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超级龙王分身 > 第十章 听歌见人
    这声音让海隆的身体仿佛被闪电击中了一般,整个人都呆住了,那熟悉的歌声,那清脆甜美的嗓音,不正是自己日思夜想在海边听到的声音吗,怎么会从母亲小店的隔壁传来呢。

    东海大学作为全国有名的学府,也会有一些自己的传统,学校每年开学都会举办一次歌唱比赛,就在新生入学之后不久,下个周末就到了比赛的时间,胡静最近心里比较着急,因为她也报名参加了这次比赛,由于自己身体不好,加上军训时候的劳累将自己给累病了,在宿舍躺了好几天才缓过来,但是比赛的日期也临近了,自己却没有怎么练习过比赛曲目,所以一直在为此事烦心。胡静的嗓音很好,舞跳的也很好,人长的非常的漂亮,个子不高也不算矮,但是纤细的身材,显得娇小玲珑的,还长了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媚眼如丝就是形容她这样的。胡静从小就不乏追求者,但是因为学业她都放弃了,只是在高中的时候谈过一次恋爱,但是也不了了之,她希望上大学之后能够尽情的展示自我,让人生过得精彩,所以她把歌唱比赛当成了第一个展示自我的平台。

    刚搬到开发区的东海大学,周边还是一片荒芜,算上母亲的小店,这里的门市也不过20多家,大部分都是超市和网吧一类的,不要说ktv了,连台球厅和旱冰场都没有。所以,胡静沿着学校周围找了好久也没有找到一家能够让自己练歌的地方,最后,只能来到海隆家旁边的音像店,因为这里起码有麦克风,有音响,只要自己多花点钱,应该能让自己练习吧。

    她还真找对地方了,音像店的老板真的同意了她的要求,给了胡静一个麦克,让她随便练歌,所以,海隆才能听到胡静的歌声。

    毕竟不是在ktv,有一个独立的包间,音像店里进进出出的有很多人,胡静有些放不开,唱歌的时候,感觉嗓子有些发紧,一曲唱闭,幸好没有跑调,胡静暗自庆幸,听着胡静的歌声,那清新而又甜美的嗓音,让海隆心中的怒意逐渐的缓解,兽化的状态慢慢的开始消除,此时海隆的灵魂已经慢慢的接收灵魂和身体的控制权,虽然灵魂仍然处在暴怒的状态,但是海隆在歌声的帮助下,已经恢复了身体的控制权,松开了紧握的拳头,缓解了狰狞的表情,海隆回到了家中,母亲做完了晚饭,正在等待自己回家,看到母亲那温柔的眼睛,龙王那狂暴的灵魂再也无法影响到海隆的意识,一瞬间海隆就从兽化的状态中解脱出来,笑哈哈的对母亲说道:“妈,我回来啦。”

    看到海隆回来了,母亲也很高兴,赶紧招呼海隆吃饭,海隆对母亲说道:“妈,隔壁怎么有人在唱歌啊,他们家不是开音像店吗,怎么改ktv了啊。”

    母亲将碗筷放在桌子上,笑呵呵的说道:“谁知道呢,我也不知道咋回事。”

    海隆帮着母亲端菜,对母亲说道:“妈,我过去看看,歌唱的不错呢。”看到海隆去了隔壁屋,母亲不禁失笑。

    音像店就在隔壁,几米的距离海隆却有一种走了好久的感觉,走出家门口海隆就一直在想这个女孩的容貌,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啊,海隆每一次兽化都是在这歌声中恢复的,这歌声对海隆而言不仅仅是好听那么简单,更是海隆精神的寄托,海隆真心的希望唱歌的女孩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只有漂亮的女孩才配得上这如天籁一般的嗓音,怀着忐忑的心情海隆来到了隔壁的音像店,海隆进入音像店后,就坐在一旁的凳子上,看着女孩的背影,听女孩唱这首熟悉的《踏浪》,海隆感觉没有错,那半个月一直在海边唱歌的女孩就是眼前的这个人,声音一模一样,原来自己日思夜想的女孩就是这个样子的啊,个子不算高,一米六多的样子,乌黑的长发,扎着马尾,雪白色的外衣,完美的身材比例,这外形咋这么熟悉呢,海隆感觉好像在哪见过,正在海隆好奇的时候,一曲结束之后美女回头调试音响,正好看到了海隆,海隆也看到了女孩,两人同时说道:“是你?”

    对面的女孩不正是自己中午的时候坐在自己对面桌哭泣的女孩吗,怎么会是她呢,海隆不禁在心里发出一声感叹,天啊!长的如此漂亮,歌声又如此好听,身材又这么完美,上天怎么会创造出这么一个完美的杰作呢。海隆都不得不感叹造物者的神奇,居然把胡静创造的如此完美。

    胡静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海隆笑呵呵的说道:“我还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呢,我家就在隔壁啊。”

    胡静“啊”了一声,说道:“原来你家在这里啊,真巧啊。”

    海隆心中想道,可不是吗,想不到那个在海边唱了半个月歌的女孩就是你,天天想找你找不到,结果在这里以这个方式碰到了,这世界真小,人生也真是够巧的。

    海隆问道:“怎么在练歌吗?”

    胡静无奈的将自己为什么练歌的事情娓娓道来,海隆这才了解。

    胡静又练习了几首歌曲之后就回宿舍了,没有让海隆请吃饭,也没有让海隆送,就这么走了。

    看着胡静的背影,海隆心中真是万般滋味,当初看到胡静模样的时候,海隆就被胡静的美貌所折服,看的都发呆了,这次知道唱歌的女孩跟胡静居然是同一个人的时候,海隆已经呆了,当初在海边听到的甜美的歌声,就让海隆不能自拔了,现在发现,这美丽的容颜与甜美的歌声出现在了同一个人身上,海隆彻底的懵了,在胡静面前,海隆甚至有一种自卑的感觉,都不敢看胡静的脸,生怕自己看到那漂亮的容颜后因为发呆而出丑,而且胡静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那灵动的大眼睛仿佛能看穿你的心事一般,让海隆更加的不敢看她了,可惜,胡静是一个聪明的女孩,还是发现了海隆的窘态,所以就提前回去了,这让海隆万分的惋惜,恨自己的不争气。

    吃过晚饭后,海隆就躺在了床上,翻来覆去,无论如何也睡不着觉了,脑袋里面全都是胡静的样子,或哭泣、或微笑、或羞赧、或开心,每一个模样都是那么的迷人。本来以为一会就能睡着了,可是都到后半夜两点了,海隆还是睡不着。

    因为海隆是军人家庭,家里面一直都是父严母慈,犯了错,都是父亲责骂,母亲呵护,可是有一件事,父母的意见特别一致,那就是在成年之前不允许自己谈恋爱,哪个男孩子没有喜欢的女孩啊,上初中的时候,海隆就喜欢过一个女孩,海隆当年问过母亲,是否可以跟喜欢的女孩谈恋爱的问题,母亲反问自己“你能保证对你自己喜欢的女孩负责吗?初中毕业后你俩还会在一个学校一个班级吗?高中毕业后你能保证你俩考进同一所大学吗?你能保证大学毕业后,找工作的时候你俩还能在同一个城市同一个单位吗?如果不能,你怎么对你喜欢的女孩负责?”

    面对母亲的问话,海隆哑口无言,仔细的体会母亲的话语,海隆才恍然大悟,虽然自己很喜欢那个女孩,可是自己绝对没有办法保证对他负责到底的,现在虽然喜欢得仿佛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一般,将来分手的时候,对女孩子将会造成多么大的伤害啊,对自己,又会造成多么大的伤害啊,既然知道结果,倒不如不开始。

    从那以后,海隆就再也没有对哪个女孩子动过情,虽然有人劝过自己,应该多找几个女孩来谈恋爱,那样才会知道自己将来想要找一个什么样的女孩子来当终生伴侣,可是海隆固执的认为,既然喜欢一个女孩子,那就要对她负责到底,抱着体验人生的目的来谈恋爱,海隆做不出来那种事。

    所以,直到海隆上了大学,海隆都没有恋爱经验,不仅没有谈过恋爱,基本上也没有跟女孩子说过话,也不看女孩子的模样,生怕自己把持不住。结果上高中的时候发生了这么一件事,让男同学把海隆当怪物来看待,女同学则把海隆当宝贝来看待,一次老师组织同学爬山的时候,满头大汗,大家都在喝水的时候,一个女孩子看到海隆手里没有水,就把自己刚喝过的矿泉水递给了海隆,按常理而言,海隆当然是先感谢下女孩子而后接过水一饮而尽了,可是海隆只是感谢了下对方,却没有喝对方递过来的水,美女很不理解海隆的行为,以为是嫌弃自己先喝了水,感觉自己脏呢,有些不高兴的转过头,旁边的朋友气不过,当场问为什么的时候,海隆理所当然的回答道:“女孩喝过的水我怎么能喝啊,我是男的啊。”

    一句话让班里的女生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呼啦一下将海隆围在了中间,对海隆的过去进行了360°无死角的盘问,看着众美女逼问自己的样子,吓得海隆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冷汗都流下来了。

    一番盘问之后,众美女得出的结论是,海隆是一个基本上没有接触过女生的心地十分纯洁善良的男孩,再看看海隆阳光帅气的样子,当时海隆就被众美女封为班级宝贝了,可见海隆这样的男孩是多么的少见了。

    可是高中的时候,海隆还是只顾着学习,而不想着谈恋爱,班上的女生多次暗示海隆,虽然都很漂亮,可是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对他们负责,海隆只好硬下心,不搭理他们,可海隆越是摆出一副冷酷的表情,就越是招女人喜欢,有些时候,海隆不得不躲着他们走了。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海隆也上大学了,母亲对自己的要求没有那么严格了,最主要的是,海隆有经济实力了,可以按照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来生活了,也就是说,海隆有能力对自己喜爱的女生负责了,所以海隆的心也就活了。

    但是,海隆出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么多年来,海隆基本上没有怎么跟女孩子说过话,也没有仔细的看过哪个女孩的模样,因此,当胡静这个美的如画的女生出现在海隆面前的时候,海隆自然而然的会变得发呆了,如果这么多年来海隆是一个花花公子,那么海隆就会知道,胡静的容貌也就是比一般的美女要漂亮那么一些而已,可是,多年不注意女人容貌的海隆,哪里会受得了如此美貌的胡静的一颦一笑呢,再说多年来海隆都不主动跟女孩说话,所以,渐渐的海隆也就不知道该怎么跟女生说话了,通常海隆都是一副冷酷的样子,就解决了这个问题,可是面对胡静的时候,海隆是喜欢她的,因为不知道如何说话,心里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可是脸上表现出来的,却是一张冷酷的面容,对方跟你说话,你的回答却是偶尔说那么一两句,对方认为你很不尊重人,渐渐的也就懒得跟你说话了,不然,胡静也不会就那么走了。这让海隆十分的失落,心中不禁暗下决心,下次再碰到胡静的时候,一定不再这么窘迫。

    无奈的叹了口气,海隆突然间想到龙王还在受伤的状态呢,赶紧将灵魂飞到龙王体内,发现龙王的身体已经进入了休眠状态,身体正在逐渐的恢复,海隆这才放下心来,可惜不知道龙王什么时候能够苏醒,不过螃蟹却已经被海隆引到了指定的区域,想到**螃蟹时被海蜇伏击,过程虽然有些曲折,但是总算是完成了既定的目标,这让海隆还是十分的高兴的,后天上午回去,让刘永安两兄弟把螃蟹捕捞上来,又是一大笔收入。可能是到了9月份的缘故,俗话说吃螃蟹八月公九月母,本来在八月末的时候富人区对螃蟹的购买力下降了不少,可是,这两天催促自己捕捞螃蟹人,让海隆都有退学专门干捞螃蟹这一行的冲动了,人实在是太多了,而且最近螃蟹的价格又上涨了不少,东海里面其实是没有多少梭子蟹的,大部分的梭子蟹在没有约束的捕捞下,早就绝种了,现在大部分的梭子蟹都是在朝鲜海域捕捞上来的,可是最近不知道什么原因,朝鲜边境的将军换人了,原来定的规矩他全部给废止了,并且严禁中国渔船进入境内捕捞螃蟹,所以,今年螃蟹的价格格外的高,普通的花盖螃蟹价格都达到了80多一斤了,梭子蟹更是达到了120一斤,而自己魔鬼海出产的螃蟹,富人区已经给出了200块钱一斤的价格,可以说,现在谁手里有螃蟹,谁就能一夜暴富。

    而对于那些在自己这里预定了螃蟹的饭店而言,他们收购的价格也达到了180元一斤,但是他们的出售价居然达到了260元一斤,这可以说是天价了,螃蟹居然能够卖到龙虾的价格,但是海隆的螃蟹可是正宗的魔鬼海出品,而且还是野生的螃蟹,可遇不可求的好东西。如果天天都在捕捞螃蟹的话,每天刘永安两兄弟上下午各出海一趟,可以捞上来200多只螃蟹,一只螃蟹最少2斤,多的能够达到4斤,个头大的都吓人,但是一看就知道是野生螃蟹,因为钳子和后腿特别的巨大。一天最少都能赚到8万块钱,一个月的话至少能够赚到240万,对于别人而言,需要人工、渔船的损耗、缴纳税收等各种费用,最后能够赚到一半就谢天谢地了,可是海隆只有一个人工钱,不需要缴税,渔船还是那种小渔船,除了油钱什么东不用,基本上全都是利润啊。这么卖螃蟹简直跟抢钱一样,就算这样,还供不应求,200个螃蟹连富人区一天的量都供应不过来,更别说东海市的各大酒店了,海隆感觉,距离关大海来找自己,已经不远了,想到关大海海隆不禁冷笑,当年关大海借助自己的势力勒索、诈骗,在国家法规那里打擦边球,而且勾结权利机关让海隆等小渔村的村民被迫受其侮辱,海隆绝对不会饶过关大海,混社会迟早是要还的,当年你迫害了那么多人,现在他们的孩子都长大了,我倒是要看看,谁会饶过你。从海隆拥有了龙王之后,就有了这个报仇的打算,当海隆控制着龙王第一次遇到危险,不得已与一米多长的石斑鱼殊死搏斗之后,海隆就悟出了一个道理,这个世界,你要软弱就活该受欺负,你要不想死,你就得弄死想要对付你的人。对关大海这样的,当年他那么侮辱海隆,能够洗刷这耻辱的只有鲜血,海隆要用关大海的命来洗刷自己的耻辱。

    从那时候开始海隆就在布局,小渔村上百户人家哪家没有被关大海欺负过,抢劫过?海隆为什么给刘永安两兄弟开那么高的工资,一个月差不过一万块钱,他俩凭什么拿这么多钱,每周出海一次,一次工作半个小时,还是在近海,就跟玩一样过了半天之后就有一千块钱可以拿,凭什么呢,海隆要告诉两人,跟着他就可以赚到很多的钱,多到可以改变他们命运的钱。

    两人穷日子过惯了,突然间有了钱一定不知道怎么花,根据海隆的推测,两人应该是先去还钱,外面欠着外债大概有五千块钱,两人很轻易的就可以还钱,而后,平时因为家里穷,朋友也都很穷,现在有钱了,能不在朋友面前显摆,能不带着以前的好朋友出来吃饭吗,这群人看到两人赚了这么多的钱,一定会询问怎么赚的,看着众人羡慕的目光,在物质跟精神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的情况下,再加上喝多了之后,两人一定会告诉众人是因为跟着海隆在近海捕鱼才赚了这么多钱的,众人得知了真相之后一定会求两人帮忙搭线,进入海隆的队伍,海隆要用的,就是这些人。

    这么多年来看着自己的父母被关大海欺负,看着父亲被打,母亲的钱包被抢走,家中过着困苦的生活,怎么可能心中没有怨恨,怎么可能不在想着杀关大海泄愤,可是没有人将他们组织起来,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组合起来对抗关大海,海隆要做的就是将他们团结在自己的手下,利用他们来杀关大海。

    带着这群人去抓螃蟹,一次每人工资一千,一周两次就是两千元,一个月下来就是上万元,从一个兜里一分钱都没有的穷苦人,瞬间变成了月薪上万的上等人,这些人怎么会不在乎这份工作。

    自己抓螃蟹的时候关大海不会在乎海隆的行为,东海里总会有从魔鬼海游出来的螃蟹,这很正常,发现个几十上百只的根本不是新闻,关大海为了这点事特意带着手下来为难海隆都不够油钱的,可是当海隆带着这几十个手下在魔鬼海附近大量捕捞螃蟹的时候,关大海一定会注意到这件事情,那个时候关大海一定会来勒索保护费,海隆只要借机退出,众人哪里会舍得这一万块钱的工资不翼而飞呢,本来就对关大海心怀怨恨的众人岂不是更加痛恨关大海,到时候杀人岂不是水到渠成了吗。

    海隆心中想道,关大海啊关大海,我要你这个月命丧这东海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