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超级龙王分身 > 第十五章 报仇
    自从海隆决定当这群小渔村少年的老大的时候,海隆就知道关大海的事情迟早会发生,所以海隆特意花钱找人打听关大海的情况。

    其实关大海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的厉害,拿过他的材料仔细一看,其实他不过只是一个混混而已,多说是一个混的比较不错的混混。

    当年之所以会有黑社会帮助他,是因为关大海的远房亲戚当上了东海市一伙黑社会的一个小头目,手上有几十个敢打敢拼的小弟,关大海送上了几乎所有的家当,那个远房亲戚才出手帮了关大海,后来关大海又每月给那个远房亲戚一笔钱,看到关大海这么懂事,远房亲戚才认可了关大海,愿意帮他摆平社会上的事情。

    最近听说他那个远房亲戚买了几条大型渔船到公海去捕鱼了,刚出海不到一个月,要半年之后才能回来。

    而关大海本身聚集的那批**,也只是敢欺负下普通老百姓而已,只要海隆手下的这群小弟敢抱团与他们对抗,他们也就毫无办法。

    有半年的时间做缓冲,海隆由原来的一周捕鱼两次变成天天出海捕鱼,一周的时间海隆就能赚到几十万的收入,考虑到东海市的消化能力,海隆可以将螃蟹卖到其他城市去,大不了价格降低一点就是了,已经有其他城市的老板慕名而来,希望能够大批量的购买海隆手中的螃蟹了,只不过自己没有答应而已。

    有了钱之后,海隆准备聘请雇佣兵来训练他们,半年之后,关大秋回来了谁来找谁的麻烦还不一定呢。

    刘永安跟刘永全主动带着这群兄弟在东海市的一个专门售卖管制刀具的一条街上面购买了砍刀,而后海隆租了几辆出租车带着这群人回到了小渔村,继续到海上抓螃蟹。

    海隆之所以愿意帮着这群少年也是起了收服这群人的想法,将来自己生意做大了,也需要人手,与其到时候现招人,不如使用这群知根知底的小弟来帮忙,现在与他们同甘共苦,将来他们对自己也会有归属感与认同感,他们在自己手下干活放心,海隆用着他们也安心。

    今天来买螃蟹的都是各个饭店的经理,海隆已经提前给他们打了招呼,直接将钱打到海隆的卡里就可以了,不需要拿现金过来,有过一次合作的众人,对海隆的信誉也是十分相信的,所以就都提前将钱打给了海隆。

    这一次负责跟海隆在一起做卖螃蟹的只有刘永安的小队,为了给关大海来一个下马威,海隆特意让三个小队隐藏起来,做出来一副自己已经被众人抛弃的假象。

    果不其然,当各大饭店的经理带着螃蟹满意的走了之后,关大海就带着手下冲进了渔村,来到海隆面前,关大海看着海隆阴恻恻的笑了起来,说道:“海隆啊,想不到你还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来渔村啊,将钱交出来吧,免得受皮肉之苦。”

    看着关大海,海隆笑呵呵的说道:“关大海啊,做事不地道啊,找人偷袭我的手下,你白混了这么多年了吗。”海隆一边说着话,一边偷偷的对着手下打手势。

    关大海猖狂的说道:“我就打了你能把我怎么样,不仅昨天打你们,今天我还要打你们,不交钱,我自己来拿。”

    海隆笑呵呵的说道:“上次的钱就当我交这半年的保护费了,你看怎么样,我只是求财,不想惹麻烦。”

    关大海看到海隆居然摆出了谈判的架势,哈哈大笑的说道:“你想破财免灾,当然没有问题,每次出海你都得给我交20万,我就让你在这里做买卖。”

    海隆无奈的说道:“我只能给你10万,来做这半年的保护费,多了我也不会给你,我也不想跟你为敌,咱们互相行个方便,怎么样。”

    看到海隆这么不上道,关大海阴狠的看着海隆说道:“我当然没有意见,可是你问过我这群兄弟的意见吗?”关大海周围30多人瞬间来到关大海的两边,呈扇形,将海隆包围起来,这时候,关大海阴测测的笑着说道:“怎么样,你还认为10万够吗?”

    海隆没有理会关大海的话语,看到后面的手下已经完成了包围,拍了拍刘永安的肩膀,海隆说道:“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说完话,海隆向后退了一步,对着关大海说道:“我还是认为10万就够了。”没等暴怒的关大海招呼手下,刘永安大声的招呼了一声:“兄弟们,今后咱们能过上什么样的生活就在此一举了,都给我玩命的上啊。”说完话率先拿着砍刀,招呼手下冲向了关大海等人。

    关大海惊恐的看着拿着砍刀冲向了自己的刘永安,而在刘永安说完话之后,从四面八方突然间出现了20个手拿砍刀的少年,纷纷冲向了院子里的关大海等人。

    在金钱面钱,这群少年爆发出了让关大海都感觉到恐惧的疯狂,当20多个人拿着半米长的砍刀冲向你的时候,很少有人能够淡定的站在那里,跟着关大海来的这群人都是地痞**,平时欺负老实人欺负惯了,仗着人多势众也从来没有怕过谁,第一次见到有人拿着砍刀冲向了自己,激灵的直接翻墙逃跑了,胆子小的直接跪在了地上,瑟瑟发抖的抱着脑袋,一看这样的就是挨打挨习惯的,都知道怎么保护自己了,让海隆更加的鄙视这群人。

    实际上海隆曾经嘱咐过这群人,如果他们逃跑或者投降就不要动真格的,毕竟咱们不是黑社会,海隆就猜到了这群人是孬种,不然他们怎么不到市里面去跟真正的黑社会去抢地盘呢,要知道现在开ktv和桑拿浴可要比勒索老百姓赚钱多了,还不是他们没有那个胆子。

    转眼间关大海的手下就逃跑了一大半,剩下的也都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关大海也比他们强不了多少,全身已经被冷汗浸透了,而脑袋上仍然在不断的流着冷汗,因为刘永安的刀距离关大海的眼睛不到两厘米。

    关大海从来没有想过,眼前这群被自己从小欺负到大的少年,居然有一天敢拿着刀子砍自己,强装镇定的对刘永安说道:“你要干什么,你知道我老大是谁吗,他是东海市最大的黑帮的头目,杀了我,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海隆走了过来,让刘永安放下刀,对关大海说道:“出来混的谁还没有个靠山呢,你以为只有你有吗,关大海,不要以为我海隆的钱是那么好拿的。”

    关大海心里肠子都悔绿了,想不到踢到铁板了,早知道当初就该好好的查一下海隆的来历了,流着冷汗,磕磕巴巴的说道:“你想怎么样,你不能杀我,你杀了我对你没有好处。”

    海隆笑呵呵的说道:“能谈判就好,我的要求很简单,那10万啊,我也不要了,我是一个生意人,那些钱就当时送给你的保护费了,以后只要你不来惹我就可以了,能做到吧。”关大海赶紧点头。

    海隆笑呵呵的拍了拍关大海的肩膀说道:“这就对了,有什么事不能谈呢,非得动手打架,带着你的人走吧,顺便劝告你一句,以后收小弟要看好人品,要不然每次遇到这个场面,你的小弟把你扔了自己却跑了,多丢人啊,出来混的都要个面子不是。”众人哈哈大笑。

    面对海隆的奚落,关大海的脸色都憋成了紫色了,却只能连连点头,带着手下狼狈的逃跑了。

    看着关大海等人的背影再也看不到的时候,小渔村了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欢呼声,二十多个少年高兴的互相拍着肩膀,为自己赶跑了欺压他们多年的**而感到高兴,也为自己能够继续过上富足的生活而感到高兴。

    等众人慢慢的平静下来之后,海隆笑着对这群少年说道:“看到欺压我们父辈这么多年的混蛋如此狼狈的模样,你们心里爽吗?”众人大喊“爽”。

    海隆笑呵呵的继续说道:“没错,就是爽,记住这种感觉,记住这种让你们发自内心,让自己感觉到兴奋的感觉,没有人能够剥夺你们享受生活的权利,也没有人有资格抢夺你们的劳动果实,当你们遇到强敌的时候,你们不要有所畏惧,你们要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要让所有人看到你们的力量,要让所有人听到你们的声音,从今以后,你们这二十多个人就是兄弟,就是亲人,你们要紧紧的聚在一起,像一个拳头一样,谁想挡住你们通往幸福的路,你们就一拳给我打过去。”海隆的一席话说得众人热血沸腾,接着海隆又说道:“今天你们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你们对我的认同,作为老大,我觉得,从今天开始,你们的工资可以涨一下了,以后每人每年年薪20万,同时奖金翻倍,年终奖也翻倍。”

    听到海隆的这席话,众人的脑袋轰的一下,仿佛炸裂了一般,现在如此清闲的工作,年薪变成了20万,年终奖老大曾经提到过,貌似每人一万的样子,翻倍岂不是变成了两万,一个晚上之前,我们还是惶惶如丧家之犬,一个晚上之后,我们就变成了年薪二十万的社会精英了,如此大的变化,众人看向海隆的眼神都变得不一样了,想不到只要一心一意的跟着老大走,就有如此好的生活,这让这群少年更加坚定了跟随海隆的想法。

    海隆知道,从今天开始,这群人就会成为自己忠心的打手与手下了,海隆不是一个喜欢惹事的人,但是这并不代表海隆怕事,在未来的生活中,像关大海这种怂货并不是很多见的,将来海隆一定会在东海市开一间属于自己的公司的,可是现在如果想要做生意,必定会侵占别人的利益,讲点道义了,会跟你在商业上进行竞争,这个海隆不怕,可是不讲道义的,找一群黑社会来收拾自己,如果没有趁手的小弟,海隆很难在东海市立足,这群小渔村的少年,就是自己将来在东海市立足的根基了。

    海隆相信,自己对他们付出真心,他们也一定会用生命去回报自己,钱丢了海隆不仅没有责怪他们,还为他们找医院治疗伤口,还给他们如此高的工资收入,只要继续加深感情,海隆相信,总有一天,海隆就算是让他们为自己去死,他们也会心甘情愿去做的。

    打跑了关大海之后,又明确了工资,海隆告诉众人,从明天开始,每天上午都要出海抓螃蟹,周末的时候休息,也就是说每个月休息8天,工作22天,每天工作也只有半天时间而已,而年薪却达到了20万,对于海隆的要求,众人完全没有意见,海隆笑呵呵的对众人说道:“最近老大准备成立个公司,然后给你们每个人都编到公司里面去,而后给你们每个人都交五险一金,让你们的工作都有个保障。”

    众人听到他们居然也会有保险了,居然愣住了,五险一金的福利待遇不是只有那些城市里国企单位工作的人才有的待遇吗,我们也可以有吗,也就是说,当我们退休之后不需要像父母那样,再为生活而奔波了,不需要为了孙子的奶粉钱而发愁了,不需要依靠子孙的养活了吗。

    众人再一次爆发出欢呼声,看到众人如此高兴,海隆笑呵呵的说道:“既然都这么高兴,明天就给我干活去,为了养活你们这帮小子,可真够累的,还不赶紧给我回家准备,明天跟我赚钱去。”听到海隆这么说,众人呵呵直笑,纷纷回到各自的家中,准备出海作业了。

    当海隆等人正在庆祝胜利的时候,关大海正在拿着一根棒球棍子挨个殴打今天跟着来找海隆麻烦的那群手下,从来都是打骂别人的关大海没有想过自己会被人如此的羞辱,逼迫得自己只能低下头来答应对方的要求,本以为自己带了30多人过去,欺负那20多个手无寸铁的乡下人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本以为自己每个月都给他们开两千多块钱的工资,真要是有什么事的时候,他们会拼命的保护自己,哪里知道,刚看到这群渔民拿着刀冲向自己的时候,不仅没人想过要保护自己不说,跑的还一个比一个快,就算没跑的,也都跪在了地上,双手抱头投降了,真是颜面扫地,想不到自己养的这群人都是一帮欺软怕硬的废物。

    关大海以为,自己将这群垃圾叫回来之后,会对自己痛哭流涕表示悔过,没有想到,一个个反而叫嚣着让自己去找自己的远房亲戚帮忙,非得出这口恶气不可。纯他妈废话,找人帮忙用你说吗,那不需要钱吗,这种事情找他帮忙没有个几十万能够摆平吗,看着这群人虚张声势,关大海心中更加的窝火,对着一个当初跑的最快,现在叫嚣的最凶的拿起桌子上的啤酒直接一酒瓶子拍了过去,当酒瓶子与脑袋相撞击后,瓶子破碎的声音与惨叫的声音同时出现在屋子里的时候,众人纷纷闭嘴,低下头躲得关大海远远的,众人也知道今天逃跑将关大海丢在那里很没有义气,可是面对拿着砍刀红着眼睛冲向自己的那群人,不跑难道留下来被他们砍吗,我们为什么要为关大海卖命啊,平时大家嘴上称兄道弟的,那是因为你给我们发工资,而且跟着你混可以欺负人,我们只是混混,只想混口饭吃,我们可不想为了那两千块钱就去跟人玩命,心中虽然这么想的,但是嘴上却不能这么说,因为关大海的后台对于他们而言太硬了,东海市四大黑帮之一的老大居然是他的远房亲戚,混社会的哪个不怕,所以,如果不想被黑社会追杀,关大海一招呼就必须得过来,哪怕知道过来会挨打,也比被一群真正的黑社会追杀强,而且还得指着关大海的工资生活呢。

    关大海看着眼前满脸是血躺在地上的手下仍不解气,丢掉碎裂的啤酒瓶,又从桌子上拿起一瓶脾气,朝着地上那人的脑袋又砸了过去,看着那人一点反应都没有的晕了过去,愤恨的踢了一脚,拿起桌子边的棒球棍,看着这群躲在角落的手下,走到他们面前,玩命的打了起来,而且嘴上说道:“你们他妈今天谁敢躲,明天我就叫我表哥弄死你全家,都他妈给我站好了,老子今天非打死你们不可。”众人只能无奈的站在原地,直到关大海没有力气了,才指着这群人说道:“从今天开始,都给我滚,老子不收你们这些垃圾。一群没用的废物,纯他妈浪费粮食,老子养你们有什么用。”将这群废物赶跑了之后,关大海的心情才算好了点。

    由于已经是晚上了,关大海准备明天买一份大礼去拜访自己的远房表哥关大秋,哪怕不为了钱,也要让海隆等人知道得罪自己的后果。可是当关大海第二天拿着几十万现金的红包去找关大秋的时候,接待自己的确是关大秋手下的打手阿信,关大海一问才知道,原来自己的表哥购买了几艘大型的渔船到远海去捕鱼了,已经走了一个月了,要回来起码得半年以后,郁闷的关大海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看到关大海郁闷的样子,阿信问道:“出什么事了,看你表情挺难受,有什么需要兄弟帮忙的吗?”作为关大秋出道的十二个手下之一,阿信一直作为关大秋的御用打手存在的,此次出海只是为了做生意,所以不需要阿信跟随,再加上东海市地面不太平,所以关大秋就安排阿信看家。

    关大海一想到如果找阿信帮忙,也完全可以啊,谁都知道阿信是关大秋的御用打手,手上至少有几十条人命案子,只不过大部分都是黑社会上的打斗,又或者被关大秋用钱给摆平了,所以没人闹事而已,于是关大海就把自己去勒索海隆的时候,被刘永安跟刘永全两兄弟用刀逼迫自己的事情说了出来,可能是激动之下表达能力有问题,也可能是关大海藏了死心,不想将海隆能够从魔鬼海里弄出螃蟹的事情告诉阿信,所以关大海着重的说了自己被刘永安用刀指着鼻子的事情,而没有说关于海隆的事情。让阿信错误的以为刘永安才是那群人的首领。

    阿信本来以为是一般的小事,没有想到对方居然有二十多个人,而且人人手里都有刀,最主要的是都敢下黑手,这已经是一伙不容小觑的势力了,要知道关大秋当年出道的时候手下也只有十二个人敢打敢拼的人跟着他而已,想不到这个叫海隆的手下居然有二十多个愿意为他拼命的人。别看阿信是关大秋手下的第一打手,但是关大秋既然敢让阿信来看家,就说明阿信不是一个没有头脑的莽夫,东海市四大黑帮,只有自己这里的老大不在家里坐镇,面对另外三个黑帮的虎视眈眈,阿信已经让手下收缩地盘,等待老大回来了,这个时候又哪里敢硬碰二十多人的刘永安等人呢,只能无奈的说道:“这事兄弟没有办法做主,还是等半年之后老大回来的吧。”听到阿信这么说,关大海更加的郁闷了,垂头丧气的回到了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