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敌妖孽兵王 > 第三百三十三章 你听我解释
    “啪!”

    京城某机关大院的一套房屋里,一名老态龙钟的老人狠狠一耳光抽在了一名年轻女子的脸上。

    旁边,一对中年夫妇面色巨变,那名中年妇女更是一下将年轻女子抱住,然后又惊又怒又惧的望着老人,最后终于忍不住嘶声吼道:“你……你怎能打她?”

    “爸……”

    那名中年男子也是一脸惊惧的表情望着老人。

    被打的年轻女子很漂亮,很美,她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脸颊,倔强的抬头望着老人,眼泪夺眶而出:“打吧,打死我吧,我死了,便再也不欠你慕容南天的了。”

    中年男子神色又是一变,忍不住向那年轻女子呵道:“秋雨,你怎么跟……”只是话还没有说完,便说不下去,因为那年轻女子的眼神之中满是绝望与孤独,让他下面的话根本说不出来。

    “孽畜,你还有理了是吧?我慕容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不知廉耻的女子,你……你是要气死我,是要害死我慕容家啊……”老人气的有些咳嗽起来。

    年轻女子是慕容秋雨,那对中年夫妇是她的父母,而那老态龙钟的老人,则是慕容家族当代家主慕容南天。

    慕容秋雨泪如雨下,绝望而悲伤的望着她爷爷:“是啊,我给你们慕容家族丢人了,是我,我是个扫把星,害死了你们慕容家族。既然你慕容南天从没有将我当成孙女,那就放过我吧,我求求你,我不再做你们慕容家族的子孙了,放过我吧……”

    慕容秋雨的声音令人揪心,一旁的中年夫妇也忍不住有种倜然泪下的感觉。

    尤其是慕容秋雨的母亲宁月娥,更是心疼无比的抱着自己的女儿哭了起来。

    慕容秋雨的父亲慕容忠也是眼眶泛红,拳头捏的咯咯作响,显然也是忍到了某种极限。

    自九年前开始,随着父亲的一道命令,慕容秋雨便被强行要求不能和陈家那小子陈玄霜在一起。

    除了告之慕容秋雨他们如果在一起一定会为两个家族带来灭顶之灾这个原因之外,便再也没有任何其他的解释。

    慕容南天气的浑身颤抖,可是看着慕容秋雨那绝望的样子,听着她连这种话语都说了出来,想到这些年来她的痛苦,他又岂能不心疼。

    只是,很快,这种心疼与怜悯便消失不见,他一脸决然与无情的指着慕容秋雨道:“别以为我是在恐吓你,如果你再与那小子纠缠不清,陈家下一个死的就是他!”

    慕容南天此言一出,慕容忠和宁月娥夫妇浑身一震,就连慕容秋雨也是慢慢的回味过来,然后流露出惊恐无比的眼神望着慕容南天:“你……你说什么?”

    慕容南天神色变了几下,似是意识到自己说露嘴了,冷哼道:“记住我的警告,好好为他想想,也好好为咱们慕容家想一想。”

    老人来的匆忙,去的也很急,他只是给了慕容秋雨一个耳光,然后说了几句话,就这么走了。

    等他一走,宁月娥愤怒无比的望着慕容忠道:“你就这么怕他吗,你是他儿子,可秋雨也是咱们的女儿啊,咱们就这么一个女儿,你看看,你看看他还当她是孙女吗?”

    慕容忠面色变幻了几下,终究还是没有与宁月娥吵闹,想着父亲最后似乎说露嘴的那句话,他心头深吸了一口冷气。

    难道,陈老的死有蹊跷?

    想到这里,慕容忠又想到了今天听到的一个事。

    陈老的身体上半年出现一次病危之后,由医国圣手李云奇出手,情况稳定了下来,而且,据说他的身体还很好,至少不出意外的话,这两年是没问题的。

    可现在他却死了!

    慕容忠再次想到老爷子之前的那番话,想到他雷霆大怒跑来狠狠打了女儿一巴掌的举动,不禁再次深吸了一口冷气。

    这背后,到底藏着什么样的秘密,自己的女儿到底为何不能和陈家那小子在一起,究竟是为什么?

    这时,慕容秋雨望了过来,问道:“爸,他……他刚刚那是什么意思?陈爷爷的死……”

    慕容忠立刻摇头道:“秋雨,别说了,希望我们是想多了,如果是真的……”他深吸了一口冷气,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那可是陈老,国家栋梁啊!”

    慕容秋雨也完全被震惊与恐惧所取代。

    如果真是她猜测的那样,那也太可怕,太不可思议了。

    只是,这件事情到底与自己跟陈小刀是否在一起有什么关系?

    ……

    陈老的死对整个国家来说都是比较轰动的一件事情。他的死亡已经被证实,葬礼国家方面也已经做好了安排。

    举国悼唁。

    虽然从李云奇口中得知爷爷死于非命而心生不甘,心情变得异常沉重与压抑,不过正如李云奇所说的那样,他现在就算知道也于事无补,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将此事说出去只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三日之后,陈老被埋在了八宝山。

    陈家上下也恢复了宁静。

    那天清晨陈邦国和陈振生兄弟两人被李云奇叫来之后,单独谈了很久,至于他们谈了些什么,陈小刀并不关心。

    陈老下葬之后,陈邦国和陈振生也去上班了。

    对于老陈家来说,除了少了一个人,其他的生活并没有任何改变,事实上,即便陈老突然死亡,陈家的根基也已经很深,因为陈邦国和陈振生两兄弟依然还活着,而且位置不低。

    最重要的是,陈家带起来的那些人,也都还在。

    机场,陈小刀亲自将孙卫国和孙晓冉祖孙两人送到了这里。

    孙卫国望着陈小刀,又看了看孙晓冉,叹息道:“罢了,你们两个年轻人的事,自己处理吧,我老头子什么都不说,也不管了。”说着,他自己滑动轮椅向前面走去,意思是给两人留个单独说话的空间。

    因为陈老的死,孙晓冉和陈小刀这些天虽然经常能看到,但并没有过多的交集,也没有好好说上几句话。

    现在,事情都已经过去,孙晓冉公司的事情也很忙,得回滨海了。

    她来京城吊唁,是真心实意,但没有原谅陈小刀,也是真心的。很多事情并不能混为一谈。

    看着孙晓冉,陈小刀张了张嘴,正要说点什么,裤兜里电话响了起来。

    孙晓冉将头扭向一旁,但也并没有转身离开。

    陈小刀心里微微一喜,掏出手机就要将电话挂断,他觉得没什么事比现在重要。

    然而,看到电话上面现实的名字,他不由得愣了一下。

    孙晓冉见他没有接听电话,不禁好奇的看来,然后目光又忍不住在他手机上瞄了一眼。

    瞳孔收缩,继而身子便微微颤抖着,眸中流露出一丝深深的悲伤与愤怒之色,转身就走。

    陈小刀急忙追了上去:“别走啊,我……你听我解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