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盗影魔纹 > 第059章 渔翁得利
    而这时,那只变异野狼也被这只变异花豹惹毛了。 它的速度不如对方,根本逃脱不了,它开始主动攻击了。要是在平时的话算野狼逃脱不了它也不敢单挑花豹的,它一定会召唤同伴来群殴,可这时森林的动物本来稀少,估计周围也没有它的同伴了。这只野狼的体形一般野狼要大不少,而且现在这只花豹不知道什么原因,虚弱的很,野狼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的。

    自然界是这样,虽然动物的种类已经决定了生物链的排序,但凡事也有个万一不是?剑鱼不是不可能刺死鲨鱼,而野狼也不是不可能杀死花豹。

    此时在这两只野兽的对决,变异野狼占据风,而花豹虽然弱势,但完全没有退缩的打算。而梅此时却抱着树干,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梅知道这两只动物肯定都发现了他,但他并不害怕,毕竟它们两个已经不死不休了,还有空来管自己?算一只败亡了,另一只也威胁不到自己,梅反而希望这样的结果发生。

    而对于这两只动物而言,趴在树的梅像一只大猴子。猴子可能对狼或者花豹产生威胁吗?显然不可能吗,所以,地下相斗的两位也没把梅放在眼里。

    时间这样过去了半个多小时,两只相斗的野兽这时也互有胜败,全都伤痕累累的。在这时,那只野狼作出向花豹奔袭的动作后竟然掉头要跑。而花豹给它弄的身子刚向后一缩,但看到野狼又要逃跑,它不管不避的扑了去。哪知道这野狼竟然在它扑过来的时候直接一个转身从下而向花豹喉咙咬去。而花豹这时身在空根本避之不及,喉咙被野狼结结实实的咬个正着。

    花豹拼命挣扎想挣脱野狼的利口,奈何它现在已经没有了力气,它被野狼按在地撕咬着。绝望花豹这时也不再挣扎,它的眼神空洞的望向东方,那里好像有它割舍不掉事物一般。

    花豹死了,在它死之前眼眶竟然流出了两行血泪。梅不知道它是因为被野狼伤了脸部血管还是其他原因,不过,没来由的,梅对这只野狼多出了几许怨怼。

    树下的野狼不管不顾的在那里品尝它的战利品,而梅这时却从树滑了下来。野狼这时也察觉了树那只大猴子好像下来了,它调转身形向着梅露出了它的獠牙。它嘶吼着想要吓退梅,毕竟它现在也身有伤而且体力也下降了大半,它急需进食来补充体力。而它面前这只大猴子却没有被它吓退反而向它这边走来。

    这让这只野狼愤怒异常了,它什么时候看到过猴子也敢挑战狼的威严了,那些家伙要不是会爬树早成了他们肚子的美食了,于是它暴怒的向梅扑去。

    和刚才相同的一幕又发生了,只是胜负双方的角色却发生了变化。梅在野狼扑过来的瞬间,他动了,只见他周身青光微闪,瞬间他的速度提升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他好像飘移般的出现在野狼的下方然后左手一挥,野狼的喉管瞬间被利刃切开,一股血剑喷出两三米开外,而落地的野狼前腿撑了撑地面,但他始终也没能站的起来。

    梅看着这头死不瞑目的野狼叹了口气,低声道:“杀人者人恒杀之,也许哪天我将和你一样的命运。”

    不过感叹话语一瞬间被兴奋的表情所取代。梅手起剑落割开了野狼的眉心,一颗镶嵌在其头颅的闪亮黑色珠子这时露了出来。梅小心翼翼的用短剑把珠子从野狼的眉心处挖了出来。看着右手的珠子,梅是欣喜不已。

    梅又双眼灼热的盯着他身旁的花豹尸体,他这时可再也没有说什么假仁假义话语的心思了,算他不取也是便宜了其他的野兽罢了。于是梅依法炮制,也直接取出了花豹眉心的紫红色的传承宝珠。

    两颗传承宝珠入手,梅说不激动那根本不可能啊,但之前这两只家伙闹得动静太大了,他觉得还是赶紧离开为妙。于是梅准备把这两颗珠子收到空间护腕之。但当他把右手的珠子交由左手之时,让梅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这两颗传承宝珠被梅左手拿到的一瞬间,左臂的印记竟然自己亮了起来,下一瞬左臂的青色气旋自动出现,这两颗珠子竟然变成了两股能量被没左手给吸收了。这可把梅吓坏了,他现在连自己的属性还不清楚呢,怎么能乱炼化这珠子呢,何况他也没听说谁能一下炼化两颗啊,这不是找死吗?

    于是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梅直接坐到了地开始检查起自己的左臂到底出了什么毛病了。当他刚坐下的时候,左臂传来肿胀的感觉,接着他好像感觉左臂都要裂开了一样,那种疼痛感让他无法忍耐。梅疼的滚翻在地大叫起来,他这时真想拿短剑把左臂斩下来啊,不过也幸好他之前已经把短剑收入到了空间护腕当了。

    梅捂着左臂疼的在地不住的翻滚,疼痛使他的汗水不断的流出来,再粘地的泥土使梅好像成为一个泥人。

    而梅左臂内此时也像开了锅一般,三种不同属性的能量之间相互不容又互相想吞食对方,斗的不可开交。只见梅的左臂颜色一会变青、一会变黑、一会变紫,简直好像变色龙一般,而梅疼的始终是受不了了,他看到刚才自己攀爬的大树,他不管不顾的一头撞了前。额头虽然流了血,但他也成功的把自己给撞晕过去。

    蕾佳娜在山洞等了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她记得梅说过啊,他最迟一个小时回来的啊。可现在都过去三个小时了啊,他怎么还没有回来呢。蕾佳娜又急又怕,她急的在山洞走来走去。她又走到山洞外面看了看天色,这时已经下午五点多钟了,在过一会天要黑了。“不行,不能在这样等下去了,梅说不定遇了什么危险,我得去找找他。”蕾佳娜咬了咬牙自语道。秋季五点多天已经发暗了,等到六点以后天要黑下来,蕾佳娜也不得不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