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敌妖孽兵王 > 第二百七十章 还有脸回来啊
    陈小刀离开老陈家的大院之后,孙晓冉便被陈老叫进屋安慰了一会儿。

    从陈老房间里出来,孙晓冉钻进了陈小刀那间卧室。

    陈小刀之前将她的行李箱放在这里头,说他住客房,让她住他的房间。只是现在,孙晓冉却怎么也睡不着。

    她想起了与陈小刀从相识到现在的点点滴滴,想着今天发生在眼前的一切。

    她知道,陈小刀是去见慕容秋雨了。

    应该是去问当年那件事情的原委吧!

    他很快就会回来的,他回来之后,会找自己,会将事情说清楚的。

    孙晓冉这么想着,便在房间里等待着,只是无论她怎么努力的保持平静,依然欺骗不了自己,她静不下来,也平静不了。

    度日如年的等了两个小时,不时的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有时候外面传来几声狗叫,她便能紧张的期待好一会儿,可到最后狗叫声停了还没有等到想要等的人,她便只剩下失落。

    最后,她钻进浴室泡了个热水澡,出来之后,又再次将陈小刀这个还充满着十五六岁青春少年气息的房间打量了一遍,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走过了凌晨一点钟。

    陈小刀还是没有回来!

    孙晓冉的房间亮着灯,亮了一整夜!

    陈老爷子不时睁开眼,便看见那房间里的灯亮着,老爷子这一夜也唉声叹气的叹息了无数声。

    清晨的时候,孙晓冉房里的灯熄了,陈老爷子推开门的时候,看见孙晓冉收拾整齐的提着行李箱静静的站在外面的院子里等待着。

    见到陈老起床,她盈盈一拜:“陈爷爷,谢谢您的招待,公司有点急事,晓冉先走了。”

    陈老心中默默一叹,说道:“丫头,你真当我老头子老眼昏花了么,你这眼睛红红的,都成大熊猫了,这样子回去,孙卫国不跑来京城找我拼命才怪了。你再等等,等那小子回来,我让他给你赔罪。”

    孙晓冉鼻头一酸,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足尖:“我没事的呀,或许……或许我本就不该来的,他有他的选择,有他的生活方式,无论怎样……我……我是祝福他的,他活的好就好。”

    陈老哇哇叫了起来:“那该死的兔崽子,竟然彻夜不归,彻夜不归,他忘了家里还有个女人等着他了吗,混账东西!”

    孙晓冉不吱声,等陈老骂够了,说道:“我走了,陈爷爷,下次再来看您。”说着,提着行李箱走出了陈家四合院。

    陈老望着孙晓冉离去的背影,唉声叹气了好一阵,叫道:“小张。”

    张叔急匆匆的出现了:“老首长,什么事?”

    “去送送她,这孩子被伤透心了,别在路上出了事,打电话给滨海那边,让那边在机场接着。”陈老说道。

    “是,我这就去。”张叔急匆匆的去了。

    ……

    陈小刀一夜未归,在与慕容秋雨见面之后便将她睡了。

    当着白战鸿的面干的。

    当然,白战鸿躲的很冤,又是在晚上,他没有陈小刀的透视眼加夜视眼,不可能看到两人的具体动作,但却又实实在在的知道发生在眼前的动作故事。

    在当年经常约会的老地方来了第一次,看着草地上的落-红,陈小刀脸色抽动了几下,情绪也好身体分泌过旺的荷尔蒙也罢,都得到了一定的释放,陈小刀觉得自己做的有点过分了,之后又带着慕容秋雨去了宾馆。

    到了宾馆,陈小刀脑子里还想着他离开时孙晓冉说的那句话,便想着要回去,慕容秋雨抱着他,不许他走。

    许是心疼慕容秋雨,又或许是还将当年那件事情与孙晓冉牵扯上了关系,陈小刀便留了下来,与慕容秋雨痴缠一宿,直到第二天中午才睡醒了起床。

    慕容秋雨还没有醒来,被精力旺盛的陈小刀折腾一宿,没有哪个女人能单独承受得住,看着这个熟睡中的女人,刚刚变为人妇的她更加风韵动人,看的陈小刀又有种蠢蠢欲动的冲动。

    这是他的初恋,是他曾经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爱上的女人。

    现在睡了她,算是得到了她的身心,可陈小刀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快乐。

    对她,他还是没能完全原谅。

    无法原谅她当初为何如此愚蠢,为何不告诉他真相,害得他这九年来承受了那么多不愿承受的痛苦与折磨。

    她,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对不起自己过。

    可陈小刀就是无法原谅。

    因为他知道她是爱自己的,既然深爱着自己,就应该相信自己,为何还要欺骗,他所难过的,是这一点!

    陈小刀深吸了一口气,起床钻进了浴室,出来的时候慕容秋雨已经醒来,慵懒的用被单裹着身子,等陈小刀向她望来的时候,初做人妇的她还有些不适应,红着脸。

    陈小刀将衣裤穿好,从裤兜里掏出皱巴巴的香烟盒,里头只剩下一根烟了,他珍惜的点上,过了一会儿,向慕容秋雨道:“你还睡会儿?”

    慕容秋雨心头一凛,紧张的望着他:“你去哪儿?”

    “回家一趟。”陈小刀并没有隐瞒:“孙晓冉还住在家里,有些事情,总得说清楚的。”说到孙晓冉,他心里有些刺疼,这事儿,终究还是他对不起她。

    慕容秋雨点头道:“好,我等你。”

    陈小刀没再多说,起身走了。

    慕容秋雨望着被关上的房门怔怔出神。

    然后,她突然将头蒙在被子里,嚎啕大哭了起来。

    她是个女人,所以她很敏感的察觉到这个男人的心不完全在她这儿。原来即便她放下一切去告诉他真相,求得他原谅,纵使将身子也搭了进去,也于事无补!

    ……

    陈小刀出了宾馆,搭车返回陈家大院。

    刚到院子门口,就见张叔陪着爷爷在大树下聊着天。

    看见陈小刀回来,陈老的脸一下子就拉了下来:“混账东西,你还知道回来!”

    陈小刀没理他,向楼上看了一样,走去。

    张叔苦笑着道:“孙小姐一早就走了,回滨海了。”

    陈小刀心头一疼,突然间仿佛失去了什么似的,整个人都有些浑浑噩噩,只觉得什么都不想去想,什么都不想去做,更觉得爷爷也没必要陪着了。

    他急匆匆上了楼,两分钟之后下来的时候提着他当初回来时的那个简单行军包,走了。

    张叔挽留了一句,陈老却气呼呼的说让他走。

    陈小刀便如八年前一样,走的干干脆脆,毫不脱离带水。

    离开老陈家大院的陈小刀也没有返回宾馆去找慕容秋雨,他就这么走了,干完事儿提起裤子就不认账不管后事的这么走了。

    三小时之后,他来到了京城东北郊外的一处秘密地下军事基地外,报出姓名和番号之后便等在那里,等着人来接。

    没过一会儿,一辆军派车从基地外面驶来,陈小刀抬头看了过去,正要搭个顺风车,那辆车也在从他身边穿过之后来了个急刹车,停了下来。

    车窗玻璃放下,一个年轻人从窗口探出头来,似笑非笑的望着陈小刀道:“哟呵,这不是那谁谁谁,哦,对了,曾经的青龙啊。”

    “还真是。”

    司机也探出头来,后排又挤出一个脑袋,冲陈小刀笑道:“当初带着一支战队出去,结果回来他一人,现在还有脸回来啊,咱们天刀可没这么不要脸的吧?”

    “哈哈哈哈……”

    车上似乎坐着四五个人,大声哄笑了起来。

    陈小刀咧嘴一笑,走了过去。

    他今天心情很糟糕,慕容秋雨毕竟是个女人,不经折腾,这些人既然这么闲,就在病床上多闲几个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