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冢虎神话 > 第九十九章 春水神符
    大战炽烈,耗时良久。

    若是平时,申屠婉儿绝对会败下阵来,根本不可能坚持到现在,然而对于此时的她而言,战胜眼前凶狂妖猿有着极其积极的意义。

    所以申屠婉儿死战不退。

    坚持的战斗对于龙虎符士而言也是极大的负担,大量的法符,急剧的消耗,近乎将申屠婉儿身上携带的法符消耗一空。

    以至于,申屠婉儿不得不依靠身上的数件符文巫器战斗。

    只是眼前凶狂妖猿血脉不凡,实力彪悍至极,又属于符士天然就十分讨厌的攻击敏捷的敌人,申屠婉儿战斗得越发辛苦,满脸的汗水已经成流淌下,发鬓也披散下来,一络络,遮蔽了申屠婉儿的面孔。

    申屠婉儿实际上应该撤退,依靠她身上的数件强力巫器,眼前凶狂妖猿无论如何也留不下申屠婉儿的。

    但是,申屠婉儿固执的想要击败眼前妖猿,为了挽救一些素不相识的人的性命!

    申屠婉儿现在很骄傲!

    她在做一件很伟大的事情。

    申屠婉儿很有信心,因为她在践行师门的信念!

    所以,申屠婉儿一直在期待着奇迹的发生,那些传说故事里面的天命主角,不就是在一次次绝境的战斗中觉醒血脉,拥有强大神通,彻底改变自己命运的吗?

    申屠婉儿对自己仍然还抱有幻想,假若自己拥有一个契机,那么说不定,自己的瓶颈就会打开,蛹化蝴蝶,成为大家所希望的那个天才少女呢!

    申屠婉儿咬牙坚持,以女人的固执,以女性的幻想,以女孩的浪漫,努力坚持!

    但是,随着申屠婉儿身上一件又一件巫器轰然爆裂,她失望了。

    难道我就这么不中用吗?

    申屠婉儿问心自问,自己确实一直很努力啊!

    申屠家族传承的所有经典功法,自己都已经烂熟于胸。

    青羊宫浩如烟海的万年传承下来的藏书楼,里面没有申屠婉儿倒背如流不出来的一本书。

    每一天,申屠婉儿都披星戴月就起来苦学,苦练,苦思,苦想……

    申屠婉儿就是不明白自己这个冰雪聪明的人儿,怎么就会成为别人口中的废柴!

    甚至,那个长得无比帅气,申屠婉儿曾经远远地偷偷的去瞧过的未婚夫,都看不起她,命人送来婚书,残酷无情地撕毁了两人的婚约!

    那一瞬间,申屠婉儿感觉天都仿佛要塌陷一般,她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这样命苦!

    申屠婉儿这些年来一直在冥思苦想一件事,自己究竟应该如何做,才能避免这一切悲剧的发生。

    不让家族蒙羞,不令父母伤心,不愧对自己天才之名!

    面对凶狂妖猿,申屠婉儿却仿佛在同天命抗争,她已经出离愤怒了!

    所以申屠婉儿出手!

    白嫩小手线条十分好看,动作却如同行云流水般玄奥,一枚枚符文出现在申屠婉儿面前,被这只小手勾勒绘画出来。

    旋即,虚空符文被耀眼的法力和天地元气填充,一股带有湿意的符意随着虚空符文的增多而往前倾泻而出。

    春水符!

    春水神符!

    据说武黎世界的龙虎镜符士强者,能够拥有三龙之威!

    这种力量同武士的二龙九虎之力并不相同,因为这是符士调动天威的力量,同巫士的巫术力量有着某种类似,但是符文之力却都是凭借符文力量获取,方式更单一,手段更精妙,力量更为纯粹!

    春水神符出现在天地间的瞬间,天地就骤然巨变,大量水汽冲天而起,滚滚而来,如同大浪潮汐,奔腾咆哮,无可阻挡。

    巨量的水气聚集在神符周围,如同一条清澈溪水般奔腾涌动,直冲凶狂妖猿头顶那片天空,然后化为无数雨线,如同细小的神剑,凌空坠落!

    申屠婉儿神色有些痛苦,紧咬的红唇留下深深的牙痕,她身上最后数件符文巫器也在这瞬间同时爆碎,化成齑粉缓缓落下。

    嗤!

    第一条雨线坠落,全部由灵气组成的浓郁雨线,如同笔直的白色剑光,溅射在凶狂妖猿的肌肤之上,发出滋滋的响声。

    吼吼!

    凶暴妖猿一声凄厉的吼叫,遮掩了所有雨落的声音。

    凶暴妖猿如同被人扎了一枪般剧痛难言,尽管实际上这条雨线坠落到妖猿身体上面,就很快溅射开来,似乎对它没有什么真正的伤害。

    武黎世界的符箓力量总是神秘难言的,只有真正面对符文之力的生灵,或许方才会多少悟出一点符箓力量的真相。

    凶狂妖猿感受出这一道雨线中恐怖的符意,面色大变,它绝望地望着天空,注视着那些千万条即将落下的雨线,瞬间有着崩溃的感觉。

    凶暴妖猿毕竟是妖兽,拥有智慧的妖兽,最终都会有着如同野兽的那一面展现出来。

    凶暴妖猿捡起地上的巨石,如同人在雨天撑起雨伞一般,顶在头上。

    申屠婉儿见状,不禁莞尔一笑,脸上闪过一丝冷讽之意。

    畜生就是畜生!

    妖兽就是妖兽!

    它们又怎么能够真正理解符箓的神奇奥妙呢?

    虽然妖猿想出近似聪明的办法应对春水神符的攻击,但是这种程度的简陋手段,又怎么可能真正化解一道神符呢?

    雨线坠下,天地灵气凝聚化成的水气溅射开来,形成一片如同雾状的景致,美丽而充满危险!

    雨线如剑,剑身同巨石接触,巨石转眼之间就变得千疮百孔,旋即在妖猿手中爆成漫天的碎片。

    没有任何延迟,漫天雨线洋洋洒洒地坠落,浇在凶暴妖猿身体上面,旋即迸溅出漂亮的水花。

    那是灵气的水花!

    凶狂妖猿再次狂不起来了,他身形不断倒退,不断移动,想要摆脱雨线的追击。

    这注定是徒劳的。

    妖猿没有了凶狠气息,只有恐惧!

    更有难言的剧痛令它嚎叫出声,不断哀鸣!

    妖猿身上出现了血迹,很快就被雨水抹除……

    妖猿身上出现了清晰而深刻的剑痕,喷出血来,很快也被更多的雨线覆盖。

    嘶啦一声裂响。

    妖猿的肩头皮肤裂开了一道口子。

    妖猿的铜皮铁骨在这些灵气凝聚成的雨线下面,同纸糊的也没有什么两样。

    旋即,妖猿身体表面裂开千千万万的细小伤口,如同饱受凌迟的犯人,痛苦万分,难以抗拒。

    恐怖的雨线冲刷而下,万千伤口瞬息间就变得无比巨大,露出里面殷红的血肉。

    雨线继续冲刷,血肉转眼就被超凡之力化为最细微的齑粉,一蓬蓬血雾在妖猿身上绽放,就如同一朵朵沐浴雨水的花朵。

    妖猿奔跑起来,试图远离恐怖的雨水。

    只是这种时候,它每迈出一步都如同万斤之重,根本走不掉。

    妖猿脸上露出痛楚的表情,开始在地面翻滚起来。

    嗤嗤嗤……

    无情的雨线继续垂落,将妖猿血肉冲刷干净,露出白骨出来。

    只在这一瞬间,无数雨线如同真正的剑刃朝下打出,妖猿足以做兵器,做盾牌,无比坚固的骨头,都开始出现龟裂和细孔,哪怕是白骨最宽厚处,也挡不住那些恐怖的雨线剑刃。

    吼……

    巨大妖猿的头颅上面也没有了多少血肉,多半塌陷的头颅,无力垂落,悄然死去。

    如山似海的超凡力量也没有让它活得更长久一点,反而让它死得更痛苦一些,时间更漫长。

    申屠婉儿不由自主地退出一步,似乎想要避开那个被春水神符打得惨不忍睹的妖猿尸体。

    申屠婉儿看上去悠闲无比,行有余力,只有她自己方才知道,自己刚才究竟有多么危险,也只有她自己才会万分遗憾地想着:“我怎么会没有突破呢?”

    原先想着自己或许能够依靠战斗,倒逼自我,激发潜力,成为天命主角,现实却告诉申屠婉儿,那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战斗应该结束了吧?”

    岛屿边缘处惊慌失措的豢兵们开始窃窃私语,他们发觉大地不摇晃了,天空里面不再有符文力量急剧调动聚集的现象了。

    可怕的巨大妖猿的吼声也听不见了。

    只是没有谁愿意过去看看,外一妖猿没有死,反而正在啃食那个傻傻的女符士的尸体,谁这样过去,岂不是引火烧身吗?

    几名心思活络的豢兵开始聚集在申屠婉儿的逐日风筝旁边,开始寻思如何使用这件颇为精致的飞行符器。

    只是这种单人使用的飞行器,同云舟一样,都有着密钥,防止被旁人劫夺使用。

    这里面自然有着那些生产这种符文飞行器具的宗门的私心。

    无法劫夺,粗暴解码,那么就不能使用战利品,这些东西最终只会通过交易,拍卖,最终回到原本生产的宗门手中。

    而旧的产品大批无法继续使用,那么新的订单自然会源源不断,生产符具的宗门也就永远不会缺乏客户了。

    几名豢兵捣鼓了半天,也没有弄明白逐日风筝,只能悻悻走开。

    又过了很久,一脸疲倦,身形踉跄的申屠婉儿方才从几乎被夷平的丛林里面缓缓走了出来。

    申屠婉儿远远望见那些翘首以盼的豢兵,不禁露出欣慰的笑容,中气不足地说道:“大家安全了,妖猿已经被我杀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