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敌妖孽兵王 > 第三百三十章 堵心
    陈老身上并没有任何伤口,也没有发现任何其他不对劲的地方。

    陈小刀眉头皱的越来越紧。

    不是他太敏感,也不是他多疑,而是他最后见到陈老的时候陈老身体表现很好,给他的感觉不可能暴毙。

    现在,陈老死了,陈小刀心中实在是不能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残酷现实,所以一定要亲眼看个究竟。

    “算了吧玄霜,之前法医检查过,而且也化验过,说爷爷是正常死亡。”堂哥陈学军见陈小刀眉头皱了起来,但就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不禁开口道。

    陈小刀心里也暗自一叹,看来的确是自己多疑了。

    他观察了这么久,的确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于是,他又亲手给爷爷穿起了衣服,旁边的陈学军见了,赶紧上来帮忙。

    “玄霜,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其实我刚得到消息的时候也是不相信的,爷爷他,我三天前回家还跟他下过棋,他当时的身体状况很好,怎么突然就……”陈学军说着,声音有些哽咽。

    陈小刀默默叹息了一声,他最不能理解的也是这个啊。

    就在他给陈老将衣服完全穿好,站直了身子要向后退开一点的时候,他突然身子一震,眸中闪过一抹疑惑无比的光芒,盯着陈老的身体。

    刚刚产生了一种非常古怪的感觉,似乎,他竟然察觉到陈老身体里似乎有一定的气息波动。

    “怎么了?”陈学军察觉到陈小刀身子微微一震,不由得好奇的问道。

    陈小刀举起手,示意大家别出声,然后他闭上了眼睛。

    全身毛孔细胞等所有的感知通道都完全舒张开来,他彻底进入了那种对周遭一切感知最强的状态。

    这种感知,不仅仅是跟着李云奇修道之后才有的,而是他这具身体最近产生的一种特殊功效。

    比如上次见到李云奇,他便敏感无比的感知到李云奇身边的气流波动不同。之后见到陆行舟,他也明显感觉到陆行舟的气息很与众不同。

    后来,踏入修道大门之后,陈小刀的感知便更加强大,只要他用心去感受,便能清晰的感知到每一个人的心跳节奏与呼吸状况,可以微妙的感知到一个人的生命气机是强还是弱。

    在用心感受之后,陈小刀面色巨变,因为他真的感受到了爷爷体内的一丝微弱的生命气机。

    这种状态,就像是陈老完全被封闭在了一个另外的世界里出不来。

    陈小刀面色大变,正想要做点什么的时候,身子再次一震。

    陈老身体里那种本就非常微弱的生命气机……消失了!

    这一刻,陈小刀双眸之中迸射出两道无比凌厉的光芒,凭着直觉,他感到爷爷的死有蹊跷,而且现在,随着他感知到爷爷的生命气机完全消失不见,他的心情又再次变得无比糟糕。

    因为这意味着,爷爷是真的死了!

    或许前一刻老爷子还有一定的生命迹象,但现在,没有了。

    至少他已经感知不到了。

    一种有些窒息的感觉让陈小刀面色涨红,他捏紧了拳头,只觉得心口无比压抑,堵得慌。

    “怎么了,玄霜,到底怎么了,你……”陈学军察觉到陈小刀的神态变幻,不由得有些急了。

    不知为何,陈小刀真的感觉到自己的心里堵得慌,不仅仅是心里,就连全身上下所有舒张开的气窍全都有种被堵塞住了的感觉。

    被陈学军微微一摇晃,他哇地一声,竟喷出了一口浓浓的鲜血来。

    陈小刀吐血,直接吓了在场众人一大跳。

    陈振生急忙过来将他扶住,一脸关切的道:“玄霜,你这是怎么了?”

    大伯陈邦国也是一脸关心的望着他,陈学军也扶着他,一脸震惊的道:“你怎的了,受伤了不成?”

    一旁的孙卫国也是急了起来。

    陈小刀一口鲜血喷出之后,之前那种堵得慌的感觉完全消失了,他连忙摇头,但目光却望着躺在那里的爷爷,深吸了一口气,道:“我感觉不对劲,不行,让法医来再检查一遍。”

    陈邦国和陈振生等人都一愣,继而心里也是一酸,都只以为陈小刀是伤心过度,有些神志不清了。

    可陈小刀却再次低吼道:“快去叫啊。”

    陈学军看了他一眼,生怕他又出事,急忙点头道:“好,我马上去叫。”

    陈老毕竟是身份摆在那里,虽然法医之前再三坚定确认了陈老已经死亡的事情,但陈学军去叫他,他们还是再次出现在这里,而且非常认真不敢有丝毫差错的为陈老再次进行了各种生命机能的检测。

    只是最后,那名主治医生依然一脸无奈和悲痛的向陈家人道:“对不起,陈老的确是……走了。”

    陈邦国等人本就没报多大指望,一个人死了就是死了,这么多人看着,生命气机都断绝了,哪里还有起死回生的道理。

    陈振生小心翼翼的看了陈小刀一眼,道:“玄霜,你……”

    陈小刀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可能是我太悲伤,太不愿意接受这个残酷现实了吧。”

    陈振生这才松了口气。

    陈老的遗体很快就被转移了地方,陈家人最后看了一眼,陈邦国道:“既然老爷子走了,咱们这些活着的就腰杆挺直了好好的为这个家活着,都振作点。”

    众人纷纷点头,但依然情绪低落,处于悲伤之中。

    “你们都回去吧,我在这儿陪着他,放心,我真没事。”陈小刀突然说道。

    其实大家都很忙,不过现在陈老死了,他们还是有几天服丧期的假期的,但也没必要都守在这里。

    陈邦国已经六十多岁,年龄也不小了,陈学军心疼他,便向他道:“爸,你和二叔他们都先回去吧,我和玄霜以及陈鹭还有大姐,咱们几个孙子替你们守着,明天你们再来。”

    陈邦国和陈振生他们都不是矫揉造作的人,说了几句之后先走了。

    离开的识海,陈邦国和陈振生也将孙卫国带走了,孙晓冉看了看陈小刀,又见陈学军和他姐陈宁之的另一半都没在这里陪着,她心中虽以陈家的孙媳妇自居,却也不好留在这里,跟着离开了。

    “小子,你没事吧,之前吓了我一大跳。”堂姐陈宁之望着陈小刀问道。

    陈小刀之前吐血的确吓着了不少人,现在大姐还挺关心的。

    陈小刀冲她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摇头道:“没事。”

    只是想着之前莫名其妙的那种堵得慌的感觉,他又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心中生出更多的不解来。

    不行,一定得搞清楚才行。

    陈小刀看了三人一眼,道:“我先出去抽根烟,透透气。”

    陈学军道:“我跟你一起。”

    陈小刀看了他一眼,两人一起走了出去。

    来到外面通风处,兄弟两人点上了一根香烟,陈小刀当着陈学军的面也没隐瞒,说道:“我还是怀疑。”

    陈学军一愣。

    陈小刀已经掏出了手机,道:“我先问个事。”

    他翻出了师傅李云奇的电话。

    上次李云奇传陈小刀修道之后便离开了京城,之后他遇上修道中的难题就会打电话请教,所以有李云奇的联系方式。

    电话打通之后,那边过了一会儿才接听,李云奇的声音传了过来:“你爷爷的事我听说了,此事必有蹊跷,我已在回京城的路上。”

    陈小刀闻言心中大惊,想不到李云奇的语气竟这么肯定决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