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敌妖孽兵王 > 427.第427章 他都得死
    孙晓冉夜半是嗅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道而做了一个噩梦被惊醒的。

    她梦见陈小刀吐了好多血,浑身都是,她将他抱在怀里,陈小刀耳鼻口都开始流血,然后她的衣服也被染红了一大片。

    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果然是抱着陈小刀的,而陈小刀的耳鼻口也真的有血,染红了洁白的被单。

    孙晓冉吓的花容失色,急忙用手探查陈小刀的呼吸,发现陈小刀还有呼吸,而且耳鼻口并没有大量的鲜血涌出,这才又放心了一些。

    但陈小刀在沉睡耳鼻口冒血的现象却吓的她不轻,她急急忙忙要去叫医生,但在这时,床的陈小刀发出了一声痛苦的闷哼。

    孙晓冉心头一紧,急忙向陈小刀望了过去。

    只见陈小刀一脸的痛苦之色,似乎正在承受着某种巨大的煎熬与痛苦,额头开始冒出大量的汗珠来。

    “小刀,你……你怎么了?”

    孙晓冉去帮陈小刀擦拭额头的汗珠,手刚碰到陈小刀的额头,立马缩了回来,像是触电了一样。

    好烫!

    孙晓冉吓的不轻,急忙去叫医生。

    医院晚只有值班医生和护士,被孙晓冉叫过来之后,看见陈小刀的情况,医生和护士都吓了一跳,急忙给陈小刀采取降温处理,同时给他体内输液,以免高烧状态下的陈小刀将身体内的水分蒸干,一旦严重透水,那糟糕了。

    只是,陈小刀现在的体内各处关节部位正在产生大量的热量,降温处理的效果微乎其微,医生忙了一个多小时都无法将陈小刀的体温降下来,也是急的满头大汗。

    好在给陈小刀检查其他身体情况,发现他除了高温之外并没有别的情况发生,这才微微松口气。

    最终,实在是没有办法了,那值班医生只能说道:“他这高温的太怪了,内部发烧到这种程度,我还从没有遇过,按照他现在的体温,正常人早烧脱水甚至死掉了,可他的身体其他机能似乎还正常,现在唯一担心的,是他的脑袋会不会被烧坏了。”

    高烧烧坏脑子,这种情况并不是没有过,但绝大多数都是发生在婴幼儿时期,很多婴幼儿在连续高烧几天之后,变成了傻子,烧坏了大脑神经。

    不过,成年人被烧坏脑子的事情还没怎么见过。

    孙晓冉听说只有这种危险,也放心了许多。

    一整夜,陈小刀都没有退烧,而且不断发出痛苦的声音,孙晓冉忙了一个通宵,不断的用湿毛巾为他擦拭分泌出来的汗液,同时用湿毛巾为他敷在额头辅助降温。

    第二天,医院主治医生班之后过来看了一下,同样被陈小刀这种状况吓的不轻,尤其是得知陈小刀保持这种高温状态烧了足足一个下半夜,不少医生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这种通体高温到这种程度的情况,医学还从没有遇过,以至于很多医院的权威医生都很想给陈小刀做个研究调查了。

    折腾到午的时候,陈小刀从巨大的痛苦迷迷糊糊醒来,看到很多医生都围在身边帮忙寻找解决的办法,他对孙晓冉说了一个要求。

    出院!

    虽然处于高烧高温状态,陈小刀却并没有烧糊涂,他清楚的记得自己身体第一次产生这种高温和疼痛的情景。

    他知道,这是自己的身体自行修复伤势的必须过程,只要熬过去,不会有事。

    孙晓冉却不敢,也不肯答应陈小刀的要求,陈小刀却执意坚持,而且提醒她,说两人当初刚认识的时候他有一次出现过这种状况,问孙晓冉是否还记得。

    被陈小刀这一提醒,孙晓冉倒是想了起来。

    那时候两人是住在公司旁边的那栋公寓里,有一天孙晓冉听见陈小刀在房间里发出痛苦的声音,于是冲了进去,看见陈小刀高烧躺在地的情景。

    陈小刀强忍着疼痛说,他不想被医院的人研究,不想被当怪物,坚持要出院,还让孙晓冉相信他,带他回公寓那边,不要去别墅。

    孙晓冉见陈小刀坚持,加折腾了这么久医院也没有办法将陈小刀的问题解决,想着陈小刀次的确也出现过这种状况,便咬牙答应了下来。

    之后,救护车将孙晓冉和陈小刀送回了市区那套公寓,在医院工作人员的帮助下,陈小刀被背到了公寓,躺在了他之前住过的那个房间的大床。

    陈小刀迷迷糊糊只告诉孙晓冉,别让他烧脱水了。

    算陈小刀不说,孙晓冉也知道,所以准备了大量的温水在旁边,不时的给陈小刀喂水。

    这样,陈小刀不断的持续着高温,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以他承受疼痛的能力,竟然都经常发出痛苦的惨呼,吓的孙晓冉眼泪直流,却只能干着急,恨不得取而代之,代替他受罪。

    这一天,孙晓冉在担惊受怕与心疼度过。

    她都不知道是怎么熬到晚两点多钟的,因为直到这个时候,陈小刀脸的痛苦之色才缓和了许多,然后又高温了大概半个小时,体表温度明显在下降,最终恢复到了正常体温。

    但因为烧的太久,承受的痛苦太大,所以陈小刀处于昏迷之,并没有苏醒过来。

    孙晓冉累的够呛,但依然强打精神,为陈小刀擦拭了身分泌出的大量恶臭汗液之后,又为陈小刀换了干净的被单,然后自己才钻进浴室。

    这一天,忙碌与劳累的人不止孙晓冉一个。

    秦氏财团的高层忙的死去活来,但依然无法改变秦氏财团的海外股价在午十一点不到跌停的命运。

    非但如此,秦氏财团海外其他实体生意同样遭受剧烈打击,即便秦家高层很多大佬动用了特殊关系,却依然无法挽回这可怕的现象。

    秦氏,正在面临生意的毁灭性打击。

    赵家在海外的生意,同样遭受着这样的局面。

    西方一个庞大的资金联盟展开了对秦氏和赵家海外生意的疯狂冲击和打击,疯狂的吞噬与瓜分着这两个家族的生意市场。

    秦氏和赵家在海外数十年的苦心经营,一朝便回到了解放前。

    幸运的是,那股强大的资金联盟的能力还没有影响到华夏国内,所以秦氏与赵家在国内的资产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冲击,唯有海外股市的连续两天跌停,给它们带来了不小的影响,以至于其他生意场的竞争对手也开始虎视眈眈。

    如果这两个家族不能稳住海外的颓势,国内很快也会受到其他竞争同行的疯狂攻击,到时候真的完了。

    迪拜,一豪华私人别墅里,马克图姆在接到无数个在西方商业界拥有举足轻重地位的商业大佬的电话之后,最终还是透露了一个消息出去。

    这件事情不是他要这么做,而是陈小刀要这么做。

    秦氏财团和赵氏家族想要让他们的损失此停止在这里,那去找陈小刀,只要陈小刀开口,他可以让那些朋友随时收手。

    当天晚,秦家老太爷便得到了来自西方友人帮忙打听到的消息,于是这位秦家的掌舵者连夜带秦元昌和秦少云两人飞往了滨海。

    同时,跟随在秦川身边的还有一名身穿黑色唐装的年男子。

    “如果这小子不收手,那让他永远从这个世界消失吧。”秦川在下飞机的时候,向那名跟随在身边的唐装年男子说道。

    那年男子缓缓点头:“无论是否收手,他都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