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敌妖孽兵王 > 522.第522章 轩辕武烈
    湖北,神农架,幽兰谷。 ()

    独立的小木楼里散发出淡淡的空谷芬芳,小木楼里只有慕容秋雨一人。

    做完了清晨的修炼功课,慕容秋雨慢慢站了起来。

    在这山便如西方世界的那些苦行憎一样,修行本是平淡清苦的,即便此处环境优雅,空谷幽兰,住的时间久了,也会有些腻了。

    或许不是对这居住的环境腻了,而是作为都市女性,她心还是有些想念外间的红尘世俗,尤其是想念世俗间的很多人和事。

    往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慕容秋雨望着窗外的景色呆了片刻。

    自当初从京城一别,已有四百二十七天没有真正意义的在一起过了。

    一个月前,悬空寨匆匆一瞥,却无法相见,倒是让她静修的心境受到了不少波动,近日来总是回想起他。

    “只要你好好的,便什么都好。”

    慕容秋雨一晃月牙儿般的眼睛里闪烁着一片痴情与思念,轻轻说着,目光下移,那从外面到小木楼的青石路,一名女子正向这边走了过来。

    看到这名黄衫女子,慕容秋雨收拾心情,脸多了些许笑容。

    自从那日遇师姐,她的命运便发生了改变,她相信,只要自己努力,终有一天便可以和陈小刀在一起的,到了那个时候,她将不会是陈小刀的拖累,反而能成为他的一大助力。

    为了这一天的到来,她这段时间付出的辛苦与努力,是外人无法想象到的。

    “秋雨师妹,你在吗?”那名黄衫女子到楼下,便开口叫唤起来。

    慕容秋雨站在窗台望着她,淡淡一笑,道:“在呢,白师姐。”

    黄衫女子抬头,露出一张慕容秋雨没有逊色多少,但却更多了一些妩媚的漂亮脸蛋,她看着慕容秋雨甜甜一笑,加快脚步走进了慕容秋雨的这栋小木楼。

    白师姐名叫白凝霜,她来到楼,一双美目在慕容秋雨身扫了一眼,眸流露出一丝深深的惊讶与嫉妒,但嘴却笑着道:“师妹果真是天纵才,短短十数日不见,竟又有所增进。难怪师傅破裂也要将你收入门下,为关门弟子。”

    慕容秋雨听得师姐夸奖,心里也有着些许骄傲,说道:“师姐取笑我了,与世界您相,秋雨还差得远呢。”

    “你呀,修行不足两年,能有这等修为境界,已是惊世骇俗,师姐从小跟随在师傅身边,修行超过二十五年,却只你强了一点点,你还不满意呢?”白凝霜苦笑着说道。

    慕容秋雨脸流露出感激之色,望着白凝霜道:“若非师姐当年收留,将我带回谷,师妹也不可能有今天。而且,当初师傅和师姐为了引我入门,更是不惜耗费大量资金和药材,若非师姐的相助,秋雨岂能在修行之路如此顺利通畅?”

    白凝霜淡淡一笑,暗道你这一身修为的确来的很快,但却终究不过是为别人做嫁衣罢了。

    虽然对她拥有纯阴之体有些嫉妒羡慕,但想到她的命运注定只是别人成长道路的棋子,便又笑了起来。

    “师妹,你随我出谷一趟吧,谷有些实用之物缺少,师傅让我去采买回来,你随我去做个伴。”白凝霜说明了来意。

    慕容秋雨在这谷呆的也有些乏了,白凝霜一直以来对她都很好,想着陪她出去走走,跟逛街一样,也能散散心,便点头道:“好,我跟师姐一起去。”

    这幽兰谷从外面望来,是一个四面悬崖峭壁的绝谷,无法与外间相通。这里居住着一个传承悠久,与世隔绝的古老修炼宗门,名叫净月阁。

    谷木楼十余栋,净月阁自古相传,虽然传承悠久,但终究逃不过末法时代的宿命,门弟子日渐凋零,慕容秋雨加入这幽兰谷之后,所见的也不过十几人,像一个大家庭一样。

    不过,这里环境优雅,谷有稻田菜地,再加四季如春,很多果树也是盛产瓜果,故而基本可以做到与世隔绝。

    但净月阁都是女子,虽是修道之人,可也依然需要日常起居之用的很多东西,故而经常也需要出去采办。

    通过一条隐蔽的道路离开了山谷,慕容秋雨和白凝霜两人攀了谷外的一座高峰,都是修行之人,虽然山无路,但两人却如履平地,很快便翻过了两座山,向深山之外行去。

    “师姐,似乎身后有人跟着咱们,您有所察觉吗?”慕容秋雨向身后望了一次,显得有些紧张起来,向白凝霜问道。

    白凝霜闻言神色微微一变,停下脚步向身后望去。

    片刻之后,白凝霜摇头道:“没有啊,秋雨师妹,你真发现什么了?”

    慕容秋雨也再次向身后四周扩散意念感知,却并无任何发现,她俏脸微微一红,道:“可能是我产生幻觉了吧。”

    白凝霜咯咯一笑,道:“这深山大川的,便是经验丰富的老猎人也不敢轻易涉足此间,会迷失了方向,哪里会有人能在这里出现?定然是什么动物经过,让你产生了错觉。”

    慕容秋雨点头,这里是神农架的深山大川之,是世界级的原始森林,山太深了,猎户都无法涉足,更何况其他人?

    看来,的确是自己产生了幻觉。

    当下,两人继续赶路。

    只是两人走后片刻,一棵大树后面走出了一名身穿白衣的青年男子。

    这男子看去有三十多岁,丰神俊朗,只是眉宇间带着一丝阴仄之气,令人望而生畏。

    “不愧是纯阴之体,不足两年的修行,便能拥有这种境界水平,实在是令人吃惊呢。”青年男子望着二女离去的背影方向,嘴角勾勒出一丝迷人的弧度。

    “如此天然炉鼎,如若一次用过之后丢弃,也未免太浪费了,倘若能长期留在身边,行那双-修之道,对我日后的修行定然大有好处。”

    青年男子也不急着跟去,在原地轻声自语,只是说到这里,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眸迸射出两道凌厉无的寒芒:“可惜早前我心态软了点,没有在她未成年之时便带在身边培养,竟让她失去了处子之身,而且她心有了那小子,又岂会甘心情愿陪伴在我身边?”

    “罢了,我轩辕武烈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你便是不能心甘情愿跟随在我身边又如何,大不了等灭杀了那蝼蚁般的小子之后,再以特别的手段让你失去记忆,到时候害怕你不能被本公子折服?”

    说到最后,那青年男子脸洋溢出强大的自信和霸气。

    他注定是家族未来的接班人,到时候便是偌大华夏背后的真正主宰,这天下,谁要是与他作对,便只有死路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