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冢虎神话 > 第二十一章 空降秒杀 报仇雪恨
    数日之后,韩颖用轻柔手法,一层层打开包裹孙承宗身上的纱布,露出他肋下巨大的创口。

    原本能够见到白骨的巨大伤口,此时已经结疤,丑陋疤痕下是新长出来的嫩肉。

    韩颖将草药敷在创口上,一阵清凉感觉顿时袭上孙承宗的心头,不得不说,弥洱森林其实也是个宝地。

    尽管对修士极为重要的灵花灵草,灵石矿脉,这里根本就没有,但是能够疗伤的植物,能够配制巫毒的材料,在这里遍地都是。这也是神使这样一个半吊子,居然能够进阶巫毒巫士的原因之一。

    但是,对于仙朝来说,开发弥洱森林仍然没有用处,对于凡人十分有用的植物,根本无法帮助修士修炼。

    而在高高在上的士族阶层看来,只有对修士有用的资源,才有开发价值。

    至于庶民阶层,自然也没有力量开发这里。面对凶狠妖兽,险恶地形,以及天文数字的开拓费用,庶民里的富商也不会选择弥洱森林。

    高洪看着孙承宗身上诸多伤口,都已结疤痊愈,不禁感叹蛛人武士旺盛的生命力。

    几天的功夫而已,这些能够对普通人造成致命,或者终身伤害的恐怖伤口,居然在草药和蛛人惊人的治愈能力下愈合了。

    既然战力最强的蛛人武士恢复了战斗力,那么高洪接下来的计划就可以实施了……

    弥洱部落居住地里面一间不起眼的茅草屋,有两扇窗推开,细细如粉的雨丝便飘洒在了神使的脸上,身上。

    不知什么时候,弥洱森林已经覆盖在雨幕之下。

    微凉。

    年纪已经很老的神使,在这一瞬间,他不自觉的想起了数日前的那场战斗。

    仇恨的眼眸,蛮霸的身姿,令人绝望恐惧的时刻,神使身体一抖,内心大惧!

    在弥洱部落作威作福十年,甚至成为拥有这个世界神秘力量的巫士,神使本质上仍然是个胆小怕死,欺善怕恶的人。

    而随着年龄的增加,神使对生命无比眷恋,哪怕是在弥洱部落过着野人般的艰苦生活,神使仍然不想死。

    所以,经历了那次事件之后,神使就强烈要求换一个地方住。

    神使能够从弥洱部落其他人眼眸中流露出来的鄙夷之色,看出来这些悍不畏死的蛮荒部落人瞧不起自己。

    贪生怕死本就让人瞧不起。

    可是,神使无所谓,只要保住性命,才是万事大吉!

    这一段时间,神使行事也低调了很多,无论孙振如何催促他,神使也不再继续搞所谓的试验了。

    他又不傻,弥洱部落的人那么憎恶他,他能不知道吗?

    在这样危险的时期,神使不想激化矛盾,如果有人如同孙承宗一样对自己下手,就麻烦了。

    原本,神使获得强大力量之后,狂傲没边了,现在他则变得疑神疑鬼,不敢得罪任何人。

    在这个世界上,他毕竟是个陌生人,是个孤单的人。

    神使探头探脑朝窗外看了一阵,终归没有看出什么来,于是他关起窗户,也不知在房间里面捣鼓着什么。

    数十米外,巨木之上,高洪的心神沉沁在战灵幻境里面,细细观察着脚下城市废墟所营建的居住地的虚实动静……频繁走动,出入营地的壮年战士,他们负责外出打猎,提供所有人的一日三餐,面对弥洱森林凶恶的妖兽,他们很辛苦,同样也很危险。

    相对固定不动的许多人呆在一起,这是部落中的女人和孩子,她们剥煮猎物,缝制衣物,照顾孩子,肩负起养育部落未来的重担。

    除去这些相对繁忙的人,整个部落里面的人就不多了。

    相对忙里忙外,尽职尽责的酋长孙振,什么也不干,偷偷躲藏起来的神使在高洪的战灵幻境上面,就如同灯泡般明亮显眼。

    想要杀掉神使,自然需要知道他在哪里,这件事情高洪很快就确定了。

    而在不远处,青樱,韩颖和孙承宗看到武勇少年安静的站在细密的雨丝之中,俯视着脚下的弥洱部落居住地。

    高洪拿出悬降索系在树干上,对整装待发的孙承宗最后确认一遍道:“步骤你记清楚了吗?”

    孙承宗点头,说道:“跟你下去,在你左手竖拳,露出拇指的时刻放开悬降索,从屋顶突击进入……”

    青樱和韩颖都颇有兴趣地看着两个人,一问一答的样子,感觉到十分有趣,她们第一次见到有人会这样战斗。

    高洪满意的看着孙承宗,这小子脑子好使,而且听话可靠,实力又十分强大,这让高洪的许多计划施行起来,就没有半点困难了。

    在同魔人的血战中,高洪早就发现了,详实可行的战斗方案,灵活多变的战斗手段,默契配合,能将各种装备因素都利用很好的队伍,在战斗时刻所释放出来的恐怖威力,是武黎世界头脑僵化,迷信实力决定一切的修士们无法想象的。

    高洪以前一直在孤身奋战,这一次是他第一次组织战斗,尽管是小型战斗,也让高洪有种一切尽在手中,笑谈中诸敌皆灭的感觉。

    高洪眼中寒光闪动,伸手一挥,一个魔人出产的悬降索盘,从他的手中扣在悬降索上面,在寂静的空中发出低微的声响。

    高洪低声喝道:“就是现在,行动开始!”

    孙承宗默不作声,整个人扑了过来,抓住高洪的身体,两个人一起顺着悬降索高速坠落!

    在七八十米的高空,极限坠落,这种感觉很刺激,两人直击神使藏身的茅屋屋顶。

    两人还在半空,高洪升任兵尉时得到的机关鸟,就从茅屋边上的藏身之地冲了出来,撞在窗户上,直接冲了进去。

    嘭!

    噗!

    滋!

    机关鸟进入的瞬间就中了神使的埋伏,罗网,巫毒药剂,劈头盖脸打了上来,顷刻之间就把机关鸟腐蚀成一堆烂木头。

    而机关鸟毁灭前给高*来的图像,让高洪信心十足,他伸出手,竖拳挑起大拇指。

    孙承宗见状二话不说,马上放开高洪,如同一块从天而降的陨石,狠狠砸入茅草屋里。

    孙承宗心情激荡,马上就要报仇雪恨了,这让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杀意,但是他心中仍然牢牢记住高洪事前的吩咐:“进去时候闭眼睛,心中默数三次方能张开眼睛。”

    哗啦一声,孙承宗砸穿屋顶,进入房间。

    而这时,高洪拍在他身上的一张苍白色纸符猛然激发,爆发出明亮刺眼,足以晃花人眼的剧烈白光。

    天光符。

    没有特别作用,只能爆发出剧烈白光,通常被仙朝军士用来在夜晚传递信号而已。

    这枚毫无攻击力,仅仅被修士拿来充当信号弹的法符,在这一瞬间,却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啊!

    神使大叫,双目刺痛,什么也看不见了。

    他手中的巫毒药剂居然不知道朝那里扔才好。

    神使反应也够快的,马上就朝自己脚下一扔,巫毒烟雾瞬间将他笼罩。

    巫毒是伤害不了他自己的,敌人却不同了,假若想杀他,进入巫毒范围,必死无疑。

    可是神使不知道,孙承宗根本没有打算跟他近身搏斗。

    孙承宗拿出一柄剑。

    这是仙朝工匠打造的武器,锋利坚固。

    这几天,高洪又转回去战场,将遗留的几把刀剑拿了过来,给孙承宗每日练习。

    蛛人武士的战斗天赋很好,孙承宗又很聪明,而且他十分努力。

    所以几天的时间,数千次的练习过后,孙承宗已经能够用这把剑,准确命中二十米以内的任何目标。

    孙承宗十几条节肢猛然分布开来,获得最稳定的站位,右臂肌肉瞬间膨胀,全身真元都被他灌注到这柄剑上,随后长剑化作一道惊鸿飞了出去。

    因为孙承宗手中的这一剑速度太快。

    一条淡淡的亮光闪烁,犹如晨光。

    一声刺耳的破骨摩擦声,一声戛然而止的惨嚎!

    神使额头被长剑贯穿,整个人掩面翻到,被活活钉死在地面上。

    孙承宗最后看了神使一眼,狠狠吐了口吐沫,就按照事先的计划,朝屋顶冲去。

    高悬在半空,等待接应,掌控全局的高洪马上将套索飞了过来,准确套在孙承宗的腰间。

    旋即,高洪开始使用魔人的升降盘。

    随着升降盘里面细小齿轮转动,高洪和孙承宗两个人,居然以不逊色于降落的速度,开始朝上,升起。

    高洪再一次感受到魔人装备的好用,他推测升降盘里面有着机关,所以方能在提升时候也具有如此效果。

    魔人对普通人的态度,和武黎世界的修士差不多,可是魔人对于武装普通人,可谓不留余力,相比之下,武黎仙朝高高在上的修士们做的就很差劲了。

    高洪借助魔人悬降索,指挥孙承宗,让他亲手复仇成功,秒杀神使。

    要说行动能力,魔人精锐的战兵们比之他们,也差了一截,毕竟魔人战兵实力远没有蛛人武士那么强大。

    神使死掉了,弥洱部落的人方才发觉,当孙振匆匆赶来时候,就只能看见自己儿子的身影,消失在头上巨木枝杈上面。

    孙振惆怅无比地看着自己儿子的背影,知道自己有生之年,恐怕再也见不到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