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盗影魔纹 > 第177章 海盗来袭
    梅不会因为这点不足失去斗志,眼前的敌人让他的血慢慢又沸腾起来。这是他第一次在海战斗,对面的敌人都是罪大恶极之人,他不用有半点的手下留情。

    对这些海盗越是凶残是对普通人的慈悲。

    疾风之刃,梅刚刚学会的风系三级魔法,梅这次要把他应用到实战之。那个复合魔法杀手锏他这时当然不会使用,那可是他保命的底牌。

    这个时代虽然有魔能炮,市面也都能买的到,但这不是一般势力能用的起的。不是说它本身有多昂贵,而是魔能炮实在是太消耗魔核或魔晶石了。一般一块二级魔核也三四炮没了,小势力又有多少能消耗的起呢。

    一颗二级魔核值多少钱呢?这样说吧,在兽潮常常爆发的地区,一颗二级魔核的价格只值六七十个金币。而在没什么魔兽出没的北部城市,二级魔核的价值到一百多金币了。到了洲城这样的特大城市,二级魔核的价格甚至能卖到一百五六十金币。这可是近两倍的利润啊,商人怎么可能用这么高利润的商品这样的消耗呢?

    而一个二级佣兵也是级武者的雇佣价格一天也才五十金币,魔法师雇佣价格高一点,一天也才七十金币相当于一个二级魔核的价格,这看起来也不便宜,但起到的作用却相当的大。

    佣兵不仅会帮雇主装卸货物,在船还会充当水手。而且在战斗的时候更能发挥出魔能炮更强的作用。

    魔能炮虽然看起来威力强大,但它是一个魔法的发射器,释放的魔法也是有等级限制的,使用二级魔核的魔能炮只能释放二级魔法而已,级魔法师一个防御魔法能抵御住一炮之威。而且一般船都有魔法防御阵,防御总攻击消耗少的多。

    佣兵不同了,他们都会使用破魔箭矢,这会对敌方的人员造成直接的伤害,特别是在箭矢齐放的情况下,很容易重创敌方的魔法师,让敌方防御大减。

    所以一般商船更愿意雇佣佣兵和加强船体的防御而少使用魔能炮,商人的目的是和气生财。遇到海盗时他们都会直接选择逃跑,利用船体魔法阵防御,船尾会有一两门船尾炮还击。如果和海盗战至白热化他们还赚什么钱,不如都当海盗算了。

    但这次情况不同了,商船这边为了躲避暴风雨都降了帆,也是失去了动能。船主一边让水手赶紧升帆逃跑,一边让佣兵们加强抵抗。

    梅初步看了一下,海盗的船只也只是一艘五百吨级的商船改装而成的,人数大概有百人左右,不过实力却优良不齐。初级武者占多数和级武者二十多人,还有级魔法师两人,高级武者也只有两人。

    而自己这只佣兵小队,高级武者有两人,其余二十多人都是级实力。船主自己的护卫也有三十多人,二级以实力者不在少数,更有一名高级武者贴身护卫船主本人。

    从双方的实力对来看,自己一方并不处于劣势。不过因为分散在三艘船,形成不了集的火力。而海盗一边却不同,他们集火力对着一艘船是一阵狂轰乱炸。

    梅才不会向那位五十多岁的水系魔法师那样一味只知道防守,这样消耗下去对自己一方相当不利。

    梅事先喝了一瓶魔元药剂,然后直接冲到船舷处开始飙射起三级魔法疾风之刃。一次有三个风刃飙射而出,梅连续释放了近十次。在这个狂风雷雨的天气下,梅对魔法的操控力更加得心应手。

    一时间,三十个的风刃在空飞舞,空雨幕被风刃划出道道痕迹,场面极为壮观。

    这些风刃在梅强大精神力的控制下有序的向海盗船防御阵法的一点击去。只见海盗船的防御魔法阵一时间闪动个不停,好像要被这些风刃割裂一般。

    如果这时三艘船的魔能炮和那名水系魔法师同时对海盗船攻击的话,一定能打破海盗船的防御阵法。但他们没有这么做,震惊过后,船主看到海盗的火力被梅一个人压制了下来,不但没有命令加强攻击,反而让佣兵和自己的护卫一起加快升帆。到了这时,船主竟然还想着逃跑!

    而那名五十多岁的水系魔法师,也在震惊过后,露出更加不屑的表情,嘴里还低骂梅是个蠢货。

    在他看来,一名二级魔法师释放三级魔法本身是非常消耗魔力和精神力。根本坚持不了多长时间,等到魔力和精神力枯竭,哪里还有反抗的能力。等待同伴的救助,别搞笑了,这种时候谁还顾得了别人?

    万事留一手是这位水系魔法师的生存法则。梅这样有天赋的愣头青他以前不是没见过,但都死在了他的前面。

    这位水系魔法师的想法不是没有道理,但因为他这种做人做事的风格,让他晋升到二级魔法师之后在也没有更进一步。

    释放了十次疾风之刃的梅脸色有些发白,尽管他之前喝了一瓶魔元药剂,此时的消耗也是巨大的。而让他悲哀的是,竟然没有人和他一起向海盗发起攻击,难道他们都没发现这是多么好的机会吗?

    梅突然想起了,现在的这些同伴已经不是诺昂商会的伙伴们了,而是一些有着自己想法的陌生人。

    对面船的海盗也被梅这轮攻击吓得不轻。

    一个貌似海盗头领的人物举着长剑在甲板又哇哇大叫着什么。然后见海盗船所有炮口都对准了梅所在的船只,海盗船所有的弓箭手也把目标对准了梅。

    一时间,梅所在的三号船变成了活靶子。梅算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再有还手的余地了。他唯一选择只有防御和躲避。

    和梅同在一艘船的佣兵顿时破口大骂,他们没有骂那些海盗,反而骂起梅来。

    各种污言秽语传入梅的耳,把梅气的差点咬破舌尖。这简直都是些内战内行和外战外行的猪队友啊,梅都不知道自己人品什么时候变的怎么差了,怎么会加入到这样一只队伍来。

    要不是有雇佣契约的约束,梅真想化身为黑暗屠夫,杀光这艘船所有辱骂他的人。不过这时,有一个他更想杀的人出现了。那是他的雇主,那个家伙竟然没有要救援的意思,反而让另外两艘已经升了帆的船只脱离战场逃跑!连自己的商船都不要了。

    自己这艘船包括水手在内可是还有四十多人啊,那家伙说放弃放弃了!梅这时才深深的感受到这些人的无情。

    这次事件也为他深深的提了一个醒,人性是卑劣的,社会是残酷的。在这个世界,除了自己的兄弟之外,其他人都不能随意相信,自己更不能在想当然了。

    海盗船显然也注意到另外两艘船的动向,他们并没有追击的打算,以他们的实力也确实吃不下整个船队。

    那两条船完好的脱离战场,他们没有继续之前的航线,而是顺风而去,很快消失在雨幕。

    梅这时连失望的心情都没有了。在这样的天气,梅自己脱身还是很容易的。这艘船的其他人的生死,他们佣兵团的袍泽都不管,又关他梅什么事?

    但他还是不甘心,第一次独自外出游历遭受的了这样的侮辱。这会让他心永远留下一道耻辱的印痕。

    藏身在船舱角落的梅,身体慢慢淡化起来,下一刻消失在船舱的阴影之。

    在海盗船的强攻下,梅所在的商船已经基本放弃抵抗了,船的防御魔法阵也被击溃。海盗们的目的是为了抢夺船的财物,如果可能的话他们会抢夺下整艘船只。

    所以在商船放弃抵抗的情况下,他们当然会选择接舷跳帮。佣兵们也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雇主都跑了,他们更没有理由反抗了。

    但他们不反抗不代表海盗不杀戮。跳帮过来的海盗人数达到二十人后开始对船的幸存者展开了疯狂的杀戮。当佣兵想反抗时一切都已经晚了,他们人数完全不占优势,更组织不起反抗的力量。

    造成眼前这种情况也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怪不得其他人。

    船的杀戮一个小时后停止了,这艘船水手和佣兵的尸体都被海盗们丢尽了大海之。海盗们在船搜了数遍也没有找到那个风系魔法师的踪迹,最终他们都认为,梅已经跳海逃生了。

    不过在这样的天气里,跳海和自杀没有什么分别。

    商船的船体并没有多大的损伤,海盗们派出三十多人驾驶商船,慢慢向他们基地行去。这时的风浪已经小了很多,雷雨依然没有停歇,天色起之前更加暗淡了,从时辰看,这时已经到了傍晚。

    此时的能见度变的更低了,虽然两艘船的魔法灯具都已经亮起,但因为雨幕的原因,两船之间并不能看清对方。而这条商船之,也总有魔法灯具照射不到的阴影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