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敌妖孽兵王 > 第二百六十九章 那一夜,我伤害了你!
    大庄园外街不远就是一所学校,这是京城最好的学校。

    它不是贵族学校,但却比贵族学校的逼格更高,因为这是京城一中,一所被民间称之为太子学院的学校。

    慕容秋雨穿着高跟鞋提着长长的洁白裙摆,就这么一路小跑着回到了这所学校。

    今天是周末,而且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钟了,学校早已没有了上课的学生,路灯之下也没有行走的人影。

    慕容秋雨一个人出现在这里的时候,还有一点点小小的害怕。

    不过,相对很快就能在这里见到陈玄霜来说,即便这里有妖魔鬼怪,她都不怕。

    学校有一个小湖泊,小湖四周有草坪,慕容秋雨在湖边的一颗大树下坐了下来,紧张的等待着。

    她不知道的是,黑暗中,白战鸿默默的站在百米之外的对面,静静的看着他。

    白战鸿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跟上来,这个女人伤的他如此之深,可他依旧还是不放心的跟了上来。

    这么晚了,他怕她出事。

    又或者,这么晚了,他不放心她和陈玄霜两个人单独在一起。

    她是他的!

    静静的看着那个美如画的女孩坐在那里,也不知过了多久,白战鸿剑眉一挑,看见了一道人影闯入了这个安静的世界。

    陈玄霜!

    白战鸿双眸迸射出两道火焰来!

    你真的来了,你真的敢来!

    陈小刀来了,自慕容秋雨找他谈话之后,他的情绪就一直很波动,很不稳定。

    当年母亲跳楼身亡,他本就叛逆纨绔,后来在学校因为和慕容秋雨的爱情,才让他找到了人生的意义与美好,开始向往未来。

    然而,仅仅一年多的时间,他最引以为傲,最期盼的爱情,竟然也离他而去,慕容秋雨竟与他说再见。

    当年慕容秋雨的转身离去将他伤的很深,他曾多次问过理由,慕容秋雨的回答都很简单,她不爱他了,过去只是找他玩玩而已,她还说,她喜欢的是白战鸿那样的英雄,白战鸿才是所有女生心目中真正的完美男人。

    可现在,他发现原来这一切都是个骗局,都是慕容秋雨对他的欺骗,他岂能不怒?

    是的,陈小刀不是高兴慕容秋雨对他还有爱,而是愤怒于这个女人对他的欺骗。

    在他看来,有什么事是不能当面好好说清楚的呢,为何一定要用这种欺骗的方式来表达?

    陈小刀来到湖边,看见静静坐在那里的慕容秋雨,他心中的愤怒一下子又消散了许多,因为他看见慕容秋雨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那里时而傻笑,时而又轻轻抽泣着。

    这就是她,就是他当年所认识所爱的那个女孩。

    突然,陈小刀似有所觉,向湖对面一个方向望了过去。

    那里什么都没有。

    夜色中,视线并不是太好。

    不过没关系,我有透视眼,还能夜视。

    陈小刀右眼功能开启,他所盯着的那颗大树被看穿,白战鸿背靠在那里静静的站着。

    这么远的距离,白战鸿依然很警惕,非常敏感的察觉到陈小刀还盯着那边,所以并没有再冒头。

    陈小刀嘴角勾勒出一抹冰冷而残酷的笑容。

    你跟着来是什么意思,是她带着你一起来的,还是你独自跟过来想要看到点什么呢?

    好,老子成全你!

    陈小刀收回目光,来到慕容秋雨身边。

    慕容秋雨听见他的脚步声站了起来,见到陈小刀一个人过来,惊喜道:“你来了。”

    陈小刀点头,说道:“我来了。”

    慕容秋雨没感觉到陈小刀身上有讨厌自己的情绪,心里一喜,双手张开,跑过去紧紧的抱着陈小刀,勾着他的脖子。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找我的,他承认了吗,你相信我了吗?”慕容秋雨说着,抱着更紧了一些。

    他们本就是最亲密无间的恋人,阔别九年再独处一起,她觉得他是她的。

    陈小刀的手轻轻颤抖着,终究还是不忍心将她推开,非但如此,更是眸中精光一闪,一把将她紧紧抱住。

    慕容秋雨感受到男人的举动,心里一喜。

    过了片刻,陈小刀将她的脸缓缓推开,目光死死的盯着她:“当年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配合他们,为什么这么傻?”

    慕容秋雨急了,忙解释道:“我也不想的,可是他们当时说的好严重,而且说是为你好,我……”

    陈小刀眸中火光闪现:“为我好,你知道我当年在部队受了多少苦,你知道我多少次差点死在战场上活不下来,你知道我这么多年来到底经历了什么吗?还有,你知道吗,我这些年来睡了很多女人,早已背叛了我们的爱情。”

    当年的爱情,是最纯洁的。

    现在,一切都变了。

    慕容秋雨泪流满面,心疼的碰着陈小刀的脸摇头道:“我不知道,可我每时每刻都在担心着你关心着你,我……我也好心疼的,我不在乎你这些年经历了什么,我只要你回到我身边,我只要我们好好的回到以前,好么,玄霜,咱们成年了,咱们自己的事情自己决定,再也不分开了,好吗?”

    陈小刀望着这张近在咫尺的脸,他心中的情绪瞬间爆发了出来,低头一口啃了上去。

    呜呜~~~

    慕容秋雨呜咽着发不出声来,但双手却很配合的勾着陈小刀的脖子,回应着。

    多年来,她同样挤压了无数的感情,此时此刻,随着男人的举动如天雷勾动了地火,彻底燃烧。

    百米之外的大树后面,白战鸿额头上青筋爆出,整张英俊的脸变得狰狞无比,眼神能杀人的话,对面的陈小刀已经被千刀万剐。

    当他看到那两道抱在一起的身影滚倒在草地上的时候,他一手轻轻的抓在旁边的一根小树上。

    那棵小树有小孩大腿那么粗,还属于青冈木类型的硬质木材,然而,它此刻被白战鸿这么抓着却全身轻微的颤抖起来,最终上面竟骇然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手抓抓握的印痕,并有树干里面的汁水从印痕部位渗透了出来。

    “啊!”

    一声似痛呼,又似恐慌等待着无尽无法情绪的女子轻呼飘荡在夜风之中,传入白战鸿的耳朵里。

    白战鸿整张脸都绿了!

    陈小刀放肆的动了起来,带着惩罚与发泄似的情绪,又带着对那人深深的报复式的快感,他陷入了一种心理扭曲的疯狂之中……

    你不是要看吗,老子不介意让你看,还让你看个最精彩的,让你看个够。

    白战鸿,这样,你满意了吗?

    感受到男人的疯狂,慕容秋雨在初始的疼痛之后缓过了神来,看着男人一脸的疯狂,她眼眶瞬间湿润,泪水顺着洁白光滑的脸颊滑落而下。

    不应该是这样的,你的眼里,没有了温柔。

    玄霜,你……你怎么了,咱们真的回不去了吗?

    慕容秋雨突然伸手,紧紧的抱着陈小刀,似乎一辈子都不会再松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