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敌妖孽兵王 > 620.第620章 高低贵贱
    “轰隆!”

    两团狂暴的真气力量率先轰击在一起,发出巨大的爆破声响。

    漫天劲气碎片疯狂四溅,四周那些围观的玄气宗弟子惊呼不断,纷纷向后倒退闪躲。

    有些闪躲的快,而且修为境界高一些的,便将那些轰击而来的劲气碎片避开或者抵挡住,可有些实力弱一些,便被劲气碎片所伤,哀嚎声不断。

    一道火星在虚空闪过。

    “叮!”

    清脆的刀剑撞击声响如同惊雷,夹杂在两股狂暴的冲击波之以超过音速的速度传向四周,钻进了众人耳。

    刀剑之,蕴含着陈小刀和柳长生两人最强大的力量。

    陈小刀那把刀虽然是特制,但这一次撞击的力量实在是太强,柳长生的真元也修炼到很纯的密度,加他那把长剑材质似乎很特殊,坚固无,所以陈小刀只觉得手一沉,那把刀便从刀锋部位碎裂开来。

    柳长生的剑势如破竹,直向陈小刀当胸刺落。

    只不过,柳长生的面色却变得无震撼与恐惧,嘴巴一张,一大口鲜血直接喷了出来,身子也向后倒飞了出去。

    一股凌厉的剑气破开了陈小刀胸口的衣服,抵达陈小刀身躯的时候,却无法刺入。

    一来是柳长生的身子在倒退,二来,则是陈小刀的护体罡气实在是太强。

    他那一剑虽刺破了陈小刀的护体罡气,甚至碎了陈小刀那把特制钢刀,但却无法真正伤到陈小刀,因为陈小刀那一刀蕴含的真气力量更加精纯,也更加霸道,直接在刀剑碰撞的瞬间便逆袭而,轰击在柳长生的体内将其震退。

    陈小刀嘴角勾勒出一丝迷人的笑意。

    柳长生面色再变。

    “噗!”

    只见柳长生胸前,衣服破碎开来,下一刻,一道血光飙了出来。

    他那一剑释放出了凌厉的剑气,陈小刀那的真气力量他更加强大与精纯,刀气自然更加霸道浓烈。

    “休想得逞!”

    柳长生一声怒吼,双手结了一个古怪无的印诀,向胸前抓了过去。

    “噗!”

    仿佛是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轻轻传开。

    那道霸道的虚拟刀气硬生生被柳长生那双手的印诀抓碎。

    “噗!”

    柳长生再次喷出了一口鲜血,显然,虽说当初了陈小刀那霸道无匹的刀气,但他却再次付出了一定的代价。

    ……

    嘭!

    柳长生的身躯狠狠砸在地,地点正是他之前所站立的地方。

    不过,他足下却砸出了一个不小的坑,双足更是深深陷入泥土之,直没入膝盖部位,一眼望去,他那本不算高的身躯变得矮小了一大截。

    陈小刀身子也矮小了一大截,他身下的地面出现的坑更大,甚至一些石块都向外面溅飞了出去,可以想象两人那一击的威力有多恐怖。

    而陈小刀站在那里什么事情都没有,反而还将柳长生给震飞了出去,可见陈小刀所能承受的力量有多可怕!

    这还是人吗?

    要是换了别个,只怕早震碎了五脏六腑,早挂了吧。

    可陈小刀还在笑!

    在众人震惊无的目光之,陈小刀身躯变得更加矮小。

    然后,他从那个深坑射了出去,速度之快,简直柳长生之前还要更胜一筹。

    但他不是向柳长生出手,而是直接扑到了王逆身边,当众人看清楚的时候,王逆已经被他一把捏住了咽喉部位,举在高空。

    “你王家视我如蝼蚁,如今我灭杀你们王家之人,易如反掌,在我眼,你们才是真正的蝼蚁。”

    王逆眼流露出深深的惊恐之色,瞪大了眼珠子望着陈小刀,想要说点什么,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可眼神求饶的神色,却很明显。

    “如果是以前,我或许会心软,但现在我明白了很多事情。如,倘若有一天我被你捏在手,你不会放过我,所以……去死吧!”

    “咔嚓!”

    骨骼被捏碎的响声清晰的传开,王逆自始至终连一句话都没说,便彻底断气,这位江南王家的接班人,未来的守护者,还没能成长起来,便已经陨落。

    “爸!!!”

    王峥嵘肝胆俱裂,双目泛红的冲向了陈小刀:“我杀了你!”

    陈小刀一抬手,一股凌厉的刀气横扫而出。

    王峥嵘还没能冲到陈小刀身边,距离他还有十米左右的距离,膝盖部位以下的小腿直接扑到在地,而他的半身,则彻底失去平衡的向前飞了过来,狠狠的摔在地。

    王峥嵘也算得有骨气的人,咬紧牙关,双手支撑着身子抬头狠狠的望着陈小刀。

    陈小刀没有一点不忍,冷冷道:“从今以后,再无江南王家!”

    手掌横扫,王峥嵘的胸前血光飞溅,身子一番,倒在地之后狠狠抽搐了几下,再无气息。

    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恐怖气息笼罩在所有玄气宗弟子心头。

    望着场的陈小刀,看着王逆与王峥嵘两父子的尸体,很多人眸流露出了深深的恐惧。

    这小子太狠辣了啊!

    太毒了!

    出手便杀人,算是王峥嵘这种在他面前毫无还手之力的人,也是照杀不误啊!

    “你……你竟在老夫眼前,在我玄气宗山门之前斩杀我玄气宗门人弟子?”柳长生气血攻心,愤怒无的望着陈小刀吼道。

    陈小刀抬眼看着他,冷冷道:“你们的性命普通人之前一些吗?谁给的你们这种优越感?”

    柳长生低吼道:“本如此,弱肉强食的世界,普通世界的人类生命本属于最低级的,他们便是最低级的蝼蚁,死死了,杀了又如何?”

    陈小刀气急而笑,望着柳长生道:“好一个肉弱强食强者为尊,既然如此,我今日便是灭杀了玄气宗所有人,对我来说便是踩死了一对蚂蚁而已,也是不需要承受罪责,无须承担后果的咯?”

    “你敢!”

    柳长生厉声嘶吼:“你真当自己天下无敌,可以在修炼界肆意妄为吗?”

    陈小刀眉头一沉,身释放出一股狂暴的暴戾气息,断喝道:“老子有何不敢?你们玄气宗还不是照样以为自己天下无敌,若非如此,岂会纵容王家之人肆意妄为,又岂会因为我损伤了你们的利益,便派门人弟子对我赶尽杀绝?”

    柳长生有些语塞,但他不甘,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他是柳长生,是玄气宗的二长老,玄气宗是修炼界的大门大派,是一般的古武家族和修炼家族都要强大得多的存在。

    所以,他们可以将别人当做蝼蚁,因为他们高高在惯了,却容不得别人践踏他们的尊严,不允许自己也成为别人眼的蝼蚁。

    他不甘,无法接受。

    虽然这种不甘显得很没有道理!

    但他忘记了一句话。

    王侯将宁有种乎?

    自古王侯将相,并非都是天生天养的尊贵品种,不都是传承下来的。

    低贱也好,高贵也罢,说到底还是需要自身努力去争取与改变。

    只是,柳长生那种思想已经根深蒂固。

    或者说,如柳长生这样的古武家族和修炼界的高手强者,都是这样的固定思维。

    当一个来自世俗界的蝼蚁试图抬眼望天,试图挑衅他们这种高高在的权威的时候,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出手镇压。

    当他们无法镇压这只蝼蚁的时候,甚至被这只蝼蚁反踩在脚下当做蝼蚁的时候,他们是不甘的,也是无法接受的。

    这,便是人类自古而有之的所谓高低贵贱等级之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