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敌妖孽兵王 > 469.第469章 体内一股气
    山城是一个地级市里的小县城,虽然这几年国家投资很多,发展的较快,但相对外面的大城市来说,这里的医疗教育等基础设施还是很弱的。 ()

    汪飞翔第一时间被送到了县城第一人民医院,听说是汪家的二公子受了伤,医院院长亲自打电话让医院骨科最具权威的主任医师为他做检查。

    然而,检查之后,确定了汪飞翔的右腿膝盖部位是被人踢碎了,属于粉碎性骨折,需要马动手术之后再慢慢的养。

    但算养好了,只怕也要留下残疾,至少这条右腿是无法像正常人一样用多大的力道了。

    汪飞翔当时感觉天都塌了下来。

    对于年轻人来说,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残疾,因为突然降临的残疾对于一个本来健全的人来说,简直是噩梦。

    “我要他死!”

    得知自己这条右腿基本是报废了,汪飞翔低声发出愤怒的咆哮。

    如果说之前他对陈小刀还只有怨恨和愤怒,那么现在,他只想杀了陈小刀。

    在山城,他汪飞翔可以说是横着走的二世祖,素来只有他欺负人还没有别人欺负他的情况发生,可是今天,他竟然被人给打了,而且还打成了残废,这样的仇恨,算将对方碎尸万段也不为过。

    “翔儿你放心,妈一定给你报这个仇,无论他是谁,我一定要让他为你这条腿陪葬。”

    一名穿着非常豪华,脖子手腕戴着名贵项链以及黄金圈圈的年富婆一脸愤怒,她立刻掏出了手机,恶狠狠的道:“马让人将他控制起来。”

    这时,病房的门打开,一名年男子带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急匆匆的冲了进来,看见病床的汪飞翔,两人神色都是一变。

    年轻人急忙扑过去抓着汪飞翔的手道:“老二,你怎样了?”

    汪飞翔一脸死灰之色:“哥,我……我这条腿废了啊!”

    年轻人浑身一震,那名年男子也是面色巨变,大声向那名富婆道:“他说什么?”

    “老汪,翔儿这条腿粉碎性骨折,算动手术之后能养好,也会让他落下后遗症,会像个瘸子一样走路,而且没办法用太大力道,这是彻底废了一条腿啊!”那富婆叫道。

    年男人名叫汪大富,是山城这几年崛起的房地产大亨,他大哥汪大海在市里可是二把手,所以他这几年的生意做的越来越大,在这山城,可以说他汪大富绝对是首屈一指的人物,是县长那些人都必须得给他足够面子的大亨。

    听说自己的儿子竟然被人打断了一条腿,汪大富震怒无,眸迸射出两道浓烈的杀意:“是谁,谁他么吃了豹子胆竟敢动我汪大富的儿子?”

    说话声,这家伙身竟然还释放出了一股暴戾气息,竟是个内劲小成的习武之人。

    汪飞翔的母亲马金莲急忙将事情详细的说了一下。

    汪大富的大儿子,也是要迎娶张小小的那个汪家大公子汪健勃面色大怒,捏紧了拳头道:“混蛋,那小子当真欠着你嫂子的手?”

    马金莲顿时大呵道:“什么狗屁嫂子,本来我还以为那女娃儿很不错,想不到竟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这样的女人怎么能进我汪家的大门?”

    汪健勃气的面色通红,大声道:“无论怎样,我汪健勃看的女人,我得不到,别人也休想得到。”

    “马打电话让人将他控制起来。”马金莲叫道。

    汪大富却突然摆了摆手,眸闪过一抹冰冷的寒光,道:“愚蠢,让人光明正大的将他控制起来,反而只能追究他一些法律责任,最多让他坐牢而已。”

    马金莲一愣:“那怎么办?”

    汪大富杀气腾腾:“敢打断我儿子一条腿,我要让他全家陪葬,在山城,惹了我汪大富,算他是天王老子也得给我趴着。”

    说完,汪大富转头望着汪健勃道:“给你师傅打电话,这种事情,让他们白家出面最合适不过。”

    马金莲急忙点头:“对,对,让白家的那些师傅出面。”

    这时,躺在床的汪飞翔道:“爸,那小子绝对也是个习武之人,你们得小心点。”

    汪大富冷笑了一声,道:“能将你的腿轻而易举的打断,我当然知道他是个练家子。但别说他一个小小的毛头小子,算他师傅来到这里,我湘西世家的传人也不会怕了他们,在这里,我们湘西世家联盟说了算。”

    ……

    陈小刀当然不知道一个小县城的房地产开发商背后竟然也站着一个江湖的古武世家,当他打断了汪飞翔的腿带着张小小离开之后,面对张小小的担心,他说了一句话,秦少云他都能打了,这小小县城的汪家公子又算的了什么?

    张小小想着陈小刀在滨海暴揍秦少云的事情,心里的担忧便一扫而空了。

    是啊,自己爱的这个男人,可不一般呢。

    于是,两人与那些久别重逢的情侣一样,第一件事是去开房。

    爱情是高尚的,的这种高尚还需要和搞扯关系才行,如果不搞,爱情也少了一种令无数男女前仆后继的无穷魔力了。

    张小小自然是不敢带着陈小刀回家滚床单的,两人都是很久没有过性生活了,陈小刀早憋的受不了了的,今天与张小小嘭,哪有不滚床单的道理,所以直接找了个好点的宾馆开了房。

    汪大富一家为汪飞翔被打断腿的事情在医院里暴跳如雷,商量着怎么对陈小刀以及张小小家里进行打击报复,陈小刀和张小小却在宾馆滚床单,战了个昏天暗地。

    连续来了两次,张小小面色潮红,整个身子都软在了陈小刀怀里,休息了片刻之后,她又感受到陈小刀那蠢蠢欲动的事物,顿时吓的哆嗦了一下,红着脸道:“你……你怎么还想。”

    “是它想啊,你是不知道它快一年没尝过这滋味的痛苦啊。”陈小刀也有些无语。

    虽说以前这方面能力不错,但怎么感觉现在有点金枪不倒的感觉了呢,不需要一会儿能再次站起来,这尼玛对大多数男人来说是好事,长脸啊,可对老子来说,不是折磨人么,身边经常没有女人,会要命的啊。

    “流氓!”张小小红着脸,轻轻咬了一下嘴唇,扭动腰肢道:“那……那说好了,这是最后一次了啊。”

    陈小刀听见这话,顿时血脉偾张,只觉得体内所有关节处都散发出一股气流来,然后全部涌向了老二。

    太诱人了啊。

    能让张小小说出这样的话来,简直要了男人的命了。

    没什么说的。

    一个字!

    干!

    第三次之后,张小小被折腾的筋疲力竭,竟然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可陈小刀却发现自己没有一点疲惫的感觉,非但如此,还整个人精神高昂,尤其是体内那股气。

    等等!

    这股微弱的气息,似乎现在感觉起来更明显更活跃了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之前在基地,陈小刀是努力修行了几个月的道门功法的,而且还察觉到自己体内已经开始产生一股微弱的气流了。但这股气息如何去运用,他还没想到。

    这次在悬空寨,虽说与钟有海那种级别的高手战了一场,今天午又和轩辕小七以及龙无涯斗过,但他都没有动用过体内这股气息,一来是他真不知道如何运用,二来是这股气息很微弱,算他用心去感受,也只能察觉到轻微的气感波动。

    可是现在,他体内这股气却似乎活跃了许多,不需要太用心的感知能察觉到,而且,似乎还强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