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敌妖孽兵王 > 第六十七章 初恋啊
    初恋这玩意儿,不是青春少年时期对异性生出了某种好感,然后对某个异性暗生情愫,偷偷喜欢的那种青涩与单纯。

    对男人来说,真正的初恋,是青春年少时第一次喜欢上了某个女生,先是心动,继而暗恋,然后大胆的表白,最后也得到了对方的肯定回应。

    让人记忆深刻的初恋,是送过情书,是唱过情歌,是偷偷在学校各个角落里私会,是在老师学校每次警告大家不要早恋时相互心虚的对望一眼心跳加速的那种感觉。

    好吧,其实真正的初恋,是第一次牵过手、搂过腰、亲过嘴、摸过奶的那种让人能记住一辈子的往事回忆。

    初恋的美好,就在于这段恋爱过程中有太多太多与异性之间的第一次。

    陈小刀想到慕容秋雨这个名字,脑海中便浮现出一个扎着马尾巴的青春时尚少女,便会浮现出当年在京城一中那短暂而美好的青春岁月。

    慕容秋雨,那是陈小刀的初恋"qing ren",那是一个注定一辈子都无法被陈小刀从记忆深处清除出去的女孩儿。

    那个女孩儿带给陈小刀青春时期最美好的时光,留下了他这辈子最丰富最美好的回忆。

    但同时,又是这个女孩儿,给他心灵深处狠狠的来了一刀子。

    爱的深,所以伤的重!

    陈小刀十六岁辍学,毅然加入部队,便是逃离那段感情带给他的伤害。

    他不愿意回京城,是因为每当回到京城,甚至只要想到京城,他就会想到那个叫做慕容秋雨的女孩儿。

    这次爷爷病重住院,陈小刀固然是一心回来探望爷爷的,可心绪之中,依然会冒出那些被他隐藏在心底多年的回忆。

    下了飞机,陈小刀带着孙晓冉一起直奔医院而去。

    当孙晓冉跟着陈小刀下了出租车,看见医院门口那些全副武装守卫着的警卫时,纵使她见过世面,纵使她是一家上市公司的大老总,也依然面色微变。

    之前上车之后,陈小刀说了一句去‘第一医院’。当时孙晓冉没怎么放在心上,可现在,她终于明白第一医院意味着什么了。

    这就是国家最特殊的医院,是专门为国家重要干部治病养伤的特殊机构部门。

    “你爷爷他是……”孙晓冉不由自主的开口询问起来。

    这一刻,她真的有些被震惊到了。

    陈小刀的爷爷与她爷爷孙卫国是战友,是一起从战争年代闯过来的人,这一点孙晓冉是知道的。

    可孙晓冉绝对没想到陈小刀的爷爷会有资格在第一医院养伤住院。

    文-革期间,爷爷因为一些问题而被处理了,虽然事后平反,可孙卫国却并没有重新回到工作岗位,而是经营了一家上市公司出来。

    想到爷爷当时的职务,再想到陈小刀的爷爷如果当初没有被文-革波及,那么该是怎样的身份与地位啊!

    这一刻,孙晓冉真的有些被惊到了,她不由得望向陈小刀,内心深处大声咆哮着,这家伙,竟然是个真正的红三代?

    在孙晓冉的印象中,陈小刀完全就是一个典型的无耻之徒,是个流-氓、粗鲁、满嘴口花花的家伙。

    可是现在,她才发现这家伙竟就是传说中的纨绔子弟。

    还是个大纨绔!

    “一个退休的老红军而已。”陈小刀很平静的回答着,对他来说,爷爷就是个军人,是个老红军,仅此而已。

    孙晓冉深吸了一口气,她不得不重新审视陈小刀的身世。

    当然,并不是她势利眼,以她的家世条件,以她现在的身家,就算陈小刀再富有,就算陈小刀所在的家族再如何强大,也不足以令她生出多大的震动。

    她只是觉得陈小刀的表现与他的身世似乎有点格格不入。

    呃,实在是陈小刀这家伙,完全看不出半点世家子弟和二世祖的样子啊。

    那些有钱的公子哥,那些官二代富二代,要么嚣张跋扈,纨绔无双,要么学识渊博,温文尔雅,绅士高端。

    可陈小刀呢?

    他哪里有一点公子哥的样子?

    既不像那些走低端路线的纨绔子弟一样嚣张跋扈,牛-逼哄哄,也不像那些走高端路线的上***英温文尔雅。

    他简直就是个另类,四不像啊!

    也不对,这家伙很像一类人——乡野莽夫!

    对,就是个粗鲁的莽夫。

    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动不动就喜欢用武力解决问题,这才认识一个月,他都打了多少人了啊。

    孙晓冉越想越是无法将陈小刀与红-色子弟联系在一起。

    听着陈小刀的回答,她深吸了一口气,望着陈小刀道:“这么说,你还是个红三代啊。”

    陈小刀笑了一声,但孙晓冉从他的笑容中看出了一丝别的东西。

    轻蔑!

    是的,他脸上的笑容满带着了不屑,充满了对红三代这个词的轻蔑。

    他很瞧不起红三代这个身份。

    “伯父伯母怎么称呼,等会儿见面了我也好打个招呼,你还有叔叔伯伯,或是姑姑小姨那些亲人吗?”孙晓冉想着等会儿就要见到陈小刀的家人,虽然心里告诉自己只是来演戏的,自己不是他们陈家的媳妇,却依然有些小紧张。

    陈小刀看了孙晓冉一眼,淡淡道:“不用了,只要认识我爷爷就行了。”

    说话间,两人来到门口,全副武装的警卫人员将他们拦了下来。

    陈小刀直接掏出了一个证件递了过去,说道:“我来看我爷爷。”

    一名警卫人员将陈小刀的证件接过去看了一眼,顿时肃然起敬,立刻向陈小刀行了一个军礼,然后恭敬的将证件还给陈小刀:“首长好,您请进。”

    首长?

    孙晓冉一旁看的心头一跳,暗自吃了一惊,目光盯着陈小刀的那个证件,心中充满了好奇。

    他不就是个当兵的吗,怎么成首长了。

    他到底有多少事瞒着我!

    孙晓冉想到自己对陈小刀竟一点都不了解,不由得有些懊恼。

    “哥当兵八年,怎么着也混了个连长,想不到这玩意儿在当兵的面前还挺管用的。”陈小刀带着孙晓冉进入医院大门,笑着说道。

    孙晓冉这才明白那是陈小刀的军官证,哼,不就是个连长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实际上陈小刀踹回口袋的证件上面,三角形红色钢印中间写着大校两个字。

    二十四岁的大校。

    放眼整个共和国只怕也是凤毛麟角。

    来到医院大楼,陈小刀走向前台,打听爷爷现在的情况。得知爷爷刚从急救室出来,已经转入了高干病房,陈小刀暗自松了口气。

    转入病房,说明情况得到了控制,没大碍了。

    孙晓冉一路上跟在陈小刀身后,来到住院部大楼门口的时候,陈小刀突然停下了脚步,孙晓冉正低着头,一下没停住,直接撞在了陈小刀的背上。

    “干嘛啊,你是不是故意的。”孙晓冉感受到胸前两团一下挤压在陈小刀后背上,急忙跳开,张口便责备着。

    陈小刀却没有回头看她,也没有和她争辩,他抬着头,望着住院部门口方向,站在了那里。

    孙晓冉疑惑的抬眼望去,一名身穿白色女士衬衫,下面穿着一条黑色铅字裤,足下踩着一双碧绿色高跟鞋的女子正提着乳白色女士提包从住院部走出来,她也看见了陈小刀,然后停在原地,与陈小刀四目相对。

    时间,仿佛定格在了这里,不再流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