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敌妖孽兵王 > 429.第429章 来者不善
    陈小刀一觉醒来的时候,首先感到的是身好些个地方不怎么舒服,如,裤裆部位那一块!

    恶臭的汗液气息有些熟悉,但相之前那几次突破之后分泌出来的秽物的臭味,又要淡得多,陈小刀知道,他在昏迷的这段时间内严重高烧,而高烧的过程,却已经将他受损的筋脉与肌肉完好修复。

    甚至于,这次破而后立之后,他感觉到身体变得以前更加灵敏通透,也更加轻灵,对周遭世界的感知与捕捉更敏感。

    谈不自然醒来,算得是被身边的异响给惊动的。

    孙晓冉听到敲门声离开的时候,他有些被惊扰到了。

    感觉到裤裆那一块不怎么舒服,想着可能是孙晓冉在自己昏迷的时候为自己擦拭过身子,但终究男女有别,她没敢将自己裤衩脱掉来个全方位的清洗工作,不由得咧嘴一笑,想着等会儿好逗她一下。

    陈小刀从床起来之后的第一件事是想着要去卫生间,但这个时候,他听见了门外传来的声音。

    有人在询问自己在没在这里,而孙晓冉却回答说不在。

    再之后,他听出了对方是秦氏财团的老祖宗秦川,而且还是带着秦元昌和秦少云两人来赔罪道歉的。

    想到他们过来的目的,陈小刀冷笑不已,现在知道来求老子了吗?

    迟了!

    不过,对方既然是来找自己的,陈小刀当然不会避而不见,他走了出去,准备见见他们。

    然而在他走到房间门口,目光穿过客厅落在外面大门口的时候,正好看见那名唐装年男子向房间里大踏步走来。

    孙晓冉吓的向后倒退,不知是太虚弱还是怎么的,反正很弱不经风的跌坐在了地,摔的发出了痛呼。

    陈小刀眸闪过一抹冰冷的杀意,死死的盯着那名闯入房间的年男子。

    那名年男子似有所察,猛然抬头,目光与陈小刀四目相对。

    “咦!”

    年男子发出来一声惊呼,心微感讶异。

    他可是听秦元昌亲口说过,两天前那天晚,王尚君是亲自对陈小刀出手,而且将陈小刀打成重伤,吐血了的。

    王尚君是何等样的人物,他既然亲自出手教训陈小刀,而且当众将陈小刀重创,只怕是暗自下了毒手的。

    算王尚君没有出手废掉陈小刀,可在这名年男子看来,两日前才被王尚君击成重伤的年轻人,怎么可能一下子痊愈了?

    是的,年男子对自己的眼光非常自信,他感知不到陈小刀的身体有哪怕一点点虚弱的迹象。

    尼玛,这家伙的身体机能充满了勃勃生机,这样的身体你要说它虚弱,说他受伤了,打死老子也不信啊!

    难道王尚君对这小子出手是假的?

    年唐装男子有些惊疑不定的望着陈小刀,然后忍不住回头看向了秦元昌:“你说两日前王尚君亲自对他动过手?”

    秦元昌急忙点头,连一旁的秦少云也跟着点头,两人异口同声,非常肯定的道:“是的,当时他还吐血了,根据消息,当天晚他住进了医院。”

    那名年男子很是惊疑不定的望向陈小刀,露出了疑惑表情。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对被他逼退而摔在地的孙晓冉表现出丝毫的歉意,更没有将她搀扶起来的意思。

    孙晓冉自己从地站了起来,而这个时候,陈小刀一脸寒霜,阴冷着目光走了过来,向孙晓冉道:“摔疼了吗?”

    孙晓冉很憔悴,但刚刚摔了一下却并不是很疼,加她害怕陈小刀担心,于是急忙摇头,反而关切的问:“你醒了,还疼不疼,有没有发烧和哪里不舒服?”

    看着孙晓冉一脸憔悴虚弱却还只关心自己的样子,陈小刀心疼的要命,恨不得将她紧紧抱着。

    但现在,很不是时候,因为这里有不速之客。

    更因为他陈小刀想要杀人。

    “你先回房间,乖,听话!”陈小刀低头向孙晓冉说道。

    孙晓冉看到陈小刀眼神之的凌厉杀意,不禁心头一跳,有些担心和着急:“你……你别冲动了。”

    陈小刀冲她一笑,正要说点什么,正对面那名唐装年男子目光死死的锁定在他身,冷声道:“你是陈玄霜?”

    陈小刀将孙晓冉拉到身后,抬头盯着对方,冷冷道:“我让你进来了吗?”

    这里是别人的家,你们作为陌生人未经主人同意擅自闯入别人家,便是私闯民宅。

    年男子微微一愣,继而轻蔑的笑了一声,道:“果然是京城大家族的纨绔,脾气是这么横啊。”

    一旁的秦川还是想要以和为贵的,此刻急忙向陈小刀说道:“在下秦川,秦氏财团的家主,今天是特意带着两个不小子孙向陈玄霜公子你赔礼道歉来的,希望你能高抬贵手,和气生财,让你海外的朋友停止对我秦氏财团的恶意攻击。”

    陈小刀没有理会秦川,目光只是死死的盯着那名唐装年男子,冷冷道:“道歉,然后滚出去!”

    陈小刀的态度令秦川当场愣住。

    秦川是谁?

    那可是堂堂秦氏财团真正的掌舵者,是曾经连国家一号首长都亲自接见过的猛人,是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得到绝对尊重甚至开通绿色通道接待与保护的照顾对象。

    现在倒好,陈小刀一个二十几岁的小年轻竟然将他晾在一边,人家亲自向你打招呼了,你丫的竟然理都不理,这尼玛是要天啊你?

    秦川身后的秦元昌和秦少云也愣住,但很快,这叔侄二人便心狂喜。

    尤其是秦少云,更是差点拍手笑了起来。

    好啊,实在是太好了!

    你丫在我们面前狂也算了,想不到见到我爷爷也这么嚣张,竟然将我爷爷晾在了一边不理不睬?

    这下,看你怎么死!

    秦少云本来还担心着呢,祸是他闯出来的,但今天秦川要他向陈小刀磕头赔罪,他算很不甘心,却也不敢反抗,而且从今以后他在秦家的地位也算是彻底走到头了,这是他最无法接受的事情。

    现在倒好,陈小刀将爷爷得罪的死死的,爷爷还能放过他?

    秦元昌同样很开心,他恨不得陈小刀再狂妄一点,最好是骂一骂自己的父亲,这样一来,陈小刀死定了!

    被陈小刀在王尚君的百岁寿宴当众抽了一耳光,这可是莫大的羞辱,秦元昌早恨不得将陈小刀杀之而后快了,但又没这么大的胆子和能力。

    现在,陈小刀直接无视他父亲的存在,他反而很开心,甚至巴不得陈小刀更狂妄一点,最好彻底激怒了自己的父亲。

    同时,与秦少云有点不同的是,秦元昌可是知道这位唐装年男子在父亲心目的分量的,这人虽然看去年岁自己不会大多少,但却是跟随在父亲身边二十多年的老人了。

    而且,秦元昌还多多少少知道,此人似乎还有另一重身份,他是秦家的供奉,连自己父亲对他都客客气气的。

    现在陈小刀如此嚣张,竟得罪了这位秦氏财团的供奉,那等着去见阎王吧。

    在秦元昌和秦少云叔侄两心大喜的同时,那名唐装年男子眸迸射出两道浓烈的杀意,抬手向陈小刀肩头抓落,口说道:“年少轻狂,愚昧无知!”

    陈小刀心头一凛,这人杀伐果断,出手干脆利索,身更带着浓烈的杀意,似乎来者不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