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敌妖孽兵王 > 456.第456章 哥江湖也有人
    叶云天的那番话令在场所有人心都是一惊。

    这小子是军人,而且,还是大校?

    之前在现场的很多人顿时回过神来,是啊,如果是普通的军人,怎么可能离开了部队还随身带着枪,而且还敢这么嚣张的开枪?

    大校啊。

    看这家伙的年龄,也不到三十岁啊,这么年纪轻轻是大校了,这是什么概念?

    在场之绝大多数虽然是江湖人,但现在的江湖人也与普通人一样过日子,知道不到三十岁的大校意味着什么。

    这小子,绝对有背景。

    此刻,看到陈小刀如此强势的态度,众人更是确信了陈小刀背景不简单,一时间,那些之前口口声声要让陈小刀给个交代的江湖人,大多数也都闭了嘴巴。

    升到这种层次,不是简单的江湖规矩可以搞定的了,还得看最终的实力强弱。

    或许秦宫与叶家以及那些大家族和隐世宗门不惧陈小刀,但一般的普通江湖人,哪里还敢与一名国家军人对着干,这不是找死么?

    自古以来,江湖人都痛恨公门人,但同样,绝大多数的江湖人又对公门人畏之如虎,因为公门人的背后是朝廷,江湖再大,与朝廷作对,下场都是很凄惨的。

    更何况现在这个社会?

    国家早不允许江湖明着存在了,让他们在暗存在着已经是仁慈,故而一般的江湖人又哪里敢得罪了军人,而且对方还是大校,不到三十岁的大校!

    当然了,不敢得罪是一回事,痛恨又是另外一回事。

    至少现在,场绝大多数人都是站在一起的,他们虽然不敢和陈小刀为敌,但却都希望叶云天能够将江湖人的气魄表现出来,不能弱了江湖人的面子。

    叶云天也感觉到了事情的棘手。

    身为这件事情的主办方,负责人,他必须要为这件事情给个说法。

    一边是秦宫,更是江湖规矩,另一边则是明显有来头的陈小刀,他必须做出一个选择。

    “叶三叔,我……我这手是彻底废了啊!”秦傲一脸惨白,凄厉无的望着叶云天说道。

    叶云天看了他一眼,见他那只右手已经完全下垂,早已没有了关节的支撑,彻底报废,心也是一沉。

    似乎,已经不需要考虑了。

    在这时,苗胜男突然向叶云天道:“今天这珍交流大会是叶家举办的,一切事情自然都是叶家的人负责。那么我想问一下,之前我购买黑灵芝的时候被秦傲破坏规矩的强抢强卖,你们的人为何不管?”

    叶云天的面色一沉,明显不好看了。

    四周很多才听见枪声赶过来的人闻言,也都微微皱起了眉头。

    秦傲的尿性很多人都是知道的,嚣张跋扈,很骄傲的人,如果事情真是苗胜男所说的那样引起的,那么这件事情的道理,似乎是站在陈小刀那边的,不好处理了。

    江湖人,面子性命都重要,但规矩,却面子更大!

    叶云天明显感受到了身边不少人的情绪变化,不由得暗自皱起了眉头。

    他心本来是有所偏袒,有所决定了的,却没想到突然冒出来个苗胜男,说出了是非曲直。

    现在,道理不站在秦傲那边了,处理起来似乎很棘手了。

    而在这时,又一道声音传了过来:“我云川苗家的人这么不受待见,走到这小小的珍交流会也要被人欺负了吗?”

    这是一道女人的声音,听去很平静,但却气十足,带着一股子令人心悸的穿透力和威严。

    “苗老妪!”

    “想不到连她也来了,西川苗家虽然这些年来不怎么出人才,衰落了,但苗老妪在整个江湖都是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狠角色。”

    “云川苗家,也靠她撑着了。不是说她十几年都没出过云川了吗,怎么会千里迢迢来到这里?”

    “有好戏看了。”

    四周议论纷纷,一名穿着苗疆服饰的老妇人走了过来。

    这老妇人看去并没有那么老,不知是保养得好还是年龄不是太大,反正看去也五六十来岁的模样,唯一给人一种苍老感觉的是她手杵着一根蛇头拐杖,令她整个人看去多了一份神秘与危险的感觉。

    苗胜男见到老妪,急忙走过去叫了声阿婆。

    阿婆在云川苗疆那边是婆婆的意思。

    叶云天神色变得更加凝重,双手抱拳向那老妪道:“苗老妇人。”

    对年轻人来说,老妇人是苗婆婆,可对叶云天这些有辈分的人来说,一句苗老妇人已经是很礼貌的尊称了。

    “怎么,这秦宫的人金贵,我苗老妪的孙女,可以在这里被人欺负了?”苗老妪望着叶云天,一点面子都没给的意思。

    叶云天面色有些温怒,但同时也觉得有些理亏,尴尬的笑了一声。

    云川苗家是和秦宫没得,但苗老妪这个人,算是秦宫也没几个人能说压制得住,所以单独面对苗老妪,江湖人敢不给面子的少。

    叶云天又岂会因为别人的事情而得罪了苗老妪?

    “小伙子不错,今天这事我苗老妪担待着。”苗老妪看了陈小刀一眼,笑着说道。

    陈小刀在苗老妪出现的时候关注着她,可以说,叶云天带给陈小刀一种莫名的威压,令他有些忌惮,可眼前这位苗疆老妇人给他的感觉却更加可怕。

    这只是一种直觉,说不出所以然来,但陈小刀对自己的感知却很信任,所以断定苗老妪要叶云天更强更狠。

    “阿婆,这是曾经救过我的那位陈小刀陈公子。”苗胜男微微红着脸,向苗老妪说道。

    苗老妪察觉到孙女的神色,不由得心头一动,望着陈小刀的目光带着一丝别的东西。

    陈小刀吓了一跳,靠,这什么眼神啊,怎么跟看孙女婿一样。

    “你是陈小刀?京城老陈家的陈玄霜?”突然,一旁走出来一名年男子,望着陈小刀有些吃惊的问道。

    叶云天和苗老妪看见这名年男子,神色也微微一变,叶云天忙拱手道:“徐二爷。”

    苗老妪也叫了声徐老二。

    那年男子急忙向两人点头回礼,然后望着陈小刀道:“在下徐海川,徐培鑫是我三弟,徐凤仪是小妹。”

    陈小刀闻言微微动容,想不到在这里遇了徐家的人。

    不过回头一想也是,徐家本是武林世家,这种交流会徐家的人出现并不稀。

    对于徐家,陈小刀早看开了。

    当年对不起母亲的是父亲,与徐家实际是没有多大关系的,而且这些年来徐家谨小慎微,一直都表现的很得体,连爷爷当初也已经原谅了徐家。

    而且经过在滨海发生的一些事情,陈小刀和徐培鑫的接触还算不错,如今徐东更是跟他一起在青龙小组,两人私下里更是表兄弟相称了,可以说这道坎已经过去了。

    见徐海川过来相认,陈小刀也明白他的意思,不由得有些感激,忙说道:“原来是二舅,我是陈玄霜。”

    徐海川听见这声二舅,顿时大喜。

    虽然早听老三徐培鑫说过陈小刀对他们徐家的态度已经很好了,可现在听到这声二舅,却依然让他受宠若惊,他急忙握住了陈小刀的手,感慨道:“好啊,老陈家果然是后继有人,了不起。”

    然后,他回头望着叶云天道:“叶兄,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叶云天脸色有些难看起来,带着苦笑。

    徐老二,你他么这不是明知故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