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盗影魔纹 > 第090章 十年雇佣(一)
    当这小男孩看到梅两人时也是一愣,不过一会显出气氛模样,小棍指着梅吼道:“刚才是你们敲门的吧,你们又是哪一伙的?”

    梅给他说的又是一愣,随后无奈道:“小吉米,我们可不是谁的同伙,我们是来找你姐朵拉的,你去把你姐叫出来吧!”

    小吉米听了梅的话更是气氛:“我小,你我大很多吗,倚老卖老的!你找我姐干嘛?哦,我知道了,你不是来打我家房子注意的,你是来打我姐注意的!你这混蛋,我,我和你拼了我。”把自己越说越气的小吉米举起木棒向目瞪口呆的梅打来。

    梅现在头脑只有一句“I服了YoU”在头脑飘荡着,这小家伙是被摧残综合证爆发了。梅深感同情的同时也不能傻乎乎的被他打不是,只见梅左手青光亮起,并指如刀对着打来的木棒是一阵划拉。

    小吉米感觉自己一棍子明明打到他了,为什么好像打到了空出一样,身体也一个踉跄好险没站稳。接着身旁有“啪啦,啪啦”的声音响起。

    等小吉米稳住身形后才看清,手的木棒已经碎成好几节,他吓得呆了一下,接着“哇”的一声大哭着跑进了家。

    刚才还英勇无畏呢,怎么转眼变成眼泪汪汪的胆小鬼了,这下倒弄的梅和蕾佳娜哭笑不得了。“我没怎么着他啊,弄坏了他一根木棍,他怎么哭成这个样子啊,我也没说不赔啊!”梅向着蕾佳娜假装无辜道。

    蕾佳娜也没理会梅的耍宝,向他翻了个漂亮的白眼走进了院内。刚进院子见朵拉出了房间,小吉米拉着朵拉的衣角抽咽着跟在后面。

    两女见面又是一番欣喜,叽叽喳喳的寒暄个不停,倒是梅好像是被遗忘了一样。梅只好轻咳一声,表达下自己的存在。小朵拉这时好像才注意到梅,只见她脸颊微微泛红,她叫了声梅大哥,有些慌乱的把两人让到了屋内。

    屋内颇为昏暗,家具也没几件,梅估计她们家是能卖的东西都给卖了吧。在这个混乱的世界,这两个小孩又能有什么生存能力?

    “这次过来看看你们这几天生活的如何,不过好像并不乐观。刚才听吉米说,好像有人要抢你们房子,这是怎么回事。”梅阻止了要倒水的朵拉,沉声问道。

    朵拉一听这话眼有些红了,小吉米开始看梅还有些畏畏缩缩的,但听到梅这番问话又满腔义愤起来。

    “他们都是我们族人,在我父母去世后不但不照拂我们,反而,反而说我们父母欠他们钱财没还,现在他们死了该用我们的房产抵债!”朵拉这边说完,小吉米又气愤的说道:“他们说的都是假话,他们是想谋夺我们的房子罢了。我是不会让他们的阴谋得逞的!”

    小吉米举起胳膊挥舞的样子委实有些好笑,不过梅现在却没什么笑意。

    人性在这个没有明约束的世界完全暴露它丑恶的一面,仁义、友爱、同情这些词汇在这里都是奢侈的。但梅觉得他和他的同伴不会也不能这样做,因为他这里所有人都做到,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的道理。他们在这里要想快速的发展起来,要走另一条道路。

    梅沉默良久才开口说道:“你们知道我的能力,我也确实能帮你们解决这些麻烦,像次一样。但我帮你们一时不可能帮你们一世。我想问你们,这次过去,你们今后有什么打算?”这话语虽显轻缓,但沉重梅却又添加少许雷霆之力,有了一定正摄人心的效用了。

    雷佳娜皱了皱眉,向梅投去询问的眼神,但梅并没有多做解释。

    朵拉姐弟先是欣喜但听到后来也沉默下来。“是啊,他们和我们家并没有半点关系啊,他们这么帮我们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我们以后该怎么办呢。”“以后怎么办呢?”这几个字在兄妹两人心间环绕着,孤独和无助袭心头,她们姐弟两是越想下去越觉得没有希望了。朵拉竟然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一样的跌坐到地,而小吉米则被她姐吓的哭了稀里哗啦的。

    雷佳娜赶忙前扶起朵拉相劝,埋怨梅把两个小孩给吓坏了。梅也只能苦笑,他是要吓唬他们两来着,不然他们以后怎么可能跟着自己死心塌地的干革命啊。

    梅等这对小姐弟被雷佳娜安抚的差不多了,才又开口说道:“米卡大道的诺昂商铺是我和你们娜娜姐还有我的几个哥哥们的产业,我们的商铺刚刚建立也需要招募一些人帮我们打理,不过却需要住在店,日常的吃喝用度我们也是提供的,你们两可以考虑下。”

    这话梅同样以雷霆之力加成,但用轻松语气说出却有另一番效用。

    朵拉听了好像是刚落水之人抱住了一根横木,又如落崖的人抓住了山边树枝,她好像已找到了生的希望,脸顿时有惊喜神色闪现。她之前不是没有找过工作,但那些人不是嫌他年纪小不录用是欺她年少不给工钱,这让她深知幼小的自己面对那些人是多么无助。不过梅他们不一样,他们在自己最为难的时候帮助自己,也许是年龄相近,也许是雷佳娜的笑容是那么可亲,和他们在一起朵拉感到自己又有了安全感。

    朵拉快走两步到了梅身前,她想再次询问却又有些不敢。雷佳娜看到朵拉既惊且喜的模样知道她心里已经千肯万肯了。于是也拉着小吉米走到了朵拉身边,握住朵拉的小手温声说道:“刚才梅说的话也是我的意思,如果你们姐弟两同意的话今天下午可以搬过去。至于你们的房子你们姐弟两可要想好了处置,如果以后空置下来的话很可能被你的那些族人给占用了,到时想再要回来可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