儿击杀妖猿之后,她还保留有令豢兵们敬畏的力量,又或者申屠婉儿不是那么涉世未深,天真无知,那么这些豢兵们无论心中有多少龌鹾念头,他们也没有机会得逞。

    怪,也只能怪申屠婉儿阅历太少,对人性之恶并没有一点认识。

    申屠婉儿用了许久时间,方才恢复正常的精神状态,这时候她就有功夫动脑去想许多事情。

    申屠婉儿突然望着高洪,说到:“你怎么会回来呢?”

    高洪看着申屠婉儿非常无奈地说到:“谁让我心软呢,见不得心地善良的好人被人欺辱。”

    申屠婉儿脸上一红,低声道谢:“谢谢你啦。”

    高洪哈哈一笑,问申屠婉儿道:“你不会也是恩将仇报的人吧?”

    “怎么可能?”申屠婉儿两句话不到就被高洪气得面红耳赤,仿佛受到了高洪的侮辱。她郑重申明:“我是申屠婉儿,我身上流淌着申屠封禅的血脉……”

    看着高洪茫然的神情,申屠婉儿第一次感觉申屠家的光辉历史,对于很多人来说并不重要,甚至眼前这个人都没有听说过申屠封禅的名字。

    申屠婉儿顿了顿,说道:“我乃青羊宫弟子,我又怎么可能是不守信义的坏人呢?”

    “青羊宫?”

    高洪马上高看了申屠婉儿一眼,问到:“骑青羊,斩巨兽,建仙城的公孙琉秀的青羊宫?”

    申屠婉儿无比骄傲的回答道:“正是琉秀师祖建立的青羊宫。”

    高洪点头,表示敬仰:“公孙娘娘也是我所佩服的人族英雄!”

    直到这个时候,如同受惊小鹿的申屠婉儿,方才感觉同这个十分骄傲的少年有了一点共同语言。

    两者之间的感觉距离,瞬间贴近起来,有了成为朋友的可能。

    云舟再次出现在远处水平线上,接到高洪讯号的苏定方和孙承宗将云舟划了回来。

    因为没有密钥,所以他们只能使用最原始的办法,将云舟划过来,靠上岛屿岸边。

    先前申屠婉儿是见过这艘云舟的。

    只是因为那时她同高洪还有着误会,加之匆忙间,她也没有太过注意,此时方才发现,这艘云舟表面的符文和部件都较为完整,却没有激活法阵。

    申屠婉儿望着云舟,露出惊讶的神情,说道:“你们怎么不用云舟上面的符文法阵呢?”

    高洪说道:“这云舟是我们抢来的,没有密钥,开动不起来,只能在这水里当船用了。”

    申屠婉儿不禁莞尔,生怕失礼,连忙伸出手去捂嘴,却露出下面的一片雪肌,令一旁的苏定方看直了眼。

    申屠婉儿马上拉过衣衫,遮住那抹春光,对高洪说道:“这船是民用小云舟,密钥十分简单,你们怎么搞不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