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盗影魔纹 > 第184章 酒馆遭遇
    传说,人类是神族闲极无聊的时候仿照自己的相貌制造出来的,而龙族则是神族的坐骑。

    作为神的坐骑,龙族当然不能太过脆弱。龙族一出生有四级,也是和人类武师和魔导士的实力相当,超强大的体质和血脉传承的龙语魔法让它们天生是魔武双修的才。

    龙族超出的寿命和不用修炼能增长的实力让它们整天无事可做,除了一些闪亮的东西还能引起它们的注意外,它们几乎无所事事。所以龙族经常一觉睡几月甚至几年之久。

    当龙族拥有了七级的实力时也表明它们进入成年。这时,龙族的族长不会阻止它们外出了,所以,参加百年战争的龙族都有七级以的实力。

    万事万物没有完美无缺的,龙族也是如此,虽然它们天生强大,但它们也有不足之处,那是血脉限制。龙族终其一生实力止步于九级巅峰,无法突破到十级。而且他们受孕相当困难,所以龙族的数量也不会很多。

    这也许是神族给它们种下的禁制吧,否则龙族在这个人间界在也没有天敌了。

    韦恩的先祖所在的小队共有十人,每个人都有剑圣以的实力。他们根据龙族的特性,设下陷阱。而骄傲自大的巨龙真的钩了,这只巨龙是九级雷龙,实力相当强悍。

    他们也是付出两人伤亡的代价才把那只雷龙打成重伤。可巨龙可是空霸主,它虽然负伤,但想要逃离还是能做到的。

    亲卫骑士团小队付出如此惨重代价怎么可能让这条巨龙轻易离开,他们也知道阻止不了雷龙逃离,在雷龙身设下了独特的追踪印记。尾随这条雷龙到它的临时巢穴之。

    双方又是一场大战,雷龙拼死反抗之下实力更是惊人。最终,重伤濒死的雷龙躲到了它巢穴的深处,而韦恩先祖所在的这只小队也被打残了,他们根本没有勇气在深入到洞穴之追杀这条雷龙。于是他们在巢穴的出口处布下了强大的围困魔法阵,只有身带钥匙之人才能进入其。

    梅听到这里也算了解了一个大概,这里面肯定还有不实之处,但他暂时没打算追究。韦恩放在面前的这把金属物品也不是什么钥匙,而是魔法阵的阵器。阵器也算是魔器的一种,这是这种东西只有高级别的魔法阵才需要。

    他们两人一个说一个听时间也很快过了一个钟头。韦恩的弟媳妇带着地图这时也回转回来。

    这张地图是用羊皮纸绘制的,地图绘制的有些抽象,看的梅直皱眉头。不过他也不纠结这些了,这张地图梅拿到手里确认是真的,至于面所绘内容等以后慢慢研究吧。

    梅收起地图和钥匙后,又从空间指环取出了一张魔法契约递给了韦恩。“把你刚才所说的写到这张纸,你如果撒谎应该知道后果。”梅声音极为冷酷。

    韦恩听完不经打了个哆嗦,他刚才确实有胡编的地方,如果按照刚才说的写,当他签下自己大名的那一刻随之而来的神罚也将降临到他的身。这种魔法契约叫做真是诺言,制作方法极为复杂,只有非常古老的家族才有制作方法的传承,梅也是在黑暗之书看到这样的魔法物品,他当然要做几张备用了。

    韦恩拿着笔,纠结了好长时间,才叹了口气开始下笔。梅待他写完以后接过查看一遍,发现确实有些重要的地方和刚才述说的不一样。

    梅也没有太过为难他,也冷笑一声离开了韦恩的住处。

    这一趟对梅来说也算颇有收获了。出于安全考虑梅还是先出城,发现无人跟踪后卸下伪装才回到城。

    这时已经到了下午,梅有些饥肠辘辘,他随便找了个小餐馆打算先填饱肚子在说。

    梅今年已经十五岁了,一米七的个头在同龄人还算等,身材虽然有些消瘦但还是很健壮的。

    不过他的面孔却完全体现不出这一点来,他的脸型太过柔顺体现不出一点男孩该有的刚毅,精致的五官加白腻到苍白的皮肤使梅好像有种很柔弱的感觉。

    梅深棕色长发有些微卷,没有任何束缚的披在肩头。梅这种发型虽然是这个时代男子常见发型,但配他这样的面孔会很容易让人遐想了。

    用鹰隼佣兵团克洛伊的话来说,梅长得她还漂亮,这是女人都会妒忌的吧。

    梅自己当然也知道这点,但他嘴可不承认。平时他一向都不穿较性的魔法长袍而穿武者劲装是这个原因。

    今天也是如此,梅在城外卸去伪装后,换了平时穿着的武者精致,恢复了本来面容。

    这身打扮在阿迪斯城很正常,没人会关注他,那是应为他在擂台赛的表现赢得了大家的尊重,有很多人都认得他。

    但月影城不同,自从入了城门以后,梅有种被人窥视的感觉,这让他很不舒服。

    当梅进入餐馆后这种感觉才消失掉。这时并不是饭点,餐馆还没有其他客人,吧台后只有老板娘一人在清点酒柜的酒水数量。

    “朗姆酒怎么少了一瓶,我说那个死鬼怎么急匆匆的跑掉了,肯定又和他那几个狐朋狗友喝酒去了。被人天天骗自己家的酒和还那么积极,真是该死的蠢货。”

    从梅进来这个老板娘骂骂咧咧个不停,自己明明敲了桌面她都没有回头的意思,梅有些恼怒了。

    “我说老板娘,你们店里现在不做生意吗?”梅提高声量的喊道。

    这老板娘终于意识到有客人来了,才慌忙回头。当她看到梅的一瞬间也是眼前一亮,不过很快也没有在意。

    梅随意要了几个吃食找了个靠窗的桌子随意的坐下了。老板娘手脚还是麻利,没多会把梅要的吃食齐,只是在回头的时候嘟囔了一句什么,梅并没有在意。

    吃食虽不符梅的口味,但毕竟还是热乎的,起他空间指环那些冷冰冰硬邦邦的干粮好多了。

    梅正准备,大块朵颐,门口一阵嘈杂吸引了梅的目光。

    “少爷,少爷,这里,是这里,小的看着她进去的。这回准没错了。”一个十三四的男童气喘吁吁的说道。

    “你确定是这里?刚才你也是这么说的!再靠错了,我让你吃鞭子!”说话之人声音成熟很多,他虽然说得狠戾,但语气却没有多少火气,反而都是急迫之意。

    “哎呦,我的少爷,这可不能都怪小的啊。小的本来少爷笨太多了,而且这里的店铺门头都一样啊。靠错一两次也情有可原嘛。”男童的声音有些搞怪,显然不相信他的少爷会真的打他。

    “少跟我耍嘴皮子,赶快前面带路!”那位少爷也懒得和这个男童废话了,他好像很着急要找人。

    虽然外面的声音较吵闹,但也没影响梅进食,梅可不会以为外面的两人是来找自己的,他到这个城市还不足一天,除了被他敲诈的韦恩,其他人一个他也不认识。

    主仆二人推推嚷嚷的进了餐馆,梅抬头瞟了一眼低头继续吃起东西来。

    而那少爷看到梅的一瞬间眼睛直了一下,紧接着眼底深处那么火热连他旁边的小仆都感觉到了。

    小仆看自己少爷的样子,捂着嘴巴笑的直耸肩膀。

    少爷则瞪了那个小仆一眼,整理了下衣服和头发后径直向梅走去,没走还没低估着什么“优雅不优雅”的。

    梅边吃着东西边考虑着接下来的路程,是继续找个佣兵小队临时加入还是自己一个人前往阿德拉城。

    他也注意到有人向他这边走来,但这里可是餐馆,人家要当哪里坐他可无权干涉,他不认为这是来找自己的。

    而这个人却在他身边停下,难道这个人是韦恩派来对付自己的不成,梅皱着眉头抬眼看着对付。

    “他生气了,他竟然真的生气了,难道我来的太唐突了不成!”里·阿德拉这时心万分纠结,他是阿德拉商会大长老的亲侄子,可以说是含着金汤匙出身的。

    英俊高大的他年仅十八岁成级武者,在同龄人虽算不天才,但也足够出类拔萃了。再加他显赫的生事,自从他成年后,他的身边有形形*的女人在他身边环绕。想要倒贴的人皆是。

    要是一般人早身陷在软玉温香了吧,而他却是个异类。这些越主动接近他的女人他越感到肤浅、庸俗、乏味。他对这些女人提不起一点兴趣来。

    这不是说他不喜欢女人,而是受到他更加葩的父亲影响太深了。

    他的父亲,阿德拉商会大长老的亲弟弟,原会长的二儿子,一个更加葩的人。本身有着不俗的天赋,但他根本不喜修炼,认为那是浪费时间,浪费生命。

    人生苦短,何不做些自己喜欢的事呢!顶阶功法他完全不屑一顾,天性浪漫的他却把毕生精力用在绘画和学,这让老会长气的想与这儿子断绝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