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敌妖孽兵王 > 486.第486章 笼中困兽
    神奈川县,进-入夜晚之后,不夜城是最热闹最繁华的地方。

    在神奈川县,这座夜市城的整条街道都属于一个老板,所以这里的治安相对其他酒吧一条街之类的夜市城要好得多。

    在岛国,你可以没听说过玄洋社,但你绝对会听说过山口株式会社,听说过黑龙会等等一些被岛国政府承认的组织。

    如果说山口株式会社背后的山口组以及黑龙会是世界著名的黑组织的话,那么玄洋社在岛国来说,要山口组与黑龙会之流更加出名,更加令人闻风丧胆。

    因为玄洋社很大程度是与岛国高层政客相通的,甚至很多岛国的政客都是这个组织推去的。

    除此之外,玄洋社更与岛国的各大武术流派宗门以及家族关系非常密切。

    神奈川县这条酒吧街正最豪华最气派的一座私人会-所的真正幕后老板是加藤家族的产业,加藤家族在玄洋社拥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所以在玄洋社的地盘拥有自己的一个酒吧会-所,并不是什么稀事。

    稀的是,这家酒吧的下面,实际是神奈川县最大的一家地下赌场。

    酒吧下面一共有四层地下室,第一层是普通的赌博行业,第二层则属于贵宾席,第三层是黄金会员专享区域。

    第四层并不是更加高档的场所,而是神奈川县唯一的一家地下黑拳场所。

    此时此刻,第四层里面已经人声鼎沸,因为今天来了一个国拳手,此人已经连战了八场,干翻了八名闻名地下黑拳市场的拳手。

    “我要看到我兄弟活着,如果他死了,我会要你们所有人为他陪葬!”

    陆君巍在全封闭的钢丝结构的擂台将第八名对手干翻之后,感觉到自己也快要虚脱了,但他身依然散发出一股凌厉狂暴的气势,血红着双眼死死盯着旁边一个位置大声低吼着。

    “还有两场,亲爱的,最后这两场非常关键,如果你不能赢得这两场赛,我会输很多钱,那样的话我会不高兴,会让你的兄弟死在你的眼前,我保证。”

    陆君巍对面不远处,一张桌子后面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男子,这青年男子穿着西装,梳着一个赌神的翻倍头,嘴衔着一根价值十几万的雪茄,眯着眼睛一脸平静的向陆君巍说道。

    “我要见到他!”陆君巍大吼着。

    他已经好几个小时没见到柳贺兰了,虽然柳贺兰这小子才加入青龙小组没多久,但青龙小组所有成员之间已经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作为自诩青龙小组副队长的陆君巍,他觉得自己有那份责任保护好柳贺兰那个小菜鸟。

    “你没有和我谈条件的资格,打败第九个,我让你见他。”青年男子笑着说道。

    这时,他背后的牢笼打开,第八名被他干掉的拳手的尸体被拖了出去,同时,一名身材魁梧,全身充斥着爆炸式肌肉的黑人男子钻了进来。

    这是地下黑拳,没有任何规则可讲,打黑拳的拳手只有一个目的,干掉对手。

    不择手段的干掉对手。

    “黑鬼,干掉这东亚病夫,回头老子多给你十万,十万美金!”一名满嘴镶着金牙的西方男子指着陆君巍,冲那名刚刚放进去的黑人拳手大声咆哮着。

    黑人拳手眼睛一亮,低吼道:“说话算数,否则我拧断你的脖子。”

    西方男子咧嘴大笑:“我等着你拧断我的脖子,黑鬼,干掉他!”

    四周咆哮声不断,无数的来自世界各国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会在这里豪赌,而当地一些地下势力的人,自然也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在这里观看赛以及选择性的下注。

    咆哮声不断,除了那名青年西装男子之外,场所有人都没有买陆君巍赢的,因为今天晚这场拳赛的只有一个规则,那是主办方的加藤公子出一名拳手,连续挑战十名对手。

    也是说,是加藤家族的这名公子与全场人豪赌。

    全场所有人都可以下注,但不能给陆君巍下注,他们只能买那些不断台挑战陆君巍的拳手赢。

    第一个,一赔二。

    第二个,一赔三。

    第三个,一赔四。

    现在已经是第九个,也是说,如果他们下注第九名拳手能干掉陆君巍,而且最终也的确是陆君巍被干掉了的话,他们将会得到十倍的回报。

    这个时候,随着黑鬼的台,所有赌徒的情绪都已经被提到了一个制高点,黑鬼不是加藤家族的人,而且黑鬼的战斗力在世界地下黑拳界都是出了名的。

    最重要的一点,那个黄皮肤的国小子已经打了八场,额头都已经在次一场搏斗开了花,现在面对黑鬼,绝大多数赌徒都相信他支撑不住这一战。

    所以,无论是之前一直下注一直想要翻倍回来的赌徒,还是那些观望的赌徒,很多人都再次出手。

    “黑鬼,干掉他!”

    “干掉黄皮猴子,去他妈的国功夫!”

    “干掉黄皮猴子。”

    “给我撕碎了他!”

    全场赌徒都热血沸腾,疯狂的叫喊着,为黑鬼加油助威,同时还有很多人将手里的饮料之类的东西往笼子里面丢,砸向陆君巍,似乎想要帮助黑鬼先对陆君巍进行一场群殴似的。

    不过那钢丝牢笼挡住了那些丢过去的东西,所以对陆君巍不能带去实质性的任何伤害。

    没办法,这里无论是岛国人还是其他国家的人,他们现在都对陆君巍恨之入骨,因为陆君巍害他们输掉了很多钱。

    加藤武藏笑的很迷人,看着全场观众沸腾的吼叫与咆哮,他知道自己今天晚又要赢很多钱了。

    至于叔叔加藤户所说的引蛇出洞的计划,他才没放在心。

    这里是他的地盘,无论是谁敢在这里闹事,都只有死路一条,所以敌人不来则好,倘若来了,他也没什么好畏惧的。

    擂台央,陆君巍死死盯着黑鬼的同时,目光却在四周扫视着。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不知道自己这样的坚持是否还有用,但他现在别无选择。

    柳贺兰之前为他挡了一颗子弹,已经受伤了,而且被敌人控制住,如果他不打这场拳赛,柳贺兰只有死路一条。

    现在,他在这里坚持着,只为了能够活下去,为了让柳贺兰多活片刻。

    他相信自己等人的行动失败之后,国家一定会有后续的补救计划,只要自己再多抗一会儿,或许能等到救援。

    不知为何,他到这个时候最先想到的不是三叔陆行舟,而是他跟随着一起出生入死多次的陈小刀。

    老大之前请假了,没能参加这次任务,现在,他应该知道了我们的处境,按照时间算的话,也应该来到了这边吧。

    陆君巍心默默想着,突然,目光在一个角落里停顿了片刻,他嘴角不露痕迹的勾勒出一丝迷人的微笑,所有的精力都集在了黑鬼身,咧嘴笑道:“我会让你的脑袋从**儿里钻出来。”

    黑鬼虽然自负,却丝毫不敢小觑了眼前的对手,但听着陆君巍这句话,他怒了。

    这家伙都已经连续打了八场,算是铁打的也要融化了,哪能还有多少体力?

    干掉他!

    黑鬼战意升腾,嘶吼声,合身向陆君巍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