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冢虎神话 > 第十九章 神使
    “逆子!”

    看着一向坚强,十岁就接受神使血脉改造,承受巨大痛苦,变身蛛人武士的儿子。

    孙振无比失望,他马上开始迁怒于人,他无比仇恨地看着莉娜:“都怪你!都是你不好!都是你这个血统卑贱的狐媚女子!我儿子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噗!

    锋利的节肢如同巨大的轮锯,切入莉娜的胸腔里面,大蓬的鲜血瞬间迸溅出来,溅了孙承宗一头一脸。

    孙承宗立即感觉天塌了一样。

    属于孙承宗的世界顿时晦暗起来。

    “你杀了她!”

    孙承宗咆哮起来,他的双瞳马上通红,如果高洪在这里,用战灵幻境扫描,马上会得出,孙承宗已经狂暴的结论。

    “你怎么可以杀了她?”

    孙承宗泣不成声,呜呜哀鸣,眼角边有血泪流淌下来。

    顽固的孙振吼叫道:“她不死,你什么时候能够清醒?”

    “咦?你要做什么?”

    孙振发觉一向乖巧孝顺的儿子的剧烈变化,不禁暗自心惊,马上他就反应过来了,连忙出手阻止:“你不能去!”

    两个蛛人武士纠缠在一起,就如同两个巨兽彼此碰撞,小小茅草屋顿时四分五裂,彻底坍塌开来。

    孙承宗第一次公然违逆父亲:“你杀了莉娜,我这就去杀掉神使!终结这个弥洱部落的祸害!”

    “你不能杀他,我们需要他,部落传说的神话故事中,末世大劫马上就要来了,这是属于我们弥洱部落的旷世机缘呐!”

    “那是你的机缘。”

    孙承宗同父亲的对抗中获得胜利,毕竟他年富力强,而父亲已经老了。

    孙承宗夺门而出,直奔大殿,找到了神使。

    疯疯癫癫的神使,瞥了孙承宗一眼,就什么都明白了,他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你是来杀我的吗?”

    “不错!我是来杀你的。”孙承宗咬牙切齿般说着:“我是来为莉娜报仇,为十年来弥洱部落所有因你而死之人,来杀死你的!”

    “好啊,真好啊。”

    神使如哭似泣般嚎叫起来:“快来杀了我吧,我都要疯了。你的父亲就知道逼迫我,想让弥洱部落中兴,想在什么见鬼的神话浩劫里兴旺家族!”

    神使低声说道:“其实,我就一个愿望,那就是回家。”

    两人絮絮叨叨的对话中,战斗已然爆发。

    孙承宗手中再次多了个竹枪,仿佛他的竹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一般。

    孙承宗扬手用竹枪去刺神使的同时,他的身体已经直直的往前冲出,他没有任何想法,只想杀死这个神使!

    孙承宗屏住一口气,尽可能的在一瞬间迸发出自己的所有力量。

    轻巧的竹枪在空中发出呜咽声,他身上的所有伤口都因为他的用力过猛而重新崩裂开来,但他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停顿,这是充满仇恨的一刺!

    神使一声厉啸,整个人都仿佛变得不一样起来,与此同时,他从怀里面掏出某种透明玻璃试管。

    玻璃试管里面是沸腾着的,绛紫色的某种巫毒药剂。

    神使已经觉得弥洱部落越来越没有价值,他已经根本不想管杀死孙承宗的严重后果了,他只想瞬间将孙承宗杀死,然后离开。

    玻璃试管飞出,半空中与竹枪碰撞,旋即碎裂,里面的巫毒药剂飞溅开来,旋即化成一片可怕的死亡毒雾。

    仅仅一瞬,竹枪已经被腐蚀,斑驳**,化作点点灰尘消失在毒雾当中。

    神使年纪同样很大了,他冷笑着看着横亘在自己和孙承宗面前的死亡毒雾,就如同躲在安全的玻璃镜后面,看着敌人痛苦死去。

    绛紫色的巫毒药剂,早已变成墨绿色的烟雾,里面甚至有光焰生成,那是巫毒剧烈反应的光影效果。

    就如同有白色的野火在燃烧。

    燃料是巫毒药剂,能够烧死任何生灵。

    孙承宗和神使之间的距离还有一米,可是却如同天涯阻隔,他手里已经没有武器了。而以孙承宗目前的实力,哪怕他冒死突击,也根本不可能触碰得到神使。

    在这之前,能够溶解一切的巫毒药剂毒雾,就能把孙承宗化为一副白骨。

    孙承宗本能驱使着他后退,他满脸不甘之色。

    然而也就在神使认为自己已经掌控局势的时候,孙承宗突然嘶声大喊:“你们快出来吧!我现在就可以发誓,我以弥洱部族历代祖先的名义发誓!只要你们帮助我杀死这个神使,那么我孙承宗就一辈子都愿意做你们的奴隶,永不背叛,不生二心!”

    神使愕然,他真没有发觉有人隐藏在周围。

    心头警兆大作!

    神使动作敏捷地跳了起来,一点都不像年纪大的老人。

    噗,一柄长剑刺空了。

    一蓬巫葯粉末随之扩散开来,试图把高洪笼罩其中。

    近身偷袭的高洪,急速后退,他突然发现自己选择的战斗方式错了。

    面对一个以巫毒药剂为主要战斗手段的巫士,近身战斗,简直就是在作死!

    噗,巫毒药剂的粉末四处飘散,急速后退的高洪脑海中的战灵幻境早已变得一片赤红,红得令人心惊!

    这也是为什么高洪会刺杀失手的原因。

    高洪可不想与这个什么见鬼神使同归于尽。

    那样做对高洪没有半点好处。

    他又不是弥洱部落的人,跟这个神使可没有半点恩仇纠结。

    高洪马上发现巫毒药剂有一些沾染到自己的长剑。

    高洪马上弃剑。

    然后,高洪马上拿出一张法符,瞬间激活,轰,一团火焰球在高洪面前爆发。

    高温,火焰,当然是对付巫毒的有效手段,毕竟眼前这个巫毒巫士实力并不高,不过是外域入侵者使用某种手段,融合弥洱部落古老传承巫术,而勉强进阶的巫士。

    实力与武黎世界真正的巫士相比,差了十万八千里。

    高洪可是亲眼目睹,魔人精锐是如何使用人海战术,配合火力攻击,将武黎巫士淹没的。

    面对恐怖棘手的巫毒巫士,高洪毫不气馁,成功后退的第一时间,就祭出法符这张杀手锏。

    当高洪手中殷红符纸无风自燃,化作一道烈阳朝神使扑去,神使脸上的表情多少也有了些变化,高洪通过战灵幻境轻易就能辨别出来,神使居然在害怕!

    一个巫士竟然会害怕普通修行者使用最低阶的法符,这在武黎世界里面可是一个新鲜事。

    但是这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神使毕竟是其他异界过来的人,对武黎世界的符文力量有着天然的敬畏。

    更何况,神使虽然获得孙振大力支持获得了弥洱部落的巫士传承,可是,早已衰微,几近泯灭的蛮荒部落的巫士传承,又有多少价值呢?

    除了孙振和孙承宗两父子,因为有着蛛人血脉的原因,而成功接收血脉改造,成为蛛人武士,神使根本就没有做成功过任何事。

    蛮荒巫士强大,神秘,残忍,冷酷,睿智,神使这个冒牌货可没有继承任何一点。

    而神使的所谓残忍,则是建立在他根本不属于武黎世界的基础之上的,无论他做什么事,本身自然也不会有太大的负疚感。

    眼见高洪使用法符攻击,神使居然慌了手脚,连忙躲避,火焰爆裂中,神使满脸黑灰,神情狼狈,衣服都已经有大片烧焦地方。

    神使转身就跑,这露天殿堂地域广大,逃跑路线可不止一条。

    就在此时,一道冰寒小箭射中神使的右脚,这是冰系符文力量所凝聚的攻击。

    当冰冷的寒意从神使的血肉中渗入,他顷刻反应过来,高洪竟然同时释放两张法符,一明一暗,一火一冰,以惊人的战斗技巧,近乎秒杀自己!

    神使大惧!

    孙振救救我,你儿子带人来杀我了!

    神使嚎叫起来,手忙脚乱的朝外掏玻璃试管,不管三七二十一,一个劲地朝地上猛摔!

    噗噗,五颜六色的巫毒烟雾将神使牢牢保护起来。

    高洪冷笑,面对这种蠢货,他有一百种办法炮制。

    但是,高洪将心神收回,转身面对刚刚赶到现场的孙振。

    这名蛛人武士年纪已经很大了,气息虚弱,肌肉松弛,同孙承宗给人彪悍勇猛,朝气蓬勃的感觉,完全两回事。

    孙振望着一身仙朝衣饰的高洪,质问自己的儿子:“承宗,你投靠仙朝,你难道忘记了我们弥洱部落同仙朝的血海深仇了吗?”

    孙承宗默不作声,在他心目中,他投靠的是高洪个人,并不是仙朝。

    再者说了,恋人惨死,弥洱部落已经没有什么让他留恋的了。

    看到儿子表情,孙振仿佛一下子老了五十岁!

    噗!

    让孙承宗心寒和感到不可置信的是,在他感觉到身体剧痛的这一瞬间,他惊讶的发现是父亲的节枝刺入自己的身体。

    他的感知里,那名慈爱父亲消失了,疯狂冲来的这个蛛人武士十分陌生。

    一股血腥气突然从孙承宗身下涌起。

    孙承宗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他强行挣开,一声厉喝,整个人顺势撞了过去!

    孙振毕竟老了,而且他是在筋骨退化,潜力枯竭的老年时接受的血脉改造,力量,潜力,都远不及自己的儿子。

    在这一撞下,孙振整个人都被撞翻在地。

    随后,高洪飞步跳起,落在孙承宗背上,两个人一起逃走。

    孙承宗模糊的视线里,他只见自己的父亲须发披张,似如疯虎般追杀过来。

    孙承宗再次迸发出强大的求生意志,拼命逃走。

    在心中孙承宗这个蛛人武士发下毒誓:“莉娜,我一定会杀死神使给你报仇的!”

    无论怎么样孙振毕竟是孙承宗的父亲,他永远不会对父亲怎么样。

    但是,孙承宗却不会放过神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