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敌妖孽兵王 > 第九十六章 再无安宁
    齐伟龙带着一众警察小心翼翼的退出了病房大门,外面走廊上,很多医院工作人员和一些病人家属都向这边张望着,看热闹呢。

    齐伟龙亲自将房门关上之后,这才在额头上擦了一把冷汗,转身看见那么多人盯着这边,顿时拿下脸来,呵道:“都散了,看什么呢。”

    围观群众都怕惹事上身,自然不敢再看,纷纷散了。

    周邦勇捂着红肿的脸走了过来,压低了声音道:“齐局,这……这是咋回事儿啊,那小子到底是什么身份?”

    齐伟龙看了周邦勇一眼,不禁也是一阵无奈与憋屈。

    带着一伙人气势汹汹的来抓人,结果现在只能在外面老老实实的守候着,这尼玛还真是讽刺啊!

    “小周啊,以前和今天的事情,你都忘得干干净净的算了,这位爷,咱们惹不起啊。”齐伟龙压低了声音向得力手下说道。

    周邦勇心头一凛,更加确信了自己的猜测,依然抑制不住心中好奇,望着齐伟龙,希望齐伟龙能给出答案。

    齐伟龙轻轻摇头,低声道:“这事儿你别问了,我只能说,他是军人,保密!”

    周邦勇就算早有心理准备,也是浑身一颤,猛吸了一口冷气。

    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军人竟然能让齐伟龙如此恐惧,可想而知之前陈小刀给齐伟龙看的那个证件有多牛叉!

    这样的人,他周邦勇的确惹不起。

    现在的周邦勇只祈祷着那位爷别记恨着自己,否则对方要玩死自己,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儿么!

    ……

    病室里,孙晓冉满眼疑惑的望着陈小刀,若非前些日子跟着陈小刀在京城去了一趟,多多少少了解过陈小刀的事情,她能被先前发生的一切吓出一身病来。

    可饶是如此,她现在依然非常好奇的盯着陈小刀。

    那个证件,正如陈小刀当初说的那样,只是一个连长级别吗?

    虽然对军人等级制度不是特别清楚,可孙晓冉也知道仅仅是部队里的一个连长,绝对不能将齐伟龙那种级别的行政干部吓成那样。

    “干吗这么看着我,虽然我承认自己很帅,但被你这么一直盯着,我也会难为情。”陈小刀说道。

    孙晓冉微微笑了一下,似乎牵动了头顶的伤口,露出一丝疼痛的表情。

    陈小刀不敢开玩笑了,说道:“白婕的电话是多少,我让她过来照顾你,老爷子那边我没说,怕他担心。你也知道,我有事,得先离开一会儿。”

    孙晓冉有些感激的看了陈小刀一眼:“谢谢,如果让爷爷知道,他一定会担心死的。”

    陈小刀点了点头,掏出手机问白婕的号码。

    孙晓冉摇头道:“我等会儿自己打就行了,要是让你知道白婕的号码,天晓得你会不会纠缠她。”

    陈小刀当场那个无语啊。

    尼玛,在你心中,哥就是这样的人?

    不过话说回来,老子就是这样的人。

    孙晓冉见陈小刀一脸无语的样子,不由得轻轻笑了一下,脸上露出关切之色:“刚才他们说什么命案,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有些关系的,要不要……”

    陈小刀笑着摇了摇头,道:“你刚才也看见了,他们对我的态度还不错,没事的,放心吧。”

    “嗯。”孙晓冉见陈小刀不愿说,心里略微有些失落。

    今天发生的事情历历在目,她知道,如果不是陈小刀在她身边,她应该死了。

    至于对陈小刀,她现在是越发好奇,他到底是什么兵种,什么职务,又在自己昏迷之后到底干了什么事情?

    这个与自己相处了一个多月的男子,似乎随着相处的时间越久,自己看似对他越来越了解,可实际上却越来越看不透他,越来越神秘。

    “他们等着呢,我就先走了,你打电话让白婕过来吧。”陈小刀起身说道。

    孙晓冉点了点头,然后当着陈小刀的面给白婕打了个电话,陈小刀才放心离开。

    看着陈小刀盯着自己打电话给白婕之后才离去,孙晓冉心里又突然莫名的感到一丝丝甜蜜。

    似乎,他还是挺关心自己的呢。

    ……

    陈小刀被带到了东城区公安局,一到公安局,东城区公安局局长刘国良就热情的迎了上来。

    发生在滨海市东城区环城高速出口路段的特大车祸以及杀人案今天可是轰动了整个滨海市。

    现在的媒体非常发达,传播速度极快,当时的车祸现场被行车记录仪拍摄下来的画面不少,陈小刀折磨与干掉乌鸦的画面更是被很多人拍摄了下来,这事儿才过去不到两小时的时间,可却已经是满城风雨,几乎是全网报道了。

    本来,刘国良在齐伟龙亲自带队出去抓人之后便没太当回事儿,只要犯罪嫌疑人落网,早点结了这案子,他也就给上头以及给人民群众一个很好的交代了。

    然而,就在半小时之前,刘国良接到了齐伟龙的电话,得知了陈小刀的身份。

    这一下刘国良坐不住了,知道事情很可能不是他这种级别的人能管得了的,所以陈小刀来到东城区分局配合办案,他堂堂局长的态度那叫一个和蔼啊。

    “陈公子,要不先去我那办公室坐坐?”刘国良笑着问道。

    陈小刀笑道:“不了,谢谢刘局长,公事公办,就去审讯室吧。早点了解案情,我还有事。”

    刘国良立刻露出一副肃然起敬的神色,点头道:“好的,我马上安排。只是,咳咳,陈公子,您的身份导致这个案子可能我们地方政府办不了啊,要不您向您上头通通气儿,让他们与省厅那边的领导说一声?”

    陈小刀一听这话有道理,便点了点头。

    要知道,只要是在职军人,犯了事首先得由在职的部队进行审问与管理,当地政府如果越过嫌疑人所在的部队私下里办案,会惹来很大的麻烦的。

    而且,今天这事儿也的确得向张飞扬说一声,否则不可能这么容易解决。

    于是,陈小刀当着刘国良和齐伟龙等人的面掏出手机,拨打了一组加密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了,张飞扬的声音便咆哮着传了过来:“小子,你也知道给我来个电话了啊,你知道上次闯了多大的祸吗?”

    陈小刀一听就知道张飞扬很生气,想着上次自己在边界放走王邵峰的事情,眼珠子一转,用低沉无比的声音道:“我被人追杀。”

    果然,话音刚落,电话那头的张飞扬就立刻关心道:“什么,你……你有没有事?”

    陈小刀暗自松了口气了,这招果然管用,便说道:“死不了,不过我老婆差点就死了。”

    “到底怎么回事?”张飞扬立刻追问道:“会不会你没死的消息已经泄露出去?”

    陈小刀闻言眸中精光一闪,也想到了这个可能。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自己今后就真的很难有安宁之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