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敌妖孽兵王 > 第十一章 那一脚的风骚
    场中一片死寂,所有人都傻眼的愣在当场。

    这尼玛反差也太大了啊,在所有人看来,周彪这个全市跆拳道散打亚军的实战能力都是凶猛无比的,对付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年轻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分分钟就灭了对方啊。

    可现在倒好,周彪竟然被陈小刀给直接秒杀了!

    眼镜跌了一地。

    片刻之后,最先回过神来的是高明成。不是他反应最快,而是陈小刀已经向他走了过来,由不得他不先回过神来。

    “你……你想干嘛?别过来,我……我爸是高广峰……”

    高明成望着一步步走近的陈小刀,感受到陈小刀身上那股凌厉的气势,心里产生了一丝恐惧。

    不过当他说到自己父亲名字的时候,顿时又有了底气,翘起下巴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盯着陈小刀道:“你很能打了不起吗,再能打又能怎样,现在是法治社会,你敢动我一下,我保证你将牢底坐穿。”

    听着高明成的声音,四周围观的那些小老百姓脸上都流露出一丝厌恶之色。

    又是一个仗着自己的老爸有些身份背景就目空一切的二世祖啊。

    不过,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小老百姓遇上这样的公子哥还真只能忍着让着,其中一名阿姨就好心的向陈小刀说道:“小伙子,你可别冲动啊,既然你没吃亏,这事就算了吧。”

    “是啊,算了吧,反正你也没吃亏。”

    “对,退一步海阔天空,冲动是魔鬼!”

    顿时间,围观群众都劝着陈小刀,深怕陈小刀冲动而打了高明成,人家可是富二代,有权有势,打了人家还得了啊。

    见那些围观群众都劝说陈小刀,高明成顿时胆气更足,老子是高大少,堂堂滨海四大家之一的高家少爷,在滨海市一直都是横着走的,什么时候需要还怕一个能打的莽夫?

    想到得意处,高明成指着陈小刀道:“小子,这个世界不是靠拳头说话的,得靠背景实力。今天我把话放在这儿,你要是敢动我一下,我保证你会后悔来到这个世上。还有,昨天那事儿没完,你如果识相点,早点离开孙晓冉,否则……”

    “啪!”

    一道清脆无比的耳光声将高明成的长篇大论给压了下去。

    场中再次变得一片死寂。

    高明成更是用手捂着火辣辣的脸颊部位,一脸不敢置信与怨毒之色的盯着陈小刀:“你……你敢打我?”

    “啪!”

    陈小刀抬手又是一耳光抽在高明成另一边脸颊上。

    高明成彻底懵逼了,四周那些围观群众也都再次傻眼。

    尼玛这事情要闹大了啊。

    在所有人的震惊之中,只见陈小刀一脸平静的望着高明成道:“现在相信了?”

    之前打了你一耳光,你高明成竟然用怀疑的语气说‘你敢打我?’,现在再给你一耳光,就是让你相信我陈小刀真的敢打你。

    高明成从小到大何曾被人当面掌掴过,今天非但被陈小刀掌掴了,而且连续掌掴了两次,他第一次发现高家大少的名头似乎不管用了,羞辱之余,更感受到了一丝冰冷的恐惧。

    这家伙是个疯子,就算要找他算账,也得先远离他,否则这家会绝对能拉着你垫背。

    毕竟是富家子弟,高明成的心理防线一下子就崩溃了,指着陈小刀色厉内荏的道:“好,好,你……你给我等着……”

    一边说着,这小子一边向后倒退,拉开了与陈小刀之间的距离。

    陈小刀见这家伙小心翼翼的退远了些,不由得笑道:“还不算太傻,总算被打开窍了啊。高大少是吧,孙晓冉是我老婆,今后别缠着她了啊,我这个人脾气不好,对于看不顺眼的人我总喜欢见一次打一次,现在我就看你很不顺眼。”

    高明成哪里还敢与陈小刀正面硬抗,连周彪都被陈小刀一招放倒在地,他虽然也学过跆拳道,更有点实战能力,但连续两次见识过陈小刀的厉害,他深知自己不是陈小刀的对手,连忙退到那辆布加迪威航旁边,拉开车门就钻了进去。

    “小子,你等着,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高明成坐在车上,将车子启动之后才放心了一点,冲着陈小刀怨毒无比的怒吼着。

    陈小刀眸中寒光一闪而过,他最讨厌的就是被人如此威胁,只见他身子如猎豹一般猛然向前冲出,一步便跳到了布加迪威航旁边。

    嗡!

    高明成早就防备着陈小刀,但依然没料到陈小刀速度会这么快,猛踩油门,车子顿时向前弹射了出去。

    陈小刀一脚狠狠的踹了出去。

    “嘭!”

    车子虽然弹射出去的很快,但陈小刀依然一脚踢在了车屁股上,后面的一条排气管直接被踢弯,一大片保险杆飞了出去,整个布加迪车身都因为受到那一脚的影响而屁股向被踢的方向甩了一下,强行来了个飘移。

    这条街区附近吃早餐的人很多,看热闹的人也越来越多,陈小刀追上去这一脚将整辆布加迪威航都踢的偏离轨道的画面令在场所有人都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这尼玛得多恐怖的爆发力才行啊。

    无数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陈小刀的脚上,都想看看这家伙的脚有没有碎掉。

    望着远去的布加迪跑车,陈小刀眸中寒光一闪而过,恢复了平静。对于四周望来的目光,他也不以为许,淡淡冲之前劝说他的那些人一笑:“都散了吧,没事儿了。”

    说着,他来到包子铺购买了一定量的早餐,然后打包离开。

    离开人群,回到和孙晓冉同-居的高档小区,刚一钻进电梯,陈小刀脸上便露出了几分痛苦之色。

    疼痛并非来自脚上,刚刚踢布加迪的那种情况就算再来十次也不足以让他的脚受到太大的伤害,可不知为何,他此时此刻只觉得全身关节部位都刺疼无比,就像是有无数的钢针在扎一般。

    忍着疼痛回到家里,出于军人的本能,他观察到孙晓冉的鞋子还放在鞋柜,昨天穿的那件外套也挂在那里,看样子她还没有起床去上班。

    将早餐放在客厅桌子上,陈小刀也没去叫孙晓冉,直接钻回了自己的卧室。

    刚一回到卧室,陈小刀便再也承受不住,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嘶吼,直接倒在了地上。

    纵使是他钢铁般的军人意志,也承受不住周身关节的剧烈刺疼,浑身上下都被冷汗湿透,双眼前面更是模糊无比,尤其是本就出了问题的右眼,更是朦胧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