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盗影魔纹 > 第006章 诡异胎记
    翌日清晨,居然是梅文早早的起床叫醒的亚瑟,亚瑟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看着弟弟这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有些好笑,好像在说有你叫苦的时候。

    弟兄俩轻装上阵,向训练场奔去。梅文给自己的计划就是体能训练量先减半,其他项目照常练习,以后随自己体质能跟上后再慢慢增加。

    踏出房门的后,就是雾蒙蒙的街道,这让梅文委实有些无奈。这样的天气如果自己一个人出门,还真有可能找不到训练场。不过雾气虽说浓密,但这个世界可没有他前世的大气污染,雾气中并没有什么异味。

    随着太阳慢慢升起,气温升高,雾气也渐渐散去了些,附近街景建筑也显露出来。

    山石铺砌的青灰色街道有四米多宽,蜿蜒曲折。街道两边的建筑也基本都和他家的房子结构一样,山石墙壁,平顶房屋,没有一点的特色。

    不过梅文知道,他们这里是平民区,建筑形状当然不可能有什么花样了。富人区是什么样的梅文不清楚,他这具身体之前的主人也没去过那里。

    梅文虽说一路上跑跑停停走走的,但也坚持到了训练场。亚瑟看弟弟气喘吁吁,挥汗如雨的样子,也心疼不已。

    而梅文却只是笑了笑,万事开头难,他知道只要自己能撑过这一个月,以后将会是坦途。

    梅文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打量着眼前的训练场。说是训练场,其实也就是个类似于四合院样式的小院子,地处海伦山北山脚下。因为地点偏僻,周围没有人家,所以在训练场中闹出多大动静也不会有人知道。

    梅文两人走进训练场中时,老杰克正看着两三个新丁在训练。看着这两个小子来了,老杰克也是奇怪的很,再次看到梅文,老杰克是有点心虚的,梅文能从老杰克的表情中看的出来。

    不过他可没打算现在就和老杰克翻脸,那样就太不明智了。他表现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还是对老杰克和从前一样的恭敬有加。

    老杰克看梅文这番做派,哪里还往心里去啊,毕竟自己可是他的主人,所以就又颐指气使起来。可怜的老杰克他哪里知道面前这个小子的城府是在什么国度,什么时代训练出来的。他更不知道的是,有仇不报非君子,君子报仇十年未晚的出处。

    梅文跟着亚瑟熟悉着这些项目的进行流程,心里暗叹,老杰克还真是个人才。就他这能力拉到哪个国度,也能混成一代贼王了。

    就这样训练几天过去了。

    这天,亚瑟依旧陪着梅文一直训练到下午,看到老杰克的神情有点不对了,亚瑟也明白他这几天陪着弟弟是没怎么出去干活了。这在老杰克的眼里是赤露裸的吃白食,他估计老杰克也快要到爆发的边缘了,于是叫上梅文让他和自己一块进城去。梅文想了下,感觉自己今天也快到极限了,回去还有挺远的路要走,也就同意了。

    回去的路上亚瑟看着身边弟弟有些红润的面庞和稳健的步履,心里的高兴更是表现在脸上。梅文看着大哥的笑容,也是会心一笑,那一丝丝的温馨被他深深刻在心中。

    山风阵阵吹拂,翠绿的树叶随之摇晃发出哗哗的响声。树林中的鸟儿好像被什么野兽惊动了,一群群的飞向天空,在空中徘徊着不敢落下。夕阳斜照下,踏上归途的两人影子被拉的很长。

    ※※※※※※※※※※※※※※※※※※

    秋去秋来又一年,老杰克的主力干将也由以前的三位变成了四位,现在老杰克看到梅文时候的表情再也没有以前的厌恶和憎恨了,而相反的会有讨好的意味,这着实是因为梅文这一年的表现让老杰克的变脸神功练到了大成境界。

    梅文从去年秋天就开始进行训练,但因为体质太弱了,半年过去都没有达到老杰克的要求,但是这种变化也让老杰克对梅文的态度连变三次,由厌恶-耻笑-不屑再到惊讶,直到这年的夏天梅文出师后,那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这其中有梅文努力的结果,还有一个特殊的原因,一个他不能对任何人说出的原因。他的左手好像出了问题,应该是与众不同了。

    那是梅文在锻炼手法的火中取栗环节时发现的。

    火中取栗其实也只是个叫法,就是在燃烧草木堆中放了块石头,然后用极快的速度用手指把石头夹出来。这看似凶险的火中取物说穿了也没那么夸张。

    很多人都知道火焰分为三层:焰心、内焰和外焰。焰心带蓝色,因供氧不足,燃烧不完全,温度最低;内焰是包围焰心的最明亮部分,因气体未完全燃烧温度比焰心要高;外焰是最外面几乎无光的部分,因供氧充足燃烧完全,所以温度也是最高的。如果把石头掷于焰心部分,只要时间不长手法够快的话也不会受到什么伤害的。但也就是梅文知道这些才大意了。

    当时的老杰克也不知处于什么样的心态,叫住了正在水缸前练习抓鱼的梅文,对他说道:“小文啊,我看你现在抓鱼的速度已经够快了,嗯,你已经通过了这个层次的考核,可以进入下个阶段了。人就要不断的接受挑战才能获得更快更大的成长,不是吗?”老杰克一本正经的说完后用铁剪夹了块火堆旁看似普通的石头扔到了火堆中间,接着说道:“来试试火中取物,恩,我相信你能行的!”

    梅文看着老杰克的神情话语,心中隐隐感觉哪里似乎有些不太对劲,但又转念一想,一块刚丢进火堆中间的石头又能有多高的温度呢,况且他现在的右臂还是湿的。但让梅文没有想到的是,那块看似普通的石头实则是老杰克刚从火堆中夹出来的,还不知道烧了多久呢?

    可想而知,梅文悲剧了。右手夹着石头缩回一半的时候,发现不对劲的梅文赶紧丢掉石头,但食指和中指间的皮肉都被烫伤了。当梅文抱着右手疼的咬牙切齿的时候,老杰克却毫无顾忌的坐在旁边哈哈大笑起来。梅文听到老杰克肆无忌惮的笑声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当时脸都气绿了。

    现在的梅文可不是之前的那个受气包了,他怎么可能忍住这口恶气呢!

    梅文很生气后果真是很严重!就看梅文左手飞快伸进火中夹着那块火热的石头丢向了坐在旁边仍就哈哈大笑的老杰克的怀中。丢了石块的梅文这时才象征性的发出“啊...好烫!”的大叫声。

    老杰克更是后知后觉,石头掉到身上还用手拿起来看了看,然后“啊...啊...”了一声,手是松开了,但石头顺着衣服又滚到了他穿着拖鞋的脚丫上,然后就听老杰克不断的嚎叫声和怒骂声在院子里回荡着。

    梅文这时才算是出了一口恶气,趁老杰克还没工夫追究自己,赶紧溜之大吉了。

    回到家中发现大哥不在,梅文只好自己找药包扎受伤的右手。这时候的梅文才感觉到自己左手的异样,左手同样也夹了那块石头为什么左手却没事呢?连手指上的汗毛都没有被烧掉,按常理来说,这并不科学啊!

    梅文坐在床边皱眉回想,当时左手伸进火里的时候手臂上似乎有阵麻痒的感觉,只是当时由于气愤之极而没顾得上细想。

    梅文仔细的观察着自己的左臂终于发现了异常的地方,原本光滑白净的小臂内侧居然出现了一块暗纹,“像是块胎记一样”梅文喃喃的念叨着。“胎记!”梅文这才反应过来惊叫一声,这胎记的形状和大小怎么和他前世脸上的那块胎记一模一样啊。

    这,怎么可能呢!梅文一脸的不可思议。难道他前世视之如霉运,让他感情生活都不顺利的丑恶印记还是什么特殊的存在?今世还来纠缠着他,还要给他带来厄运?梅文都开始怀疑自己的右手受伤都和这块倒霉的印记有关了,这不是梅文瞎想,实则这块印记给前世的他确实带来过太多的痛苦和无奈。

    冷静下来后梅文又感觉应该不是这样,这块印记如果代表厄运的话为什么左手没有受到伤害呢?梅文抱着胳膊在房间中来回踱步,最后还是一咬牙。“想再多有什么用,不如做个实验好了。”梅文暗道。至于做什么实验好呢,当然没有火焰最直接了。

    梅文找了些木材干草投入到屋外的炉灶里点燃。看着炉灶里熊熊燃烧的火焰,梅文有些皱眉了,但最终还是咬了咬牙把他细小的左臂伸了进去。手臂伸进炉火的一瞬间手上和臂膀上的汗毛都成了飞灰,紧接着疼痛感随之而来。就当梅文以为自己犯傻搞错了想收回手臂的时候,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麻痒的感觉又来了,这种感觉是从手臂内侧那块印记开始辐射到整个臂膀,然后梅文就看到左臂周围出现了一层淡青色的气旋,把他的手臂和火焰隔绝开来,原本手臂上被烧红的地方也复原如初。这层淡青色的气旋近乎透明,不近距离观察是不会被发觉的。