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盗影魔纹 > 第206章 禽兽不如
    罗丽塔进入帐篷时,梅文已经陷入昏迷之中。她赶忙上前扶起梅文,却发现梅文的身体一会像烙铁一样火热,一会又像寒冰一样阴冷。她心中顿时就是一颤,“走火入魔!”罗丽塔惊呼出声。虽然她对修炼的事情一无所知,但梅文这种情况她是轻身遇到过的。

    那是还在城主府的时候,维克多大师在一次研习新魔法的时候走火入魔就是这个症状。当时整个城主府都要翻了天了,后来他们试了很多方法都没有治好维克多大师。最后,最后,他们用了那个方法,她们找了好几个女孩去给维克多大师。这件事以后虽然维克多大师恢复了,可那些女孩在也没有出现过!

    难道梅文他也

    罗丽塔左右为难,她自己如果还有肉身的话她不介意献给梅文,但她现在是傀儡之身,她什么也做不到。

    他脱掉了梅文身上的衣物,想帮他擦洗身体,但梅文身下一物坚挺如柱,吓得她连忙用衣服遮住。但这时梅文的身体又如火烧般灼热,她不得不放下女孩的羞涩帮梅文的身体擦拭一遍。

    虽然梅文的体温得到了控制,但他的身体好像受到了某种刺激,身体变的一片火红。就当罗丽塔要抽身离开时,梅文一下睁开了眼睛。他的双目中已经没有以往的神采,一只漆黑如墨另一只蓝紫幽深。两种不同的目光散发出来,让梅文好像魔神一般。

    罗丽塔先是一喜然后彻底惊呆了,梅文不仅此时的形象怪异,他的举动更加怪异。他嘴中一声低吼就扑向罗丽塔,罗丽塔一个没反应过来就给他抱个正着。但接下来梅文的举动让她奔溃,梅文抱着一身铠甲的她就是一阵狂吻,其间还发出如野兽般的低吼声。

    罗丽塔知道,梅文现在已经彻底的丧失理智。她也知道要让梅文理智回归也只有让他彻底的发泄出来,但这点她无法做到。

    风语者空间中倒还有一具身体,但现在梅文失去理智她也就无法进入到里面,到底怎么办?梅文现在看似疯狂,但并没有多大的力气,罗丽塔掰开他的双手就逃到了帐篷之外。

    神志不清的梅文却没有追出来,他只在帐篷中痛苦的嘶吼着,这声音传到罗丽塔的耳中让她的心都要碎了。

    不远处篝火旁一个身影站了起来向帐篷这边眺望,她劳也发现了这边的情况好像有些不对。

    对面人的动作显然也引起了罗丽塔的注意,她的脸色由愁苦瞬间变的惊喜起来。

    “对了,还有劳拉,梅文,梅文这下有救了。”找到希望的罗丽塔现在没有意识到这会对那个无辜的女孩带来什么样的伤害。

    但就算她意识到了也不会有丝毫犹豫了。这个世界没有法制,更缺乏道德,罗丽塔自己就受到过严重的伤害。她虽然痛恨,但为了自己的ài rén,她什么都可以舍弃,包括她自己。别人的清白和生命就更不值一提了。

    罗丽塔大声呼唤劳拉过来,表情异常焦急,这当然不是她装出来的,她此时却是心急如火。

    劳拉不知所以,她也是一名修炼者,而且感官比一般修炼者还要灵敏。她早已经发现这边的问题,但梅文的实力和心性都让她忌惮,她并不敢上前查看。劳拉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一直跟着这两人,但她心中就是有个执念,让她无法离开。

    罗丽塔之前对她多有照顾,现在对方要她去帮忙她也不好不去。

    罗丽塔看劳拉小跑过来,她上前不由分说就拉着她的手向帐篷跑去,等到了帐篷门口,她趁好奇向里面张望的时候一个手刀就打在对方的后脑勺上。

    罗丽塔这个举动完全出乎劳拉的预料之外,她昏迷之前一脸的不可置信。

    “对不起了,为了他,我也只能这样。如果你死了,我就把这条命赔给你。如果你活着,我也欠你一条命。”罗丽塔抱着劳拉进入到了帐篷中,她的心现在异常难受,那个女人能容忍自己的男友和其他女人在一起,但她没有一点办法,她唯一对不起的只有劳拉了。

    梅文的意识好像又进入到那个玻璃房子之中。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在撕裂,自己的身体也要在崩溃的边缘。但他根本出不了这个玻璃房子,他更无法阻止。难道自己在这个世界的使命就要完成了吗?可自己还有那么多事情还没有做啊,就怎么结束了,他一点也不甘心。

    他再次拼命的捶打玻璃墙面,他疯狂呐喊,他想出去,可他无法做到。

    突然间,他感到自己眼前白茫茫一片。

    接着,自己的身体好像要进入一个神秘所在,但哪里门户紧闭使他无法成行。他拼命撕扯掉阻止他的遮挡物,最终他成功了。

    这里气候宜人、温暖如春,梅文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浸泡在一股清泉之中,连心灵都收到了洗礼。他身体中的几股能量好像也因为这股清泉而丧失战意,开始溃散分解变为原始。

    风魔旋分解为木元素和金元素,雷魔旋分解为金元素和火元素,暗魔旋分解为木元素和土元素。而这股清泉又把自己的水元素添加了进来。

    五种基本元素相互掺杂到了一起,五行相生也相容。

    玻璃房子中的梅文突然有一种感悟,“阴阳化五行,五行合阴阳!”

    有了这层感悟,梅文觉得自己又能控制身体中的能量了。他结合前世中医学中的阴阳理论,按照自己的感悟开始运行并重新融合体内的各种元素。

    慢慢的,一张阴阳鱼图代替了之前几个魔旋出现在他的身体之中,慢慢旋转。梅文用心去打量这个阴阳鱼却发现了问题,这个阴阳鱼为什么没有眼睛?

    “为什么没有眼睛?”梅文带着这个疑问慢慢的清醒过来。

    但当他睁开眼睛看到眼前一切的时候,他吃惊的突然大叫起来。

    “罗,罗丽塔!我,我到底做了什么?”

    一个全身*的劳拉正躺在他的身旁,原本光洁如玉的身体到处都是紫痕。特别是她的下体,更是血迹斑斑。

    梅文吓坏了,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他都没有做出过这等禽兽不如的事,连想都没有想过,怎么现在会变成这样。他的身体上还有劳拉的血迹,他的指甲中也还有劳拉的皮屑。这是无可狡辩的事实。

    罗丽塔不知道去哪里了,梅文这时也清醒过来。劳拉现在已经生死不知,他必须要做点什么。

    梅文试了试劳拉的鼻息发现对方还活着,这让他大松口气。梅文也顾不上穿衣服,他空间指环中取出各种药剂给劳拉内服外敷,但好像没有什么效果。而这时劳拉的生命体征越来越差,好像下一刻就要死去。

    梅文咬了咬牙,他快速从风语者空间中又拿出了一个小瓶。打开之后,帐篷中立即充满了生命气息。梅文也顾不了其他了,他快速从里面倒出了一滴翠绿色的液体,滴入到了劳拉的口中。

    奇迹发生了,这滴液体进入劳拉口中之后立即变成了一股能量化了开来,涌入她的心脏之中。

    接着,劳拉的心脏跳动的越来越有力,他的血液流动速度也突然加快起来。那能量也正好被血液带到她身体的各个角落中。

    梅文看着劳拉的变化惊喜异常,这生命之泉果然玄妙啊。梅文能清晰的感觉到,劳拉身体状况开始恢复,她的肌肤也以肉眼能见到的速度快速修复起来。

    罗丽塔端着一盆水从外面进来,梅文赶快拿着衣物遮住身体。而罗丽塔却好像没看到他一般,放下水盆就走了出去。

    “我欠她一命,以后你要好好带她!”这是罗丽塔临行的话语。

    梅文顿觉不对,他赶忙穿起衣物追了出去。

    罗丽塔拿着一些行装向远处走去,梅文在后面两三个纵越就追了上来。

    他一把抱住罗丽塔大声道:“我不知道我之前做了什么,但一切过错都是我的,一切责任也由我来承担。”梅文搬过罗丽塔的肩膀使他面向自己,激动的说道:“小萝莉,自从我把你从地狱之门救出来,你就注定是我的人了。我说过,我会帮你重新获得肉身,到那时你就是我的新浪。”

    梅文狠狠的喘了几口气继续霸道着说道:“至于劳拉,除了我这条命,我什么都可以赔偿她,哪怕用一生去弥补也行。”

    梅文觉得自己无耻之尤,他虽然到了这个世界也有好多年,但他的做人处事原则比起前世也没改变多少。对一个无辜女孩做出这等禽兽不如的事情,他无法原谅自己。

    而罗丽塔一直生活在城主府这样的贵族家庭,她所遇到的人大多是表面谦谦君子,所以她的道德标准也要比一般人高的多。

    但他们好像忘了,这里并不是梅文前世的世界也不是城主府这样的贵族居所。道德一词只是对身份相等的人来说的,恃强凌弱的观念更早已经深入人心。

    罗丽塔被梅文的一席话所打动,她决定和梅文一起承担责任。但让他们两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劳拉清醒过来后只沉默一会総uì dǎng瞿敲匆痪浠坝锢础?br />

    “你帮我做一件事,以后,我就是你的女人了。否则,就是死,你也不要想再碰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