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敌妖孽兵王 > 第八十七章 那就永远消失吧
    京城,王府井某高档西餐厅显得非常幽静,装修淡雅大气,让人进来就有种坐在自家亭台窗前的宁静感,很舒服。

    一个靠窗位置,慕容秋雨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低头翻看着一本杂志,旭日的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投射在她的身上,让她身上仿佛笼罩上了一层金光,美到令人窒息。

    她静静的坐在那里,就是一幅画,就是整个王府井附近今天最美的一道风景。

    “对不起我迟到了,让你久等。”不知何时,一名看上去二十七八岁年纪的青年人走到旁边,笑着说了声抱歉,然后很自然的在慕容秋雨对面坐下。

    这青年男子看上去给人一种很阳光的感觉,他的笑很稳重,很成熟,能给人带来一种莫名的安全与宁静。

    他谈不上有多帅,国字脸,身材高大魁梧,给人一种精悍的感觉。

    慕容秋雨冲男子嫣然一笑:“没有呢,是我无聊,所以提前过来了。”

    咖啡厅服务员走了过来,询问青年男子喝点什么,青年男子要了一杯拿铁,服务员应了声好,便离开了。

    “这段时间过的还好吧,对了,下学期你就要博士毕业了吧,论文那些做的怎样了?”青年男子问的很随意,这种语气,是多年的老朋友才会有的。

    他叫白战鸿,京城白家第三代中的翘楚。

    从小就是个优秀到让同龄人嫉妒羡慕却又望尘莫及的佼佼者,以至于京城这些年来都有一句话,叫做‘京中多才俊,不及白战鸿。’

    京中才俊自然是很多的,但都不及白战鸿!

    慕容秋雨今年二十四岁,但她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自从八年前她与白战鸿走的很近之后,京中所有人都觉得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这些年来,他们也的确走的很近,只要白战鸿在京城,他们便会见上一面,但让人有些遗憾的是,并没有人看见他们在一起时有什么过分亲密的举动,这种相敬如宾的感觉,以至于让很多人怀疑他们到底是不是情侣。

    可如果不是情侣,八年前慕容秋雨又岂会离开她当初在高中时期爱的轰轰烈烈的那个男人?

    “嗯,那些都还好,只是最近心情总是无法宁静,没什么心思放在学业上。”慕容秋雨轻轻回答道。

    白战鸿剑眉星目非常迷人,闻言不禁微微挑了挑如剑一样的浓眉:“哦,是什么事能让你心绪不宁?”

    慕容秋雨低着头,轻轻喝了一点咖啡,缓缓说道:“前些天我看见他了。”

    白战鸿明若星辰的双眸之中闪过一抹异彩,望着慕容秋雨,笑着道:“他,那个他啊?”

    慕容秋雨俏脸略微一红,露出了些许小女儿家的娇羞神态:“白大哥又取笑我了,自然是他。”

    “他啊。”白战鸿轻声念叨着。

    “嗯,他回来了,是陈爷爷病了,所以他回来探望。只是……他似乎结婚了呢。”慕容秋雨说着,眼眶微微有些泛红,情绪更显低落。

    白战鸿放在腿上的手微微捏成了拳头,望着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边的美丽女子,他脸上露出一抹心疼之色:“还是忘不掉吗?”

    慕容秋雨低着头,没有回答。

    白战鸿也不再问,静静的陪慕容秋雨坐着,等待着。

    过了片刻,慕容秋雨轻声说道:“他幸福就好。”

    ……

    望着慕容秋雨开着保时捷卡宴离开,白战鸿脸上的温柔与平静被一丝来自灵魂深处的愤怒与仇恨所取代,变得有些狰狞。

    “整整八年,八年了,你却从没有忘记过他,我连当备胎的资格都没有吗?”白战鸿嘴角轻轻动着,低声自语。

    “那么,就让他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吧!你心里惦记着一个死人,我不会介意的,但绝对不允许惦记着一个活着的男人。”

    ……

    孙氏集团办公大楼顶层楼道中,陈小刀跟在白婕身后几步的地方走着,一路欣赏着白婕那被黑色包臀裙包裹着因走路而扭动着的丰腴臀部,不用透视眼,他就能肯定白婕穿着丁字**,否则那么丰腴的臀部不可能勾勒不出内裤的轮廓。

    “阿嚏……阿嚏!”

    突然,陈小刀连打了几个喷嚏,然后揉了揉鼻子对回头看过来的白婕道:“那啥,我就在你身后呢,也不用想我想成这样吧?”

    白婕真的无语了。

    这人怎么就那么贫呢,我哪里有想你了,臭美!

    知道与陈小刀斗嘴,自己只会死的很惨,白婕只是狠狠的瞪了陈小刀一眼便不再理他。

    “嘿嘿,这眼神,我喜欢。”陈小刀笑着说道。

    白婕差点一跟头栽在地上。

    人一旦无耻到了陈小刀这种境界,那也是无敌了!

    来到总裁办公室门口,白婕向里面通报了一声,便退开了,陈小刀向她打了个眼色,极尽挑逗之能事,白婕恨得牙痒痒,早知这家伙如此难缠,她倒宁愿被周云昊纠缠了。

    陈小刀刚走进孙晓冉的办公室,门才关上,就感觉鼻头一痒,又接连打了几个喷嚏。

    办公桌后面正在批阅一份文件的孙晓冉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抬眼看了陈小刀一下。

    陈小刀揉着鼻子望向她:“哎呀,老婆我这都来了,你怎么还想着我。”

    孙晓冉听着这熟悉的语气和腔调,内心深处破天荒的竟然没有生气,不过她表面上还是露出一副嗔怒之色,盯着陈小刀道:“你就不能改改这口花花的毛病?”

    陈小刀闻言耸了耸肩,想到自己和她马上要解除婚姻关系,不禁也有点不好意思起来:“那啥,习惯了,抱歉哈,今后我尽量改。”

    孙晓冉默默想着,今后?还有今后吗?

    本来孙晓冉对陈小刀上次突然离去,然后玩了一个星期的消失这件事情非常生气的,可现在她又收敛了脾气,觉得与陈小刀生气也没有多大的意义。

    如果从此之后便是陌路之人,又何必再临别前再生口角?

    “找我有事啊?”陈小刀坐在孙晓冉对面,问道。

    孙晓冉点了点头,想着上次爷爷对她和陈小刀这段婚姻的固执态度,便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向陈小刀说道:“可能又有些麻烦了。”

    陈小刀也明白他和孙晓冉之间除了婚姻的事情没别的了,便明白她指的是什么,疑惑道:“怎么了,哪里有麻烦?”

    孙晓冉道:“我上次与爷爷提过这事,也说了你爷爷的态度,可我爷爷他态度坚决,硬是将咱们的结婚证和户口本藏着,我这些天也没找到。”

    陈小刀想到孙卫国老爷子的倔强与固执,便同情的看了孙晓冉一眼,理解的点了点头:“孙老的确是个老顽固啊。这样吧,下午我陪你一起回别墅一趟,我劝劝他吧。”

    孙晓冉闻言,心里有些不爽,望着陈小刀道:“你就这么急着解决这层关系?”

    陈小刀一愣,见孙晓冉脸上有点生气的样子,不由得傻眼了。

    靠,这是什么意思?

    尼玛,不是你一直嚷嚷着对这段婚约很不屑很不感冒的吗,你丫一直想要摆脱老子,一直看老子不顺眼,怎么现在又怪到我头上来了?

    短暂的愣神之后,陈小刀突然咧嘴一笑,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孙晓冉:“你爱上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