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冢虎神话 > 第二十七章 青铜战傀
    有风穿行于夜色间。

    呼啸低鸣,一支羽箭伴随着凄啸,射向一名严阵以待的盗匪。

    噗的一声闷响!

    就像一根尖锐的金属刺狠狠扎进一层牛皮,那根羽箭射进这名伪装成为盗匪的白家豢兵胸口。

    这个蓄留着络腮胡,却依然十分年轻的男子,捂着淌血的胸口,倒了下来。

    这是第十一名被孙承宗射死的白家豢兵了。

    孙承宗有着锐利的眼神,敏捷的头脑,强壮的双臂,学射箭,半天功夫就已经成为百射百中的神射手。

    这不能不说孙承宗有着超人的射箭天赋。

    自然,以龙虎武士的实力,射杀这些比之凡人,也强不到那里去的普通战士,也算不上什么惊人战绩。

    高洪杀了十几个,孙承宗杀了不到二十个,白家豢兵杀入坞堡的人,转眼间就死了十之**,只有白竺气急败坏的在远处跳脚。

    当意识到高洪不要脸面,对手下痛下杀手的时候,白竺就已经带着自己的青铜战隗,开始追杀高洪和孙承宗,试图挽回颓势,解救手下。

    只是,蛛人武士的移动速度,是白竺望尘莫及的。白竺看到蛛人武士在院子里,刚过去,蛛人武士节肢涌动,如履平地般爬上墙……白竺飞身上墙,蛛人武士已经在两间房舍之外了,而且利用这个空档,射死了一个白竺手下。

    白竺气馁,带着青铜战隗转身去找高洪的麻烦,高洪几个法符飞来,居然比蛛人武士危险的多了。

    白竺接连吃瘪,心中却也明白,自己加上青铜战隗,高洪才不是对手,要是自己胆敢孤身冒进,给高洪机会,说不定对方会选择击杀自己。

    可是,青铜战隗防御,战力都十分强大,可就偏偏移动速度不行,想要追赶高洪,下辈子也没有成功指望了。

    面对白竺的无奈,他的手下更是惨不堪言,简直如同受惊的老鼠般四处奔逃。

    孙承宗的夺命箭法让所有白家豢兵不敢暴露在空旷地带。

    所有人都躲藏在房舍角落里,又不敢聚集太多人,否则高洪一张爆炎火符过来,大家都成烤乳猪了。

    而原先被打懵了的苏家豢兵缓过劲来,纷纷集合,组成战阵,四处搜索,捕杀敌人。

    就是坞堡里的农夫仆妇也纷纷拿起菜刀,斧头,草叉,跟随在苏家豢兵身后,对白家豢兵喊打喊杀起来。

    剩下的七八名白家豢兵寡不敌众,被这些人揪出来,饱受围殴,乱棒痛打。

    白家豢兵进来可没少杀人,苏家豢兵被杀七人,农夫仆妇死了三十几人。

    大家朝夕相处都是亲人,如今一朝惨死,所有人都仇恨不已,对俘虏可也没有手下留情一说。

    甚至有仆妇拿出灯油,浇在俘虏身上,直接点燃,解气的看着仇人嘶吼着滚来滚去,直到死去。

    爪牙死光了,白竺方才头脑一清,明白自己也危险了。

    可是现在他想走,也需要问一问高洪和孙承宗答应不答应了。

    咄!咄!咄!咄!

    羽箭狠狠扎进简易的木盾,发出像战鼓般的沉闷撞击声,却比最疯狂的战鼓更加密集更加恐怖,时不时有箭枝顺着简易木盾缝隙射中白竺,引发一声闷哼。

    白竺发现蛛人武士的箭枝威力越来越大,自己拆卸下来门板当盾牌,居然也能被他直接射穿!

    简直不让人活了,太恐怖了!

    白竺根本就不知道蛛人武士的下一箭,将会射向哪里,所以他很紧张。

    轰!

    在白竺不远处,一张法符轰然炸响,青铜战隗再次成功抗住了高洪的偷袭轰炸。

    否则这一张法符,就会落在白竺的头上,不死也得脱层皮啊!

    咻!

    一根羽箭狠狠射进白竺身前不到半尺的墙壁,溅起的土石砾打在他的脸上,瞬间显现出红印,白竺的表情十分惊恐,他发觉自己好像掉进自己给自己挖好的土坑中,马上就要被人活埋了。

    难道自己会死在这里吗?

    白竺被自己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吓了一跳,他绝对不甘心!

    还有一个人,也不甘心。

    坞堡的吴管家躲藏在高高的角楼顶部,望着局面大变的场景,浑身都颤抖起来。

    豪族世家对待反骨仔的手段,酷烈惨烈,牵连亲族,也是非常常见的事情。

    吴管家卷入这种事情自然也是受到了胁迫,利诱,恐吓!

    只是不管怎么样,这样要命的事情他都做出来了,那么他就要为自己所做的事情担负责任,无论如何都是跑不掉的。

    吴管家理智尚存,他明白自己想要瞒天过海,蒙混过去,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假如,白竺死在这里,一旦白家恼火,一句话的事情,吴管家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所以破局的关键,还是不能让白竺死在这里。

    可是,吴管家是普通人,他根本没有能力改变战局,帮不上白竺任何忙啊!

    吴管家忽然灵机一动,转身走下望楼,无论等待着他的是刀山火海,还是光明大道,他都要去试一试……

    “怎么干掉这家伙呢?”

    高洪望着浑身战铠粉碎脱离,置身火海,犹自行动自若的青铜战隗,不禁陷入沉思当中。

    白竺的实力,通过几次交手,高洪已经把他摸得透了,虽然白竺的天鹰爪锐利无双,无物不碎,但是高洪和孙承宗采取游斗战术,能把白竺玩死!

    这青铜战隗虽然速度不行,对高洪和孙承宗造不成什么困扰,可是有它如同门神一样护着,高洪想要宰了白竺,也很困难。

    法符威力虽强,可惜高洪并不是真正的符士,所以他无法真正通过法符覆盖,干掉青铜战隗。

    法符威力不够大啊!

    要知道高洪使用法符,无论如何都需要间隔缓冲时间,假若他是符士这种间隔和缓冲就会变少,无论想把白竺清蒸,还是红烧,一念而已!

    青铜战隗被傀儡士制造出来,就考虑过各种战斗场景,对巫术法符的抗性极强,高洪接连轰击青铜战隗十余次,愣是没有发现青铜战隗身上有什么伤痕出现。

    至于,蛛人武士的箭枝,都是凡人使用的箭枝,能对白竺这样的有血有肉的人造成伤害,对于青铜战隗那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一箭射上去,一个白点都不会有。

    魔人遇见傀儡士的金属傀儡都是如何做的?

    高洪忍不住去回想,当日城市巷战,青阳侯一方使用大量战斗傀儡,同魔人大战的场面。

    魔人万炮起发,火海覆盖的壮观场景,高洪一辈子恐怕都忘不了了。

    只是,高洪不是符士,无法使用法符狂轰滥炸,挑战青铜战隗防御极限,他做不到这一点啊。

    突然间,高洪灵机一动,心中有了主意,走下去开始安排。

    暂时安全的白竺同样陷入尴尬之中,假若天明之后苏家来援发现自己之后,应该怎么办呢?

    白竺陷入矛盾之中,不能给家族抹黑!更不能给家族添麻烦!

    白竺心中暗下决心,于是给青铜战隗下了指令,两人一前一后,朝坞堡大门冲去!

    白竺等人偷袭进来的时候是爬墙,现在要想出去,却需要从大门出去,因为有孙承宗和高洪在,爬墙会让白竺陷入险地,所以白竺只能选择大门。

    轰隆隆。

    青铜战隗大步狂奔,如同巨象冲锋,朝坞堡大门轰隆隆冲去。

    白竺缩身藏形,躲在青铜战隗后面,亦步亦趋,警惕地注意着蛛人武士的天外飞箭。

    十丈!

    白竺心中暗喜。

    五丈!

    白竺悬着的心终于要放下了。

    三丈!

    白竺已经在想着脱困之后,要向白鳍告状,要尽起白家高手,要杀回来将蛛人武士和那可恶小子千刀万剐!

    就在白竺想着美事的时候,前边的青铜战隗脚下一绊,轰然倒地!

    青铜战隗虽然是人形,身高与普通人等同,可是它通体由特殊青铜制成,重量惊人,否则青铜战隗也不可能正面抗衡龙虎武士而不弱下风。

    毕竟,龙虎武士拥有龙虎之力,杀伤力简直凡人听闻。

    青铜战隗摔倒,地上如同蛛丝般的细细丝线,缠绕上来……

    白竺大惊失色,他在这一瞬间错以为,这是蛛人武士的天赋神通,毕竟妖兽都有着类似的天赋神通。

    蛛人武士是较为奇特的异族生灵,白竺一辈子都没有见过真人实物,对这种战斗种族并不了解。

    所以在这瞬间,白竺以为蛛人武士发动天赋神通狙击自己。

    白竺一咬牙,青铜战隗毕竟是死物,只要有钱,以后再买一个就是了。

    白竺放弃拯救青铜战隗的机会,如同飞燕般掠起,朝大门扑去……

    这时蛛丝般的钢索卷了上来,瞬间将青铜战隗缠绕了数道,随后猛然绷紧,试图将青铜战隗拉倒。

    青铜战隗奋起反抗,剧烈挣扎!

    这形似蛛丝的钢索自然就是高洪得之魔人的悬降索,此时一头系在青铜战隗身上,另一端在坞堡中诸多豢兵之人手中。

    诸人用力,也拉这青铜战隗不动,不过有农人牵牛过来,十几头老牛,五六十人一同拉拽钢索,青铜战隗无论如何也抵抗不住,顿时被硬生生拽倒在地。

    不远处的白竺也在青铜战隗倒地的同时,陷入绝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