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敌妖孽兵王 > 第二百五十七章 要干就得干赢
    上午十点,陈小刀准时出现在京城国际机场出口通道外,当孙晓冉提着简单的行李箱随着人群出现的时候,他第一眼就看见了她。

    孙晓冉也看见了陈小刀,因为陈小刀比较高大,而且还努力的向她挥着手。

    接过孙晓冉的行李箱提在手上,陈小刀笑着道:“累不累。”

    孙晓冉轻轻捋了捋耳旁的发丝,淡淡一笑:“也就几个小时的飞机,有什么累的。”说着,她盯着陈小刀,说道:“我还以为你的电话会打不通,怎么今天也正好休息,没有在部队吗?”

    陈小刀闻言露出一丝黯然之色,道:“回部队的事情出了点状况,一直等着呢。”

    孙晓冉看见了他眸中闪过的那一丝失落与黯然,不由得一阵心疼,安慰道:“应该没什么大事儿吧,真要是回不去了,就跟我回滨海。”

    陈小刀没有一点犹豫,点头道:“好。”

    孙晓冉微微一愣,似是没想到陈小刀回答的这么干脆,看着他道:“真的假的啊?”

    陈小刀呵呵一笑:“当然是真的。”

    不管陈小刀是否言不由衷,孙晓冉心里依然甜丝丝的,说道:“我开玩笑呢,知道你心里还有很多结没有解开,知道你还有很多梦想没有实现,努力去实现吧,我还能等的。”

    陈小刀不由得向她小手抓去,孙晓冉微微挣扎了一下,便由他拉着。

    “你对我这么好,不怕将来被我伤着么?”陈小刀轻声说道。

    “伤就伤呗,你能狠下心就伤吧。”孙晓冉淡淡一笑,看着他:“你会吗?”

    陈小刀苦笑:“我哪儿能忍心伤害你啊。”

    “所以你就努力点,早点将以前那些事情处理清楚,明明白白的和我在一起。”孙晓冉说道。

    陈小刀咧嘴一笑,他就喜欢孙晓冉这种爱恨分明且做事有条有理,干什么都清清楚楚不拖泥带水的性格。

    她喜欢自己,但又无法接受自己心里还有别的女人,所以她给了自己足够的时间,让自己先处理好其他的感情,她要的是一个完完全全只爱着她的陈小刀。

    “去哪儿?”陈小刀问道。

    孙晓冉看着他道:“你说吧,我没让订酒店,这里是你的地盘,我还能没地方去么?”

    陈小刀直接说道:“就去我家吧,那里比宾馆更卫生方便。”

    孙晓冉紧紧咬着嘴唇,眼中流露出一丝异彩,想了想说道:“方便吗?”

    陈小刀笑着说:“有啥不方便的,再说了,你还是我法律上的妻子,去家里住怎么了?”

    孙晓冉俏脸一红,和陈小刀扯结婚证这件事情一直都让两人有点点小尴尬,以前挺反感的,现在却又觉得尴尬,或许只有真正在一起了,才会轻松的面对那份证件吧。

    “那……那我去买点东西吧,陈爷爷在家吧,还有你父亲和大伯他们也在吗?”孙晓冉整个人都显得有些紧张起来。

    去陈小刀家里住给她很大的压力,她都不知道自己改怎么面对陈小刀的那些家人,那种丑媳妇见公婆的心理很好的体现了出来。

    “不用,家里什么都有,而且这些天也就我和爷爷在家,他们都在外面有自己的小家庭了,没几个回来住的。”陈小刀说道。

    孙晓冉一听只有陈老一个人在家里,她顿时放松了许多,陈老她是见过的,这位老爷子很好相处,而且与自己爷爷是老战友了,他对自己喜欢着呢。

    当陈小刀带着孙晓冉出现在老陈家院子里的时候,在院子里活动筋骨的陈老爷子先是一愣,继而大喜。

    孙晓冉落落大方的叫了声爷爷,然后过去搀扶着老爷子在一旁的大榕树下坐下。

    陈老哈哈大笑,道:“你这丫头,怎么会有空过来看我的,你爷爷还好吧?”

    孙晓冉忙道:“爷爷他精神头还好,经常念叨着您呢。”

    陈老点了点头,感慨道:“当年一起打鬼子的战友,如今活着的不多了。”

    “嗯,爷爷也经常回忆着当年的人和事,感慨多着呢。这不,今年为抗战老兵募捐的事情他老人家一直惦记着,便让我过来多捐点。”孙晓冉说道。

    陈老哦了一声,算是明白孙晓冉为何会来京城了,他看了陈小刀一眼,说道:“回头找你爸他们拿点钱,也帮我多捐点。”

    陈小刀皱眉道:“我可以去,但钱得你去拿。”

    陈老眼珠子一瞪:“你是他儿子,向他要钱怎么了?”

    “你是他老子,更是天经地义!”陈小刀道。

    陈老吹胡子瞪眼,气的不轻,孙晓冉急忙向陈小刀眨眼睛,劝道:“你就别惹爷爷生气了,气坏了身体可不好。这样吧,我多出点,到时候算是陈爷爷您的一番心意。”

    陈老急忙摇头:“这怎么行,你的钱也不是白来的,都是你们自己努力打拼出来的,我陈忠实要捐款,当然得自己掏腰包,得我老陈家的人自己出才行。”

    孙晓冉听陈老这么说,便不说话了。

    陈老是个很精明的人,见孙晓冉不说话了,不由得心头一动,在脑门儿上拍了一下:“哎呀,看我这老糊涂的,你都是我老陈家的人了,我还这么见外,行,你出,你出,多出点啊,总不能比你爷爷卷的少了。”

    孙晓冉的确因为陈老之前的话而有些伤心失落,可陈老接下来的话又让她大不好意思,俏脸一下子就红到了耳根,嗔道:“陈爷爷,您……您再笑话我我可就不出这钱了。”

    陈老哈哈大笑:“出,必须得出,我孙媳妇给我的钱,哪能不要。”

    孙晓冉更是羞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陈小刀则在一旁乐呵呵的笑着。

    陈小刀将孙晓冉安排在他的房间,孙晓冉当时就脸红了,说怎么只一个房间啊,陈小刀打趣说,爷爷在家,咱们得演戏演足了。

    孙晓冉红着脸,有些不乐意,陈小刀最后说道:“我住客房,你放心在这儿住着。”

    孙晓冉这才乐了。

    她现在和陈小刀这关系,说不明道不清,如果和陈小刀睡在一个屋,天晓得现在陈小刀会不会对她动手动脚,而且陈小刀和慕容秋雨的事情都还没有处理好,孙晓冉怕将来万一没能和陈小刀在一起,现在却与他住在一个屋,将来别人闲言闲语,对她名声可不好。

    中午的时候,孙晓冉和陈小刀联手下厨,在家里陪着陈老吃了一顿饭之后,陈老便向陈小刀挥手道:“去吧,带晓冉这丫头四处走走逛逛,年轻人闲在家里多无趣。晚上参加完晚宴再回来吧。”

    孙晓冉当然很想逛街,闻言大喜,陈小刀也觉得在家里闲的无聊,便带着孙晓冉出了门。

    陈小刀和孙晓冉前脚刚离开大院,张叔便过来将陈老扶了起来,说道:“听说白家那年轻人也回来了,今天晚上的慈善晚会必定少不了他,到时候玄霜少爷和他遇上,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陈老闻言微微一怔,随即挥手道:“能出什么事?再说了,就算出事,那也是年轻人之间的小打小闹,算不得什么。”

    说着,陈老又忍不住问了一句:“依你看,玄霜现在可打得过白战鸿那小子?”

    “这个,很难说,但应该不至于差多少。”张叔细细想了很久,才回答道。

    陈老点了点头:“只要打得赢就行,男人这辈子,要么不出手,真要动手干架了,就得干赢!”

    张叔咧嘴一笑,他知道,这是陈老的风范,若非如此,当年陈小刀也不会成为京城最大的纨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