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超级龙王分身 > 第十三章 谈判
    喧闹的包间里,关大海正跟着三个手下大声的说着什么,这时,关大海手下的第一狗腿军事王安兴冲冲地跑进了包间,来到关大海的身边,满脸喜色的说道:“老大,消息证实了,我亲眼看到海隆带着小渔村的那帮小孩子在魔鬼海附近抓螃蟹呢,差不多能够抓了上千只了,全都是野生螃蟹。”

    听到王安这么说,关大海哈哈大笑的说道:“好,真他妈是瞌睡来了送枕头,老子正愁最近赚不到钱呢,你们四个跟我走,咱们去找那群小|逼|崽|子要钱去,岁数不大,钱倒是不少,也不想着给他们爷爷上供。”在关大海的记忆中,这群小渔村的少年还是任他欺凌的十一二岁的小毛孩呢。

    自从昨天手下汇报,发现小渔村的少年们跟着一个叫海隆的人出海抓螃蟹去了,而且抓了上千只螃蟹,关大海就有些坐不住了,海边的人知道价格,这螃蟹现在80一斤,这上千只螃蟹,起码两千多斤,也就是将近20万啊,一天就是20万,这要是一个月下来就是好几百万的收入啊,关大海岂能不眼馋,当天找来了手下的几个头头商量对策,同时派出王安去打探消息,今天上午王安就跑到小渔村去了,坐在酒店包间里的关大海一直等待着消息,本来心中还抱有怀疑,可是当王安告诉他确有其事之后,关大海再也坐不住了,立刻招呼着手下开车奔着小渔村就去了。

    当关大海来到小渔村的时候,发现海隆等人正好从富人区那里回来,这次卖螃蟹结束后海隆再次给每人发了一千元的工资,众人的热情十分的高涨,看到海隆等人回来了,关大海仿佛看到了粉红色的钞票一般,给手下打了个跟上的手势,关大海奸笑着走到了海隆众人的面前说道:“海隆啊,好久不见啊。”

    海隆没有想到,关大海居然这么禁不住**,稍微有点甜头就像苍蝇一样冲了过来,回头看了看众人,发现都恐惧的看着关大海,海隆知道,这一次就看自己的表演了,笑呵呵的说道:“这不是关大海吗,又带着你这四大金刚出来干活啊。”

    关大海没有听出海隆话中的讽刺,张狂的笑着说道:“我这四兄弟可不是好惹的,听说你小子最近在魔鬼海里抓螃蟹,生意不错啊,怎么都干了这么多天也不到我这报个到呢,不拿我关大海当回事啊。”

    海隆假装惶恐的说道:”哎呀,小弟忘了,小弟忘了啊,明天就去,明天就去啊,我怎么忘了这片是你的地盘了呢,明天我一定带着礼物去,保证让你满意。”

    关大海笑呵呵的说道:“不用,这事吧别拖着,拖时间长了啊不好,咱们兄弟正好今天有空,今天就谈谈吧。”

    海隆笑呵呵的说道:“您说,我听着。”

    看到海隆这么上道,关大海更是猖狂,说道:“既然在我的地界做生意就得给我交保护费这个你知道吧。”海隆点头。

    关大海继续说道:“知道就好,我这人喜欢直来直去,每天20万元的保护费,交了我就不再找你们麻烦。”

    这几天海隆每一次拿钱的时候都是当着这群人的面拿的,所以海隆每天赚多少钱他们是知道的,海隆每次出海赚的钱只有10多万而已,一个礼拜才出海两天,可是关大海居然说出了每天20万元的价格,岂不是故意难为人。

    海隆回头看了看众人,发现众人的脸上已经逐渐浮现出了怒色,海隆知道,自己的计谋快要成功了,笑呵呵的对关大海说道:“关大海啊,我给你保护费可以,但是我不可能给你那么多,因为我每次出海也只不过是10万多块钱而已,你要的钱数已经超过了我赚的钱,为了我这些手下的生活,我最多答应你,每次出海给你10万块钱,再多,我就不能给你了。”

    心里的价位一下子被砍掉了一半,关大海岂能同意,瞪着眼睛,对海隆说道:“怎么,不想给是吧,**找死啊。”

    说完,对手下使了一个颜色,四个手下瞬间将海隆包围起来,大有一言不合,就要打人的趋势,看了看围在自己身边的四个人,海隆对关大海说道:“不是我不给你,而是真的给不了那么多啊,这些兄弟跟我出海一次我得给他们每人一千块钱,二十多人就是将近三万块钱,四条船的柴油钱又是好几千块钱,剩下的也就是10万块钱了,大不了我不赚钱都给你就是了。可是这20万块钱我是真的拿不出来啊。”

    众人想不到海隆居然会为了他们连自己手上的利润都不要了,对于关大海的行为更是感到愤怒。如果海隆能看到这帮人的怒气值的话,就会发现,怒气已经冲破了关口,濒临爆发的界点了。

    在关大海看来,既然海隆有办法将魔鬼海里的螃蟹引出来,那么海隆完全可以一次出海赚十万块钱,只不过是多带几个人,多找几条船的事情而已,走到海隆面前,拍了拍海隆的肩膀,冷笑的说道:“那可不行,每天十万已经是最低价了,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啊。”

    就在关大海准备给海隆点颜色看看的时候,刘永安等人动了,只听刘永安喊了一声:“兄弟们,保护老大。”一瞬间,围在海隆身边的四大金刚,就被刘永安等人推到了一边,而海隆则被刘永安等人护了起来,刘永安对着海隆说道:“老大,这钱我们不给他,他再敢要咱们就跟他拼了。”众人纷纷喊着“跟他们拼了”。

    当四个手下被众人推回到关大海身边的时候,关大海懵了,从来没有想过,这帮当初被自己打的只能在地上哀求着小子,如今竟然敢反抗自己,看着众人愤怒的看着自己,关大海怯了,他突然间发现,当年那些被自己欺负的小孩,如今已经成为大人了,看着他们跟自己一边高的个头,关大海知道,自己今天只能无功而返了,他只带了四个人,而对面却有24个打手。

    惧怕挨打的关大海笑呵呵的说道:“哎呀。开玩笑呢,我怎么会真找你要钱呢,海隆,开玩笑开玩笑的,我们走了啊。”说完就带着手下狼狈的跑了。

    看着关大海狼狈逃走的背影,众人第一次感觉到如此的畅快,海隆相信,他们会越来越发现这群年轻人抱团在一起是一股十分强大的力量,海隆将众人带到了刘永安的家中,说道:“关大海已经发现了我们抓螃蟹这件事情,今天你们虽然将他逼走了,可是咱们都知道这人就是个地痞无赖,绝对会找咱们的麻烦,大家最近注意点,别单独走,尽量几个人一起出门。”众人点头。

    海隆继续说道:“还有,今天咱们去的那个海域还能捕捞一天的螃蟹,明天是周一我得回学校上课,由刘永安带队,我跟富人区那边打好招呼了,你把螃蟹带过去,他们把钱给你,你过后存到我的卡里就可以了。”刘永安点头。

    海隆说完话,刘永安等人对海隆说道:“老大,一会你赶紧走吧,我们二十多人在这关大海不敢把我们怎么样,可是你只有一个人,我们怕他找你的麻烦啊。”

    海隆也知道是这个情况,笑着说道:“放心吧,老大有分寸。”又跟刘永安等人交代了下事情,海隆就回学校了。

    坐在车上的海隆,心中一阵冷笑,关大海啊,这么没有耐心啊,刚抓螃蟹你就蹦出来收保护费,还是那么的没长进。

    海隆知道,今天关大海灰头土脸的走后,不仅不会善罢甘休,反而会更加疯狂的报复,就关大海这耐心,估计明天就得打上门来,今天下午他得召集手下,不然的话,估计今天下午就得打上门来。计谋已经成功,现在事态的发展正按着海隆的计划前进,现在只需要等待明天刘永安等人跟跟关大海火拼就可以了

    周一早上的时候,王安就趁着天色还没亮带着许多食物,就钻进了这幢老宅里面,开始收拾屋子,当王安收拾到早上八点的时候,突然间王安听到了对面刘永安家中有动静,扒开门缝一看,发现小渔村的24个少年居然聚齐了,而且很多人手中都拿着渔网,朝着海里面走去,王安心中想到,难道今天他们还出海抓螃蟹吗,看到众人消失在了眼前,王安立刻跑到了窗户的位置,看着大海的方向,仔细一看,果然海边已经准备好了4艘小型渔船,众人正在往船上放渔网准备出海呢,看到这个情况王安心中不禁大喜啊,想到监视的第一天就获得了重要情报,简直是大功一件啊,看到众人已经上船了,王安立刻打电话给关大海,报告这边的情况,而后关大海依王安计策行事,开始了埋伏的工作。

    想不到刘永安等人今天还敢出海抓螃蟹,这让关大海异常的高兴,听到王安的报告后关大海立刻召集了手下,准备等刘永安卖完钱半路上伏击他们,这样既报了昨天的仇,又抢到了10万块钱,可是一箭双雕啊。

    知道小渔村的众人还会来富人区卖螃蟹,在去富人区的路上,有一段路周围全都是树林,正是适合埋伏的地方,来到了这个地方后,关大海就在富人区外面的小树林里面设下了埋伏,刘永安等人今天到海里面抓螃蟹,抓的不是很多,只有一千多只的样子,两个小时众人就将螃蟹捞完了,看到海里面再也没有螃蟹了,刘永安就招呼众人收网,而后众人推着满载着螃蟹的小车,拿到富人区去卖,一千多只螃蟹才赚了8万块钱,刘永安卖完钱后,将工资发给了众人,看着手中又多了一千块钱,众人都准备出去好好的玩一玩,昨天有老大在,众人放不开,今天没了约束,众人岂能不好好的玩一玩呢,光顾着高兴的这帮年轻人忘记了关大海这个隐患,在小树林里遭到了伏击,当众人看到关大海带着30多个拿着棍棒的手下的时候,就知道完了,四面包围之下,刘永安等人被关大海的手下打的鼻青脸肿,不到十分钟就结束了战斗,关大海一脚踩在刘永安的手臂上,看到刘永安死都不松开手,就知道钱在刘永安的手中,狞笑着拿过一把棒球棍,看到关大海的动作,小渔村的众人纷纷惊呼着“不要”,关大海听到众人的惊呼声,更是得意,将棍子抡圆了之后,一棍子打在了刘永安的手骨上,刘永安的手骨只听“咔”的一声,瞬间被关大海的棒球棍打骨折了。刘永安真汉子,就算是这样,也没有疼的喊出一声,咬紧了牙关,发出低沉的咆哮声。

    听到了骨折的声音之后,关大海嬉皮笑脸的将棍子扔给了手下,蹲在刘永安的身边,用两个手指头捏起刘永安那断裂的手骨,看着那碎裂的骨头对刘永安说道:“何必呢,这钱又不是你的,看看这骨头,都断成这样了,多疼啊。”

    刘永安只是用仇恨的目光看着关大海,看到刘永安的目光带着强烈的恨意,关大海狞笑着说道:“你恨我啊,老子就喜欢看别人用这种眼光看着我,因为你拿我没办法,哈哈。”说完话,关大海故意使劲的握了一下刘永安那碎裂的手骨,但是在剧痛之下,刘永安仍然没有喊出一声,只是用仇恨的目光看着他。但是关大海此时已经将头转了过去,没有看到刘永安的目光。

    从刘永安的手中拿出了那10多万块钱,拿到钱的关大海笑呵呵的对小渔村的众人说道:“回去告诉海隆,保护费他不交我就自己来取,这一次算是警告,下一次就没有这种便宜事了。”关大海不仅抢走了那10万块钱,还抢走了每人身上的1000块钱,众人只能怒目而视,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看着关大海等人开着车走了之后,众人立刻跑到了刘永安的身边,刘永安看着小渔村的少年一个个垂头丧气的表情,忍着剧痛高声的说道:“兄弟们,你们看到了吧,这就是欺负了咱们父母十年的关大海,今天关大海打了我们,如果我们也跟咱们的父母一样,低着头就这样认了,那么咱们这一辈子就完了,咱们就得跟咱们的父母一样,每天都要忍受关大海的打骂和勒索,一辈子穷困潦倒抬不起头来做人,将来我们的孩子也会像今天的我们一样,被关大海这样欺负,而没有任何的办法,难道你们的未来就要这样的生活下去吗,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我们要报仇,报仇。”听到了刘永安的话,众人仿佛醍醐灌顶一般,刚刚还垂头丧气的众人一想到这辈子要像自己的父母那样任由关大海打骂勒索,自己的孩子也会如自己今天这般受人欺侮,心中就禁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啊,24个少年瞪着血红的眼睛互相的看着,少年们不断的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互相支持的力量,看到了一股可以依靠的力量,当这股力量凝聚在一起的时候,众人不禁高声的喊道:“报仇,报仇,我们要报仇。”

    刘永全接话说道:“大哥,这件事情咱们不能告诉老大,咱们这就去报仇,把钱抢回来。”众人听到刘永全的话纷纷点头。

    刘永安忍着剧痛说道:“不行,这事得先告诉老大,关大海的事必须让老大知道,不然老大来的时候,被关大海伏击了怎么办。”众人无语,只能任由刘永安拿起电话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海隆。

    虽然今天是周一,但是海隆也没有去上课,而是坐在家楼下的咖啡厅里等消息,海隆知道,关大海不会让自己等的太久的,果然,快到中午的时候,海隆看到了刘永安打给自己的电话。

    刘永安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海隆之后,海隆立刻打了几台出租车,来到了小树林的位置,看到了刘永安手上的伤,责备的说道:“兄弟你傻啊,钱咱们可以再赚,既然被埋伏了,还拼什么啊,老大在乎的是你们这帮兄弟,可不是那十万块钱啊。”

    一番话说的刘永安眼泪都流了下来,就算是关大海用棍子打断了刘永安的手骨,刘永安都没有坑一声,就算关大海用力的捏刘永安那被打碎的手骨,刘永安也没有坑一声,可是面对海隆的话语,刘永安再也把持不住,失声的痛哭起来,不住的对海隆说道:“老大,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啊。”海隆明白刘永安说的对不起是什么意思,造成今天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刘永安自己两兄弟不自量力,将关大海引了过来造成的,不然,现在海隆仍然可以悠闲的带着这两人,安逸的赚着钱,而不担心任何的危险,现在关大海已经打上门来了,将海隆逼到了绝路,要么不做生意,要么跟他死拼到底。

    将刘永安等人送到了市区里面的医院,本来刘永安等人会以为海隆会对他们大发脾气,那可是10万的现金啊,就这么没有了,刘永安等人光是想着都害怕面对海隆的目光,没有想到,海隆不仅没有责怪他们,还把他们都送到了医院里面来医治,十六七岁的年纪,满腔热血,面对海隆的安慰,纷纷控制不住眼泪,大哭起来。

    今天这顿打挨的太憋屈了,关大海仗着人多,手上还有武器,再加上偷袭,打的刘永安等人完全没有还手之力,面对海隆的安慰,弟弟刘永全对着海隆指天发誓,一定要将钱抢回来。

    海隆安抚住了刘永全,对众人说道:“先治伤,我在宾馆给你们开好了房间,都好好的睡一觉,有什么事,咱们明天再说。”这一举动让刘永安等人更是感激涕零。

    第二天早上,海隆来到了宾馆,来到刘永安的屋子里面后,将这群手下聚到了自己的身边,叹着气对这群手下说道:“关大海刚才给我打电话了,要求一次出海给保护费20万,你们也看到了,老大我最多也就赚20万而已,刨除掉成本,他要的我根本给不出来,而且关大海还说了,如果我想继续在这片海域作业,就必须得将前几次出海的保护费给补上,所以老大我只能不干了,今天老大再给你们一人一千块钱的遣散费,咱们好聚好散,拿了钱大家就散了吧。”听到海隆这么说,众人都惊呆了。

    海隆会产生这个想法众人也是理解的,对于关大海海边的人哪个不知道呢,当年关大海就是东海市郊区一带的混混,仗着自己无赖的本性,聚集了十多个手下开始勒索周围的渔民,给钱的还好说,不给钱的直接动手打人,然后将钱抢过来,也有人反抗,许多渔民气不过聚集在一起,跟关大海打了几次架,迫使关大海放弃了对他们的勒索,正当所有的渔民以为自己看到了希望的时候,来不知道怎么的,关大海居然还有一个黑社会的表哥关大秋,仗着这个黑社会的帮助,关大海带人将所有不交保护费的人全都打进了医院,轻的双腿骨折,最严重的一个直接被关大海给打死了,死者家属到公安局去报案,人们都以为关大海会被绳之以法的时候,想不到公安局查案查了快5年了,仍然没有查到线索。众人惊惧于关大海的能力,无奈的继续向关大海交保护费,小渔村的渔民之所以放弃了捕鱼,很大的原因是因为关大海,本来捕鱼就赚不到多少钱,上了岸还要被关大海勒索,日子根本过不下去。

    众人越是恐惧关大海,关大海越是猖狂,经常无故打人骂人,稍有反抗就会有一群人过来拳打脚踢,刘永安与刘永全的父亲就是因为受不过关大海的侮辱,而被关大海给打的双腿骨折的,想到这个事,两兄弟就恨不得杀了关大海。

    听到海隆这么说,众人都一时不知道怎么做才好。海隆将钱放在了桌子上,看了众人一眼,摇了摇头就准备离开,对于海隆而言,魔鬼海那么大的范围,周围的渔村那么多,自己大不了换一个渔村就是了,而且自己才是一个大一的学生,现在赚了两百多万了,吃穿用度已经不愁了,魔鬼海就在这里放着,什么时候来不一样,而对关大海的仇,海隆可以慢慢的积攒实力,海隆年轻,有的是时间。如果这群人到现在还悟不出抱团反抗的道理,海隆也没有继续照顾他们的必要了,海隆又不是慈善家,凭什么他们每周只干半天的活,却可以拿上万元的月薪,每天晚上海隆都要控制龙王在魔鬼海里面费力的将螃蟹**出来,稍有不慎,就有可能中了埋伏,或者被海蜇什么的偷袭,难道真以为海隆那么容易就把螃蟹引出来吗。

    失望了的看了这群人一眼,心中想道这群人又要回到以前贫苦的生活状态了,可是这与海隆有什么关系,在关大海面前,海隆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为什么要为了这群人与关大海硬碰硬呢,而且自己已经对这群人仁至义尽了,出海一次就可以获得一千块钱,换一个地方谁会给你,也只有海隆看在乡里乡亲的份上,帮他们一把。看着这群人只会低着脑袋,唉声叹气,海隆摇了摇头,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都是你们自己选的,既然你们愿意回到贫苦的生活中去,我也没有办法。

    这时刘永安反应了过来,如果海隆走了,不再干这一行了,他们的生活又会被打回原形,一想到每个月只能收到父母寄回来的几百块钱的生活费,每天过着吃不好穿不好,住不好的生活,每天只能无所事事的游荡在村子里,连找对象对方都因为自己太穷而看都懒得多看自己一眼,一想到要回到那种日子,再对比现在的生活,每个礼拜有两千块钱的收入,每个月的工资就是八千块钱,市里面的白领的工资也不过如此,在看看工作时间,如此轻松的工作,每周只干两天的活,休息的时间却达到了五天,高工资让原来那些瞧不起自己的人,现在只能仰望着头看自己,看着他们羡慕的目光,刘永安就有一种浑身舒爽的感觉,现在自己有能力过自己喜欢过的生活,买名牌衣服,住高档公寓,那些弃自己如敝履的乡下女人,现在上赶着来追求自己,自己对他们却再也看不上眼了,都市的白领丽人才是他们的选择。

    刘永安被打的骨折了,也没有喊出一声,就是想用自己的表现来告诉大家,男人,我们已经长大成为男人了,面对事情,不能再一味的去逃避,要学会面对,要知道如何去解决这个问题,关大海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我们的那颗心,那个对关大海十年来打骂之下的恐惧的心,刘永安亮出了自己的手臂,大声的质问着小渔村的每一个人,当刘永安问道:“难道你们也希望将来自己有一天也变成你们的父母那样,每天在关大海和他的手下打骂之下过着那种穷苦窝囊的生活吗,你们愿意看到自己的女人被关大海和他的手下**却只能哀求的场面吗,你们原因自己的孩子像你们一样只能恐惧的生活在关大海的阴影下,面对美好的生活却没有勇气去追求吗?”

    再一次听到这番话,众人想到自己父母这十年来的生活,再想想如今自己还要陷入到那样的生活中去,一股更大的恐惧感瞬间传遍了全身,小渔村的少年现在已经无需做出选择,因为生活已经替他们做出了选择,那就是跟关大海抗争到底。

    面对如此大的差距的生活方式,刘永安当着海隆的面,大声的问其他人,还想要回到从前的那种生活中去吗?

    没有一个人愿意,如果说之前没有体验过这种富足的生活方式,这群少年也许不会执着的追求这种生活,在烂泥塘里慢慢腐烂也只能让他们认命,因为不知道,所以不在乎。可是体验过这种受人崇拜与富足的生活方式之后,谁还愿意回到那烂泥塘一般的生活中去呢。没有想到,海隆当初在他们心里埋下的那颗种子,会爆发出如此大的能力,直接在他们的心里树立了一个对于生活的标准,海隆也没有想到,刘永安为了自己会受到这么大的伤害。

    所谓夺人钱财犹如杀人父母,面对着关大海众多少年心中不再怀有恐惧,有的,只是无尽的愤怒,一想到还要过那种穷苦日子,众人就恨不得杀了关大海。

    有人直接提议道:“今天我们还去抓螃蟹,这回我们身上都带刀,如果关大海再敢带人来抢咱们,就跟他们拼了,我再也不想过那种苦日子了,我受够了,如果再让我过那种日子,我宁愿死。”这句话说出了众人的心声,纷纷高声的应和着。

    海隆感到很欣慰,但还是问道:“如果你们有人想退出可以直接提出来,我不介意,毕竟是关乎自己生命的事情。”如海隆所料,没有一个人想要退出的。

    天堂跟地狱,谁都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谁挡路,谁就得死。所以没有一个人选择退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