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冢虎神话 > 第五十章 巨石城下 一刀枭首
    噗的一声,血水再次从白鳍后背创口间喷了出来,白鳍的脸色非常不好看。

    作为老牌龙虎巫士,白鳍的战斗经验,大局观都要比林毅,张帅等人丰富许多,他明白自己巅峰状态,都无法杀死敌人,那么在自己法杖断折,身负重伤之后,也不太可能杀死眼前这群年轻人。

    哪怕有着血海深仇,白鳍也不准备继续战斗下去了。尽管苏定方就站在不远处,如同肥肉般可口,白鳍也不准备过去试图追杀。

    白鳍深知对方狡诈,自己这样一追杀,恐怕就是自己败亡的开始。

    杀伐果断的白鳍转身就走,朝弥洱森林外逃去。

    高洪稚嫩的面孔有着常人难以理解的淡然,他心中分析着利弊,对苏定方和孙承宗打了个手势。

    然后,孙承宗就跟着高洪追杀白鳍,苏定方则打扫战场,带着青樱和韩颖朝弥洱森林深处退去。

    在这过程中,青樱咬着嘴唇,心中犹豫:“我究竟要不要帮助洪哥呢?我能帮助他阻拦,杀死这个老头!可是,那样一来,我的一切就暴露在洪哥面前了,他会不会从此不喜欢我了?他会不会从此恐惧我?会不会像天阙宫的那些人一样呢?”

    最终,青樱什么也没有做,表现得如同真正的小女孩那样,跟随苏定方和韩颖的身后走入弥洱森林。

    有韩颖在,弥洱森林并不是那么危险。

    当然,安全的保证来自于青樱,当她进入弥洱森林之后,无数植株开始有意无意遮挡着妖兽的行进,阻拦它们靠近青樱等人……

    轰轰!

    白鳍的眼角开始淌落血滴,眼中厉芒渐趋黯淡,他频繁使用巫术,对法力压榨太多,已经快要油尽灯枯了。

    白鳍不断前行,对后面的高洪和孙承宗视而不见,他开始从身上的百宝囊里面拿出丹药来吃,来弥补大量损耗的法力。

    孙承宗远远射箭,牵制白鳍。

    而高洪如同猎豹,伺机进攻,寻找着致命一击的机会。

    战斗进入到漫长的消耗阶段,现在就看谁能支撑更长的时间。

    高洪和孙承宗就像追踪着猎物的狼,不停地撕咬着白鳍,不停地放血,等待着最后一刻的到来。

    六天六夜过去了。

    白鳍极为艰难地抬起头来,有些无神的眼睛眺望着远方的巨石城,露出惊喜的光芒来。

    原本一日可到的巨石城,白鳍用了六天时间,双方不停战斗。

    在这期间,白鳍不是没有想过借刀杀人,他带着高洪等人前往一个个坞堡。

    可是,如同丧家之犬的白鳍并没有收获帮助,很多坞堡,很多家族,很多人都万分嫌恶地驱逐白鳍。

    哪怕白鳍爆出名号,以巨石城主张元的名号压之,也没有人当回事。

    大家也不是傻子,白鳍都这副模样了,后面追杀他的高洪和孙承宗的恐怖就不用说了。

    更何况,当日林家覆灭的消息早已在巨石城范围内哄传!

    苏定方把林家都灭了,谁还敢与之作对?

    对于相当于自治的小家族而言,得罪苏定方一方,就要冒着灭族的危险,自然谁也不敢参与。

    假若,是白鳍追杀高洪和孙承宗的话,他们倒可以考虑帮帮白鳍,现在白鳍自身难保,谁能雪中送炭?

    此时的白鳍状态很不好,高洪和孙承宗两人能够交替休息,甚至能够找地方睡上一觉,再快马赶来。

    而白鳍就不行了,他时时刻刻都受到骚扰攻击,一个不察就会有性命危险,心神始终处于极度紧张状态,始终没有休息过,早已到达人体极限。

    白鳍消瘦的脸颊,此时已经脱相,眼窝深陷,想必快撑不住了。

    偏偏在这个时候,巨石城已然在望,白鳍胸中燃起希望之火,口中呵呵做声地朝巨石城跑去。

    高洪和孙承宗同样看到了这一幕,孙承宗摇了摇头,感觉杀死白鳍的机会不大了,他对高洪说道:“洪少,我们退吧,否则巨石城出来人,我们就不好办了。”

    高洪则不这样看,他对孙承宗说道:“你在后面掩护我,我去杀掉白鳍!”

    这六天之中,白鳍的隐忍,白鳍的强大,白鳍的坚强,白鳍那永不放弃,早已让高洪下了必杀的决心!

    白鳍这种敌人,死的越快越好,否则高洪晚上都会睡不好觉的。

    一声冢虎厉啸,高洪带着滔天血煞之气,如同饿虎,挥动金蝉剑朝白鳍扑了过去。

    金光若电,高洪狠狠一剑斩了过去!

    白鳍早已没有了巫术护体,他要对自己的法力精打细算,所以他手一抬,朝高洪胸口打了一道乌煞术。

    这些天,白鳍也学聪明了,他节约法力,一旦高洪近身攻击,他就使用这种两败俱伤的法子,同高洪拼命。

    还别说,胜券在握的高洪没有必要同白鳍拼命,所以这才拖拉到现在。

    只是这一次,高洪有了拼命的理由,他没有退去,反而挺着身体,任由乌煞术打在胸前战铠上面,朝白鳍冲杀过去。

    措手不及的白鳍只能尽量摆动躯体,避开要害。

    咯的一声,剑锋深深切进白鳍的脖颈,砍断了他的右边锁骨,直至胸口肋骨处。

    伴随着一阵极为恐怖的破骨声音,金蝉剑要继续前行下落,大有一副将白鳍一剑两段的趋势。

    白鳍脸上的那双眼睛不可思议地瞪视着高洪,他没有想到明光铠居然能够硬抗自己的乌煞术。

    高洪却很淡定。

    战灵幻境早已将白鳍的乌煞术威力强度一一标识,白鳍自己感觉不明显,高洪感觉却十分明显,随着白鳍法力的枯竭,乌煞术的威力一直在衰落,甚至于昨天就已经难以对明光铠造成损坏了。

    这是白鳍无意当中露出来的破绽,高洪却一直忍住了,没有动手利用。

    高洪就是想在关键时刻,一剑斩杀白鳍。

    因为高洪也有预感,白鳍这种老狐狸,一定也会有一两手保命底牌,始终没有动用呢。

    如果龙虎巫士想拼命,可就太过危险了,高洪想在白鳍底牌没有使用之前,就干掉他!

    高洪成功了。

    白鳍已经受到致命的伤害了。

    “一起死吧!”

    白鳍绝望了,在巨石城近在咫尺之际,仅仅因为自己的一个小疏忽,就陷入绝境,这是他根本不能接受的。

    “咔嚓!”

    白鳍的乌金手环轰然碎裂,恐怖的巫术瞬间爆出,卷向高洪和白鳍。

    贪生怕死的白鳍直到这种时刻,方才把最后手段露了出来。

    天地间有惊雷闪过!

    那是天地元气骤然爆发所引动的自然现象。

    只听白鳍一声断喝,磅礴的气息骤然加速,如同乌云,随着乌云的涌动,可怕的力量形成无数道小巫术,就如同一支支箭矢。

    每一支巫术箭矢都能追魂夺命!

    巫术化作的万千箭矢,如雨般朝白鳍和高洪落下。

    白鳍一声闷哼,油尽灯枯,没有半分法力的他,右脸,左肩,右膝盖率先被巫术箭矢击中!

    嘭嘭嘭!

    这几个部位就都消失了。

    血肉之躯在巫术面前脆弱无比,转瞬就化成齑粉,再也没有了痕迹。

    旋即,无数巫术箭矢铺天盖地过来,将白鳍这个人,彻底从天地之间抹去,不留一点渣渣。

    同样处境的高洪脸色微白,魂海玉宫里面的战灵幻境拼命的演算推敲,试图寻找巫术当中最为薄弱的区域。

    与此同时,金蝉剑化作一团金光盾牌,高洪拼命舞动长剑,斩碎破坏着巫术箭矢。

    只是,这种蕴含着恐怖力量的巫术箭矢,至少有数百,高洪一时之间又哪里斩得过来?

    乌云化作的巫术箭矢,越来越密,仿佛无穷无尽,高洪的脸色变得越来越白,只能凭借大毅力苦苦支撑。

    人力不能胜天!

    高洪舞动长剑损耗真元十分惊人,接连斩落数十道巫术箭矢,可是每一次撞击,高洪手中的金蝉剑就会轰然巨震,破碎一处,数十处破碎缺口显露之后,金蝉剑也难以坚持,顿时化作漫天碎片,被巫术箭矢击中,吞没,化作齑粉。

    对高洪来说,永不言败,永不放弃,哪怕这种时刻,他仍然在苦苦寻找着生机!

    当漫天金属碎片化成齑粉之时,高洪有着触动。

    当击碎碎片的巫术箭矢同时消失之际,高洪眼前一亮,脑海中灵机一动!

    对于高洪来说,他对巫术缺少认知,特别是眼前这道伴随着巫器自爆,而释放出来的巫术。

    可是,高洪却往往能够见微知著,从而抓住事物的真相本质,这也是他为什么能从一副壁画中,传承天蛛弑神拳的原因。

    哪怕有着天命灵眼和战灵幻境,高洪本身不行,他也传承不了远古战技。

    高洪很清楚,自己的机会只有一次,假若他判断失误,那么他就会死!

    生命只有一次!

    可是高洪别无选择!

    高洪再次拔剑,这把剑是俘虏张帅之后缴获的,一直挂在高洪腰间,此时正好拿出来试验。

    长剑舞动!

    高洪这一次没有全部灌注真元进去,他只是不断舞动,尽可能多的遮挡巫术小箭。

    大剑表面同样开始被轰击出一个个巨大豁口,甚至于随之粉碎!

    高洪却面露狂喜之色,自己可以不用死了!

    这巫术箭矢声势惊人,却有着欺骗和陷阱,其实所有巫术小箭只有一种属性,那就是粉碎属性!

    这种巫术属性非常强大,也有着弱点,特别是当这种巫术力量没有其他力量配合的时候,尤其明显。

    高洪身形急退,脚下不断挑起地上的尘沙,泥土,青草,遮挡着巫术小箭的追击。

    很快,恐怖的巫术小箭的数量就急剧缩减,乃至彻底消失。

    捡了条性命的高洪,抹了把冷汗,也不禁震惊于自己的好运气:“破解一道巫术,居然会如此简单,简直是不可思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