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冢虎神话 > 第四十九章 落入毂中
    假若苏定方实力强大,哪怕张元就在旁边,白鳍也不会去管张帅的死活。

    可是,刚刚经历过短暂交手,白鳍早已摸清了苏定方的底细。

    尽管苏定方非常邪门,拥有预知危险的能力,可是他的实力下降的很厉害,身上有着许多非常明显的伤痕,这或许就是苏定方实力如此孱弱的原因吧。

    在白鳍看来,其实这十分正常,杀死那么多龙虎武士,而没有时间疗伤,哪怕是白鳍自己也会虚弱到这种程度的。

    正因为如此,白鳍方才需要考虑杀死苏定方之后的事情,张帅很有用,救了他,能让白鳍在张元手下过得更舒坦一些。而且重伤到如此程度的张帅,再想找白鳍的麻烦,恐怕需要非常久的时间了。

    所以,在苏定方狗急跳墙,跑去斩杀张帅之时,白鳍率先来到张帅身边,抬手轰击!

    砰!

    苏定方咳血,再次被白鳍的巫术轰飞!

    就在白鳍体内法力为之一空之际,背后的张帅动了,一柄金色薄剑滑落到手中,一剑刺在白鳍后心上!

    一剑穿心!

    却未能一剑致命!

    白鳍表情骤然一变,发现自己居然当局者迷,被敌人玩弄于股掌之间,不禁羞恼!

    一声厉啸迸出双唇,恐怖的魔神法相出现在白鳍脑后虚空,磅礴法力轰然绚爆。

    高洪飞身后退……他当然不是依靠自己的力量退走,他腰间绑着钢索,远处的青樱和韩颖使用滑轮使劲拽着他的身体。

    白鳍凶名大家都已经早有耳闻,所以对白鳍的许多杀招,大家也都早有应对预案。

    高洪刺杀成功,马上退后,避其锋芒。

    乌煞术的恐怖乌光贴着高洪身体朝四面八方轰去,高洪甚至能够感觉到恐怖的巫术力量的狂暴波动。

    追着高洪的力量飞快离他远去,高洪进入森林,消失在白鳍身后。

    直到这个时候,白鳍方才缓缓转身,在白鳍面前一直充当好汉的苏定方,借助轰飞落地的机会,一个翻滚居然也躲入树后去了。

    白鳍胸前和后背都隐隐有血喷涌出来,顷刻之间染红了他的白色巫袍。

    厉啸声回荡在森林间,惊动无数飞鸟。白鳍看样子极为凄惨,却没有人们濒死之前的种种迹象。

    “好!很好!”

    白鳍双眸间杀意大作,侃侃而谈,一点都不像心脏被洞穿的人应该有的表现:“苏定方,其实你不是那个最凶残的高手,杀死我白家,林家,巨石城的高手是这个偷袭我的人,是也不是?”

    “是又怎么样?”苏定方大口吐着血,仿佛身体里面的血怎么也不会吐光的,他说道:“你白鳍不是号称智慧通天,算无遗策吗?怎么样?还不是乖乖进入我们的陷阱里面来了吗?”

    “白鳍今日就是你的死期!”苏定方发现白鳍的异常之处,怎么这人还不死啊:“老小子你怎么不逃呢?”

    “我为什么要逃?”

    白鳍微笑着看着隐藏着强敌的森林,自信地说道:“既然你们没有一击必杀,我仍然站在这里,那么你们又怎么可能杀死我?”

    说完这句话,他轻轻一拂衣袖,磅礴的巫术波动再次涌动,乌煞术又一次凝聚,引动天地元气……

    高洪的眉头蹙了起来,他算是看出来了,白鳍的模样显然只是受了点伤的样子,对于白鳍真实战力,影响微乎其微。

    高洪和苏定方等人苦心布置,自信万无一失的伏击,居然因为某种他们不知道的原因失败了。

    高洪马上便猜测出最贴近真相的那种不可能遇见的事情:“这个白鳍的心脏居然是长在右边的!”

    在这一刻,高洪不禁想到许多自己的敌人,在发现无法战胜杀死高洪后,所发出的哀嚎:“这不可能,你怎么杀不死呢?”

    苏定方和林家提供的情报里面,并没有白鳍的这种情报,显然这是白鳍最大的秘密。

    就在此时,头上一声惨呼,一个去杀孙承宗的龙虎武士,跌落下来,摔在白鳍面前,死掉了。

    白鳍一惊,抬头去看,蓦地发现剩下的两名龙虎武士处境都十分不妙。

    在林木树梢间同蛛人对战,人类的缺陷显而易见,移动速度没有蛛人灵活,每一次行动都需要耗费大量真元。

    而且蛛人武士作为土著拥有着地利的优势,尽管森林里面视线受到遮挡,孙承宗无法用弓箭来轻松解决战斗,可是武装了战铠和宝剑的蛛人武士的战斗力,可要比高洪刚刚见过他的时候要强上数倍!

    一对三,孙承宗还是占据了上风,他正在压着其他两个人战斗,对面两人都已经受伤了。

    白鳍不禁眉头一皱,自己已经变得孤家寡人,而对方还有三个人。

    三个十分强大的龙虎修士!

    这必将是一场艰苦战斗。

    白鳍马上从怀里掏药物,将一种蓝色粉末洒在前胸伤口上,非常奇异的是这种药末一接触血液,就将血液凝固,封堵住前胸的伤口。

    一枚红白色的法符就在此时飘飞出来,撞击在白鳍的巫术护罩上面,引动了剧烈震动,白鳍上药的企图,只完成了一半,背后的伤口仍然在流淌宝贵的鲜血。

    高洪再次冲了出来,剑光闪烁间,如若金色雷霆,劈头盖脸地朝白鳍劈了过去,就同白鳍战在一处……

    从知道白鳍不死的原因之后,高洪就知道今日必然将要再次面临生死之间的恐怖战斗。

    高洪知道自己的实力,并不足以对抗一名白鳍这样强大的龙虎巫士,但高洪依然没有想过要退,因为高洪知道面对白鳍这种恐怖的敌人,退避意味着死亡。

    高手怎么了?难道他就不死吗?

    高洪以前杀的那一个人不是实力远超自己的高手?高洪凭借着铁血的意志同敌人战斗,毕竟有天命灵眼和战灵幻境在手,高洪对白鳍一举一动了如指掌!

    更何况,高洪并不是独自在战斗,他还有能够信赖的战友。

    而且,白鳍毕竟受了伤!

    凭借着自己的战斗感觉,高洪认为他必须继续进攻!

    只有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

    轰轰轰!

    一根根数人环抱的巨木轰然倒伏,恐怖的声音在弥洱森林上空回荡。

    乌煞术所到之处,无物不摧!

    但是,白鳍瞪大了眼睛,惊愕的发现高洪就如同幽灵,总是抢先一秒,躲避开致命攻击,毫发无损!

    丁的一声清脆响声!

    高洪的金蝉剑再次斩在白鳍手中的法杖上面,白鳍心头就是一痛!

    法杖表面的符纹又被高洪斩坏一角!

    白鳍同其他龙虎巫士不太一样,他居然不太在乎高洪跟他的距离。

    通常情况下,巫士都喜欢同敌人保持安全距离,甚至有巫士有专门的近侍随扈贴身保护。

    白鳍却不是如此,他释放巫术的速度是普通巫士的数倍,尽管攻击范围小了许多,但是战斗之际,被龙虎武士近身也不用害怕。

    要不是白鳍还远远未到同高洪以伤换伤,一命搏命的程度,高洪近身之后,反而会是吃亏的那一方。

    啊!

    头上惨呼响起,又一名龙虎武士被孙承宗击杀,尸体掉落下来,重重地摔在地面上。

    最后一名龙虎武士惊慌失措,马上跳下树,准备到白鳍身边汇合。

    这个时候,守候在一旁的苏定方猛然跃出来,挥剑斩杀:“给我死!”

    啊!

    最后一名龙虎武士死的窝窝囊囊,被苏定方一剑砍成两截。

    这个时候,高洪抽空对苏定方和孙承宗做了个手势。

    “小子,你比比划划做什么呢?”

    白鳍本能觉察到不妙,他又是一记巫术轰杀过去,高洪就地打滚,狼狈无比,可就是偏偏躲开了这一击。

    高洪站起身来,朝白鳍就是一张冰箭符:“你想知道吗?过来乖乖让我砍条腿下来,我就告诉你。”

    “小子,你找死!”白鳍阴测测说着话,巫术力量已经撕碎虚空,再次轰杀过去。

    嗖!

    一箭自天外飞来,不,是头上飞来!

    白鳍挥洒巫术,直接将这支符箭击爆!

    可是白鳍心头却如同吃了个苍蝇般恶心!

    “老小子,送你的!”

    旋即,躲在一旁的苏定方扔了张火焰枪法符过来。

    白鳍摆手,乌煞术迎上去就将这点火焰掐灭!

    高洪不知从哪里又冒了出来,当头一剑!

    白鳍心头又是一痛:“这小子怎么不攻击我,总是对我的心肝法杖下手啊?”

    嗖!

    又一箭落下。

    轰!

    又一张法符消磨着白鳍的法力。

    天蛛弑神拳!

    高洪走位无比风骚,让白鳍看得见,打不着,恨得牙痒痒。

    ……嘭!

    高洪再次出现在白鳍视野里面,一拳狠狠打在白鳍手中法杖上面。

    已经被砍了数十下,轰了十几拳的法杖表面,符纹断续,木质不堪重负,发出脆响,啪的一下,居然断了!

    对于巫士来说,手中的巫器就是剑士手中的剑,虽然不是剑在人在,剑亡人亡那么极端。

    可是没有了法杖的白鳍明显实力下降了几个档次。

    首先,白鳍释放乌煞术的速度至少慢了一半。

    其次,白鳍每一次释放巫术,所消耗的法力都是以前的数倍之多,他身上磅礴的法力气息,飞快的削弱下去。

    更重要的是,面对高洪等人放风筝的可恶战术,白鳍居然没有应对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