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盗影魔纹 > 第054章 灾难到来
    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梅祈祷的好事没有一件灵验的,但他预感到的坏事却都会发生。 伊特城的护罩在经过刚才震颤过后刚消停了一会,更大的震动又开始了。

    “轰轰,轰隆...”声音不断响起,大地在震动,城镇空的护罩的光芒忽明忽暗的在连闪,连城墙和地面都有不同程度的龟裂。梅也不管那么多了,他急忙向自己的住处跑去,他知道再晚一点可能要回不去了。

    现在不仅梅在狂奔,整条街道的其他人包括有些佣兵都乱了方寸,哭喊声,嘶叫声不绝于耳。

    理事塔的塔顶处,一个华服年人急急忙忙的穿过了走廊来到了一间房门外。只见他此时已经满头大汗,神情惶恐非常。他也顾不得礼仪了,直接推开大门走了进去。而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个极宽敞的大厅,大厅间的地面刻画着一个繁复的魔法阵,此时正有一名魔法师单膝跪在魔法阵的间接位置。

    那魔法师脸色苍白的好像白纸一般,与他脸色对应的则是他嘴角的那一缕鲜红和他前方地面的斑斑血迹。显然,这名魔法师刚才是受了重伤了。

    华服年男子这会儿虽然紧急又担心,但他更不敢踏入到魔法阵里面去。于是他大声呼喊了起来:“凯里大师,凯里大师您没事吧,外边已经乱成一锅粥了,您想想办法啊!”

    “办法,呵呵,哪里还有办法可想啊!来了至少两只五级魔兽,以我的能力根本不可能抵御的了啊。” 凯里大师擦了擦嘴角的血迹,露出了苦涩的笑容。“我们现在只能放弃,再不走的话恐怕我也要交代在这里了。”

    年男子听了这话一下瘫倒到在地,他们商会规模不算大,这个城镇是他们基业所在啊,如果让他放弃这里他还能有什么。那时的他将和平民一样一无所有了。

    他不甘心的嘶吼道:“不行,你不能离开这里,我们之间是有协议的,我每年支付那么多金币供养你,你不能这时离我而去啊!”

    凯里大师这时也站了起来,他冷笑道:“协议,是啊,我和你们是签订了协议,可那又怎么样呢?协议的内容是我会尽可能的保护这里,但不代表我要和这个该死的城镇同归于尽吧,我已经尽力了。有至少两只五级魔兽攻击这里,已经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了。”

    那年人看到凯里铁了心要走,此时他的声音也软了下来。“大师,大师,你听我说,我们商会还有很多魔核可以给你,可以给他加入到魔法阵之,我们还能坚持的,说不定魔兽看到我们一时攻不破也会离开的。”年男子还带有最后一丝幻想。

    凯里大师嗤了冷笑一声说道:“你这守财奴早干什么去了,你现在做什么都已经晚了。现在你只有两条路了,一是你自己和这个城市一同毁灭,二是我尽最后的义务带你离开,但只能带你一人离开!你选择吧,只有半分钟的时间。”

    那年男子听到这话急的要发疯了,“我的钱,我的魔核,它们还都在仓库没有收起来,现在离开我什么都没有了。你等我十分钟吧,不,五分钟可以了。”说着,年男子要向外跑去。但他没有跑出两米身后一声声震云霄的轰响传来让他止住了身形。

    “真的该死,护罩被攻破了。我要走了,你和你的财宝一起埋葬在这里吧!”凯里这时哪还能管这个凡人的死活,他迅速从空间装备取出一物,抛向了身前,然后身形一跃跳到此物之。紧接着,此物带着他凌空飞起,撞破了北边的窗户消失在天际之间。而他身后那一声声的咒骂声他也充耳不闻。

    要是梅看到这幅场景一定能认出,那魔法大师使用的飞行宝物和他空间护腕的那件几乎相同。梅这时已经能认出这个魔法物品是魔导士级别才能使用的飞行魔器,低阶超凡魔宝飞云梭。

    不过此时的梅可没有功夫管这些,他飞奔到了店铺后,直接招呼蕾佳娜进入到了地窖之。梅看到一向处事不惊的蕾佳娜这时也露出了惊慌神情,他却半开玩笑的说道:“你也不要太过惊慌了,我们该做的准备都已经做足了,如果这样还不能逃出生天的话,那也只能怪自己命不好了。不过至少我们俩在一起,不管到哪里都有个伴不是?”

    蕾佳娜听着梅半开玩笑的话语也确实冲淡了部分紧张心情。她真的看不懂眼前这个和她年龄相仿的大男孩了,该怎么形容他呢?她感觉足智多谋已经不足以形容他了,说他大智近妖也不为过吧。自己也算是早熟之人了,但与他相真如蚍蜉和树了。

    店铺的十几颗魔核被梅作为照明物品悬挂在这十几平米地窖的屋顶。魔核散发的淡淡光芒也只能让他们能看清对方的脸,虽然这个地窖也有设计了透气孔,但当地窖出口封住后还是让梅感到气闷。

    梅看着眼前的姑娘盯着自己看,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问道:“我脸刚才弄脏了吗?你这样看着我。”在梅想来,他一个男孩这样说了,对方一个女孩多少应该会有些不好意思吧。

    可梅真的不了解眼前这个女孩,她仍然这样盯着梅,好一会才说道:“我真的看不透你,你是怎么确定这个城镇会最终守不住的呢?难道是你说的直觉吗?还有,你为什么一点也不担心呢,难道你这么有把握我们能逃出生天吗?”

    女孩一连串问题让梅直翻白眼。他也不是神啊,他怎么可能知道呢。只见梅苦笑一声说道:“预感是有的,但我怎么可能确定的了呢。我也是尽人事听天命罢了。至于你说我不怕,呵呵,对于一个死过一次的人来说,死亡也不是那么恐怖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