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盗影魔纹 > 第027章 长宽的哀求
    那两个卫兵看老杰克一脸不可思议的神情,就嘿嘿的干笑两声说道:“怎么了,你以为你还在酒馆里面喝酒吗?你们这些混蛋都把酒店砸成什么样了,你还记得吗?”说完就要拿皮鞭作势要抽打,“你快点交代了你的同伙是谁,他们都在什么地方,不然你就等着把牢底坐穿吧。”这个时代可是能用刑讯逼供的啊。

    老杰克眼见皮鞭就要及身,他就好像受到惊吓的兔子,以他平时达不到的速度向后就是一个驴打滚,险之又险的避开了皮鞭。而那个抽皮鞭的卫兵显然没有料到老杰克会来这招,气急败坏的上前就要补鞭子。

    老杰克赶忙大声嚷道:“我可是你们亨利卫队头领的亲戚,你们不能打我,否则你们也不好交代。”

    “亨利头领的亲戚?”两个卫兵听完这话对视了一眼,这两人的神情中竟然出现了老杰克搞不明白的意味。

    老杰克还以为自己这次能摆脱被毒打的命运了。刚“嘿嘿”干笑两声,谄媚的说两句好话,就看他身旁的两个卫兵笑的前仰后合起来,那笑声可比老杰克的放肆无数倍。

    老杰克这一下被他们笑闷了,这咋回事啊?难道遇到熟人了。可这熟人对我好像也不太热情啊!

    老杰克刚这么想就后悔了,他想要的热情来了。

    皮鞭无情的抽打在老杰克的身上,在他的后背印出一条血痕,“啊...”老杰克的惨叫声也随之传出。老杰克不可思议的看着身旁两人,眼睛里满是惊惧和疑惑。

    这两人看了老杰克的糗样,又是一阵肆无忌惮的大笑,其中一个拿着皮鞭对着老杰克厉声道,“你知道我们头领和亨利是什么关系吗?那是想插对方肋两刀的关系。你不提亨利那厮也就罢了,既然你提到他了,嘿嘿,我这还得给你多加加餐了,先让你尝尝什么叫做皮带瘦肉汤!”

    那卫兵边大笑着边抽打老杰克,打的老杰克如滚地的葫芦,连求情的话语都开始断断续续的了。最后老杰克实在是忍不住了颤声说要招了,对方才停了下来。

    “你给我一五一十的老实说,爷的皮鞭还没喝足血呢!”那卫兵厉声道。

    就见此时的老杰克原本还算不错的衣服现在丝丝缕缕的缠在身上,脸上身上到处都是血痕。老杰克抽了抽嘴角有些艰难的说道:“是,是南区的那个安妮,她和她的手下就是我的同伙。”老杰克开始还没打算出卖安妮,毕竟盗亦有道吗,不过他现在是顾不了这么多了。只要自己不挨打就行。

    谁知老杰克不但没有如愿,随后又被一阵皮鞭伺候。就在他苦不堪言的时候,那卫兵的话语才又响起。“你这老家伙还敢血口喷人,你知道安妮和我们头领是什么关系吗?看我不抽死你。”

    老杰克现在是全明白了,他先前听说安妮是和城主府的另外一位头领关系密切来着。没想到真有这回事,而且竟然还是亨利的对头,更倒霉的是自己现在落入了他们的手里了。看来这次很有可能是安妮那恶婆娘的陷阱,自己这回有可能要老命不保了。

    “好了好了,别再打了。这老杰克现在就还剩下半条命了,打死他对我们也没什么好处,让他快点把同伙交代出来我们也算是交差了。”这时另外一个卫兵终于说话了。

    这话听到老杰克的耳朵里面简直就是天籁之音了。

    “哼,亨利那家伙每次见到我们鼻孔都翘上天了,这次还不在这老家伙身上收点利息。”不过他还是停下了皮鞭,好像他也打累了,还有些喘。

    老杰克现在可不敢把那几个小的卖了,他还指望他们去找亨利救自己。要说老杰克这些年江湖不是白混的,他直接头一歪装昏了过去,任凭那两位再怎么折腾他也不吭一声了。

    两个卫兵也怕真把人打死了,那亨利正好借题发挥了。两人撂下了两句狠话诸如明天再来收拾你之类的也就出牢房。

    而现在的老杰克已经从装晕变成了真晕。

    梅文四人对老杰克的遭遇还有些幸灾乐祸,并没有把他放在心上。而这时的长宽却真是在为老杰克奔走。

    长宽和梅文等人不同,他在很小的时候就被老杰克收养了,老杰克虽然对他和其他小孩一样对待,只要没钱交上来就非打即骂。不过他对老杰克还是有点感情的,他也自认为是老杰克的真正心腹。

    这次没顾得上老杰克他独自逃跑也让他心里很是内疚。不过,如果当时他去救老杰克的话估计也要弄的和老杰克一个下场了。

    长宽去找了亨利头领结果被拒之门外了。在亨利这些人心中老杰克这个老贼头,他根本就没放在眼里过。老杰克在被抓进牢里的时候他就已经得到了消息,毕竟他在牢里也不可能一个眼线都没有。但他不可能为了这个老贼头那一年才一两个金币的孝敬就去求那个和他不对付的同僚,所以他直接就闭门不见了。

    长宽在亨利头领的门外一直等到了傍晚才给一个卫兵赶出了城主府。那卫兵把长宽赶出到府外的时候才冒了一句,老杰克得罪了头领的对头,让长宽不要过来了。

    原以为还有希望的长宽这回真的慌了手脚,急的在家里团团转。而其他那些小的们一个个也都像斗败的公鸡一样,耷拉个脑袋全都是垂头丧气的模样。

    毕竟他们还都是没什么见识的孩子,这个关头谁又能有什么好的办法呢!

    没头苍蝇般乱串的长宽突然想到了梅文,他好像隐约听说梅文他们认识了城主府的一位大人物,没准他们还有办法救老杰克出来。想动身的他又犹豫了,毕竟他和梅文他们平时关系不睦,现在过去肯定要吃吃瓜落。犹豫片刻的他还是咬了咬牙,下定决心的向梅文他们家奔去。

    梅文四人正在家中客厅里谈论修炼魔法的心得,门外的急促的敲门声破坏他们的谈性。猴子打开门时看到此时满脸通红、气喘吁吁的长宽,显然这家伙是一路狂奔过来的。

    “嘿,我以为这会是哪位贵客登门,没想到是你这头蠢牛,你是不是走错门了啊。”猴子戏谑的道。

    经历了这个变故,长宽好像也成熟了点,他竟然没有理会猴子的戏谑,沉声道:“我要见亚瑟,梅文也行。”

    猴子有些愣神,这好像不太像他认识的长宽了。

    梅文三人这时也听到了门外的动静,就走了过来。长宽看到亚瑟就直接越过了猴子进到了屋内,急声说道:“亚瑟,老杰克被城卫队的人抓进牢里了,你们不能不管啊。”

    亚瑟装作惊讶道:“我们几个可是帮你们挡住了南区那些人的攻击的,你们竟然都没护着老杰克离开?你们都干什么吃的!”

    长宽给亚瑟说的面红耳赤,他竟没有辩解:“当时确实是我的失误,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们都得想想办法啊。”

    猴子这时又开声说道:“老杰克不是上面有人吗?你找我们是不是找错人了啊?我们几个小孩可帮不上什么忙!”

    “我今天下午就去找了亨利头领,可他根本不肯见我。我在他的门口等到天快黑了,最后被他的手下赶了出来。据他的手下说这次老杰克是被亨利头领的对头抓的,他们也没有办法。”长宽沮丧的说道。

    “嘿嘿,长宽,连老杰克上面的人都罩不住他,我们又能怎么办呢?我看啊,我们现在还是各顾各吧,也许老杰克在里面呆上个几天就出来了也说不定。再说了,你也不是老杰克的亲儿子,他也没少骂你啊,你着急什么呢?”这说话的是墩子,他的话语就要刻薄多了。

    长宽目瞪着墩子,怒道:“你这还是人说的话吗?虽然老杰克也时常打骂我们,但要不是他我们这些人说不定早都饿死了。”

    “那是对你,不是对我。”墩子这时好像想起了往事,有些怒火中烧了。“要不是老杰克那个该死家伙的把我从家乡拐骗出来,我也不会变成这样了。我现在连我父母的样貌都快记不清了。”

    梅文这时才知道墩子的经历,他也能猜到墩子为什么不肯说出来,估计他对他自己也有些许怨恨吧。

    长宽好像也知道这个时候不是和墩子吵架的时候,于是他也不理会墩子杀人的目光,直接看向亚瑟说道:“亚瑟,我知道你们不待见我。可这事到临头了我也不知道该找谁了,我知道你们认识城主府的某些大人物,我希望你们能出手帮忙。毕竟老杰克是我们的主人,他要出事我们谁都跑不了。这件事后,我保证不再和你们作对了,你们让我做什么都成。”这时的长宽的眼眶中竟有泪光闪动。

    亚瑟也不想在为难他,点了点头说道:“你先回去吧,我们也商量商量,毕竟这么晚了就算有办法也什么都做不了不是?我们明天再给你答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