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敌妖孽兵王 > 477.第477章 陈小刀是个讲道理的人
    白蔹出现在场之后,除了那名抱着山羊须的男子称呼他白师弟,其余人都纷纷恭敬的叫着白蔹师叔。

    白蔹微微点头,目光落在山羊须的尸体,眉头微微沉了一下。

    再之后,他缓缓转过头来,目光落在了陈小刀身。

    随着此人目光落在自己身,陈小刀便发现自己强大的感知竟是被此人给切断了,看不出对方体内的气息有多强大了。

    他心不禁暗自一惊,这是怎么回事?

    即便是李云那种存在,他也可以依靠强大的感知锁定对方的身体,感知对方的强弱。

    难道是师傅让自己看,所以自己能够看见,而眼前这家伙却可以隔断这种感知?

    这是武道宗师吗?

    陈小刀心吃惊不已,白蔹同样很吃惊,因为他完全看不出陈小刀的虚实。

    眼前这小子只带给他一种感觉,那是平淡,普通!

    当然,这家伙很帅,很高大魁梧的样子,看去是个孔武有力的人,但也仅仅是这样了,至少对于他这种武道高手来说,陈小刀这种状态看去是非常普通的。

    要说真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那是这小子拥有一双很明亮的眼睛。

    尤其是他的右眼,似乎,给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但这种不舒服,只是一种心理感觉,是一种直觉罢了。

    “你是谁?”白蔹盯着陈小刀,语气很平静的问道。

    但他身自带一种强者的气势,所以给人一种莫名的威压。

    陈小刀感受到白蔹这种光芒四射的耀眼气势,体内鲜血已经在沸腾,全身关节部位的节点处早已变得炙热,除此之外,他体内那股气也在蠢蠢欲动,显得无亢奋。

    能让他的身体一下子显得如此兴奋的人,绝对是强者,是足以威胁到他现有战斗力状态的强敌,这是陈小刀根据多次亲身经历的经验感受。

    可以说,他这具身体跟晴雨表一样,敌人能不能威胁到他,全靠身体的亢奋程度能判断出来。

    “陈小刀。”陈小刀很平静的回答道。

    白蔹仔细想了一会儿,摇头道:“没听说过。”

    陈小刀嘿嘿一笑,江湖的高手没听过他的名头他当然清楚。

    “从今天之后,你听说过了,而且,江湖人也会听说的。”陈小刀说道。

    白蔹点了点头,道:“你这样的年龄,能击杀了我师兄,的确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假以时日定然会有一番成,闯出一些名气。”

    陈小刀嘿嘿一笑,盯着白蔹道:“我打算今天闯出些名气来。”

    四周众人一惊,继而大怒。

    这小子也太猖狂了,竟然敢这么跟他们白蔹师叔说话,你他么算什么东西,也配与咱们白蔹师叔这种超级天才相提并论?

    白蔹也愣了一下,继而便回过神来,听出了陈小刀的弦外之音,不由得笑道:“年轻人,你很狂,很对我的胃口。说说,到底怎么回事,为何要闯入这里动手杀人?”

    陈小刀听他问自己原因,而不是一出现仗势欺人的动手,对他不由得对了一点点好感,说道:“我是过来讨一个公道来的。”

    白蔹威严眉头微微一皱:“哦,讨公道?”

    那名抱着山羊须的年汉子见白蔹与陈小刀说起了道理,不由得神色一变。四周其他白家弟子也有不少人动容了。

    白蔹是家族的天才,但他从小只醉心武道,不过问其他的事情。

    可是有一点,湘西白家下的人都知道,这位白蔹师叔非常正直,用刚正不阿来形容也不为过。

    在白家,谁要是犯了事让白蔹知道,这位小师叔会按照道理来定论是非,赏罚分明。

    算是家族的人和外面的人有了冲突,这位小师叔也从不偏袒自家人,这样虽然让很多人对他敬畏,可对于整个白家的大家族子弟来说,却有很多人不喜欢他。

    因为身为古武家族,在湘西这边又是立族数百年了,湘西白家的宗族子弟走出去自然会高人一等,较嚣张,暗也会干一些欺凌人的勾当,这种时候,家族袒护他们的话他们能嚣张跋扈,继续逍遥,而遇白蔹,只能依法惩处。

    现在,陈小刀都打门来了,而且都杀了他们的人,白蔹反而还和他讲道理,这让白家那些人都差点没气晕过去。

    抱着山羊须的那名汉子更是知道白蔹的脾性的,故而见他与陈小刀谈道理,顿时说道:“白蔹师弟,你王晨峰师兄都被这小子杀了,还和他费什么话,杀了他为王师兄报仇才是。”

    “不错,程三也被他踢断了几根肋骨,只剩下一口气了,这家伙一出手是伤人,还杀伤人命,一看不是什么好人,杀人偿命,要拿下他人头来祭奠王晨峰师伯。”

    “对,杀了他!”

    “杀了他,不能弱了咱们湘西白家的威风!”

    顿时间,四周一些弟子门人也跟着纷纷叫嚷起来。

    江湖人有江湖人的规矩,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白蔹听着四周那些人的嚷嚷,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但他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望着陈小刀。

    陈小刀也有些怒了,迎着白蔹的目光道:“你们的人是人,命是命,难道被你们杀的那些人的命不是人命了?人家一家四口其乐融融,你们湘西白家仗着能杀人之后不留下痕迹证据,便杀人全家,做出这种心狠手辣丧尽天良的勾当,难道还不许别人报仇吗?”

    白蔹闻言动容,沉声道:“你说什么?我白家之人都遵纪守法,怎么可能做出这种灭人全家的荒唐事情?”

    陈小刀闻言冷笑了起来:“你们遵纪守法?哈哈哈哈,这是老子听过最好笑的笑话。实不相瞒,你们派过去杀人全家的那四个人我已经给杀了,非但如此,汪大富和他那宝贝儿子汪健勃也被我陈小刀杀了,现在打到你们湘西白家的大本营来,我陈小刀只要你们白家的人给一个交代,将派出那四人去杀人的背后主谋交出来。”

    “什么!”

    那名抱着山羊须尸体的年汉子名叫韩冲,闻言勃然变色。

    连白蔹也不由得动容,一脸吃惊的望着陈小刀道:“你说什么,你竟杀了汪大富?”

    汪大富可是白家当年收留的一名弟子门人,现在在外面发展的也很好,是白家在外面的一棵摇钱树,每年进贡给白家的钱财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

    现在陈小刀竟然杀了汪大富父子,这对白家来说可不是个好消息。

    “他亲自向你们湘西白家要人,然后派给他儿子去灭人全家,这种罪魁祸首,我当然要杀了!”

    陈小刀并不否认,更不隐瞒是非,直接说道:“废话少说,我陈小刀是个讲道理的人,过来是讨公道的,如果你们讲道理,将派人去行凶的背后主谋交出来,此事便作罢,倘若不交人出来,那我今天便将你湘西白家掀个底朝天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