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敌妖孽兵王 > 438.第438章 你柔,我刚
    “你这是趁火打劫啊!”陈小刀望着司徒晴苦着脸道。

    司徒晴是有真本事的,这点陈小刀是丝毫不会怀疑的,但她到底有多厉害陈小刀却不清楚。

    不过,之前陈小刀将孙奎击退,又和吴长庚这位猛人恶斗了这么久,相信司徒晴绝对能看出陈小刀和吴长庚两人的实力水平,在这样的情况下司徒晴还出面,准备出手帮忙,这让陈小刀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她很强,强大到敢与吴长庚抗衡。

    麻痹,要真是这样的话,老子还真干不过这女人啊。

    陈小刀感觉心里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司徒晴缩回车内:“那算了,你自己解决吧。”然后她向吴长庚道:“他准备跑了。”

    陈小刀差点崩溃。

    尼玛,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你他么怎么着也是老子请来的人吧,不帮忙算了,还趁火打劫,趁火打劫也算了,竟然还背后捅刀子,你……你他么信不信老子真的在车震死你?

    司徒晴的突然出现令吴长庚和孙奎两人也有些吃惊,尤其是司徒晴和陈小刀两人的对话,更是让这对师兄弟两人有些懵圈。

    不过都不是傻子,司徒晴那种自信,话语的意思,他们师兄弟两人都懂。

    此刻,看见司徒晴将身子缩回了车内,甚至还点出陈小刀想要逃走的心思,吴长庚和孙奎又愣了一下。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这两人不是一伙的?

    孙奎更是小心谨慎的说道:“师兄别当,这女人应该是这小子的婆娘,故意迷惑咱们。”

    陈小刀一听乐了,脸却装出一副被识破奸计之后的无奈,望着司徒晴道:“早跟你说多少次了,演戏的时候走点心,你这演技,简直现在那些小鲜肉还要烂,看,被识破了吧,回家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司徒晴眼珠子瞪的老大,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陈小刀。

    做人怎么能这样,不能要点脸吗?

    “哼,我管你们是谁,总之今天你们都得死。”吴长庚眸寒光一闪,冷冷说道。

    今天他们本来是要杀陈小刀的,既然司徒晴出现了,那么他们又岂会留下活口?

    陈小刀咧嘴笑了起来。

    司徒晴有些羞怒,等着吴长庚道:“没脑子的东西,不能长点心吗?”

    吴长庚被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女子这么骂,顿时大怒,单刀一指司徒晴:“我便先杀了你!”

    司徒晴从车闪身而下,右手猛然向吴长庚甩了过去。

    陈小刀吓了一跳,尼玛,吴长庚可不是普通人,而且这家伙现在手里有刀啊。

    但在陈小刀暗自为司徒晴捏了一把冷汗的时候,司徒晴甩出去的那只手里头突然钻出了一道银色的光芒。

    这里光线很暗,可陈小刀透视眼功能一直开启着,在强大的夜视效果以及放慢功能之下,还是看清了司徒晴手心吐出来的那道银光是一根较柔软细窄的东西。

    那细窄的银色光条出现的太突然,刹那间到了吴长庚眉心前方,快狠准,而且毒辣无。

    吴长庚面色巨变,猛然将脑袋向旁边移开,同时挥刀一拦。

    “叮当!”

    细窄的银色光条被吴长庚手里那把钢刀挡偏了,没能继续刺向吴长庚的眉心。

    但那细窄之物却软了下来,尖端部位下沉,直接在吴长庚肩膀挑出了一个血色的口子。

    吴长庚神色大变,足下急退。

    司徒晴柔软纤细的手臂迅速无的抖动,手腕抖动之间,那细窄的银色长条幻化出无数剑花,笼罩吴长庚全身。

    “叮叮当当!!!”

    电光火石之间,吴长庚双足急速向后倒退,身子倒飞出去的同时,手钢刀在身前挥舞成一道屏障,司徒晴抖出的无数剑花都被他钢刀挡住,碰撞出无数的火花。

    陈小刀看直了眼。

    我艹,这女人,还真他么有点真本事啊,凭刚刚那一手,如果出其不意,老子只怕避不开啊。

    司徒晴并没有继续追去,而是一脸平静的望向陈小刀:“如何?”

    陈小刀嘴角狠狠抽动了几下,道:“我要有武器,也不你差。”

    司徒晴手腕一抖,手那柄细窄长剑这么抛给了陈小刀。

    陈小刀慌忙伸手接住,只见这柄剑真的很细很窄,大约是公分左右的长度,有点三菱军刺的味道,不过它看去细窄修长,实则非常沉重,而且很是冰凉,也不知道由什么材质锻造而成。

    陈小刀拿着那把细窄的长剑,看了司徒晴一眼。

    司徒晴向后退,靠在车门双手抱着胸口,安安静静的看着。

    陈小刀差点骂娘。

    尼玛,你还能再有个性点不,都这个时候了还开玩笑?

    对面,吴长庚和孙奎师兄弟两人已经被惊呆了。

    孙奎不说了,吴长庚可是真正的高手啊,是只差一步能迈入武道宗师级别的猛人,现在倒好,竟然被司徒晴这么个不起眼的年轻女子一招逼退,非但如此,肩头还被挑破了一处。

    这绝对是极大的耻辱!

    吴长庚老羞成怒,通红着连盯着司徒晴道:“你是谁?”

    司徒晴没有理会吴长庚,看着陈小刀。

    陈小刀被她这种态度也给激怒了。

    尼玛,难道老子真还不一个娘门儿?

    手有了武器,陈小刀反而不怎么惧怕吴长庚了,他是真被吴长庚和司徒晴两人激起了好胜之心与强烈的斗志,感受到体内依然拥有磅礴的热量和力量,陈小刀闷不做声,直接大步向吴长庚踏出,第二步的时候,身子骤然爆冲而去,抬起手里那柄细窄的长剑便劈头盖脸狠狠的向吴长庚当头劈落。

    司徒晴清丽脱俗的脸闪过一抹无奈,很是无语与心疼的神色。

    银电可是她最心爱的武器,可以说是软剑,但又可以坚硬无,但无论怎样,这种细窄的长剑最大的威力是在于使用者将它用活,灵活才是它最令人闻风丧胆的特点。

    可现在倒好,陈小刀竟然将它当成廉价的砍刀,随意挥舞乱砍乱劈。

    这简直是对银电最大的侮辱!

    这一刻,司徒晴都后悔将心爱的武器借给陈小刀去用了。

    如果说司徒晴的出手显得潇洒平静,但于平静之却有惊雷炸起。

    那么陈小刀的攻势完全自一开始便是天雷滚滚。

    一柔,一刚!

    陈小刀很好的演绎着暴力美学这个词。

    他的整个身躯都融入了力量与速度之,他的进攻简单,直接,狂暴而给力。

    那柄细窄的银电在他手变成了一根刚猛无匹的钢条,狠狠劈落向吴长庚。

    吴长庚还震惊于司徒晴的强大之,突然见陈小刀攻来,他眸杀意暴起,想着先杀了陈小刀再说。

    而且,有了司徒晴这个意外因素在这里,他更觉得现在是斩杀陈小刀的最后也是最佳时机。

    没有丝毫犹豫,吴长庚闷哼一声,提着钢刀向陈小刀迎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