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盗影魔纹 > 第039章 因果循环
    像梅想的那样,他算出去打听这事,也打听不出任何结果来。 因为,当天晚城主夫人和罗丽塔已经被软禁起来,而逃跑的德雷克正被满城的追杀着,她的妹妹则被关到了监狱之。

    事情还要从梅报信离开后说起。罗丽塔叫醒了还在熟睡的两人后,城主夫人知道这个消息也是被吓得的不清。不过他毕竟修养不一般,他让德雷克先找地方躲藏起来,而他和罗丽塔先回去查看情况,她想当然的认为只要死不承认应该可以蒙混过去。毕竟她和亚伯之间不仅是夫妻关系,他们还是两个家族的纽带。而在贵族阶层里,婚外情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亚伯自己有好几个"qing ren"。

    谁知道她回到城主府后,探测魔法得出的结果让她无从抵赖。无奈之下,城主夫人艾德琳只有承认是她拿走了家族传承功法,但功法现在还在她的身并没有外传。

    现在城主亚伯哪里还能相信他啊,他拿回了传承功法后,又请来了维克多大师过来查看。维克多也是他们家族之人,当然信得过了,检查之后发现这个功法已经被复制过了。这让亚伯城主气的抓狂,他一边下令软禁城主夫人和她的所有侍女,当然包括罗丽塔在内了。一边派人追杀德雷克,并抓捕德雷克的妹妹蕾佳娜。

    德雷克现在真如丧家之犬,他知道传承功法对于一个家族的意义。如果是他们墨菲家族被人盗走了传承功法,那也是不死不休的结局。

    他现在不敢回去找他的妹妹,一方面他自己还自身难保,如果现在去找他的妹妹说不定会把灾难带给她。另一方面如果她的妹妹已经被抓捕,他现在过去等于自投罗了。

    他在城东躲西藏了三天,最终还是在这天晚他购买食物的时候被一队卫兵发现了。德雷克虽然技高一筹,奈何对方人多势众。他拼劲了全力成功突围,但也是身受重伤,生命垂危。

    神志有些不清的德雷克这时跌跌撞撞的来到了一片平民区,他依稀有些印象这个地方他曾经来过。他想起来了,也是前几天的事,是那个小偷带他过来的,而且这里还有间石屋是没有人居住的。

    此时大约晚八点,天已全黑。平民区的街道可不会有什么路灯,天黑后基本看不到什么人影。德雷克根据记忆来到那间无主的石屋,不过他此刻已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他连推开石屋大门的力气都没有了。他这样跌坐在石屋门外,斜靠着石屋的墙壁。用他已有些模糊的双眼看着星光点点的苍穹,喃喃道:“真是后悔啊,为什么当时不听蕾佳娜的话呢,这里真的家乡危险太多了...”德雷克清楚的感觉到他的生命在流失,他现在只有等死一途。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一个有些沧桑又有些稚嫩的声音从石屋门内传出,接着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推门出来站在德雷克的旁边。“你这么重的伤势,我也救不了你。你还有什么遗言要交代吗?如果我能办到的话,我一定帮你办成。也许等你死后,我还要借你的遗体一用!”

    说话之人的竟然是梅!

    不知道这是不是命运的安排,梅在家里呆了三天,配完了所有的药剂,冥想的时候又满脑子都是罗丽塔影子,总让他无法集精神。他终于呆不住了,算得不到消息他也要出来打听打听。于是他以魔法材料用完为借口,和亚瑟他们说了声一个人出了山谷。

    梅在街市闲逛到了傍晚也没有打听出任何的消息,在他犹豫是否要回家的时候,他想到了长宽。长宽他们经常在街市游荡,这些市井流言、小道消息他肯定清楚。而且经过了老杰克被捕的那个事件后梅他们对长宽的观感发生了很大改变,长宽在那件事情还欠着他人情,找他询问下这几天发生了什么应该还是可以的。但是梅又不想让老杰克发现他,所以回到他以前的住处,等到晚再去找长宽询问。

    他以前这间石屋除了灰尘多点,和他们离开的时候也没什么不同。梅在石屋打坐冥想,到了八点多钟才准备去找长宽。当他要出门的时候,他从窗口发现有人跌跌撞撞的向他石屋走来。

    梅开始还以为是醉酒的老杰克呢,但到这人走近时才发现不对。梅通过月光看清楚了这人的长相,这人竟然是他在码头见过的,后又和城主夫人偷情的那个男子!这让梅很是惊异,“他怎么会来到这里,而且他现在受的伤好像不清,失血到他这样的程度还能行走,他的身体素质也算是惊人了,不过他的血液得不到补充,他应该坚持不了多久了!”不知道是不是梅的乌鸦嘴起到了作用,在此时,那个男子也跌坐了下来。

    这时算梅想救也救不他了,梅前世虽是医生,但在没有任何输血器材和药品的情况下,梅也是有心无力的。

    梅看着眼前这将死之人,顿时心生恶念,一条可以借刀杀人的计策油然而生。

    德雷克听到附近有人说话并没有任何惊慌,也许在生死之间的大恐怖面前,这些已经算不什么了。不过听到身旁这人可以帮自己完成未了的心愿,未了心愿,未了心愿!

    “蕾佳娜,蕾佳娜我的妹妹,请你帮助她!”德雷克这时想到了他的妹妹,那孤零零的不爱出门,话语不多的姑娘。他死了,他的妹妹以后该怎么办呢!在这险恶的世道如何生存下去呢。

    德雷克此时好像来了精神,身体也有了力量。他解开了左手腕的护腕,艰难的爬到了梅的脚下。抱着梅的双腿的德雷克好像找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求求你,求求你帮帮我的妹妹,帮帮那可怜的姑娘。把这护腕给她,送她回国去,送回到我们的家乡......”

    梅想到了那个女孩,那个双眸剪水、冷艳如霜的美丽姑娘。在这罪恶的世界里,她能独自生存下去么?

    德雷克死了,他在得到梅的答复后安然的躺倒在梅的脚下。

    梅看着手里的护腕,面刻印着一个类似徽章的图案。这应该是他们家族的东西了,如果他能见到蕾佳娜,把护腕交给她也是理所当然。

    对于德雷克的遭遇,梅作不出任何评价。人的一生像在走迷宫,每条岔道每个选择,等待自己的都是不同的命运。成与败只在自己的一念之间!事后再论对错又有何意义呢?

    死者已矣,活着的人要更加努力!

    梅刚要伸出双手,但又由于的缩了回来,虽然他之前已经想清楚了,但这一步如果走出的话,不仅要压自己的命运,还有亚瑟、猴子、墩子三人的,也是包括老杰克手下所有人命运。这是一场博弈,是他和命运的博弈。他的魔法修炼已经突破了桎梏,他更要打破奴隶身份的桎梏!

    不过梅没有更多考虑的机会了,他现在像走在人生最大的岔道,梅咬了咬,他终于决定相信自己的选择,像相信那瓶药剂对自己有帮助一样。

    人生能有几回搏?此时不搏何时搏!

    梅蹲下身,伸手在德雷克的怀摸了摸。果真如梅所想,装着莱特家族传承功法的盒子还在德雷克的身。

    梅的计策实际很简单,是利用德雷克的死嫁祸到老杰克身。这看起来有些风马牛不相及了,但有了这传承功法在,那一切都不同了。

    莱特家族能为这传承功法把另一家族的人追杀致死,为什么不能为了这部功法而多杀一人灭口呢?帝国法律有规定,如果主家犯下十恶不赦的死罪,而他的家奴并没有参与的话,可以有自我赎身的权利。

    他准备把德雷克的尸身放入老杰克的院,再把莱特家族的传承功法放入的老杰克的房。这样老杰克有口难辩了。

    梅是这样想的,也这样做了,这对他毫无难度可言。

    做完这一切的梅,回头把自己石屋门口的血迹清理了一遍。又从自己旧房子里面找了一套没有带走的旧衣服,换下了身这套沾有血迹衣服。

    梅站在老杰克院子墙外良久才缓缓低语道:“你对我不仁在先,我才对你不义。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他点燃了左手沾了血的衣服,待到了衣服被烧的差不多的时候,才把衣服丢在了老杰克的院,而那里是老杰克家柴堆所在。

    因为柴火并不多,所以火势也不算大。但在这漆黑的夜空,已经足够显眼了。老杰克因为晚喝了酒的缘故睡的较死,而他的邻里不可能发现不了。在这天干物燥的时节,一家如果发生火灾将殃及到很大一片区域,没人会等闲视之。很快老杰克家门口围满了人,有人大喊得不到响应后砸坏了老杰克家的门,冲进了老杰克的院子。小火堆被扑灭了,尸体也被发现了。

    城卫队冲进了老杰克的房,在他书桌的抽屉里发现了那个锦盒,找到了锦盒莱特家族的传承功法的复制品。而老杰克被冠以了同谋和杀人罪,再次被关入了牢房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