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敌妖孽兵王 > 600.第600章 司徒小姐
    赵半山和王友堂两人本是带着灭一灭陈小刀的威风而来,甚至赵半山都打算废掉陈小刀或者杀了陈小刀,看看老陈家到底是个怎样的反应。

    毕竟,他赵半山背后还有人撑腰呢。

    可是没想到刚来到这里,被陈小刀一招逼退。

    见识到陈小刀如此霸道的战斗力,赵半山和王友堂两人心骇然无,退意已经萌生了。

    此刻听到陈小刀这番话,王友堂面色巨变,正要开口,一旁的赵半山却率先抢道:“不,不,陈公子您误会了,在下赵半山,今日前来是代替小儿向您赔罪来的。”

    王友堂暗自松了口气,同时心生出一丝鄙夷和无奈之情。

    他与赵半山也是多年的朋友了,赵半山何曾如此低声下气的向人低头过,可是今天,却一下子被陈小刀逼到了这个份,可见陈小刀的超强战斗力给了赵半山多大的压力。

    无论怎样,他们都是江湖人,江湖人世俗界的人更加懂得弱肉强食的道理。

    现在如果不及时摆正姿态,不及时向陈小刀低头,只怕明天之后没有赵半山了。

    同时,王友堂也暗自对陈小刀佩服不已。

    他和赵半山刚出现在这里,陈小刀这大半夜的竟然在走廊里吸烟。

    怎么可能这么巧呢?

    他可以肯定,陈小刀早等在这里,这里是东三省,是赵半山的地盘,所以陈小刀早知道赵半山会亲自门,或者来找他的麻烦,或者来门赔罪。

    而现在,一招震慑了赵半山之后,陈小刀说出了先前那番话语,便是给赵半山一个下马威。

    如果你赵半山是来兴师问罪的,那么他陈小刀不介意将你灭杀在这里。

    王友堂正暗自心惊陈小刀的手段,同时还在鄙视赵半山的圆滑与狡猾,却突然感受到一道冰冷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

    果然,陈小刀向他望了过来,一身杀气的道:“你呢,你又是谁,是来为赵半山助威的吗?”

    王友堂大惊。

    这小子,好可怕的眼神,好霸道的气势。

    这不仅仅是要给赵半山一个下马威,同时也是要将自己死死踩在脚下啊!

    我堂堂八卦门的宗师,竟然……哎呀,算了,形势逼人,赵半山都低头了,老子跟着低头也不算丢人。

    王友堂心思绪电闪,立刻抱拳向陈小刀道:“在下八卦门掌门王友堂,是前来当个和事佬,希望两位能冰释前嫌,不要冲突。”

    陈小刀冷哼了一声,道:“你们深夜造访,满身杀气,我倒是没看出来想要冰释前嫌的意思。”

    王友堂急忙道:“不,陈公子您误会了,我们是真的来道歉的。”

    一旁的赵半山也连忙点头道:“对,对,我们是来道歉的,还望陈公子念在小儿无知,不认识您的份,饶恕了那小子的罪责。”

    陈小刀见赵半山和王友堂两位大人物都向自己低头,心里却生不出半点自豪,反而对力量为尊这件事情看的更加透彻。

    这两人之前明明想要兴师问罪来的,若非自己给他们一个下马威,让他们见识到自己的强大,此刻又岂会低头臣服?

    “诚意呢?”陈小刀目光落在赵半山身,冷冷问道。

    赵半山额头冒出了汗珠来。

    想他堂堂武道宗师的巅峰强者,平时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受人尊敬的大人物,此刻却在一个年轻人面前唯唯诺诺。

    他心很是不甘,但又无的无奈。

    没办法啊,这小子的实力太强了,虽然只是接触了一招,但他可以肯定,陈小刀要杀他和王友堂,简直易如反掌,这样的妖孽,背后只怕还有更加可怕的强者,绝对不是他赵半山能够得罪的起的。

    “听闻小儿说,他们伤害了陈公子的两位朋友,尤其是还让其一位姑娘受了伤,所以半山连夜从哈尔滨飞到了这里,特意前来赔罪来的。这卡里面是五千万,算是我赵家的一点点心意,权当是医药费了,还有,你们需要的药材等原材料,一律打八折,对,在以往谈妥的价格基础再打八折。”赵半山说着,小心翼翼的望着陈小刀道:“不知陈公子对此可满意?”

    陈小刀听的暗自心惊。

    尼玛,一出手是五千万,不知道老子是穷人吗?

    医药费五万块都不用,你丫一出手是五千万,果然是带着诚意而来的啊。

    最重要的还是所有原材料打八折,嗯,这应该也是诚意满满了吧?

    陈小刀知道孙晓冉的事业心很强,她既然还要开公司,那离不开这边的原材料,只要赵半山今后不敢与自己为敌,那么原材料方面不成问题。

    想到这里,陈小刀身的杀意消散了不少。

    赵半山和王友堂感受到那股弥漫虚空的浓烈杀意渐渐消退,心底同时松了口气。

    “怎么了?”

    在这时,陈小刀背后一个房门打开,司徒晴走了出来,紧接着,孙晓冉也从她身后走来,扶着她。

    赵半山和王友堂两人目光落在这两个小姑娘脸,顿时眼前一亮。

    好俊俏的女子啊,难怪能让陈小刀如此动怒。

    咿,不对啊!

    王友堂和赵半山两人同时神色一变,目光直接落在司徒晴脸,仔细的辨认起来。

    “你……你是司徒小姐?”王友堂率先发出惊呼。

    赵半山浑身一颤,面色吓的苍白无,望着司徒晴道:“你是司徒晴,司徒南风家的姑娘?”

    司徒晴一脸平静的望着两人,淡淡道:“你们认识我?”

    这算是承认了。

    王友堂顿时激动起来,向前走出了几步,说道:“我是王友堂,早年还得到过您爷爷司徒浩天前辈的指点,三年前司徒前辈百岁大寿,我去拜寿了的,也远远的见过您一面的。”

    司徒晴微微点头,道:“听爷爷提起过。”

    赵半山身子一颤,然后扑通一声跪在了低声,一副痛心疾首后悔莫及的样子道:“都怪我教子无方,想不到我赵半山养了个逆子孽障,竟敢伤害司徒小姐,我……我这回去杀了这小子给司徒小姐您谢罪。”

    陈小刀傻眼了!

    孙晓冉也是一脸的目瞪口呆。

    唯有司徒晴一脸平静,目光冰冷的望着赵半山,也不知道心里头在想着什么。

    陈小刀和孙晓冉都望着司徒晴,脸充满了疑惑。

    不过很快,陈小刀脑海想到了张国锋曾经提起过的事情。

    看来古武界也和世俗界一样,强强结合啊,这个司徒家族,看来没这么简单。

    司徒晴目光落在赵半山身许久没有离开。

    赵半山脸汗如雨下,跪在那里动都不敢动。

    许久之后,司徒晴移开了目光,冷冷道:“不知者无罪,伤我的人是李阔,凭你那儿子,还伤不了我。”

    赵半山如蒙大赦,急忙道:“多谢司徒小姐不罪之恩。”

    司徒晴看了他一眼,冷冷道:“起来吧,我司徒家从不欺负别人,但谁要是招惹了我们司徒家族,司徒家族也不是好惹的。”

    赵半山急忙道:“是,半山记住了。”

    司徒晴是个极其聪明的女子,她之前在病房里听到了陈小刀和赵半山他们的谈话,此刻望着赵半山问道:“你深夜来此,可是谁指使的?”

    赵半山汗如雨下,一脸为难道:“这……这个……”

    司徒晴凤目一瞪:“怎么,敢做不敢当?”

    赵半山眸闪烁了一下,最终还是不敢违逆了司徒晴,从牙缝挤出几个字来:“白家。”

    陈小刀眸精光一闪,笑道:“可是白战鸿?”

    赵半山闻言面色巨变,一脸震惊的望着陈小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