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冢虎神话 > 第三十一章 白鳍之怨望
    黑川江畔,坞堡之外,白家精锐举族而出,杀机暗藏。

    巨石城中,早已人去楼空的白家老宅却是一片喧嚣。

    为了避人耳目,迷惑苏家,不至于让白逸遭受更大困难,白家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全体出动,对白竺的丧事大肆操办。

    “白家主请节哀,人死不能复生,还需保重身体要紧啊。”

    一身仙朝官府飞鱼服饰的巨石城主张元,眼中闪烁着精芒,望着白鳍,嘴角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大家都不是傻子,张元身为巨石城主,对白家实力自然了若指掌,眼见白家除了白鳍之外,所有强者都不在场,自然心中也有了些揣测。

    不仅如此,为防苏家突然发难,在白家大宅周围,更是集结了大量白家豢兵,这些人实力虽然差些,数量却足够多,足有千人之数,配合战阵,器械,却也不能轻忽。

    只需白家顶住苏家一会,巨石城隶属青阳侯的兵马就会杀到,镇压苏家的乱兵。

    值此巨变,又逢矛盾激化之际,白家正是怎么小心都不为过的时候。

    当然,白鳍布置下这些之后,其它的事情就看白逸如何报仇了,他自己则是关注巨石城中苏家动静便可。

    白鳍养气功夫还可,同张元侃侃而谈:“张城主,苏家实在是欺人太甚!”

    张元露出玩味的表情,却正色问道:“白家主何出此言?”

    白鳍痛心疾首说道:“我三弟被歹人设伏杀死,他苏家苏瑞居然派人过来责难我家,说我们攻击苏家坞堡。”

    白鳍气愤填膺,说道:“这简直就是诬蔑!别说我们白家本就是奉公守法之家,断然不会假扮盗匪攻击苏家坞堡。

    请张城主试想,我三弟白竺本身战力在巨石城就能坐八望七,真要动手,别说一个小小坞堡,就算苏家也能进退自如,不可能被宵小所趁!”

    张元扼腕叹息:“白家主所言极是!”

    白鳍目光中有着凶戾之意,望着张元说道:“这件事还请张城主为我们做主!”

    张元打了个哈哈,推诿道:“这事我已经派专人上报青阳侯,过得几日,自然有个说法下来。”

    白鳍和张元四目相对,许多话语就不需要说的太过直白了。

    张元不走,坐镇白家,就是要震慑苏家。

    苏祥不在,苏瑞优柔寡断,可不敢轻举妄动,甚至连派人过来问罪白家,苏瑞都没有敢自己过来,而是派了个族中长老过来。

    这个长老却是个怕死的,眼见白家哭声阵阵,一个个眼睛通红,十分仇恨的看着自己,照本宣科,说了几句,就回去了。

    他居然没有发现,白家主力不在场。

    白鳍明白,青阳侯和张元的算盘,显然是想借刀杀人,让白家出力削弱苏家。

    只是,白家诸人重情重义,对族中兄弟情分十分看中,谁吃了点亏都受不了,白竺死了,白家自然要十倍百倍的讨要回来。

    只是白鳍摸不准,青阳侯的底线,也不知道张元究竟怎么想的,所以他还需要在这里探探口风,说不得,出点血,也要想办法扳倒了苏家,让他们血债血偿!

    白鳍心中怨毒无比的想着,脸上却乐开了花,十分殷勤地对张元说道:“张城主出身神镶宫,尤擅傀儡之道,是我们巨石城第一傀儡士,白某十分佩服。张城主你来看看,我们白家少年弟子,有没有人,有这傀儡士天赋,能够拜你为师。”

    张元哈哈一笑,也不推辞,说道:“神镶宫一向以推广傀儡之道为己任,白家肯让杰出子弟修行傀儡之道,我张元自然愿尽绵薄之力……”

    苏家密室之中,苏瑞召集一群家族长老商议。

    苏家长老大多太平日子过久了,不愿动武,都在劝说苏瑞不能动武。

    而负责苏家豢兵的几名武士首领,则都主张对白家开战。

    两派争执吵闹,不可开交,坐在主位的苏瑞没有办法,只能说道:“大家稍安勿躁,我已经给族长去信,我们还是等族长决定吧……”

    黑川江畔的山岗上,多了几十座新坟,旁边被人种上了树,石头墓碑自然是没有的,都是木牌写上字做墓碑。

    需要过几天,从巨石城里面找来石匠慢慢制作。

    山岗之下,一条山洪冲出的土沟里,四五十具尸体叠放在一起,也没有人去管。

    几只野狗,一群老鸦,正在尸体上争抢食物。

    嗤!

    一道剑光闪过,如同雷电划过大地。

    一阵轰然的气浪如同海浪骤然凌空席卷,旋即,剑光消失,气浪平息,而老鸦纷纷倒毙,野狗则突然碎成数块。

    一身白袍,神情冷厉的白逸首先走到土沟边上。

    白逸看着被野狗啃食的尸体,神情越发冷厉,眼眸中的杀气百倍增加!

    白逸徒然转头,望向山岗脚下的坞堡,神情森然地说道:“大家注意隐蔽,天黑了才好报仇,我要血洗坞堡!”

    白逸的身后是无数白袍武士,如同恶鬼幽灵,将目光投向坞堡。

    大部分人的目光中有仇恨,更多的人目光中则是不解,他们都想象不出来,白竺三爷怎么可能死在这样一个简陋坞堡里的呢?

    白逸骤然变得平和起来,原本杀意凛然的样子仿佛从来未曾出现过一样。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白逸转身走到一座新坟前坐下,开始打坐等待。

    其他的白家豢兵武士仿佛感受到了什么,他们也都纷纷沉默着找了个地方,坐下,开始漫长的等待。

    山岗之上,旋即陷入除了山风和肃杀之意外,其余的都不存在的氛围中,安静无比。

    从坞堡角度去看,自然是看不到白逸这些人的。

    哪怕是跟随苏定方来的豢兵尽职尽责,登上视野最好,最高的望楼,也看不见山岗上带着满满杀意的人群。

    尽管,所有人都不知道敌人,就隐藏在不远处,也不知道今夜仍然将一夜无眠。

    苏定方带来的豢兵队长,按照正常流程,视察检验了坞堡的各种守御器具,并且将带来的手下同坞堡豢兵农夫进行了混合编组,安排了值夜班次。

    苏定方是苏家第三号人物,某种程度上重要性要高于二号人物苏瑞,所以这名卫队长在任何时候都不会麻痹大意的。

    苏定方在比武之后,心情一度变得极为沮丧,下午的情绪却变好了,对于高洪这个人,他感觉十分敬佩,已经开始放低身段,同高洪探讨起武道来了。

    三人都是年轻人,意气相投,言语投机,丝毫都没有发觉,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坞堡里面已经开始掌灯了。

    俯望一片灯火的坞堡。

    白逸对手下挥手,埋伏在此间的白家豢兵武士全部起身,分成数路朝坞堡行进。

    当确定将坞堡包围之后,隐藏在夜色下的武士,不再隐藏自己的行踪,伴随着密集的脚步声,利刃缓缓抽出刀鞘的摩擦声,数百名脸色肃然的白家武士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什么人?”

    值夜的苏家豢兵马上发觉不对,大声喝问。

    嗖!

    一支利箭循声射来,正中他的胸腹之间,惨叫一声,这名豢兵倒地死去。

    夜战中能将箭射得这样准的人,整个巨石城都不多见,令苏家豢兵心头顿时一沉,明白情况的危急程度。

    “敌袭!”

    有人大声喊叫起来,整个坞堡都惊动了,所有经历过昨日夜战的人,心中不禁浮现出一个想法:“怎么今天还有人要攻打坞堡啊?”

    “东墙外有敌人!”

    有人嘶声大喊。

    “西墙外也有敌人!”

    “北墙外有敌人!”

    “南墙外有敌人!”

    当知道敌人已经把坞堡整个包围之后,所有人都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首先一条,敌人的数量就要比坞堡里面的人多的多。

    “放信鸽!”

    一羽飞鸽,扑棱着翅膀,冲天而起。

    一只苍鹰凌空扑击,顿时将飞鸽抓死!

    苍鹰呖鸣,妖气冲天,竟然是只妖禽。

    “放信号!”

    一道符光闪耀,天光符直插天际,轰然炸响,将坞堡周围照如白昼。

    乡下坞堡,遇见盗匪,异族巨兽,在所难免,不过有事情发信号,周围坞堡必然同仇敌忾,就算不能发兵来救,也能将信号一站一站传递下去,直到巨石城官府派兵来救。

    只是,这一次好像不灵了,坞堡周围早就被一层层雾气笼罩,巫术制造的雾气持久而严密,天光符的光芒根本就无法传递出去,只能照耀着坞堡,以及坞堡里面一张张惨白惊恐的面容。

    敌人数量不单单是多,并且有巫士坐镇,而且有专门针对坞堡联络传讯的诸多遮蔽手段,这样的敌人那就实在是太过可怕了。

    高洪,孙承宗和苏定方早已登上坞堡寨墙,看见了敌人。

    苏定方一看敌人都是白袍宛如孝服,先是一愣,随后不禁大声怒吼起来:“又是你们白家的人!难道你们白家真想跟我们苏家全面开战吗?”

    没有人回答苏定方这个问题。

    反倒是数张法符,一道巫术,十几根箭枝,朝苏定方密集覆盖过来,就如同骤然下起的疾风骤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